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依我看,毒杀王建民,并非仅仅是为了怕萧邦。咱们不管萧邦到底是什么身份,但肯定不是王建民信得过的人,不然萧邦也不会迟迟不去找他。如果你是王建民,你会将秘密告诉一个你根本不了解的人吗?因此即使王建民不死,见到了萧邦,萧邦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以萧邦的机警,最多可以套点线索出来。因此,王建民的死,有几种可能:第一,随着看管的放松,王建民很可能已经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泄露了一些秘密;第二,曾经承诺过王建民的人并没有完全兑现诺言,因此王建民经过近两年的牢狱生活后,发现自己背了黑锅,上了当,想发起反攻,对失信者进行报复;第三才是幕后的黑手怕萧邦套出了王建民的秘密。因此,萧邦到第二看守所去,只是加速了王建民的死亡而已。”靳峰分析道。

孟中华不断点头。等靳峰说完,他有些疑惑地问:“依靳局的分析,王建民是必死无疑。可是,想灭口的人,为什么要等到昨晚呢?趁早结果了他,不一样能达到目的吗?”

“问得好!”靳峰说,“不过你又忽视了一个因素,就是‘12.21’海难是个通天的案子,如果责任船公司的老总在事故的浪潮还没有平息时就死亡,必然会成为注意的目标,很容易就会暴露。再说,王建民接受审判,多多少少会有平息民怨的作用。你想想,这么大一起惊天的海难,哪能不了了之?况且,王建民显然是接受了谈判的条件,愿意背黑锅。倘若这起案子不再沉渣泛起,王建民会继续减刑,最后悄悄出狱,一切都风平浪静;可谁想到这起案子终究是无法平息下去,暗流又四下涌动,这是谋杀王建民的人事先没有料到的。当王建民在这起海难事故的复查中比较关键时,他的危险就来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孟中华不得不服。看来,靳峰这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不是白当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孟中华问。

“纠正一下,不是我们,应该是你老孟该怎么办。”靳峰呵呵一笑,“我在警界,自有我们的规矩,是上头定的。而你没有‘上头’,你就看着办吧!”

孟中华似乎听懂了。他站起来,帮靳峰拿起了大衣。靳峰伸出肥胖的手,向张着的袖筒里伸去。

在靳峰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孟中华突然嗫嚅着说:“靳局,我有个请求,那个萧邦实在讨厌,您能不能找个理由,把他抓了?至少,也别让他再掺和这件事。”

“抓他?”靳峰露出奇怪的表情,“我凭什么抓他?他犯了什么法?他参与调查这起案子,并没有危害到谁。就算他只是一名记者,也是拥有知情权的嘛!况且,我们并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弄不好会惹火上身。我再重复一遍,我们有我们的规矩,而你们是灵活的,懂吗?”

“懂了。”孟中华向他行了个“注目礼”。

他们刚刚离开,一个年轻的服务生走进房间,熟练地从桌子底下取出一个袖珍录音机,放进了衣袋里。然后,他麻利地收拾完桌上的碗碟,将它们放在托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