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血色狼群 收藏 1 0
导读:随便说说

在太多太多的时间里我的思绪总是漫无目的的漂浮在陈年往事的回忆里以及自言自语的倾诉中。我充分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和我一样的人,他们不管在做着什么,说着什么,在哪里,去哪边,他们的思绪总可以漂浮在十万八千里的某个地方。也许是突然想吃一碗热腾腾的拉面,随即想到的是在某个城市某个路口,那里有家小的不能在小的夫妻店,里面随时供应手工制作的粗条的,细条的拉面,还有豆角,还有自制的辣酱。也许这个时候他或许她正在背单词,买衣服,做作业,和人聊老拉或者墨索里尼。但这个并不能说明什么。他或者她还是想念着冒着热气的油腻腻的大碗的撒着牛肉或者牛杂拌上豆角疯狂撒上辣椒酱的一碗拉面。但是,这个又有什么要紧呐,连关系都没有。

就好像我在这里所说的,你现在所看到的一样,毫无意义。

尽管如此,我还是再说的。你随便看不看。

有一天,就在距今不远的某天里。我在暖洋洋的秋日下午走在回家的路上。城市里随处都能闻到桂花的香气,让人心情格外的好。我看到童年时代的爆米花,那种用黑色的一个铁罐爆出来的米花边依然吸引着孩子们,在那巨大的轰鸣还没来到之前,所有的孩子都带着期待万分恐慌的站在一边,然后他们还是会来不及捂住耳朵。这在城市里消失已久的玩意让我兴奋无比。这个远离失去的居民区,人们神情乖张,他们不属于这个城市,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节奏,他们的生活已然停留在80年代的百货公司播放的港台歌曲里。但是,如你所见,他们在生活,按照自己的轨迹生活,只因为没有人尝试着了解外面的天地。有一天,这里将会消失,房屋被拆除,也许会成为一片新的住宅区,或者被矮小瘦弱的树木所侵占。人们离开这里迁移至更遥远的地方。想象一次大规模的迁移。让人激动。包裹,箱子,牛车,哭泣的小孩,人们神情呆滞,紧揣着一生前往另一片废墟。这让我想起苏童的《我的棉花,我的家园》。卡夫卡和苏童都是人性的,而苏童更带着中国人特有的悲怆和伤痛,带着骨子里的恶劣和智慧。所以他们总能让你受到伤害或者打击或者刺激。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张想同学。一天,他说,你和小影老的时候穿着匡威帆布鞋,体恤,牛仔裤,坐在台阶上抽烟……(后面说什么我不记得了,应该是夸我们的话)。我才不要这样的,我老的时候要穿拖鞋,穿睡裤,穿件皱皱巴巴脏兮兮的老头衫坐在弄堂里抽烟。那就不酷拉。张想同学说,那就和千千万万老年妇女一样拉。才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我就是要拖鞋就是要睡裤就是要一件旧的都快融掉的老头衫。但我又想,也许他说的那样也不错。等我和小影真加入千千万万老年妇女之中再说吧。而现在秋雨扫尽了一切,寒冷让人暧昧不起来。

说道这里,我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过亲爱的张想同学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这个家伙还是很让人挂念的。你有没有想象过张想同学和缪晶同学中年以后的样子?可惜到了那时候我们已然都没有知觉了。

我的男朋友是个非常奇怪的人。也许他也同样这么样的认为我。但不可置疑的是我们同样惊讶于彼此能腻在一起那么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的恋爱总是匆匆忙忙的开头然后又很快结束。我只要最好的那一部分,慌张着躲开所有的不完美。但是这次好像是躲不了了。沉溺在一段感情的时间越长,伤害也越多。你就会越不甘心。况且我还这么年轻,这么容易沉溺,这么喜欢让自己疼,这么敏感,这么脆弱,这么茫然,这么混乱,这么的无可就要。然而他又是个多么奇怪的人呀,谁都可以像他那么自私,那么矛盾,这么不知所措,可是谁又能代替他的温柔,他的温暖,他含情脉脉的眼,他的体贴,他的为你好,他的力量,他的眼泪。还有他无与伦比强大的百折不挠的借口。他无所不在的理性可以解释所有一切的需要。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呐。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走到尽头。松一口气,不再纠缠,终于可以说byebye。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走到尽头的,只是这个尽头究竟是哪种尽头呐?

做的绝一点,最好再绝一点。

星座书上说,双鱼座如大海般难以平静,逃避现实,难以面对,心软,犹豫不决,没有主见,习惯自欺欺人。

有一天的放学路上,我走出校门,算计着抽烟的安全距离。就看到我们班的一男同学骑车路过我边上非常不安的看了我一眼,让我觉得十分茫然,我充分相信这时肯定我没有抽烟,我穿着正常,行为也没有任何怪异,始终沉默。这让我想起小影问我的话,她明显嬉皮笑脸的对我说,你们班同学是不是很怕你呀。我说,我不知道。我不和他们说话的,也不正眼看他们的。这是因为我没什么好说的,也没有必要要认识他们。你说对吗。我在漆黑的客厅里点了一根烟,然后走来走去。我想到我的初中时代,小学时代,以及整个童年。有时我甚至感觉像场恶梦。没有人和我说话,和我一起玩,家里的争吵,妈妈歇斯底里的发作,自闭而自卑的小孩,被人指点,耻笑,戏弄,玩笑,始终保持沉默,情绪不稳定,有时会做怪异的事情。假期被关在锁上门的房子里。搬来所有的椅子围成一个圈,层层叠高,在里面让我觉得非常的安全。不停的照镜子,和里面的人说话,笑,做各种表情和动作。在夏天最好的游戏,是在炎热的午后,端一脸盆的水在阳光下,慢慢的把两只手伸向水里,皮肤灼灼的斯斯作响。不得不承认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和童年时期以及我与众不同的家庭有很大的关系。我依然自闭自卑,不知道如何和人相处,一个人在人群里充满恐惧,逃避现实,感情混乱。但在今年一切都不一样了。我还是那么害怕和人相处,但我有了朋友。这真是一件非常幸福幸运美好的事情。看到他们我就会觉得平静,满足,充满笑容。言语是如此的贫瘠让我无法和你分享这种喜悦。但我相信你是知道的。这是多么让人激动。我的朋友们有相似的温暖笑容。一样的青春期综合症。在各自的生活里扮演各自的角色,脆弱,坚强,无比坚韧,忍耐,依赖酒精和烟草,目光清澈,同样无助,却已然没有任何声音。我要拥抱他们,每一个人。生活太无聊,幸亏有高跟鞋。

好了。我累了。你们也累了吧。反正这样乱七八糟不知所谓的话我还有很多,但我不想再说了。就这样吧。


ps,小影啊,不好意思,,,随便写。。。。

抽烟去了byebye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