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婶四十多岁,因为改嫁给我的邻居四叔,大家都叫她“四婶”。四婶待人很和气,平时总是笑眯眯的,路上遇到熟悉的人,首先打招呼的一定是四婶。院子里的孩子都很喜欢她。



四婶的前夫是个农场工人,行为粗鲁、性格暴躁,又喜欢喝酒,常借着酒疯打四婶。四婶默默地忍受着。有一天,丈夫生病到医院检查,检查发现竟是肝癌。丈夫住进了医院,四婶心急如焚。丈夫打针吃药、吃喝拉撒全靠四婶照顾。住院期间,丈夫的脾气变得特别暴躁古怪,老是对着四婶吼,四婶做的饭说难吃,洗的衣服说不干净,还故意将屎尿撒在裤裆里,让四婶收拾。四婶含着泪默默地服侍丈夫,一心盼望着奇迹出现,但奇迹没有,丈夫还是走了,四婶哭得很伤心。


四叔是我的老邻居,因为家境不好,五十多岁了还是娶不上媳妇。四婶进门后,两夫妻恩爱得很。四叔四婶边割胶边做点小本生意——卖豆腐,还养着十多头猪,日子越来越红火,四婶的脸上也多了笑容。


四婶和前夫的儿子狗子随四婶来到了四叔家,却从不管四叔叫爹。狗子初中没毕业,成绩也不大理想,他在家闲着,既不想继续读书,也没有养活自己的意向,整天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也不帮家里干点活。四婶宠着狗子,舍不得责备半句,四叔看在眼里,暗地里摇头。



四婶进门的第二个春天,柳树的枝头刚开始泛绿,小鸟已经欢叫了。四婶生了个白胖小子,四叔老年得子,乐得合不拢嘴。孩子取名叫小宝,四叔一有空就抱着小宝去玩。小宝四岁那年在池塘边玩,不小心失足淹死了。四叔大声痛哭,四婶哭晕了过去。一夜之间,四叔的头发全白,四婶的额上也多了很多皱纹,他们一下字仿佛老了十年。只有狗子在旁边偷着乐。


狗子的个头长得快,几年间竟比四叔高出了一截,但依然奇懒无比,也不把四叔放在眼内,四叔多次和四婶说狗子大了,要让他独立谋生,但四婶不依。



狗子仗着四婶的宠,老是向四婶要钱花,四婶不给就骂,后来甚至还动手打。那天深夜,狗子又象往常一样在院子里大声唱歌,邻居老杨、老李实在是忍不住了,说了狗子几句,狗子拿起木棍冲进老杨家将老杨的电视机、洗衣机什么的砸个稀巴烂,老杨挨了几棍,直倒在地上喘粗气。虽然老李将自家的门死死顶住狗子进不去,但是房门被砸了,房顶开了几个“天窗”,老李的女人和孙女吓得直哭。四叔四婶闻讯干来,四婶说了狗子几句,狗子黑着脸从地上拾起一砖头往四婶头上就是一砖头,四婶头上顿时血流如注。狗子还要再寻砖头,被四叔死死抱住,大伙一拥而上将狗子放倒,用绳子缚住狗子,狗子一边挣扎一边骂“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大伙担心院子里孩子的安全,报了警,派出所来将狗子带走了。四叔因为狗子闯的祸将几年的积储全部赔光,一怒之下,四叔收拾家当只身回了老家。狗子被关了十五天后放回了家,安静了不少。四婶怕狗子挨饿,买足了粮食给狗子也回了老家。


三月的天空阴沉着脸,细雨象悲伤眼泪难以抑制。四婶独自回家,脸上很憔悴,满眼的忧伤。令大家不敢相信的是四叔竟然病逝了。四婶哭着数说四叔的点点滴滴,大家伙陪着流眼泪。



四叔没留下什么财产,四婶也没有工作。因为她的两个丈夫先后死了的缘故,没人愿意请她干活,怕她会带来霉运。四婶也叫狗子去找活干,但狗子不愿意。四婶真的很彷徨。这时,有人来给她说媒,对方是附近村一个近“古稀”的老头,老头已经有子有孙了,不怕霉运,就想找个人做伴。四婶考虑了几天,到前夫和四叔的坟头去了一趟。第二天,四婶便去了老头家。


狗子依然住在四叔的旧房子里吃饭睡觉。



四婶隔几天就回来给狗子捎点米或菜。狗子无忧无虑,养得白白胖胖。但四婶的身体却明显的消瘦,脸色也日渐憔悴,眼神也越来越哀伤了。



哎!我的四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