介绍帖:http://bbs.tiexue.net/post_1749535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1、2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56167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3、4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58788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5、6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76084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7、8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94924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完(第9、10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98229_1.html


十一 诬陷?


“姑姑姑……姑娘……下下下下……下官有眼无珠,下下下官有眼不识泰山,冒冒冒冒……冒犯了姑娘,姑娘赎罪,姑娘赎罪,下下下下……下官罪该万死!”只见那刚刚还耀武扬威的镇守一顺溜就跪了下来,竟是吓得话也说不清了,想来也是,这镇守一辈子怕也是耗在这巫山镇了,别说是知州府大人,就算是杭州府的李一笑李大人他一年到头也难见几回,毕竟山高皇帝远,就浙江府来说,恐怕这皇帝老儿还不如这知州大人顶事儿了,所以他怎能不怕。


“你,起来!”碧遥看都未看他一眼,似乎是很厌恶的样子,冷冷的说到。


“是,是!下官起来!”那镇守说着忙起身来,一个踉跄,竟是没有站稳。


“这位苏少侠是我的朋友,刚才一直和我在一起,为何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他是罪犯?”碧遥又问。


“这个,回姑娘。下官方才为百姓所报,说是镇南一民宅起火,纵火犯已然找到,说是一个叫苏晴的年轻人,还丢了一张画像给我……”说着,他叫来一个兵士递过来一张画像。


碧遥接过来一看,上面竟就真是旁边苏晴的模样,看着碧遥如此惊讶,还在后面发呆的苏晴和江浪二人也忙上来接过画像,苏晴眉头一皱,愣了一下。随即走到那镇守前问道:“请问,给你画像的人可有何相貌上的特征?”


那镇守抬起头来看了苏晴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道:“回苏公子,那人只是把画像放于衙门口,却是不见人影,不过听周围百姓说那人着一身黑衣,行色匆匆,虽时有迟缓但步子却也有力,不像是普通的百姓,倒像是……倒像是……”


“倒像是什么?!”碧遥急了。


“是是,下官以为根据这等描述,倒与江湖武林中人颇有神似。”


苏晴沉思了一下,转身问江浪:“大哥,你说会是谁?”武功到了他二人这等级数,自然不会为这等小小的伎俩所蒙蔽,只是一个眼神,他二人足可传递一切。


“二弟,这事颇有蹊跷,火当然不可能是二弟你放的,但我总是觉得与那黑衣人绝对有关,从我们与他在屋顶一战到追溯至城郊外,再到现在的刻意诬陷,我以为这都与那黑衣人有关,二弟你觉得呢?”江浪思索了一下,回到。


却不知这话已然传到了碧遥耳中,碧遥暗道:“鄂狼”江浪,果然是名不虚传呀,三言两语就把这没头没尾的事给理了一遍。


“大哥言之有理,我也觉得这一定与那黑衣人有莫大的关系,方才见他的身手,我几乎可以肯定那黑衣人一定是魔教中人,只是不知处于何位了,难道说真是阴月影探?”苏晴又问。


“应该是,不过还有待确定。因为这里面疑点太多了。这样吧,我们就沿着刚才我们追寻的方向一直下去看看,或许能发现点什么吧!”江浪说道。


苏晴点了点头,随即又对碧遥说:“碧遥小姐,你能不能与这位镇守大人说一下,我怀疑是有人诬陷我,所以我现在要与江捕头去查一查,能不能让他是不是暂时……”还不等苏晴说完。碧遥笑了,笑得花枝乱颤。


“放心,你们去便是,他不会怎么着的,没见我手中的这个牌牌吗?可厉害着呢,呵呵。只是……你们这一去要何时才会回来?”碧遥双眸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眼光。


苏晴一愣,随即笑道:“有缘自会相见的!”说着,他一抱拳,施身与江浪这就急行去了,看着他二人渐渐逝去的背影,碧遥心里真就像突然失了什么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碧遥心道。


又看那镇守,只见他也看着江浪和苏晴二人离去的方向,神色却是惶惶张张,不知在想什么,想来也是担心苏晴这一走再要寻他可就难了。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他这般表情如何能瞒过碧遥?


“哼,你要再看,我便挖了你那双狗眼!”碧遥恨恨道。


“是是,下官不看,下官不敢!”


十二 阻截


话说这江浪和苏晴二人不多久就出了巫山镇,穿过小道,直上官道。毕竟这官道比较平坦,并且南来北往的人士也多,好打听事儿。他一行二人便徒步行在这官道上,江浪更是眼睛紧扫着这来来往往的人群,其实别说是那黑衣人,就是那与黑衣人身形相仿的人怕也逃不过这有“鄂狼”之称的杭州神捕,而苏晴呢,虽然却是没江浪这般好眼力,但却以他的武功级数,一般的贼子想要偷溜却也是妄想。


“大哥,我们这么一直徒步寻找毕竟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找一茶棚坐下稍事休息,也好向那店家打听打听,不知大哥意下如何?”苏晴忽然向江浪寻问到。


江浪想了想,心道:二弟说的也不错,若真是这么实找下去只怕人还未找到自己先累趴下了,反倒耽误的查案。随即,只道:“好,我们就去前面那间吧!”只看离他们大概约五十步处,有一家凉棚,外头一面茶旗迎风招展,上书一个大大的“茶”字,一个老人在凉棚底下忙活着。


待到苏晴和江浪到了这儿,苏晴直呼:“老丈,麻烦来两碗凉茶。”


“好勒!二位客官稍坐!”这老板倒是相当热情。不一会儿,两碗新蒸凉茶便端上了桌。苏晴二人举碗变喝,你还别说,这凉茶下肚倒当真是清凉可口,甚是解渴醒神,他二人也不由得心赞了一句:好茶!喝着,苏晴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客人,便叫了那老人到桌前,想向他打听一下有无见到那黑衣人或者可疑的人路过这儿。


“唔,老丈,能向您打听个事儿吗?”苏晴远远直到。


“噢?不知客官所问何事?老朽自然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哦,我就是想问一下,老丈这两天可否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或什么可疑的人在此歇脚或者从这路过?”


“这个……唉,客官不好意思,老朽脑筋不好,且容我想想。”那老头道。


“请便!”苏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只见那老头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望望北,一会儿又看看东,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但似乎又有点像故意如此一般。“唉,客官实在对不住,老朽也不知记得清不清楚了,我整日在此设摊,这两天的确是未见客官口中所绘之人经过此地,不过倒是有一帮子骑着健马的汉子似乎向那个方向去了!过去不久。”说着,这老头指了一个方向给苏晴看。


苏晴一看,可不正是他们要去的那个方向,他预感事情开始有眉目了,随即又急问:“哦?是吗?不知老丈可否瞧见这帮人都有什么特征吗?”


“要说特征,嗯……好象他们身穿的衣服上都绣了一弯月亮!嗯……对!肯定是!”那老头目光坚定的答到。


听到这里,江浪手中正举碗欲饮的手忽的停了下来,随即与苏晴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匡铛!”是银子掉在桌上的声音,只见苏晴与江狼二人突然起身,施展着自身绝顶的轻功向那老头所指的方向飞奔而去,只因为他们心里都知道:那是阴月教的标记!但是,他们所没有注意的是,方才还和颜悦色的凉棚老板,此刻手里拿着那几钱银子,嘴角却忽的冷笑。


说来也怪,苏晴二人顺着那老头所指的方向奔来,但眼前却又忽的变成了一条小道,只想那阴月教教众固然不会直行管道,招摇过市,此类山路却正是他们的捷径,当下也未多想,顺着这弯弯曲曲的山路就追了去。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他们眼前此时横亘着一片森林,匆匆郁郁,却不闻鸟声。但是以他们二人的觉察力和武功却也惧谁?心里只道是想追到那阴月贼人。随即他二人直冲了进去,似乎是刚进森林,忽然,二人直觉头顶一黑,竟是一片大网洒下,“二弟,你退!”江浪闪出这句话,苏晴忙施展龙跃讯雷一般退了开去,又见江浪,他是何等神速,只苏晴退出那网的一瞬间,霜凝剑及时出鞘,一式江门剑却将这大网撕成了如碎米一般,如天女散花撒下。


“哼,雕虫小技,还敢献丑!”江浪恨道。


“啪,啪,啪!”只听三声掌声,从二人前方的一株大树下赫然走出了一个老者。看这老者约莫五十来岁,一身劲衣,上绘幻纹,一轮弯月悬在其左肩上,竟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和诡异。


“想不到名震江南的‘鄂狼’江浪果是名不虚传啊,只须一招就破得了我这天蚕网,佩服,佩服!”这老者说到。


“哪里,前辈谬赞在下了,在下只是略略献丑而已,但不知前辈设此一井却是为何加害我二人?”江浪神色不动,平静的问到,却加了几分眼力,想瞧清楚眼前的这人。


“称不得前辈,我却又哪里加害你们了?我只是奉命在此拖延二位一些时间而已。”


这下江浪看清了,眼前这老者竟就是方才那凉棚中还和颜悦色的老翁!“原来你就是方才凉棚下的那个老丈?我还只道是遇到好人了,不想却是妖人一个。”


“妖人?哈哈哈哈……何为妖何为道?你们走的就是正道,却知我走的就是魔道了?”这老者大笑着,带着鄙夷天下的气势。


“只是……前辈也未免太小看我二人了……虽然在下看得出来阁下武功着实高出我们,但要说对付我二人联手,胜算只怕也不大吧?”江浪依旧平静。


“江捕头好眼力,的确,我一人对付你们胜算着实不大,但是如果是一干人呢?”说着,那老翁又是“啪啪”两声手掌声,从他身后的树下,又走出几人,都背负着手,面色冷峻,江浪虽看得出来都是好手,但论其单打独斗却也非他二人敌手,当然这只是独斗的情况下,如果他们联手起来就着实难说了,但是“神捕”江浪却又怎会让人轻易的将他内心的想法看出来,只道:


“哼!就凭你们?”说着,与苏晴对望一眼,只见苏晴坚毅的回了江浪一个眼神,手中龙鸣剑也紧了紧,忽地,破啸声起,二人提剑便直捣而上。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那老翁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进攻没什么反应,反而是故意后退了几步,似乎是让这后面的几人送死一样,但是他身后的那几人却似乎浑然不觉迎着他们直冲而来……


下期提示:


苏晴被黑衣人诬陷放火焚屋,关键时刻碧遥以知州令牌险救苏晴,苏晴与江浪旋即直追那黑衣人而去,不想路上凉棚老翁却是魔教中人,追至绿林,却又连遇高手的阻击。江浪与苏晴到底能否脱险?这老翁又为何要拖延时间?是巧合,是诡计?我们不得而知。答案尽在精彩的下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