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二章 大会前夕(上)

反恐刀王 收藏 0 11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二章 大会前夕(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三月三,寒梅山庄,各位英雄共商无名杀手事宜,少林天云拜上。”


一张武林帖,激起千层浪。


古道上,一辆马车疾驰而过,引无数英雄瞩目,驾车少女,红衣胜火,貌美如花,带着磁性的“驾!”“驾!”声过,极速远去,有好事者叫道:“喂,小姑娘,赶着去会情郎吗?去这么急干嘛,小心跌倒,让人抱回去啦!”


身后一人拉住道:“张兄,千万不要乱叫,那可是沈盟主的千金呢,仰慕她的少侠多得用牛车拖哟,小心你这张嘴被人撕了。”


那大嘴巴一捂自己的嘴,怪笑道:“不会吧,哎呀。惨了惨了,这回这张嘴怕是保不住了。”


逗得同行之人一阵轻笑,笑止,一骑快马电驰而过,马上少年剑眉星目,俊秀非凡,看其去向是去追赶前面那辆马车,那大嘴巴又忍不住叫起来:“看那少年去势甚急,莫非是去打那马车的主意?”


身后之人又笑骂道:“多说你几句你又不欢喜,你这张嘴却老是惹祸,前边那人你却又不曾识得,那是寒梅山庄的少庄主,你这张烂嘴总有一天会被人撕了的,老爱瞎吹,还有眼不识泰山。现在江湖风头最劲的几位少侠你也不认识一下,到时候有你的亏吃!”


那大嘴巴不满,嚷嚷道:“我自然知道,江湖最近风头劲的也就那么几个,寒梅庄主千金龙九莼,天下极美嘛;还有江湖十美之一的沈丽,和那个臭屁得紧的龙情了!”说完得意地扬了扬头!


那神情,好像当真无事不知无事不晓一般,后面的人笑道:“臭屁得紧的龙情?你以为刚才过去的那一骑是谁?那就是龙情哩,还有,你怎么漏了一个重要的人呢?”


那大嘴巴嚷嚷自语道:“原来龙情不但个性臭屁,人也长的满臭屁的嘛。不过好像就这几个吧,其他的那几个风头也不是很劲啊!”


后面那人笑道:“还有个是你大嘴张枫啊!”


那大嘴巴笑道:“呵呵,失礼,失礼,怎么把自己给忘了,呵呵。李兄说的极是。”


众人见他脸皮如此之厚,不由笑开了,有人笑骂道:“那大雪山的雪可比你张大侠的脸薄了不少啊,你张大侠的面子真他娘的厚,我们跟着都沾了光了!呵呵。”


那张大嘴正要狡辩,又是几骑快马弛过,为首少年同先前弛过的少年一般俊美,只是略带些飘逸,那张大嘴道:“哎呀呀,四大世家的逍遥门少门主萧天虹呢,这个我可是认识的!”


边上有人叫道:“你瞎吹什么啊,那哪是萧天虹啊!那是萧秋雁本人,天下谁不知啊,逍遥门的逍遥心法效具养颜,萧天虹年纪应该看来要更小一些才对,比如像个孩童……”


张大嘴讥道:“你奶奶才孩童咯,是萧天虹错不了的,格老子的他救过你张大爷我两次,他就是化成灰,你老子我也认得出来,你这狗崽子在一旁乱叫,小心张爷割了你两个鸟蛋赛住你的嘴!”


边上出声的那人,笑道:“你丫的够狠啊,但你想那萧天虹不过十来岁,哪能有此等气度啊!肯定是他老子萧秋雁了!”


张大嘴恼道:“招子放亮点,萧天虹可是少年英雄,此等气度,比起那个臭屁得紧的龙情自是不错,不过今日尔等若见得龙大侠的侠姿,你们才知道什么叫气度,那真不是盖的,他瞪你一眼便能吓得你尿裤子!”


那人显然没见过龙壁岩,但却知道龙壁岩的传说,故被他唬住了,不再吭声,一行人便开使东南西北的闲聊开来,偶尔有几骑快马过去,却也是些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大雪山脚下,一辆马车缓缓停住,驾车的少女回过头轻轻向车厢内问道:“龙姐姐,我们到了山脚了,你要不要出来啊。”


车帘一掀,龙九莼绝美的容颜露了出来,顽皮地咧嘴一笑道:“这个龙情,这回吃瘪了,每次都这样抢先献宝给你,谁知道这次却是我坐在这辆车里,等下他知道了,非气晕了不可!嘻嘻。”


沈丽有些担心道:“这样会不会使龙情难堪啊。惹他生气就不好了。”


龙九莼正色道:“怕什么,我是他姐姐,他敢怎么样?”


沈丽正要说话,老远传来龙情的高呼:“丽丽,丽丽!”


龙九莼听了吃吃的笑,沈丽脸上升起两朵红云,微嗔道:“这个死龙情,老是不要脸的这样叫我!坏死了,整整他也好!”说完人唰啦一下,闪至最近的一颗树后,没过多久龙情便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看到马车,忙一个漂亮的空翻,跃下马来,双手抱着一把长剑,走近马车,听得车厢里有声女孩的轻咳,便欢喜的道:“丽丽,我得到一把宝剑特意拿来当礼物送给你的,你怎么溜了呢?害我追了几百里路才追到!你真是越来越不乖了,都快和我姐姐一个德性啦,你怎么还躲在马车里,下车上山啦,我爹爹等急了,会乱发脾气的!”


说着伸手就去掀车帘,冷不防车内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抢过长剑,还一边银铃似的娇笑。笑声清脆悦耳,犹若莺啼,在常人听来,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天簌之音来着,但听在龙情耳中却又另当别论了,他就像脚板被针扎到般神经质地惊嚎起来:“唉呀,我好心痛啊,姐姐,怎么是你,我的剑,我的宝剑啊!”


龙九莼从车中伸手揪住龙情的耳朵道:“好你个龙情啊,背地里敢说我的坏话,上次问你借白虹剑你死都不肯,这会却拿来讨好沈丽妹妹,还一口一个丽丽,你真是不要脸!白虹剑我代沈丽妹妹收下了,你快滚吧,记得别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否则我就让江湖人都瞧瞧你现在这幅熊样!”


龙情不是龙九莼的对手,只好哭丧着脸道:“剑你也得啦,丽丽在哪总该告诉我了吧,我好久没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样了呢!”


龙九莼笑道:“还是以前那个样啊,还能变不成?再说了,你这着急什么?反正武林大会上你总可以见到她的。”


龙情寒声哼道:“关你什么事啊,快点松手啦,少爷耳朵都要掉了!”


龙九莼这才松开手笑道:“唉呀,自称龙情少爷啊,莫怪江湖上的人说你臭屁呢,你还真是很臭屁啊,不过你也不要心急,沈丽妹妹就在雪山上,好啦,放了你,快走,去找你的丽丽去吧!”


龙情耳朵刚逃出生天,立马倒退数步,大怒嚷道:“好你个龙九莼,哼,居然假冒丽丽骗我的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小心眼里装的什么,你听说这次武林大会是要对付‘碎心手’那无名杀手,所以想去找他对不?哼,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那个人是谁。你赶快还我的剑,要不然我就告诉爹爹说你想私自下山去找他!”


龙九莼脸色一变,低声喝道:“龙情蠢蛋,你想找死吗?现在全江湖都在找他,你说这些话就不怕牵连?”


龙情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捂住嘴四下一打量,才压低声音道:“还不是让你给气的,丽丽在哪里,后面有个讨厌的家伙也跟来了呢。”


龙九莼微讶,低声道:“谁啊?”


龙情脸一寒,闷声道:“除了萧天虹还能有谁啊。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龙九莼微微一笑,逗龙情道:“嘿,有人和你争丽丽了!着急了吧。要不要我帮你……”


龙情急急叱道:“才不要你帮呢,你老是越帮越忙,快点告诉我丽丽在哪就行了!”


龙九莼笑道:“可丽丽要我别告诉你啊,真不好办,要不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喜欢丽丽,我就考虑告诉你丽丽在哪好不?”


龙情脸一红道:“不说算了,反正也不指望你,但是我们毕竟是姐弟,你是不会告诉萧天虹的对不?”说完一脸的希冀。


龙九莼难得见到龙情这幅可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大乐,嘴上故意道:“那可不一定了!”


龙情马上失望的低下头去。


龙九莼看得心里一软,柔声道:“好啦,我不告诉他就是啦。快点回去帮爹爹打理一下大会事宜吧,真不知道丽丽哪一点迷住了你,像跟屁虫似的,缠得人家烦都烦死了!”


龙情轻哼道:“那是丽丽的美丽和魅力,反正你是不懂的啦!”


龙九莼好胜心起,嘟着嘴嗔道:“沈丽妹妹是很漂亮,可却还胜不过姐姐我啊,没见你对我有这么好!”


龙情怪笑道:“姐姐,你这是哪门子说法,难道你没听说过,天天看着一样东西久了会腻的吗?武林中是称你为天下极美,可我天天看着你都看了十几年了,早就看腻了啊,再说你那模样太过完美,就像是虚幻里的,美梦里的,总给我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所以我才觉得别人那有点小暇疵的美丽才是真实的,才是新鲜的!才最有魅力!再说了,你是我亲姐姐,对你好又有什么用啊。”


龙九莼闻言气道:“好啊,龙情,莫怪你才多大就被人称作多情公子,真是整个一根花花肠子,我回去不好好告你一状,难消我心头之气。我等下就是要告诉萧天虹,哼,沈丽妹妹和那个呆子交往,总比和你这个花花公子交往要好。可不要带坏了沈丽妹妹!快滚回去,要不我就把你吊在树上,让过往的武林豪杰都看一看你这多情公子的衰样!”


龙情见她真的生气了,还作势要冲上来,吓得吐了吐舌头,转身就向雪山上跑。


沈丽跳了出来,轻声道:“龙姐姐,你怎么这样说龙情啊,他其实对人都很好的呢,特别是对我,就像是对妹妹一样关心,哪是你讲的那样啊!”


龙九莼笑道:“不这样说,他不知道要纠缠多久,早点打发他回去做事,我们就可以到雪山上玩一会!你也有好久没去雪绒峰上玩了吧,我们等下就去游览一番怎么样?”


沈丽也是小孩子天性,当下称好,待萧天虹赶到马车前,龙沈两人早已爬上了雪绒峰!萧天虹下马掀帘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只好叹了口气,径自上了大雪山。


雪绒峰依旧那么洁白。龙九莼站在峰顶,心潮一阵起伏。


上次在这里,轩辕贾一记狠毒的雪淹三军,令野心盟全军覆灭,也使自己和轩辕贾之间搁上一道隐约的隔膜。


这一次呢,是否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那张傲气的脸现在不知道变什么样了,时间一晃就是年多,想他那狂妄的语气,想他那放肆的手段,想他那坚决的态度,想他那失落的眼神,想得出神,竟发起呆来。


沈丽在一旁看得仔细,见龙九莼时而眉头紧缩,时而略泛微笑,时而秋波含情,时而又闭目叹气,心里不由道:“龙姐姐又在想那个轩辕贾了,唉,真是孽缘呀,刚才龙情所说若是真的的话,那这个碎心手极可能便是轩辕贾了,这人杀人如麻,手段毒辣,是武林公敌呀,龙姐姐怎么可以……唉,只是不知龙大叔怎么看!还有那个不知是生是死的龙大哥,他和轩辕贾肯定是相识的,若轩辕贾真的是‘碎心手’,他会不会受到牵连呢?唉……不知这次花季妹妹会不会来,她应该知道龙大哥的消息的……”


雪绒峰上,两位天仙般的美人,就这样矗立在雪光里,久久的出着神,发着呆,那情境令银妆素裹出尘淡丽的雪绒峰顿添几许销魂,那犀利的雪风,吹到人脸上,竟是丝丝柔情……


这时一条人影正好顺着沈丽的视线,急速向雪绒峰上驰来,速度之快,难以形容。


沈丽一惊,回过神来,一把拉起龙九莼闪入一块冰岩后,龙九莼被她突如其来的猛力一拉,吓了一跳,刚要嚷嚷,却见沈丽在打噤声的手势。忙咽下快到嘴边的话,偷偷探头看去。


一个黑衣黑披男子,头戴一顶垂着黑纱的黑笠,右手平托一颗鸽蛋大的明珠,正站在刚才自己站过的地方,凝望着对面的大雪山出神,背影透露出的,竟是一丝丝忧伤。


雪风,卷起那人的面纱,露出一角龙九莼熟悉的脸庞。


“真的是他吗?”龙九莼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想跳出去看看,沈丽一把揪住她传音道:“等等,我一见到他的背影,心里突然有种很怪异感觉,像是似曾相识一般!”


龙九莼扭头传音道:“可你应该没见过他才对,他一般不会在江湖走动的,他一心就想着回去……”


沈丽摇头传音道:“不,这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这个人我一定认识,还是我先出去试探一下吧?”


龙九莼点点头传音道:“小心点,他很可能便是那杀人不眨眼的‘碎心手’……别让他伤了你。”


沈丽点点头正要出去,却见两条灰影闪入场内,一前一后夹住那黑衣人,两人全身藏在灰色的夜行衣里,连脸也是蒙着的,背上背着的是柄金黄色的长剑。


黑衣人略一打量了下他们的打扮,冷冷的道:“金剑杀手?”


“不错,”其中个子稍高点的蒙面人应道,“你就是‘碎心手’?逃得倒是好快啊,害得我们一十三人骑着快马追了你两千多里,哼,不过你杀我盟数十精英,今番除了死什么也别想。”


黑衣人冷笑道:“就凭你们两个也配?野心盟十几年前埋下的奸细四十九人,我已全数清理完,如今恩师遗愿俱了,我此行本意是在今日武林大会上,还武林一个公道,给江湖一个说法,并不想杀人,可偏偏又有汝等跳梁小鬼在此刮躁,别说我不提醒你们,对于野心盟的人我一向都是见一个杀一个的,今日你们自己送上门来找死,可休要怪我心狠手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