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六章 收获颇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他知道自己上了我得当,大笑:“潭排啊!你还是像以前那么狡猾,我又上了你的当了。”

我微笑着对他说:“当然这个答案我也很想知道,可我一直以为这些个人意见应该是被保留得。所以我根本就没想到能够得到。既然你已经说了,不如在看过所有项目之后一块儿说。现在呢,我们一起去吃饭。”

“这个项目你为什么不做?难道你不打算进特种部队了?”

我跟他打马虎眼:“我?我现在已经是这个部队的最高长官了。也就意味着没有这个资格了。”

听我如此认真的回答,他一把搂住了我。“嘿,说什么呢?这个条例怎么能限制得了特种部队?我们的分队长程飞以前还是侦察连的头儿呢,不也照样被选进特种大队了吗?你可是被我们特种大队好多人一致看好的,怎么能不当特种兵呢?来吧,把你在我们哪儿的实力再展现一下吧。我也好把你的成绩报上去。”

听他这么说,我百感交集。为郑派的牺牲是多么的可笑,自己怎么就答应团长留下来了呢?一想到团长我又坦然了,能有这样器重我的领导,自己还能再苛求什么呢?笑着对他说:“我决定不走了,这里有我的一切。有我的战友,有王平,还有对我万分器重的领导。更何况,我把自己的感情也留在了这里。我怎么还能离得开呢?”

一直在旁边陪同的王平动了动嘴唇,但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二班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朝气蓬勃的潭排吗?你居然会选择安逸?”看我没什么表示,他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哎!特种部队又少了一个人才。”

我本想说,我算什么人才啊。或者说,我可以培养出更多的特种部队的人才。但是最终我什么都没说出来,因为我无法面对那张写满了失望的脸。不止怎的,自己居然在说:“好了,我们去吃饭吧。”此时此刻,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辛弃疾的词:“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看到我预言又止,王平就要开口。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我不能对不起团长,更不能违背自己的诺言。我已经深深的懂得水满则溢,月圆必亏的道理。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了,能看到他们带着我的希望跨入特种部队大门,去对抗我一直向往的对手——黄大。虽然一想到他,我还是有些被刺痛的感觉,但是最后我还是及时的递了一个眼色给王平,阻止了他。特种大队的二班副是何等的聪明,知道其中有不能为其所知的理由,于是也不再勉强,什么也没说径直跟在我后面,去食堂了。

这一天除了这点不愉快,以及为此带来的,在吃饭开始时的短暂沉默,总的来讲过的非常紧张而快乐。长跑、攀爬、器械这些项目我都是尽量按特种大队的要求完成的。最后的部分自然是格斗。我知道他这个项目强,也知道如果是选拔的话,有些人的水平他就不可能客观的了解。于是,晚饭时便出言相邀:“你们不知道二班副的格斗术可不是一般的好。说个人你们就知道了,程飞怎么样?他们就是一个水平的。”

王平知道我又要出坏主意了,所以笑儿不答。章参谋就不同了,半信半疑:“程飞?他可是个名人,别的不说在S军区格斗比武好像就没输过。二班副,也是这水平?”

他问得太过露骨,也怨我有些急于求成,牛皮吹得有点大。弄的这位钦差大臣有点不好意思了。看到他的尴尬,我赶忙来圆自己的话:“我是说他们都在一个水平线上,都是高手。只不过真打起来,程飞还是要稍微高上那么一点点。”

听到此,二班副笑了:“潭排,有什么事儿您就说,不用给我上颜色。咱都这么熟了,还不了解吗?”

“还真叫你猜出来了。在特种大队那会儿我的格斗技术就不行。王平也听说我被你打的事儿了。哎!可这帮小兵们就楞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怨我没本事,请不来高手教训他们一下。这不正好你来了吗。我的意思是,你光看也没什么意思,也不可能知道他们是个什么水平,所以还不如挨个试试他们的功夫,反正人也不多,还不是你三拳两脚的事儿?这一来可以具体了解他们的实力,有助于你写报告。二来也可以帮我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也好长长见识。”我笑着对他说。

王平早有准备,听到此反倒没了反应,对此不发表意见,好像这就是正常的考核流程一般。章参谋的话却大有深意:“我看没问题,潭排已经给你省下不少时间了。投弹和设计的考核在团里的专用靶场,所以今儿晚上你把这项考核完就能回去了。潭连长这点要求你不会不答应吧,再说你们不还老相识呢吗?”

其实,仔细想想他这么说也完全可以理解。特种兵那个不牛哄哄的?现如今又像是钦差大臣一般。要是能给地方部队带些好处也行,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这次来居然是帮着我们军区组建特种部队来的,是来挖兵尖子的。这不等于是来挖像团长他们这些军事主官的心尖吗?态度不好,又没来干什么好事,能叫人喜欢吗?所以都希望他们能出出丑。这是我的提议,真要是给了这个特种兵难看,责任也找不到他章参谋身上。没有风险,还能免费看大戏,不论换了是谁都希望能促成此事。

对我俩的心思,二班副一眼就摸了个门儿清。特别是对我,他更是有清醒的认识。从他一踏入连部,我就明确无误的表达了这23人要进特种部队的信号。从我的介绍,他们的训练项目以及最后的考核成绩都明白无误的显示了他们就是准特种兵!而我就是要竭尽全力的把他们送进去。至于对那个章参谋的小心眼儿,他对此倒不会太介意。特种兵不论到哪儿,除了荣耀就是质疑之声。特别是在那些拚劲儿十足,有着良好传统的部队。“谁不是俩肩膀扛个脑袋?”有这种想法的人比比皆是。这只能说明这个部队优秀具有生气。想当初我去特种大队讲课,开始的时候不服气的人不也很多吗?道理都是一样的。对此,他比我应该会更习以为常。

“既然是潭排的要求,我当然不能拒绝了。况且您还帮我省下了一天的时间,这点事儿还不是举手之劳?”

听到此,我异常高兴。在桌面上,我就开始搓着手,笑道:“这么好的学习机会真是很难的啊!我一定叫他们要多珍惜。”那样子好像在说,一定珍惜打趴下特种兵的机会。

王平、章参谋和二班副看我到的样子都笑了。可是他们笑的原因能一样吗?

这个比团大比武更紧张的项目说起来却有些乏味。它们的过程出奇的相似——行礼、四目相对、最后一瞬间(连十个回合都用不了)就结束了战斗。为什么会这么快呢?因为一切都是按特种大队的训练方式进行的,谁也没用护具。反正我从特种大队学来的、郑排的侦察连里的那些技术,他们是都学过了。“一招制敌”术的破坏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手下的活儿精细、有分寸不会打伤,一旦被制比武也就结束了。虽然他们最后都不出意外的输给了二班副,但是一瞬间的功夫能连拆数招也说明了他们的对动作的熟练程度。况且,说二班副都赢了,也能只算是客气的讲法。毕竟不是真实对敌,否则就凭他快的那零点几秒,一点作用也起不了,到时候只能是同归于尽。再说了,能和特种大队格斗术A+的人物打成这个结果,我自然很高兴。边上不太懂行章参谋一定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到我的兵一个个的瞬间就败了下来,觉得没什么意思,看了一半便离开了。

这个项目也考察完了,我看时间还早便请二班副来我屋坐坐、喝喝茶,我也好探听一下消息。“怎么样?对我这些兵,你还满意吗?”

“潭排,你果然有两把刷子,特别是10公里和刚才玩的那个格斗。他们都已经达到良好水平了!有的甚至能达到优秀。”

听到他这话,我心里自然很高兴,不过我依然说出了自己的隐忧:“你看这些人是不是都能进选训队呢?”

喝了口茶,想了想,“哎呦!这个我可不好说了。毕竟你一个小小的炮连一下子要弄23个人进去是不是有点……?再说了,别的部队的情况我也还没掌握,这个保票我可不能给你打。”

“那这里的情况你可一定要如实汇报啊!”

“那当然,那当然。”

“尽量为我们多争取几个名额。”

“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他一句话,我们三个人都笑了。

王平这时候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小潭,你先出去一下。我想和二班副单独谈谈。”

我知道王平对付衙门里的官儿很是有一套,虽然用此方法对付他估计不会有什么用,但是处于对王平的尊重以及希望能多争取名额的私心,还是驱使我礼貌的离开了。虽然心中有太多的疑虑,太多的好奇,太多的渴望,但是我不会去偷听。就连事后王平不再提及此事我也没再追问。因为我信任王平,他不说一定有他的理由,当他觉得时机到了一定会跟我讲的。再说,如果事情没成还有说的必要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