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二卷『入世』 第五章 曲直『一』

DJ云 收藏 0 1
导读:侠化华夏 第二卷『入世』 第五章 曲直『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夜风萧萧!


隐约的火光边,孔孝天静静的躺着。林若雪烤着赤狼捉到的一条半丈长沙蛇,赤狼则坐在她身旁,口水“滴答滴答”的滴落在黄土地上。


他们终于还是离开了黄坡村,离开了那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


孔孝天伤得颇重,成日里胡言乱语,一会骂礼仪道德全是屁话,一会又唠叨孔先生迂腐不堪,念得最多的当然便是已经被烧死的谭小鹃。当时他已经痛哭到昏迷,是以是林若雪让赤狼抱着他离开的,而谭小鹃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只得任由黄坡村天灯台上的黄沙——掩埋!


林若雪对赤狼幽幽道:“赤狼,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义父了……”


赤狼尚有些不明所以,道:“为……什么?”


林若雪道:“因为……我们再也不能回家了……”


“不……回家?”


“嗯!”林若雪轻抚着赤狼茫然不知为何的脸,心中的伤痛,又有谁能明白?


“若雪姑娘……你……放心,我孔孝天……一定让你们回家。”孔孝天见他二人这般情景,强忍着浑身的痛楚道。


林若雪道:“孝天大哥,你好好休息吧,林若雪与赤狼本就是两个无家可归的人,你无需怪责自己。”


孔孝天只觉全是因为自己一时糊涂,方累得林若雪与赤狼如今被驱逐出村,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们能回村与孔顺团聚。更何况,他也还有两个年迈的父母——无人照料。


“若雪姑娘,我没有大碍的,你放心,我孔孝天今日不死,全仗你们相救之德,若我连让你们回村也做不到,那我如何还配称孔家子孙,我孔孝天,从今开始,必定致力于我祖上学问的研究,让你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到黄坡村……何况,我也还有年迈的父母在堂,不孝如我,焉有面目立身于此天地之间,又焉有面目就此一死以见列祖列宗,哈哈……哈哈……想我孔家向以孔子子孙自居,却落得今日这般田地,哈哈……哈哈……”


夜风萧箫而吹,黄沙漫天飞舞,飞舞在无边的夜色中……


在山中过得十来日,孔孝天的伤势方终于痊愈,三人便到了离黄坡村最近的陇南镇。陇南镇虽地处边塞,却也热闹非常,三人皆是一般的身无分文,于是四处寻找差事。但他们在山中过了这十多日,身上的衣衫都早已是又脏又破,孔孝天就更不用说了,不但是坦兄露背,连裤子都险些不能做遮羞之用!这般行在街上,倒是似乞丐多些。好在林若雪满脸污浊,要不,这么一个大美人做乞丐,那恐怕是得在历史上留下千古芳名!


一整日下来,三人却仍是没能找到一份差事,肚子早已集体发起了“咕咕”的抗议声,但他三人女的就首先排除在外了,两个大男人一个满身巴痕,一个又是断手,要找份差使,又哪里是那般容易。


直到天将快黑,三人实已又饿又累,两腿发软,只得不顾形象的坐到路边石阶上稍做休息,反正他们如今也没什么形象可言。


“叮当”


两枚铜钱突然掉到面前!


孔孝天一惊,连忙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跟自己一般大的年轻人一脸同情的看着自个三人。心里一惊,莫非他当我们是乞丐!顿时怒不可竭,站起身大喝道:“你做什么?”


那年轻人不料自己一番好心施舍,这乞丐居然还这般凶神恶煞,亦怒道:“看你们一身残废才施舍点给你们,你凶什么凶?”


孔孝天一听对方果真拿自己当乞丐,立时拾起铜钱掷过去道:“臭小子别狗眼看人低,我们死也不会做乞丐。”


那年轻人侧身避开铜钱,大怒道:“小子你活腻了找打么。”


孔孝天正欲冲上去,林若雪见二人眼看就要大打出手,连忙一把拉开孔孝天对那年轻人道:“这位大哥,我大哥最近心情不好,小女子在这里给你赔罪了,大哥你一番心意,我们领了,不过我们的确不是乞丐。”


那年轻人听林若雪说得客气,方转身拾起那两枚铜钱离开了。


孔孝天尚大是不服气,道:“岂有此理,居然敢说我们是乞丐。”


林若雪道:“我们如今这身打扮,也难怪人家会误会了,再说他也是一番好意嘛。”


孔孝天听林若雪这么一说,不禁心生愧疚道:“若雪姑娘,都怪我孔孝天,连累你和赤狼如今受这等……”


林若雪忙道:“孔大哥以后再也休提这些话了,若雪都叫你孔大哥了,你还老是姑娘姑娘的叫,就不觉别扭么。”


孔孝天傻笑道:“嘿嘿,那我以后就叫若雪姑娘……呃……掌嘴,再也不叫若雪姑娘了,就叫若雪。”


林若雪点头微笑道:“这还差不多。”


“年轻人,如此意气用事,吃亏的是自己啊!”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道。


孔孝天一看,原来是个算命的道士,于是道:“道长说得是,但我孔孝天虽然读书不多,但怎么说也是孔家的子孙,祖辈留下的金玉良言晓得不多,但那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我孔孝天却是从来不敢忘的。”


“哈哈……哈哈……”那道长大笑一声,颇有些欣赏的目光看着孔孝天道:“好一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好,说得好!这年头,像年轻人你这么有骨气的人,太少了!……不过,你们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难道打算就这么饿死吗?”


孔孝天道:“哼,大丈夫死有何惧。”


那道长道:“噢!你当真不怕死?”


孔孝天道:“当然。”


那道长抽出腰间的佩剑道:“来,贫道这里倒是有一把废铁破剑,年轻人你马上死在贫道面前吧。”


孔孝天听他这么一说,立时觉得这臭道士是在奚落于他,恼道:“道长怎么这么说话,莫非欺我三人今日落难,戏弄于我等。”


那道长道:“你方才不是说你不怕死的么,怎么这会又怪起老道我戏弄你了。”


孔孝天道:“所谓‘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孔孝天上有父母在堂,岂能轻言生死。”


“哈哈……哈哈……”那道长又是一声长笑道:“你这小伙子倒好玩了,刚才说一句什么不能移,不能屈的,还说什么不怕死,这会又说一句泰山、鸿毛来说什么父母在,自己不能就这么死,好笑……哈哈……当真好笑。”


孔孝天怒道:“你个臭道士,有什么好笑。早知你存心戏弄,我还对你这么有礼,哼!”回头对林若雪道:“走,若雪、赤狼。”


那道长见他欲走,忙止住笑声道:“年轻人且慢。”


孔孝天颇是不耐烦的道:“没什么好说的了。”


林若雪想起张松柏也是道家的人,又想起义父孔顺曾对张松柏说过的话,于是拉住孔孝天劝道:“孔大哥,我看这位道长不像是戏弄我们,我们就听他要说什么吧。”


孔孝天半点不想再跟那臭道士废话,但又不好不听林若雪劝,只得转过身道:“有什么快说。”


那道士好容易收敛起忍俊不禁的笑容道:“年轻人,贫道并非讥笑于你,而你刚才所言,也一点没错……”


孔孝天道:“那你还笑。”


那道长好容易终于完全摆正了面容,正色道:“老道是笑,你太直了。方才小兄弟一会说不移不屈,一会又说什么鸿毛泰山,那老道倒想问你了,可曾有听说过‘曲则全,枉则直’呢?”


孔孝天道:“没有,这话是谁说的?”


那道长一拂长须,微笑道:“老子,听说过吗?”


孔孝天大是失望,道:“你说的啊!我还道是谁呢,那你倒解释下这话什么意思?”原来“老子”在川蜀一带是指自己或是父亲的意思,而这里虽然不是四川,但也在交界不远,孔孝天从小在黄坡村都只知道自己的祖先是大圣人孔子,至于老子是谁,他就从未听闻了,而孔顺虽然因为学医接触到一些道家的经书,但也研究不深,是以也从未教过。


那道长听他会错了意,笑道:“此老子非彼老子也!”


孔孝天大是不耐烦道:“什么此老子非彼老子,道长有话快说,再跟我兜圈子可就别怪我不敬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