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二章 大会前夕(下)

反恐刀王 收藏 0 10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二章 大会前夕(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龙壁岩苦笑着望着山庄里乱哄哄的场面自嘲道,少林天云大师总喜欢在寒梅山庄举行武林大会,虽然是一片好意,却给龙壁岩带来了很多麻烦,他过惯了幽静的生活,这热火朝天的场面,令他很是心烦。可他的那群孩子们确挺喜欢热闹,夹在人流中东游西荡,没有一个不是眉开眼笑,口沫横飞的,遇到熟悉的人还勾肩搭背的窃窃私语。


龙壁岩转身摇了摇发晕的头刚欲进内厅休息休息,一名庄丁急急跑来禀告道:“庄主,大小姐说有急事找您……”后面半句话却略一迟疑,停住不说,望着龙壁岩等他发话!


龙壁岩微微一皱眉头闷声说道:“嗯?有什么事不会自己来吗?”


庄丁微微压低声音道:“小姐说在寒潭边等您,嗯……还有她说只许您一个人去。”


龙壁岩一讶心道:“这丫头,又在搞什么鬼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略一思索,龙壁岩点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噢,对了,叫龙情等下去寒潭找我。”


庄丁领命下去,龙壁岩轻轻一笑,缓步来到寒潭边,白衣飘飘的龙九莼已等得不耐烦了,握着一段梅枝,不停地抽打着潭水,呆呆地望着那粼粼水波,像是有什么心事。


龙壁岩来到她身后,微笑着道:“呦,是谁吃了豹子胆,惹我们的龙大小姐不高兴了?在这里生起闷气来,还急召老爹来此,莫非是要老爹帮你教训他吗?”


龙九莼缓缓转过身来,淡淡地道:“爹,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好久了”


龙壁岩道:“还不是那该死的武林大会,忙的爹爹我头晕眼花的,所以才来迟了啊!倒是你有什么事?这么急急忙忙神神秘秘的!”


龙九莼看了一眼潭水,将手中的梅枝一折,压低声音道:“女儿有‘碎心手’的消息,爹要不要听?”


龙壁岩一惊,着急问道:“你遇见过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龙九莼摇摇头道:“没有,只是我知道他是谁了!”


这句话不啻于一个惊雷,连龙壁岩此等豪杰都惊呆了。心下暗道:“江湖上成千上万的高手在追查“碎心手”的行踪,但直到如今都毫无线索,更别说知悉他的真实身份了,莼儿却又从何得知他的身份呢。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当下急急问道:“莼儿,你……”下面的话还没出口,龙九莼便已经颤声打断她的话道:“是他,爹,就是他,为什么是他……”


龙壁岩脸容一僵,不解的追问道:“什么他他他的,你倒是说明白点儿,爹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倒是说清楚点啊,爹爹都快被你急死了。”


龙九莼将梅枝又是一折,闷声说道:“女儿没事,女儿只是想说那个‘碎心手’……他就是轩辕贾!”


龙壁岩大吃一惊,呆了一会才道:“你能确定?你是怎么知道的?”


龙九莼眼神一暗,低声道:“女儿见过他了,虽然他戴着斗笠,但女儿认识他的背影,那背影绝对错不了!他就是轩辕贾!”


龙壁岩长吸了一口气,平静下心神,这才淡淡的道:“唉,我早该想到是他了,除了他,谁有那么厉害的暗器呢,他杀的那些人无一不是武功绝高的人,江湖上能轻易地杀得了他们,却不留下任何线索的人不多,我怎么就想不到会是他呢?唉,在寒梅山庄我们都见识过他那暗器的利害了,他便可以轻易做到。也只有他才会黑白通吃,正邪俱杀的,真是失策,失策了!”


龙九莼冷冷地道:“爹爹现在后悔没趁早杀了他了吗?”


龙壁岩正色道:“该来的终究要来的,我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唉,我的确后悔当初没有……”


龙九莼淡淡地打断龙壁岩的话道:“那爹爹现在想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龙壁岩脸色一暗,缓缓地说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除掉他了,总不能一错再错,听任他为祸武林吧,再说这次武林大会本来就是为他开的,群豪聚首便是为了制定对付他的方法,对了,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他有没有伤害你?”


龙九莼摇了摇头,轻声道:“就在雪绒峰,他没有伤害我,他也不会!不过女儿想知道爹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真的想对外人说出实情?那你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他们也会把所有罪名都加在寒梅山庄头上的,爹你想过这点没有?”


龙壁岩望了望雪绒峰那方向正色道:“既是我龙壁岩铸下的大错,我就得承受这种后果,人不能为一己之私,而泯灭良心,枉了武林道义。你想看到爹爹做一辈子缩头乌龟,背上一辈子的良心谴责吗?”


龙九莼扭过头去,不愿让龙壁岩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可龙壁岩并没注意这些,他的心思放在了如何给武林一个交待上了,他继续说道:“莼儿,爹明白你的心情,但事关武林大是大非的问题,爹却必须对武林有个交待,对了,你要我来这,肯定不是只为了告诉我这一件事吧。”


龙九莼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幽幽地道:“那是当然,女儿还有个秘密要告诉爹,但女儿却没有证据证明它是不是真的!”


龙壁岩望着龙九莼的背影,平静地道:“说来听听,爹爹也许能帮你判断一下。”


龙九莼正色道:“他杀的人都是野心盟的奸细!”


龙壁岩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呵呵。该不会是你编出来的想要爹放弃对付他吧?”


龙九莼一愣,随即低头黯然一笑,幽怨的道:“是编的?爹居然说是女儿编的?女儿知道你会不信,所以女儿还有个证人,她虽不能证明女儿先前说的话,但却可以证明并非是女儿编造了这件事!”


龙壁岩微微一叹,心道:“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本不该这么讲的,我这是怎么了,唉,那番话一定伤了莼儿的心了!”故而走近前去,双手搭住龙九莼的肩膀柔声道:“爹爹话说重了,莼儿原谅爹爹好吗?爹爹也是一时情急才这么说的!”


龙九莼摇头道:“莼儿明白。这不怪爹,换了是谁都不会相信的。”说完,冲寒潭对面的梅林深处叫道:“妹妹,别玩了,出来吧!我爹爹来了!”


远处一条人影急射,踏着寒潭的水面,飞驰而来。近得前来冲龙壁岩一礼道:“侄女丽儿拜见龙伯父!”


“是丽儿啊,武功又有进步了,什么时候来的啊?也不见通知我,伯伯还没准备好礼物呢!”龙壁岩笑着问道。


沈丽微微一笑道:“刚到没多久,在那边看寒梅呢?”


龙壁岩点头,突然问道:“你就是那个证人?”


沈丽闻言一愣,讶然道:“什么证人?”


龙壁岩一怔道:“你不知道?”说着疑惑的看向龙九莼,龙九莼心里微微一叹,淡淡的道:“爹爹是问你那个‘碎心手’杀的是不是野心盟的人,我跟爹说了,爹不信,说是我编的!”


沈丽忙道:“是金剑杀手亲口说的,姐姐没说错啊,伯父怎么能说是姐姐编的呢?到底怎么啦?”


龙壁岩愣了,看来莼儿嘴里说不怪,心里却还记着自己的那句话,当下颇为自责,顿了顿道:“爹爹真的老了,糊涂了,竟连自己的女儿的话都不信,唉……”


龙九莼微微一颤,转过身来,望着龙壁岩道:“爹爹,莼儿真的没生您的气,是莼儿不好,让爹爹伤心了。”龙壁岩微微笑了笑,不再说话。


沈丽一脸茫然,夹在中间颇为无聊,便出来打圆场道:“姐姐,我们不如跟伯父说说我们在雪绒峰看到的事情吧。”


龙壁岩当下道:“如此甚好,你便说说看。”


龙九莼也点了点头,沈丽便把雪绒峰上的事说了一遍,龙壁岩听完微皱着眉头道:“若是这样的话,这个武林大会倒真没必要,这个轩辕贾倒是真成了一把屠魔利刃,而且是锋芒毕露了,可就不知其他人会怎么看,而且就凭你们两人的片面之词恐难以说服群豪放弃围剿的!”


沈丽道:“那龙伯父觉得会不会是野心盟故意演的这场戏?”


龙壁岩摇头道:“不会,肯定不会!”


龙九莼讶道:“爹爹为什么这么肯定?”


龙壁岩正色道:“‘碎心手’杀的人中确实有武林正派的元老,但也有很多邪派高手和黑道巨擎,其中有的人的确是野心盟盟友,此其一。其二,轩辕贾这人给我的感觉是不甘人后,必不会去做野心盟的走狗,他桀骜不驯,野心盟主是不可能统驭得了这个人的!其三,野心盟行事历来狠毒,不留活口,但‘碎心手’之人行事,未见滥杀。其四,从你们描述的情况来看,你们是适逢其会,并不是他们有意安排了那一切。其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野心盟此举就算是制造一种假象,让武林放纵他去杀人,但以‘碎心手’的能力,即便是不做假象,光明正大的杀,说句实话以你们描述的他武功之境界来看,武林就算是这次联合起来,要想对付他,还真的无从下手,此番做作,岂不是多此一举,徒费心机?而形势对野心盟最有利的便是我们结盟来联手对付碎心手,那样他们便会任由我们内斗,在一旁坐收渔利!若不是‘碎心手’可能伤到了野心盟的要害,我想野心盟主一定不会派人千里诛杀他,而是乐于在一旁煽风点火,幸灾乐祸的!”


沈丽听完龙壁岩的话,不由由衷佩服道:“龙伯父,你好厉害,从短短的一幕竟看出这么多细节,分析得这么透彻,真不愧是武林统领,中原大侠啊!”


龙九莼也笑了笑,暗地里佩服爹爹。


龙壁岩却讪讪一笑,转而正色道:“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