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二章 大会前夕(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那黑衣人话刚完,沈丽便是一惊,低声念道:“声音好熟啊!”


她说得很轻,但外面那那三人还是听见了,那高个子蒙面人森然道:“我道你怎么杀得了我盟如此多高手,原来你还有帮手。哼,原来是暗藏伏兵,偷袭所致!怪不得屡屡得手了。”


外面那人说第一句话时,相距尚远,但第二句话却已是在冰岩近旁发出。沈丽知道事情不妙,已不及通知龙九莼设法躲避,只得屏息不语。只听得外面那人冷冷的道:“出来!还能在这里面躲一辈子么?”沈丽握了握龙九莼的手,示意她等着,自己便从侧面走了出去。只见冰岩两丈外站着那个个头较高的蒙面人,他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矮个子蒙面人,在一动不动的盯着黑衣人。


高个子蒙面人冷冷的向沈丽上下打量,半晌不语。龙九莼提心吊胆的伏在沈丽身后,心中打定了主意,他若向沈丽下手,不管会不会被发现,也要出去帮忙了。只听高个子蒙面人哼了一声。龙九莼但见眼前灰影一闪,高个子蒙面人以快捷无伦的身法欺到沈丽身旁,以快捷无伦的手法刺出一剑,指向沈丽的咽喉,可那人身形才动,矮个子已发警迅,“师哥小心!”话未落音,高个子已发出惨叫,那黑衣人以鬼魅般的速度,出现在那高个子身前,微微一伸手,剑光闪了闪,斩断他握剑的手的腕骨,顺便一脚踢得他摔掷出丈外,又以鬼魅般的身法退回原处,颤巍巍的有如一株古树,又诡怪又雄伟的挺立在雪风里。


这几下出手,每一下都是干净利落,龙九莼都瞧得清清楚楚,但实是快得不可思议,她竟被这骇人的手法镇慑住了,忘情的叫了声“好”。


黑衣人朗声道:“是何方高手,便请现身相见!”话声远远传送出去。龙九莼也不再躲藏,跳了出来,立于场中,沈丽忙跑过来,偎在她身旁,龙九莼冲沈丽微微一笑,虽然她不明白轩辕贾如何习得这般怪异的武功,但知是野心盟这两名高手所不敌的,故无甚么顾忌,安然现身。高个子蒙面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点了自己右臂上的几个穴道,左手一挥,一枚响箭冲天而起,这箭声响了一阵,但黑衣人却不加理睬,似乎自己觉得他此举甚是无聊,突然间在正北方峰下又有几枚响箭大响数下,就此寂然无声,看来高个子蒙面人是在招人手。


沈丽探头一望峰下,不由一声惊呼。只见峰下疾驰上来十多人,龙九莼也是一惊,自己功力何等厉害,便是风吹草动,花飞叶落,也逃不过她的耳目,怎地这群人藏在峰下自己却一直不知?他们直到此时才见,必有阴谋。心下不由又惊又愧,手挺长剑,走到那黑衣人身旁,轻声道:“你到底是谁,弄甚么鬼?是不是轩辕贾?下面来了好多人呢。”


那黑人仍是傲然而立,不理不睬。那名矮个子蒙面人伸出长剑,遥指黑衣人道:“哼,我盟强援已至,今日你便是长上翅膀,也难逃一死。”黑衣人却理也不理。只是冲龙九莼微微一点头道:“我不认识你!”说完又转头,盯住断臂的高个子蒙面人,沈丽心知这人胆敢如此,定然大有来头,走上一步,说道:“阁下是谁?来此何事?你声音我倒是挺熟的!可否容小女子一见尊颜?”那人鼻中一哼,也不答理,沈丽见这人如此无礼,心下微怒,刷的一脚,便朝那人的臀部踢去。


猛听得呼的一声,沈丽不知为何,竟尔笔直的向空中飞去,直飞上余丈高,众人不自禁的抬头观看。矮个子蒙面人以为这是突袭的好机会,突的冲向黑衣人,连出十剑,高个子蒙面人低下头来一看,暗道不好,叫道:“师弟,不可!”话声甫落,只见那黑衣人身形一闪已在数丈之外,矮个子蒙面人忙又追上去,那人身形一晃,又回到原地,身法之快,真是匪夷所思,高个子蒙面人一声清啸,闪到断腕处,左手拾起金剑,与矮个子又成合围之势,将黑衣人夹在中间。野心盟杀手的身手果真与众不同,瞬息间竟已越过沈丽龙九莼两人,青光闪处,双双挺剑向那人刺出。黑衣人脚步一滑,这两剑差了尺许,没能刺中。他似乎有意炫耀功夫,竟不远走,便绕着两人急兜圈子。高个子蒙面人连刺数剑,始终刺不到他身上。龙沈二人凝神屏息,望着丈外那两大野心盟高手追逐黑衣人。此处虽是雪地,但三人急奔飞跑,雪地上却没有一丝踩踏的痕迹。看得龙沈二人无不心惊。便是两个已如此厉害,下面赶来的十余人岂不更难缠?两人提心吊胆,却谁也不想抛下黑衣人私下离去,只盼黑衣人能出绝招,一剑便刺入那两名杀手的后心,好早早脱身回去提醒群雄略作防备。


片刻之间,那黑衣人和两个蒙面人已绕了三十来圈,眼见高个子蒙面人只须多跨一步,剑尖便能伤敌,但总是差了这么一步。那黑衣人显然未尽全力,两个蒙面人却是头冒白气了,脚下也开始慢起来,看来这番轻功较量早就输得一塌糊涂,待绕到四十来圈时,那黑人突然停身,双手送出,口中低喝道:“吃我暗器!”,高个子蒙面人自知他杀人乃以暗器著称,哪敢不躲,忙气凝双足,使个“千斤坠”功夫,停住身形,往雪地上就是一滚,矮个子更绝,干脆便来个“母猪拱泥”,犁进雪里,只露出个头来,那黑衣人哈哈长笑,说道:“就凭你们这群脓包,要杀上武林大会,只怕没这么容易罢!”说着向北疾驰下山。他初时和两个蒙面人追逐时脚下片雪不惊,这时却踢得簌雪飞扬,一路滚滚而去,声势威猛,宛如一条数十丈的大白龙,登时将他背影遮住了。沈丽龙九莼亦借机溜走。

高个子蒙面人脸色铁青,一语不发。矮个子蒙面人突然失声惊呼:“师哥……”但见高个子蒙面人脸如寒铁,忙收了声,下面那十余人赶到时,高个子蒙面人才长哼一声道:“哼,我们让他骗了,跟本就没有什么暗器!”矮个子躬身道:“师兄,这妖人到底是谁?武功怎地如此怪异?今日之辱,咱们当牢记在心,来日必报此仇。”高个子蒙面人冷冷的道:“此人残忍狠毒,轻功天下无双,武功远胜于我,今日不杀我,我日后定当报这断臂之仇。”


众杀手见他身遭大变,仍是丝毫不动声色,镇定如恒,而且当众赞扬敌人,自愧不如,确是有些风范,不由得心下钦服,师父选他做大师兄倒真没错。矮个子恨恨的道:“他便是不敢和师兄动手过招,一味奔逃,算甚么英雄?”高个子蒙面人哼了一声,突然间拍的一响,打了他一个嘴巴,怒道:“师兄没追上他,还输了他一条手臂,今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师父面前更不许提。”矮个子半边脸颊登时红肿,躬身道:“师兄教训的是,我知错了。”心中却道:“你主动请缨要来杀他,却奈何不得人家,还糟人戏耍,丢了脸面,废了胳膊,这口恶气却来出在我头上。哼,算我倒霉!”


南面上来的一名蒙面人道:“师兄,这“碎心手”到底是甚么来头,怎地如此厉害啊。”高个子蒙面人将手一摆,不答他的话,自行向前走去。众弟子见二师兄都碰了这么一个钉子,还有谁敢多言?一行人默默无言的走下了山峰,矮个子蒙面人忍不住又问道:“师兄,那我们先前的计划还进行不?”高个子蒙面人突然左掌推出,一股劲风扑去,蓬的一响,一堆大冰岩登时粉碎。众人见大师兄仍是默不作声,不敢再问。雪映清光,洒在各人肩头。大师兄心中忽起懊悔之意:“难道威名赫赫的十三杀手竟会在雪绒峰一败涂地,甚至全军覆没?”又想:“师傅的计划非执行不可。可是那黑衣人物这等厉害,我又有甚么本事成事?现在他定然已通知了武林大会,一旦有了防备,自己等人再怎么厉害也敌不过数千群豪的围攻啊!”默念一阵,只听得高个子蒙面人喝道:“我们回去!”他顿了一顿,缓缓说道:“这‘碎心手’虽杀了我们不少人,但这些人都是名门正派的大人物,就让正派武林去找他算帐好了,他们自相残杀,中原武林便此中衰。也是我盟合当兴旺,中原武林本就该当覆灭,倘中原武林不起内哄,要想挑了这批家伙,倒是大大的不易呢。这‘碎心手’说不定能帮我们达到这个目的!”


众弟子听他此言,均默不作声。高个子蒙面人又道:“这‘碎心手’行事鬼祟得紧,虽出现不到三月,但此人武功很强,又在武林中大肆屠戮,却已闯出了好大的名气。这次武林大会本是商量如何对付他的,我们不趟这趟混水,反倒对我盟有利。”矮个子蒙面人道:“那师傅会不会责怪我们不尊指令?这‘碎心手’虽然在滥杀无辜,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在剪除我们的羽翼呢,要是中原武林不理会他,那咱们不就功亏一篑了?这人的来历是武林中的一个大谜,没弄清他的来历之前我想中原武林不会那么轻易放手追杀他的。那‘碎心手’的手段他们也是知道的,谁敢担保他们不会害怕报复呢。再说刚才又有两个女的看到这里的情形,她们回去一说,恐对师兄的计划不利啊。”


高个子闻言心中混乱之极,师弟的说法不无道理,万一真相大白,自己岂不是无功而返?那样师傅不剥了自己的皮才怪,一时自己想着心事,没听到其余弟子说些甚么。过了一会,高个子蒙面人才说道:“这次柳坛主不是也来了吗?他是出了名的阴险小人,咱们可以配合他行动啊,这样回去不管怎样都有个交待了。咱们这次进剿寒梅山庄,志在必胜,中原武林即便齐心合力,也不过是乌合之众,咱们又有何惧?只是相斗时损伤必多,各人须得先心存决死之心,不可意图侥幸,心有畏惧,临敌时堕了野心盟的威风。若不然,师傅的惩戒手段大家也是知道的。”众弟子一齐站好,躬身答应。高个子蒙面人又道:“武功强弱,关系天资机缘,半分勉强不来。师傅虽然立我为大师兄,但今日才一个照面,便为‘碎心手’废去一条胳膊,这般一招未交,便中了暗算,虽在不防,也便是我没有学武天赋,并非没尽全力所致,我右臂已废,无法习得师傅更深奥的武功,故我现在便自己除去大师兄之名,由二师弟接任,今日师兄我第一个先伤,说不定第二个便是你们。你们可大意不得,千万小心那个‘碎心手’,莫要像我这般着了他的道儿。此番少林、武当、峨嵋、昆仑、崆峒、华山等几大派齐聚寒梅山庄,必是商议围剿‘碎心手’。若成咱们先静观其变,任其自相残杀。若不成,咱们便当协助柳坛主,置中原武林于死地……”话未落音,一个声音由峰下西面传来。


“贾云山,你倒打得好主意,呵呵,想出隔岸观火这个招来,好,看在盟主的面子上,我便帮你一把了,依我看,这次中原群雄聚首,未必会决断出是否要对付‘碎心手’此人,你们不若和我合作,一举攻陷寒梅山庄,否则你们主动请缨来对付碎心手非但不成,反而打草惊蛇,盟主知道了对你们可不会轻饶的!”


峰下缓缓走上来一白衣翩翩美少年,容貌俊美,身材修长,可双眼里却透着阵阵阴邪之气,人未至,声音已先到。高个子蒙面人冷笑道:“原来柳坛主早已到了,却被那‘碎心手’吓得龟缩至现在才敢出现,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话里明摆着的讽刺这柳坛主贪生怕死。


可这柳坛主丝毫不恼,平静地道:“贾云山,你这话真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是怕他,江湖上有谁不怕?名动江湖的离若海死了,号称已练成金钢不坏体的空闻和尚也死了,翻云神剑梅竞枫也死了,如此等等。他们哪一个不比你贾云山利害?可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被‘碎心手’宰杀的,我可不想成为其中一员,死得那么不明不白。唉,不是我说你,你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竟敢主动请缨来杀‘碎心手’,这不是明明白白的自己找死吗?我还就不明白,盟主怎么就答应了这事呢。”


贾云山冷笑道:“有什么好怕的?贾爷我不是还好好的站在这吗?”


柳坛主笑道:“哼哼,那你们就得感谢那两个小美人了,若不是她们在,你们金剑十三杀手,早就变成金剑十三孤魂了。”


贾云山冷冷一笑道:“是吗?我怎么就不觉得呢!”


柳坛主笑道:“信不信由你,我敢肯定,那两个女的一定认识‘碎心手’,那‘碎心手’也不想在那两个女的面前暴露身份,所以才匆匆离去的。你们别无选择,只有和我合作,也许我念在你们是盟主的弟子份上,帮你们打打圆场,不然,等盟主把你们丢到元不途那老小子手里……嘿嘿,‘化影魔功’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在场众人均打了个冷颤,贾云山脸上也现出一丝骇容,良久才道:“好吧,既然柳坛主愿帮这个忙,我们兄弟便做一回你的手下了。今日之事,柳坛主若向他人提起,可莫怪我们兄弟剑下无情!”


那柳坛主也微微一颤,看来这金剑杀手也不是无能之辈来的。事实上这次是金剑杀手第一次失手,往日行事都是无往不利,江湖上没有谁不知道野心盟的金剑杀手武功奇高,剑法奇绝,手段奇毒。若是放单,柳坛主确实没有把握能够完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因而心里也微微一惧。点头答应!


当下一拍两合,十四个人聚在一起,研究起对付武林大会的方法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