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靳峰将大衣往椅子背上一搭,就势坐了下来。早餐比较丰盛,一个鸡蛋,一碟咸菜,一碟花生米,一份香肠片,一份豆腐丝,一份炒青菜,四个包子,一杯牛奶。虽说是自助餐,但孟中华在他进包间前五分钟就已帮他弄好了。靳峰也没客气,抓起筷子,呼哧呼哧地吃开了。

靳峰吃饭的速度很快。转眼,已解决战斗。孟中华便递过来一张餐巾纸。靳峰用了一个揩屁股的动作,将嘴唇上粘着的牛奶擦干净,才摸出烟,很自然地凑上了孟中华伸过来的打火机火焰,深深地吸了一口。

“老孟,情况比较复杂啊。”靳峰开口了,“昨晚忙了一夜,发现了一些情况。弄得不好,你我都会陷入被动。”

“你是说,洋洋的事?”孟中华问。

“洋洋的事其实没什么事。”靳峰说,“好端端的一个孩子,不过是有人故布疑阵罢了,迟早会水落石出。你想,即使是歹毒的绑匪,对孩子下手的也很少。现在我们应该注意的是,有些事情,弄不好永远都是个谜!”

“靳局是说,王建民离奇死亡的事?”孟中华又问。

“是啊,你倒也消息灵通。”靳峰拿起一根牙签,很卖力地在牙缝里钻着洞,“刚才,法医报告出来了,死者的胃里残留着大量的氰酸化合物。目前还没有证据是自杀还是他杀。惟一的线索是,雁雁和萧邦去第二看守所前不久,王建民就死了。”

“靳局是说,案发现场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孟中华有些不信。

“昨夜下了大雪,第二看守所没有什么活动。王建民平时老实,表现良好,几乎不与任何人交流,家里人也只来探望过一次。至于现场,没有什么迹象。死者住的是一个单间,死亡时安静地躺在床上,桌子上只有一个空水杯,死亡时间大约是昨晚八点至九点之间,也就是看守所熄灯前。水杯里没有水,杯子上也只有王建民一个人的指纹。看来,王建民的死有三种情况:第一,是自杀,将毒药含在口中,饮水溶解,加剧死亡;第二,是外面的人潜入房间下毒,趁着大雪逃逸,没有留下踪迹;第三,是看守所内部人员下毒,这个相当容易。但无论是哪种情况,下毒者都是非常懂行的。”

“我认为看守所内部人员作案的可能性更大。”孟中华也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

“说说看?”靳峰微眯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