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1/



3

下雨了,雨点很小,很稀,落在身上让人几乎感觉不到。


顾婕由最初的靠在凌正男的肩头,已发展到干脆偎在他怀里,她能听到他咚咚地心跳,他的心跳得极有规律,极有力量,咚咚的在她听来像一曲旋律极其优美的音乐,这种音乐旋律的每一次跳动都让她感到一种很强的震憾。她在他的怀里兴奋得有点陶醉,她就那样静静地一动不动地躺着,她担心自己那怕是一次小小的扭动都会打破这场梦境一般的美丽。

所以她尽量地在凌正男的怀里保持着同一种姿势,一动不动。


凌正男以为顾婕在他怀里睡着了,不敢再动,怕把她惊醒,于是他只有把她抱得更紧,以最好最佳的姿势来确保她睡的踏实,舒服。


顾婕在心里偷偷地笑,笑得很甜,继续装睡。


雨点变得越来越大,沙滩上的人群已经散去。



凌正男知道不能再坐了,他感到军装已被雨渗透了,有丝丝的凉意。顾婕依然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没有丝毫的醒意。


凌正男用外套很细心地把她盖好,不忍心喊醒她,抱着她站起来。雨突然下的大起来,这是凌正男始料不及的,为了不让雨水淋到顾婕,他尽量把上身压得很低,用下巴遮住她的额头。他抱着她在沙滩上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起来,即使这样,等跑到停车场的时候他还是全身都湿透了。不知什么时候,顾婕的双手却圈着他的脖子,打开车门,借着灯光,凌正男发现顾婕正睁着双眼,很深情地望着他呢。


“对不起啊,还是把你给弄醒了,”凌正男把顾婕放到车里,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笑。


凌正男开着车,顾婕就坐在他的身边。换档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的手冰冷,他有点慌乱地试图把手移开,却反被顾婕紧紧地握住,凌正男这次是真出汗了,他心里过度紧张,二十二年来,从没有接解过女孩子的手,他已经习惯了枪的冰凉生硬,而今晚顾婕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让他心旗旌荡的同时更伴着巨大的紧张。他不敢看她,因为顾婕那凝望的眼神,已让他的脸色变得跟猪肝相比有过而无不及,他不敢去看她那灼人的眼神,只好直直地望着车前的路面,好久,他终于忍不住地回应她,把她冰冷的小手拳在手里。

凌正男在顾婕的指引下把车开到“碧云”小区一座样式有点欧式的漂亮的小楼前停住,打开门,开了灯,顾婕要凌正男赶快去澡间冲洗,她去洗他脱下的湿衣服。等凌正男出来的时候,顾婕抱着为他准备好的衣服已站在门口。


顾婕进去冲洗之前,给凌正男打开了音响,电视,在桌子上放了水果,为了预防感冒,还为他煮了姜汤。


凌正男喝了点汤,随手拿了本《爱人》杂志斜依在沙发上,经过一晚上的折腾,现在他才感到的确有点累了。

等顾婕出来的时候,她看见凌正男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书掉在地板上,他睡觉的样子像个孩子,很可爱,顾婕在他的身边蹲下,静静地看了很久,忍不住地想亲他。


凌正男醒来的时候,发现顾婕正俯在他的身上,她的唇湿湿的,有点冰凉凉的感觉,他理智地想到要起身,把她从身上推开,她却死死地抱着他,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让凌正男有点眩晕,他几乎陶醉在这种他喜欢的香味里,她的唇已让他体内燃起一阵阵地炽热,她散落的长发已将他的脸全部遮住,痒酥酥地撩人心乱,她微喘的呼吸和呻吟让他心中仅存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


凌正男终于失控了,他像一头熟睡后惊醒的猛狮,开始暴燥地在她的身上肆虐,他喘嘘着吻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她在他的身下像一只无力反抗的羔羊,任他肆意地掠夺,她浑身软绵绵地,她的每一句呻吟都是最本能最自然地流露,没有丝毫地造作,牵强和敷衍。


凌正男把她抱起来,轻轻地地放在床上,她的皮肤很滑,像一条深海里的鱼,凌正男的手试图想要抓住什么,最终只是徒劳,所以他的大而有力的手便在她的身上一次次划过。

他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条件反射地很用力地去搂住他的脖子,他在她身上的每一次起伏,她都感到一种回肠荡气地满足,她像一条鱼一样在他的身下不停地扭动。


凌天男再次醒来的时候,顾婕的胳膊还在他的脖子上缠着,她的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他给她拢了拢散乱的长发。 顾婕也醒了,他笑着亲亲了她,她撒娇地往他的怀里拱了拱。


饿了吗?顾婕的手指在凌正男的鼻子上轻轻地划着。


凌正男为她拂去贴在脸上的头发,点点头,



“我去给你煮点汤”,顾婕说着起身穿衣服,她烫得有点弯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越发趁出她皮肤的嫩白细腻,顾婕在凌正男的脸上亲了下,去了厨房。


凌正男环顾了一下房子的四周,他才发现这里的每件家具都是那样的豪华富贵,古色古香,房间里装饰得甚是典雅。凌正男想起自己一个退了伍的穷大兵,竟鬼使神差堂而皇之在躺在这个地方睡了一晚上,这使他突然感到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