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四)

royf22 收藏 27 100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第二天上午,接到邀请的鲁震明来到了阳村。

阳村鲁震明来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在村口和几个战士打过招呼后便直奔三连连部。

鲁震明推开连部的门时,周卫国正好和李勇、赵杰商量完将特战队的一些训练方法推广到全连的事。

见鲁震明是一个人来的,周卫国随口问道:“震明,怎么就你一个人?小三、狗剩他们怎么没来?”

鲁震明憨憨地一笑,说:“那帮兔崽子听说您请吃饭,都嚷着要来,被俺一个个都骂回去了!俺说了,这是周连长请客,谁也不准给周连长添麻烦!”

周卫国笑道:“你也太瞧不起我周卫国了吧?我虽然穷,这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

鲁震明急了,说:“周连长,俺可没这意思!俺是觉得,俺们欠您的实在太多,不该再让您破费了!不说别的,就凭您送给俺们农民军那么多的武器,俺们就没脸白吃您这顿饭!”

周卫国微笑道:“我随口说说,你还当真了?其实这顿饭也没什么,就是前几天我带部队进山训练时打了几头狼,晒了点狼肉干,所以就想请几个朋友吃吃肉,喝喝酒罢了。”

鲁震明立刻将手中一直提着的两个坛子放在了桌上,说:“您瞧,您要不说我还忘了!这是俺叔公送您的两坛酒。”

看周卫国对这两坛酒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鲁震明加重了语气:“俺叔公可是整个虎头山造酒的这个!”

说着竖起了拇指,又继续说道:“叔公说,这两坛酒是在他二十岁上造的。叔公现在整六十,算起来这两坛酒也就有四十年陈了!这酒造好后叔公就一直没舍得喝,今天听俺说您请吃饭,叔公特地叫俺带来送给您的!不为别的,就为您也是这个!”

说完,向周卫国竖起了拇指!

周卫国立刻正色说:“谢谢叔公送的酒!不过这份情我周卫国怕是承受不起!”

鲁震明脸一沉,说:“周连长,您这话就不对了!您要是承受不起,俺看虎头山也没谁能承受得起!别看俺们都是粗人,可俺们心里都明白着呢!您去打听打听,虎头山谁不知道阳村英雄连?谁不知道阳村英雄连的周卫国连长?要不是陈乡长说俺们双溪乡抗日农民军也是八路军,俺早就带那帮兔崽子投奔您的三连来了!您和三连的弟兄个个都是好汉子!对您,对三连,俺们没别的好说,就一个字,服!”

李勇在边上笑道:“鲁震明,说了这么多,我问你一句,如果周连长有事求你帮忙你帮不帮?”

鲁震明立刻斩钉截铁地说:“当然帮!俺也不用周连长求,只要周连长吩咐下来,就是让俺上刀山下火海,俺眉毛都不会皱一下!”

周卫国笑道:“我要是真叫你上刀山下火海,那就是我犯迷糊了,你就该给我两个耳光,把我给打醒!”

鲁震明和李勇、赵杰都笑了。

鲁震明笑着说:“周连长这话说得实在!俺们都知道,跟着周连长打鬼子,缴获多,伤亡小,都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就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说:“好一个只赚不赔!是谁把我要说的话给抢了?”

随着话声,连部的门被推开,一营二连连长陈永贵走了进来。

周卫国立刻笑道:“老陈,你来得好早啊!”

转身向鲁震明介绍道:“这是我们一营二连陈永贵连长。”

又对陈永贵说道:“这就是我常跟你说起的双溪乡抗日农民军队长鲁震明!”

陈永贵微笑着和鲁震明握了握手,又寒暄了几句,随后指着周卫国说:“老周,我刚进门时你说的什么话?”

周卫国假装不明白,说:“我说什么啦?”

陈永贵说:“别装傻了!你的话里是不是有别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想吃你的白食都想疯了,所以一得到消息就巴巴地赶过来?”

李勇笑道:“陈连长,我们说谁也不敢说您想吃白食啊!”

李勇现在虽然是三连指导员,也是连级干部,至少从名义上和陈永贵是平级,而且二连只是个满员的普通连,三连还是加强连,算起来李勇这个指导员比陈永贵那个连长管的人还要多。但陈永贵是老兵,民国十七年就参加了红军,长征时李勇还是新兵他就已经是红军的连长了,所以李勇可不敢像周卫国那样直呼陈永贵“老陈”。

不过周卫国本来年纪就比李勇大,当兵也比李勇早,而且他的学识和带兵打仗的能力又是陈永贵欣赏的,所以他和陈永贵互相“老陈”、“老周”叫得有来有去李勇也不觉得有什么别扭。

陈永贵微笑道:“小李,你嘴上说‘不敢说’,心里恐怕未必这么想吧?”

李勇苦笑,不再说话。

陈永贵又说道:“你不说话的意思,是不是就承认我没有猜错?”

周卫国笑道:“老陈,你这嘴巴够毒的!欺负我的指导员资格没你老是吧?我可告诉你,有本事就到战场上和鬼子真刀真枪的干!不要光在这耍嘴皮子!”

陈永贵一拍大腿,说:“就是啊!说了半天,你老周总算是说到正题了!”

鲁震明却是听得满头雾水。

看到鲁震明的表情,陈永贵一笑,转身对他说道:“鲁队长,你怕是还不了解我们老周吧?他这人可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的!”

鲁震明连连点头,说:“这个俺知道啊!”

陈永贵失笑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鲁震明说:“跟着周连长打鬼子只赚不赔啊!”

陈永贵微笑道:“那说的是老周,老周只赚不赔,那总归有人要赔吧?”

李勇接口道:“陈连长,您放心,赔的肯定不会是您的二连和鲁队长的抗日农民军!”

陈永贵嘿嘿笑道:“总算被我套出实话了吧?我就说嘛,老周的饭哪有那么好吃的!原来是看上我的二连和人家鲁队长的抗日农民军了!这饭吃过,八成就有鬼子要倒霉了罢?”

周卫国笑道:“老陈,既然实情你都知道了,那就是说这个饭你吃不吃都没关系喽?午饭我可就不给你准备了!”

陈永贵立刻说:“那怎么行?我大老远的从一线天过来,走了十几里山路,你就好意思连狼肉都不让我尝上一口?”

周卫国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请你吃的是狼肉?”

陈永贵故作神秘地说:“你不知道我是活诸葛吗?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周卫国“哦”的一声,说:“老陈料事如神,此诸葛之所以为亮也!”

陈永贵笑道:“过奖过奖!不过现在自称活诸葛的实在多了一些!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周卫国正色说:“此葛亮之所以为诸(猪)也!”

赵杰“噗哧”一声笑了。

陈永贵一愣,随即大笑,说:“有意思!有意思!”

李勇想了想,也跟着笑了。

鲁震明摸了摸脑袋,却不明白三人笑什么。

周卫国一笑,对鲁震明说道:“震明,我给你解释解释。我刚刚说的这几句话有个典故。说的是清朝的湘军名帅左宗棠。左宗棠为人多才,性格又直,所以不免有些狂傲,常常自比诸葛亮。他当陕甘总督时,有个叫林寿图的福建人也在陕西做官,当的是陕西布政使,也就是藩司了。林寿图的性格也很直爽,所以两人常常在一起喝酒谈天。有一天,前方传来捷报,左宗棠看过捷报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此诸葛之所以为亮也!’他是在夸自己神机妙算,就像诸葛亮一样!过了没多久,左宗棠突发感慨,说世上自称诸葛亮的人太多。林寿图也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此葛亮之所以为诸也!’林寿图是看不惯左宗棠的自大,所以反用他的话来讽刺他!不过,诸葛亮的‘诸’和杀猪的‘猪’刚好同音,左宗棠认为林寿图是在侮辱他,所以不久就向皇帝告了林寿图的黑状。”

鲁震明点点头,却没有笑,而是皱眉说:“这个左宗棠不地道!”

周卫国一愣,他倒没料到鲁震明会这么想,所以立刻正色说:“左公虽然为人狂傲,在这件事上也不免太小家子气。但他后来以六十五岁高龄抬棺西征,收复新疆的事迹却实在令人敬仰!”

鲁震明这才眉头舒展,竖起拇指,说:“这才是好汉子!”

众人都止住笑,连连点头。

周卫国一笑,说:“扯远了。其实这次我请你们来吃饭是有事要和你们商量,一会儿我们喝酒吃狼肉时再细谈!”

陈永贵立刻接口道:“等等,老周,你要不把话先说明白,这狼肉我吃得不踏实!”

周卫国手一摊,说:“其实很简单,今天我把你们叫来就是想和你们商量打一拨鬼子!”

陈永贵皱了皱眉,说:“老周,你哪次打鬼子需要这么多人同时上了?我看这回不简单!我老陈也不做赔本买卖,我这回要三挺歪把子,一千发子弹!”

周卫国微笑道:“仗打完,我给你六挺歪把子,再加六十支三八大盖,五千发子弹!”

陈永贵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么大方?不行,我得问问清楚,你究竟要打哪拨鬼子?”

周卫国一字一句道:“骑风口!”

陈永贵倒吸一口冷气,随后指着周卫国说:“老周,你疯了?!前几天团里开会时就讨论过这个问题!最后讨论的结果是暂时不宜攻打骑风口据点!说实话,我也想把骑风口打下来,可骑风口据点工事坚固,鬼子的兵力弹药又充足,目前我们独立团虽然兵员齐整,但部队都没有接受过专门的攻坚训练,攻坚能力普遍不足,又缺乏炮火支援,贸然强攻骑风口肯定是赔本买卖!再说,骑风口据点离涞阳县城只有五十里地,中间基本是平原地形,一旦打起来用不着两个钟头涞阳的大队鬼子就能赶来增援,如果再加上太丰、清源的鬼子,恐怕我们独立团就要栽个大跟头了!”

周卫国笑了,说:“老陈,我纠正一下,如果我们独立团强攻骑风口据点,结果远远不会是栽一个跟头这么简单,很可能就要全军覆没了!”

陈永贵皱了皱眉,说:“那你怎么还说要打骑风口?”

鲁震明也皱紧眉头说:“周连长,您要是觉得可以打骑风口,俺们双溪乡抗日农民军自然是没二话,可骑风口据点……”

说到这里,鲁震明就不再说了,但光从他脸上显露出的担忧神色就知道,他对打骑风口据点也是没什么信心!

周卫国淡淡地说:“打骑风口并不代表强攻骑风口!如果要靠强攻才能打下骑风口据点,那就不是我周卫国了!”

陈永贵想了想,说:“那你得告诉我,骑风口的鬼子你准备怎么打?”

周卫国敛住笑容,说:“引蛇出洞!”

陈永贵想了想,点头说:“这倒是个好方法,不过就怕鬼子不上当!还有,骑风口毕竟有两个中队鬼子和两个中队二鬼子,就算我们两个连加上鲁队长的抗日农民军,兵力恐怕也不到人家的一半,这仗该怎么打?”

周卫国微笑道:“第一,你认为骑风口的鬼子会倾巢出动吗?第二,在虎头山这种山地地形,你认为一次能展开多少部队?”

陈永贵眼前一亮,说:“老周,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把鬼子一点点引出来再一口一口地全部吃掉!”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没错!我是有这个想法。总的说来,我是想把鬼子引出骑风口,然后诱使鬼子进入我们选定的战场,最后以我们的方式和鬼子作战,全歼来犯的鬼子!不过鬼子是不是按我想的去做就难说了!”

陈永贵点了点头,说:“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周卫国说:“这也正是我请你们来的原因!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次诱敌行动我需要有足够的纵深和一定的机动兵力!骑风口附近的村庄只有阳村和你们二连驻扎的斜塘村,在我开始行动之前,我希望这两个村庄的群众都能全部转移,而且每个村都要坚壁清野!家畜牲口全带走,粮食要是不能全带走也埋起来,水井全填死!我要让方圆二十里地都成为战场!”

鲁震明突然插嘴说:“周连长,那我们的抗日农民军呢?”

周卫国一笑,说:“我需要你们搬战利品!”

众人都是听得目瞪口呆。

周卫国正色说:“其实我需要你们农民军做两件事。第一,我希望你回去后跟你们陈乡长商量商量,在战斗开始之前,让斜塘村和阳村的群众都转移到你们上洞村去!”

鲁震明一愣,说:“周连长,您和俺们陈乡长不是校友吗?怎么还要我去和她商量?”

周卫国沉吟道:“嗯,这个,一来一去不是还要耽误时间吗?时间紧迫,战机稍纵即逝……”

其实周卫国是实在不好意思去见陈怡!

鲁震明点头说:“哦!俺明白了,回去俺就跟陈乡长商量!陈乡长肯定会同意的!”

周卫国不由苦笑,鲁震明的特点就是能将一切复杂的问题在头脑中简单化!

周卫国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第二,我需要你们农民军通风报信!我刚刚也说了,一旦打起来,这方圆二十里都是战场,我们不比鬼子,有无线电台,我们报信只有两条腿和一张嘴。到时候,我需要你们农民军队员按照一定间隔分散到山里的各个地方,鬼子一有风吹草动,你们就要立刻把消息层层汇报,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向所有参战部队通报敌情!我也不是说瞎话,这回仗要是打好了,战利品真是有得你们搬!”

鲁震明一脸的兴奋,连连点头说:“没问题!俺们别的不敢说,这个跑腿报信的活肯定能干好!”

周卫国赞许地报以微笑。其实有些话他也不好说出口,他之所以不让鲁震明的抗日农民军直接参战主要就是考虑到他们虽然武器装备还不错,但训练比起正规八路军来说还是差了一大截,而这回和鬼子打他需要的就是一支训练有素战斗力强的精干部队。看来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多指导指导鲁震明的农民军训练,要不然,上洞村的安全还真有些让人放心不下!

陈永贵在仔细考虑了一会后说:“老周,那你需要我们二连具体怎么配合?”

周卫国想了想,说:“鬼子从骑风口进虎头山不外乎走一线天和经过我们阳村,巧的是,鬼子在这两个地方都吃过亏!”

众人想起一线天战斗,都是微笑颔首,但再想到阳村保卫战,神色却又黯然。

周卫国继续说道:“一线天地形险要,这没错,但过了一线天再往北,路就好走多了,再有二十里路就是团部所在的赵庄。一旦让鬼子过了一线天,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们不能让鬼子走一线天!你们二连的任务就是负责一线天的警戒!”

陈永贵一愣,说:“老周,你的意思是要让鬼子走阳村?”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没错!自从里垄村被鬼子屠村后,我们阳村就变成离骑风口最近的村庄了!表面上看,从骑风口到我们阳村的路比一线天要好走。但阳村的周围都是深山老林,只要群众全部转移,我们三连就可以放手和鬼子周旋,阳村周围方圆十几里的山地,处处都是鬼子的坟墓!”

陈永贵一拍大腿,大声说道:“好!老子豁出去了!有肉不吃,不是好汉!”

炊事班长的声音在屋外适时响起:“开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