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二章,东北国共联合抗日

dontbb 收藏 3 40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二章,东北国共联合抗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第二章,东北国共联合抗日


大汉奸张海鹏投敌,日军一举攻占营口时,何峰就急忙调整了部署。傅作义187师和陆军独立第20旅常经武部第656、657、658团守本溪防线。


守沈阳外围旅顺方向阵地的是张灵甫的188师,距沈阳城4公里。与沈阳城内的王以哲67军。互成三角鼎立之势。


洪春的暂编师和吴天奇少将的骑兵第一师为总预备队。


洪春的暂编师下辖;赵建林的140团,赵晓辉139团,少帅远亲公子哥張栩的141坦克团。


坦克团军官多是经何峰培训过的东北軍军官和士兵为骨干组建,下辖53辆坦克,其中日本制造的“豆战车”27辆, 法国“雷诺”FT-17型坦克26辆。装备37毫米炮。


吴天奇少将的骑兵第一师拥有共1200精骑兵,下辖林海子第55骑兵团、铁木真的56骑兵团、吴子谦的57骑兵团。


沈阳外围阵地是;依何峰仿抗美援朝志愿军坑道阵地布局,何峰还命人从缴获的军火库里,把俄国人的笨重的俄式马克沁机枪(又被翻译成马克希姆机枪)及较笨重的马克西姆-托加莱轻机枪全部配在一线,这些淘汰武器虽然笨重,机动不便,但射程远,火力猛。事故率少,用于防守比日式机枪更受战士们喜欢。加上张灵甫本是一员悍将。三宅光治和大汉奸张海鹏在没有飞机和重炮配合的情况下,也没敢盲目发起攻击。


三宅光治另一方面是在等日军朝鲜军,暗中还让大汉奸张海鹏策反东北军将士。自己则调兵遣将准备全歼东北军留守部队主力。


何峰也沒有闲着,他让卫兵叫来武元甲和高宠交待一番后,二人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卫兵报告说;“警卫营周保中副连长到。”


“请进!”何峰话音刚落,门口出现一身尘土的军人,他瘦削的脸上满是污渍,看样子刚从训练场上下来。但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军人特有的刚毅与坚定,行至何峰面前时冲他行了一个军礼道:“报告副总司令,警卫营二连副连长周保中奉命前来。”


“周副连长请坐!” 何峰向周保中示意。便让卫兵泡了一杯龙井递给周保中。


等卫兵忙完退出办公室后,何峰从抽屉中抽出一份绝密文件递给周保中。


周保中打开一看;大吃一惊。绝密文件的首页赫然写着;周保中,出生于公元1902年,原名奚李元,白族,云南省大理市湾桥村人。周保中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1925年赴河南投入冯玉祥部任教导营参谋。1926年在广州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参加北伐军,晋升为上校团长,少将副师长。192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赴苏联学习。1928年受共产党党中央派遣到苏联学习时,为方便出国改名“周保中”。1929年周保中受党派遣通过老乡关糸成功打入何峰警卫营。历任战士、班、排、副连长。现任中共满州省委、军委书记,吉林省委书记。


“我无恶意,周副连长请往下看!” 何峰见周保中站起来想解释,马上向他示意。


周保中迟疑了片刻,见何峰一动不动看着自己,也没有叫卫兵下自己的枪。他冷静地喝了一口龙井茶,翻开文件的第二页,但他越看越心惊。


第二页写的是;杨靖宇, 1905年2月13日生于河南省确山县李湾村。原名马尚德,又名顺清,宁骥生。后在东北工作期间化名张贯一。4岁丧父。1919年考入确山第一高小。1923年考入河南第一甲种工业学校。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初级班毕业,回家乡从事农民运动。1927年2月当选为县农协会会长。4月参加领导了确山农民暴运。暴动成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又参加领导了刘店秋收暴动,暴动后任农民革命军总指挥。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鄂豫皖特别大队大队长,中共豫南特委书记。1928年与1932年在白区从事共产党的地下工作,曾五次被捕。1928年下半年在开封、洛阳等地做地下工作,期间三次入狱,获救后到上海学习。1929年春,赴东北从事地下工作,任中共抚顺特别支部书记。同年8月被日本特务机关逮捕。1931年刑满出狱后三天,因沈阳互济会被破坏再次入狱,九、一八事变后被营救出狱。现任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代理满州省委军委书记。正与周保中暗中积极筹备创建中国工农红军第32南满游击队。


“副总司令想怎样?”周保中看完绝密文件后,不露声色地将文件递还给何峰。


何峰很欣尝周保中临危不乱的大将风度,他没有回答,只是用火柴点燃手中的绝密文件,直到文件化为灰烬,才开口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副总司令的意思是?”周保中虽然也看出何峰尽力向共产党表示友善。但蒋介s在全国大规模围剿红军,身为坚定共产党人的周保中对身为国民党实际上的二号人物-----大军阀何峰的异常举动疑惑不解。不过对坚定不移抗日的何峰他也很钦佩,在没有弄清何峰真面目前,周保中仍警惕地问道。


“请问周副连长,仅凭我手中留守的东北军可以打败日本侵略军吗?”何峰不答反问。


周保中想了一会道;“很难!”


“是啊,日军势大。别说留守的东北军,就是整个东北军都很难!”何峰长叹一声,又拍着周保中肩旁道;“假如东北国共双方停战,联合一切抗日力量,一致对外,局面就不一样了。”


“是啊!副总司令准备怎样实施东北国共双方停战,联合一切抗日力量,一致对外呢?” 周保中一听东北国共联合抗日,一致对外,引起了作为中国血性军人的他的共鸣。但也让他有点不敢相信眼前听到看到的一切。


“我暗中提供枪枝弹药和一定军饷,由贵党独立组织抗日义勇军深入敌后,以游击战的形式骚扰日军。配合东北军主力打击侵略者,可否!” 何峰诚心诚意征求周保中的意见道。


“祖国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我党的宗旨之一,我想应该问题不大。不过您难道不怕蒋介s为难您吗?” 周保中有点替何峰担心。


“党派所累,何峰人在江湖,也身不由己。所以为了抗日大业,贵党武装只能以抗日义勇军的名义出现,而且我已交待洪春洪师长秘密向贵党提供枪枝弹药。我还交待了武营长,任你从警卫营挑一个班特种兵作抗日义勇军的军事骨干。” 何峰胸有成竹地道。


“那我什么时候行动!” 周保中急切地问道。


“日军已兵临城下,当然越快越好!这是军饷。希望贵党狠狠打击侵略者!”何峰微笑着边回答道。边便从抽屉拿出一张早准备好的五萬大洋的银票递给周保中。


“是!副总司令!周保中一定不负您的期望,精忠报国狠狠打击侵略者!” 周保中也没客气推让,冲何峰行了个军礼响亮地回答道。


望着窗外周保中远去的背影,何峰自言自语道;“小鬼子啊小鬼子,我先让你尝尝共产党人民战争的威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