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国 第一部 乱局 第五十章

伍汉民 收藏 29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8/


第五十章

1月30日早上七点多,外交部部长李清森的办公室门口,日本新任外相焦急地走来走去,等着李部长来上班呢。他可是中国人的老朋友了,叫梅川奈库,就是几个月前那个大日本帝国高级代表团的团长。他在垃圾筒里找过食,在猪圈里睡过觉,忍辱负重,终于完成了与中国复交的重任,回国后成为了民族英雄,并被任命为外相,算是苦尽甘来了。

八点整,好不容易见到李部长下了小轿车,他急忙迎了上去。李部长热情地向他打招呼,对他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见到了这个笑容,那个外相不由得心里有点儿发抖。在国际上,谁都知道,中国外交部的双李,一个是原驻联合国的大使李文星,另一个就是李清森了。李文星性格火暴,说话直爽,态度强硬,本来不适合当外交官了,可是现在中国执行的是强硬的外交政策,可让李文星好好地发挥一番了,与美国人的几次对抗,骂得美国人抬不起头来,在国际上传为美谈,也让李文星成为了世界上大名鼎鼎的人物,现在回国当上了外交部副部长了,与李清森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得可好了。李清森则是不同的一个外交官了,平时一脸的严肃相,可是只要见到他满脸的笑容,就肯定是要算计别人了,外国人把他叫做笑面虎,心毒得很啊。这回,外相看到李部长一脸的笑容,这心里,可真有点儿打鼓呢。

“亲爱的梅川外相,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怎么在门口等着呢,快进去坐坐吧。我们外交部的那些工作人员,就是人眼看狗低,现在人家是与我们有外交关系的了,怎么还让他们呆门外呢,起码也得搬张凳子让你坐啊。”

“没事,没事,我站站,好锻练身体啊。”

“你岁数这么大了,是得好好锻练锻练了,工作太忙了,对身体不好啊。进来坐吧,王秘书,给我泡杯龙井吧,茶具就不要拿出来了,给梅川外相来杯水就够了,茶喝过了对身体不好的。对对,就是那包茶,我昨天刚买的,可贵了,可别浪费了,我一个月的工资买不了几包。外相大人要的是凉水,别烫着了他老人家,就到卫生间里冲杯自来水得了,咱中国的自来水,现在可以生喝了,不会有事的。”

梅川外相苦笑了一下,不以为异,他已经习惯了,这个李大部长,可是国际上出名的抠门啊,果然名不虚传啊,一杯茶都不让喝,还愣要找出理由来,幸好,他这一次可是有准备了。

“外相大人,听说你上次来了中国后,回去大病了一场,现在是不是好了。”

“多谢李部长的关心。”

“外相大人,有件事我想打听一下。贵国这一次来的外交人员,我看了名单,只有八十多人,比上一次的还少,可是贵国怎么来了这么多的其它人员啊,足足有三百多人啊,还带了挺多东西的。希望外相大人给我们一个解释,我们不希望由此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李部长不要误会啊,人员这一次带了不少的人,也是没办法的啊。我们这一次带的东西多啊,单单我们这些外交人员,搬不动啊。”

“什么东西啊,要这么多人来搬。”

“李部长,你也知道,贵国的人民,对我们不怎么友好啊,上一次的事情,我们记得很清楚啊。所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这种事情,我们这一次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带来了很多的食物原料,以及一些方便面啊什么的。我们还带来了简易淋浴装置,简易的厨房用具,好多的衣服,甚至于还带来了简易如厕装置,我们可不想再被罚款了。”

“外相大人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们只提供住的地方,其它的一切你们自理了?”

“是的,你们能够提供住的地方,我们就感激涕零了,说真的,那个猪圈住得真不舒服啊。”

“既然外相大人如此坚持,我们就不勉强了。看样子,是外相大人对我们中国的食物不太习惯吧,上次的盒饭其实也是不错的啊。不过,说老实话,现在日本与我们是有外交关系的了,我们本来是要提供免费的食宿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我们又节约了一笔钱了,外相大人真是善解人意啊。既然如此,今天晚上的接风宴就免了吧,外相大人不喜欢中国的食物,而宁愿吃贵国带来的方便面,我们也不能勉强了吧。”在梅川目瞪口呆的神情中,李部长从容自若地叫来了王秘书,吩咐他给酒店打电话,取消了今天的接风宴。

“看来上次的访问,给外相大人留下了不怎么愉快的回忆啊。我们的有些部门,对你们的罚款是重了一点儿。不过,当时你们与我们没有外交关系,我们只能如此了。没有外交关系而那样大规模派外交使团来我们中国的,就你们日本一家了,我们没有经验,也是情有可原的吧。人家其它没有外交关系的人来,总是偷偷摸摸的,一般都是以经济贸易的名分来的,是由外经贸接待的啊。”

“没事,没事的。”梅川不禁有些气苦,上次的经历,不堪回首啊。还有,你李清森说得也太轻松了吧,就你们外交部要钱要得最狠了,人家其它部门,多少还有点儿人情味,要的是人民币,就你们外交部的人,要的全部是美金。仅仅几天的时间,就花去了我们大日本帝国几亿的美金啊,你以为我们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猪圈一晚上就是十万美金,抢钱啊。

“外相大人,大清早的找我,有什么事啊。”

“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向中国购买武器的事啊。”

“说吧,你们到底要些什么啊。”

“我们要歼-18,歼-17,强-12。强-11,T-22,T-10,还有一定数量的巡航导弹和直升机、轰炸机。”

“说老实话,歼击机我们还有,强击机也有,轰炸机没有,巡航导弹也没有,重型坦克没有,T-10倒是有的。可是,我们自己还要用啊,也得留一些库存啊。这些东西都是库存的,有些是准备拿出来卖的,这些天来不断有人要来买这些东西,我们得看一看,钱是第一的。”

“我们可以出比其它人高的价钱。”

“钱固然是重要的,可是,有时候也得照顾一下友好国家的关系吧。这些东西,韩国要,朝鲜也要,老挝他们也要啊。”

“我们日本也是中国人的好朋友啊。”

“说老实话,日本与我们中国的关系,说起来,不是挺好吧,有点儿那个的,卖给你们,我们在国人面前不好说话啊,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我们给你们的价钱是国际市场价上再加一成,那可是一笔很大的钱啊。”

“梅川外相可真是大方啊,可是,一成是不是太少了啊?”

“那你说,你们要多少钱?”

“市价的十倍。”

“不是吧,你们这可是打劫啊。”

“亲爱的外相大人,你们要这么多武器干吗用啊。”

“不用误会,只是用来防卫的。”

“不是吧,我可是听说了,你们要这么多武器,是用来打朝鲜半岛的吧。”

“没有,没有,那里有这回事啊。”梅川外相脸不红心不跳的,的确有做外交官的潜质。

“外相大人,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一直和朝鲜保持挺不错的关系吗?”

“你说呢。”

“哎,说起来丢脸啊。我们这些年来,给了他们不少的东西,值好多钱啊。我们要是不与他们保持这种关系的话,他们就威胁不还钱了,没办法啊。其实,我们对金疯子一家人,也是挺反感的啊。你们要打他们,我们不反对,可是你们打的是我们的钱啊,朝鲜打没了,那一笔钱,我们向谁要啊。现在的中国人,可现实了,只要钱还我们了,我们才不管你们打不打的。”

“不会吧,还有这种事?”

“是啊,没办法了,现在欠钱的是爷爷,讨钱的是孙子啊。这样吧,只要你们替他们还了这笔钱,我们就不管他们的死活了,我们就和他们断交,怎么样?”

“总共多少钱啊?”

“一万亿元人民币。”

“这么多?”

“本钱也没有这么多的,只是要算上多年的利息了。怎么样,一万亿元人民币,我们就把朝鲜卖给你们了,多合算啊。钱一到手,我们就和他们断交。你也知道,我们中国人一向是说话算话的。”

“这事儿太大了,我得和首相大人商量一下。”

“随便了,可是我得告诉你,时间不能太长了,现在朝鲜的外长就在北京,他们逼我们再给武器,要不然就不给钱了,我们没办法啊。你今天拿钱,我们明天就与他们断交。想一想吧,多好的买卖啊。”

“这件事明天我给你们答复,好吗?只是,你们的武器要价太高了。”

“不高,物以稀为贵么。”正说得高兴,突然,王秘书走了进来,对李部长说:“部长,朝鲜的外长正在外面等着见您呢。”

“叫他先等一等,我正在同梅川外相商量大事呢。”

“可以,不过还有一件事,韩国外长刚才打电话了,说想到北京来一趟,就他前天提出的问题交换一下意见。”

“等一下,这件事情还没有想好,你就回话说,他们出的价钱太低了,我们得考虑一下。”

说完,打发王秘书出去以后,李部长笑着对梅川外相说:“你瞧,我们就一些武器,问的人还挺多的,韩国出的价钱也不错的了,我们正想着卖给他们呢,起码国人不会骂我们的。”

“你们可不能把武器卖给韩国人啊。”梅川急了,他们要打的就是朝鲜半岛啊,要是韩国得了那批武器,那他们岂不是没戏了。

“韩国人出两倍的价钱,是有点低,可是我们得照顾一下国人的情绪啊。如果你们出了十倍的价钱,那倒是可以商量的,有钱就好,我们也容易跟国人解释了。”

“请你别急着答应韩国人,还有,朝鲜人的事,我会立刻向首相汇报的,请你等一等,明天再给你回话,好吗?”

“好的,反正卖不卖的我们中国无所谓的。”

“还有一件事情,我们以前与神龙集团签的两个合同,有一大笔钱还在他们那儿,我们想要回来,或者完成合同。”

“这可有点儿难办。你们用非法的手段得到了两个合同,按照我们中国的反商业贿赂法,你们已经触犯了法律了,我们各好好查一查,看看是不是有人从中获取非法利益。你也知道,我们中国与你们不同,我们现在一切按照法律办事的。”

“可是,李部长,我们的钱被神龙集团扣了啊。”

“这倒没有,钱已经被法院给扣了起来。钱是你们的,这一点你们放心,只要这个案子审理完了,钱就交还给你们。你们贿赂的高级经理,已经被我们逮捕了,这个案子正在审理呢。你们也真是的,合法的路不走,干吗要走些非法的路呢。”

“是我们的不对,可是你们能不能早点儿审理完呢。”

“这要按照规定的法律程序进行的,急不来的。这个案子太大了,牵涉的人太多了,可以说是我国有史以来牵涉金额最大的一起商业贿赂案了。你们也牵涉了好几十人进去,希望你们配合我们办案。”

“我们会配合的,只要能够早点儿审完,就是把那几十个人全部判死刑都可以。要不然,把所有的罪名都摊我们的人头上好了,只求你们快点儿审完。”

“不能的,有罪就是有罪,没罪就是没罪。我知道你们的心很急,你们甚至可以牺牲一些人来要回那钱。可这是在中国,我们中国人办事有中国人自己的程序,跟你们日本不一样的,这一点请你们理解。”

“那我们可以用这一笔钱来支付武器款,或者是支付我们买朝鲜的钱?”

“不行的,这是两回事。这一点我可得说明一下,我们现在卖武器,要的是现金,不是现金的,我们绝不卖,这也是因为朝鲜老是欠钱,我们给欠怕了,只能如此了,请你理解。”

“可是你们给老挝他们的武器,要的不是现金啊。”

“这不一样的,他们是我们的盟国,巴基斯坦也算是我们的盟国了,我们可是保持了这么长时间的友好关系了。可是你们日本不是我们的盟国啊。”

“可是你们也没有向俄罗斯要现金啊。”

“这也是不一样的,俄罗斯他们是以矿山、油田做抵押啊,人家的资源丰富么,可是你们日本国内好象没有这么丰富的资源啊。”

“这样子,我得立刻向首相大人汇报一下,明天再跟你联系好吗?”

“好的,外相大人走好,咱们明天见。不过,时间不多了,我们只能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时间一到,我们就得卖给别人了。”

梅川外相急急忙忙走出办公室大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朝鲜的外长。这两个国家,也算是仇深似海了,禁不住对瞪了一眼。梅川一想,看来中国人说得没错,这家伙果然在北京,看样子是要武器来了。

李清森打着哈哈,随便就把朝鲜外长打发走了,他正等着日本人的反应呢。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