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与假,很欣赏你的"纪念张纯如",可惜的你从此消声密迹,难道真是惊鸿一瞥,你我并不熟悉,刚才看到你了,可否进来聊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