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 第四章:大唐天子 第四节

克劳塞维茨 收藏 11 107
导读:玄武门 第四章:大唐天子 第四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1/


任城王灵州都督李道宗回到长安,已是六月底的事情了。从月初和李靖交接了防务印信到他回到京城,虽说不过短短二十几天时间,朝局却已然大变。太子、齐王被诛杀,十位皇孙同日丧命,秦王立为太子,自武德以来一直荣宠不衰的裴寂罢相,总揽军权凌驾于百官之上的天策上将府被裁撤,大事一桩接着一桩,让人眼花缭乱,压抑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他在半路上便接到了尚书省六月十九日发出的上敕,得知自己已然由任城郡王被改封为江夏郡王。就封邑而言,任城与江夏虽同为国郡,但任城地处偏远土地贫瘠人口稀少,远不能与地处水路要冲交通便利土地肥沃民户众多的江夏相比,因此虽是改封,却实同升迁一般,而赵王李孝恭由战国时的赵都邯郸被改封在旁边面积仅有赵郡六分之一大小的河间,明显是贬降。这一升一降,其中大有学问。他心中有数,这是现下实际上掌握朝政实权的太子李世民的主张。


李道宗和李孝恭相似,都是唐宗室名将,所不同在于,李孝恭的战绩名声,大多得益于一直给他当副手的名将李靖。而李道宗却是实实在在靠着自己在战场上浴血拼杀得来的名将之称。武德元年五月二十五,唐王李渊在长安登基称帝,同日便大封宗室,李道宗之父李韶被追封为东平郡王,李道宗得封为略阳郡公,那年他才十八岁。


武德二年十一月,秦王李世民率军自龙门关乘坚冰渡黄河,屯兵柏壁,与刘武周部将宋金刚军对峙,并同固守绛州的唐军形成犄角之势,进逼宋金刚军。李道宗时年十九岁,随军东征。李世民登柏壁城观察军情,回头问李道宗:“贼恃其众来邀我战,汝谓如何?”李道宗答道:“群贼乘胜,其锋不可当,易以计屈,难与力竞。今深壁高垒,以挫其锋;乌合之徒,莫能持久,粮运致竭,自当离散,可不战而擒。”李世民说:“汝意暗与我合。”后唐军诸将皆请求出击,李世民则对众将言道:“金刚悬军深入,精兵猛将,咸聚于是,武周据太原,倚金刚为捍蔽。军无蓄积,以虏掠为资,利在速战。我闭营养锐以挫其锋,分兵汾、隰,冲其心腹,彼粮尽计穷,自当遁走。当待此机,未宜速战。”与李道宗所言如出一辙,两人年龄相仿,又同善于军略,是以从此之后李世民便对这位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宗室将领另眼看待。


武德三年七月至唐武德四年五月,秦王李世民又率军于洛阳、虎牢先后击破郑帝王世充、夏王窦建德二军。此战李道宗再次随军出征,其作战勇猛亲冒矢石,曾令老将屈突通颇为惊讶。


武德五年三月,在与刘黑闼之战中,李世民与李道宗再次并肩作战,双双陷入重围,后经尉迟恭率军接应,突出重围,于当月二十六大败刘黑闼军。


是年十一月初八,武德皇帝封宗室十八人为郡王,李道宗时任灵州总管。定杨可汗梁师都据夏州,遣其弟梁洛仁带几万突厥兵包围灵州李道宗据城固守,并寻隙出击,大败突厥军。武德闻讯,称道不已,并对左仆射裴寂、中书令萧瑀言道:“道宗今能守边,以寡制众。昔魏任城王彰临戎却敌,道宗勇敢,有同于彼。”遂封李道宗为任城王。时突厥与梁师都相勾结,派郁射设进驻五原故地,李道宗率军将郁射设赶出五原,振耀威武,并向北开拓疆土千余里。此战乃李道宗成名之战,也是他第一次独领一军作战,他采取据城固守,待敌懈怠的策略,一举击败强敌,开疆拓土,一时间为朝野所称颂,当其时,李道宗年方二十一岁。


唐武德八年,突厥军再次次南下攻扰边境。八月十九日,突厥袭扰灵武,然而仅仅四天以后,李道宗便率军将其击败。


李道宗常年驻守灵州,守卫大唐的北部边防,面对凶狠狡诈来去如风的塞外铁骑毫无惧色,以有限的兵力屡屡克敌,这不仅在宗室将领中不多见,便是在大唐数以千计的武将当中都称得上是出类拔萃的。在军事武略方面,除了李世民和李靖,武德皇帝最信任的就是这位年纪轻轻的任城王。


在唐廷储位之争的过程中,李道宗与生性圆滑的李孝恭不同,他和淮安王李神通均态度鲜明地站在李世民一边。李建成曾经多次拉拢示好,但李道宗却坚拒之,幕僚不解,他言道:“吾与秦王,乃生死之交也!”。当年他和淮安王神通、楚王杜伏威三人曾一同焚香洒酒立誓追随秦王,号称“三王拱秦”。也因为此事,本有意调他回长安出任兵部尚书的武德皇帝在斟酌再三之后又把他调回了灵州;淮安王李神通为人平素低调,武德皇帝对这位老朋友也不为己甚,削了他两个月的俸禄了事,杜伏威却吃了不是宗室的亏,被武德皇帝以含糊其词的谋反罪名处死。


对于这个患难中相从自己的宗室郡王,新任太子李世民给予了极高礼遇。他回京之日,由淮安王李神通、司徒窦轨、尚书左仆射萧瑀和太子詹事宇文世及领衔出城五里举行了郊迎大礼,并特许其使用亲王仪仗,二十四面龙旗招展,凯歌还的旋律鸣奏,这一切都在向天下表明,大唐朝廷此刻是在迎接一位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将军凯旋归来。


李道宗一入城,立时便受到了太子的召见。


在城外耽搁了半天功夫,他赶到东宫显德殿的时候,太阳已快落山了。他在殿门口高声报名道:“臣江夏郡王李道宗觐见太子殿下!”


“道宗来了,快进来吧,别在门口站着了!”


随着这机敏干练的声音,太子李世民连鞋子都未曾穿便从偏殿跑了出来,一脸的惊喜神情。他上前一把拉住了李道宗的袖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感慨道:“黑了、瘦了,也憔悴多了!再不复当年的少年义气了!”


李道宗笑道:“魏武帝倒屐迎客,总还记得穿鞋,如今太子不屐而迎,更见其诚啊!”


李世民不禁哈哈大笑,一面笑一面扯着李道宗走进了偏殿,却见房玄龄和另外一个官员正站在殿中,主案上堆着满满一案子文牍,其中一篇摊开着,显然是刚刚批阅了一半。


李世民爽朗地道:“你们都认识一下吧,这位就是我大唐的长城,江夏郡王李道宗!”


房玄龄和那官员转身给李道宗见礼,李道宗急忙还礼,笑着说道:“玄龄我是认识的,这位却是……”


李世民微微一笑:“这位是我大唐的强项令,大理寺卿崔善,你离京之后他才从岭南调到长安来任职,你不认得他情有可原!”


他踱了两步,坐回自己的席位上,似笑非笑地说道:“他是为了一个案子中的一个犯人来找我打擂台的。”


见李道宗不解,房玄龄解释道:“就是魏徵!”


崔善点了点头:“是,殿下,魏徵的案子大理寺审了三番了,若依律法,只应判流刑。殿下若是还不满意,尽管免了臣的廷尉之职,另换人来审就是了!”


李世民皱起眉头道:“我便是不明白,魏徵要杀我,这是举朝皆知的事情,怎么,他杀得我这个太子,我就杀不得他这个洗马?”


崔善点了点头:“不错,杀不得!”


李世民自失地一笑:“算了,我不和你崔堂卿在这里斗嘴,你去天牢把这个魏徵带来,你既是审不明白,我就亲自来审,此刻没有实据,我说不过你。”


崔善肃容告退。


李世民怅然若失地看着崔善,感叹道:“这是社稷之臣啊!”


他回过神来,对房玄龄道:“被这个强项令打断了,你接着说罢!”


房玄龄恭恭敬敬躬了一下身,不急不缓地开口道:“殿下开出的任用名单虽好,现下却不是实施任命的时机,臣以为应当缓行。”


李世民又皱起了眉头,他不快地道:“为保持朝局稳定,三省九卿均不做大的更动,这是定计,我虽不尽满意,却也不急在这一时。难道连外郡州县官员也动不得么?”


房玄龄点了点头:“是,外官此刻尤其动不得。”


李世民道:“突厥大军南下在即,外面带兵的武将,一动不如一静,这些我都虑及了的,我所拟就的这份名单上一个外任武官都没有,便是此故,连文官也不能动,这却是为了什么?”


房玄龄叹了一口气:“臣这些日一直在留意尚书省的抄报,今年南方北方的大旱已成定局。此刻更换地方州郡官员,新人经验不足,又对辖地所知甚少,民生经济正在凋零之时,实在没有时间等他们慢慢摸索熟悉;故吏虽然守旧,毕竟是熟手,大灾之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臣担心的是,一地外官施政不当,遭殃的只是一地百姓,若是朝廷用人失当,遭殃的便是天下黎民了。换上去的新人若是不中用,不仅救民赈灾的事情办不好,就是明年的春耕恐怕都要耽搁了,一年的灾只怕就要变成两年,太子初秉大政,不宜有大的失政,臣以为,即使换马,也要等到明年秋后秋粮下来以后再说,且应一道一道的换,两个月换一道,走一步看看,谨慎些好!”


李世民初时神情淡漠,到后来愈听愈是认真,一边听一边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案子,谓然叹道:“看来把你放在中书省是错用了。这些话,萧瑀和封德彝日日都来东宫,却是从来也未听他们说过。大灾的事情我倒听他们说过,征询他们对地方用人的意见,他们就见不及此。裴寂虽然老朽糊涂,在这方面到底比他们略强一些。看来尚书省确实还要有一个实心任事心明眼亮的人来坐镇!”


房玄龄谦逊道:“殿下言重了,臣职在吏部,吏情关乎民情,想得多一些原是应该的。”


李世民点了点头:“吏情关乎民情,说得好。这件事情就依你的主意办,这张名单暂且压下,先把眼前这场大灾应付过去再说。”


房玄龄又躬了一躬,略带笑容道:“殿下英明,臣告退!”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地方上的事情,玄龄还要多加留心才是。”


房玄龄应了一声是,缓缓退了出去。


李世民这才转向一旁的李道宗,笑着道:“事情太多,冷落你了,如何,这一路走的可还舒心?”


李道宗咧嘴一笑道:“殿下刚刚入主东宫便送了我一件大礼,自然舒心得紧。不过说起来这些虚名我平素不在乎的,你知道,我还是愿意回去带兵。”


李世民沉吟了一下道:“我知道,父皇削夺你的兵权,你代我受了委屈。放心吧,此刻京里既然是我主事,定要还你个公道。此番我原本欲将你的封邑与孝恭对调,却又怕在外统兵的李靖心里不安,便折衷处理了。兵总归有你带的,不过现下我有别的事情差派你。”


李道宗苦笑道:“除了带兵,我什么也不会的,在朝里做官,非闹出笑话不可!”


李世民哈哈大笑:“莫怕,此番回京,我的意思是由你出任鸿胪寺卿,兼领左金吾卫大将军,接掌刘弘基手上的京兆兵权。”


李道宗一愣:“鸿胪寺卿?”


李世民点了点头。


李道宗苦着脸道:“我于礼仪上的事情一窍不通,殿下这岂不是逼着驴子下水么?淮安王老成持重又熟知礼数,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殿下何不用他?”


李世民忍着笑道:“不必担心,礼仪上的事情,自有少卿安排妥贴。你守边多年,突厥都奈何你不得,把那些外番打得怕了,这些化外之人素来不习王化悖逆倨傲,由你出任鸿胪寺卿,只怕还能震慑他们一下。淮安王叔虽说能言善辩,但人太和气,又没在战场上与这些异族照过面,压不住这些人。说起来坐这个位子的最合适人选是温彦博,奈何此刻人在定襄做苏武,没法子,只能由你来支应一阵了,放心,待京师的局面稳定下来,我还让你回北边去带兵。”


李道宗问道:“我顶了刘弘基的位子,他怎么安排?”


李世民笑了笑:“他要求到前方去,我准备安排他替你的位子,出任灵州都督安西都护。”


李道宗吃了一惊,诧异地问道:“李药师怎么办?”


李世民神色凝重起来:“李靖加封国公,我另有重用!”


见李道宗不解,他缓缓道:“京城的事情你都听说了,我不赘述。目下各地尚且安定,唯有幽州都督庐江王李瑗和天纪军总管燕王李艺动向暧昧,这两个人你一向也知道,他们的防区广阔,正对突厥正面,为东都、太原门户,位置极重要,一旦有变,朝廷的东部防线便全线洞开,总得有个三军宾服的人去坐镇接掌才好,朝中这些武将,数来数去,恐怕只有李靖堪当其任。”


李道宗衷心地道:“殿下英明,举目朝中,除李药师外,恐无人当得起‘名将’二字!”


李世民哈哈大笑:“你这灵州小霸王居然也会服人,这倒真是一件奇闻了。”


李道宗正色道:“臣在灵州吃了多少次亏,方才摸出了突厥人的虚实,站稳了脚跟,李靖率偏师千里北进,水土不服敌情不明,峡口一战大败金狼铁骑,那凭的确是真功夫,没有半分花拳绣腿。说老实话,虽说皇上敕命召我回京,若接我将印的人不是他,我纵然抗敕也绝不会将边防轻易托付他人。”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恕臣直言,殿下若是欲对突厥用兵,帅印恐非此人莫属!”


李世民笑道:“怎么,连元吉那样的草包都想挂帅北征,你不想挂这个扫北大元帅?”


李道宗笑道:“臣在军事上一向逊于殿下,臣下挂帅,还不如殿下亲征!”


李世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来在你心中,李靖打仗的本事应该在我之上了?”


李道宗诚恳地道:“用兵打仗,因人而异。李靖爱用奇,殿下爱用险。用险者兵家谓之‘不败’,用奇者兵家谓之为‘不可胜’!说起来各有千秋,但是李靖用兵,确实比殿下来得稳当。”


李世民用手点了点他:“看不出来,三年不见,你也学会了官场中两面讨好那一套了。”


李道宗讪讪而笑,又说了片刻闲话,李世民道:“还有件事要与你商量,伏威的案子,我准备把他翻过来!”


李道宗立时赞成道:“应该的,伏威大好男儿,却死于小人之手,臣每当思及其人音容笑貌,常常夜不能寐,碍于宗室骨肉,不能为其报仇,已是情非得以。他的冤屈理应昭雪,殿下行此事,乃为天下布大公道。”


两个人心中雪亮,“小人”乃指原先的赵王现下的河间王李孝恭。李世民道:“伏威的楚王爵位要赏还,他没有子嗣,由他弟弟伏德减等袭爵楚国公。当年的案卷要调出重审,这件事情我打算让崔善那个强项令去办,当年为伏威鸣冤,他在太极殿里额头都磕出血了,此事是他一大心病,让他去办,万无一失。”


李道宗道:“要把案子翻转,却需拿到李靖的证词,只是不知李药师这番肯否直言实书。”


李世民淡淡地道:“李靖在长安城内最紧要的关头拒不助我,我能谅解他的苦衷,当年他坐视伏威被害而缄口不言,我也知道他的难处,这些都算不得什么。若是此番他还不能仗义执言还伏威以清白,我就不要他这‘名将’了!”


李道宗又犹豫地道:“皇上那边……”


李世民怔了怔,苦笑道:“虽说当了太子,做起事情来终归还是不能放开手脚啊!”,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李道宗一眼。


便在此时,黄门来报:“启禀太子,大理寺丞将犯官魏徵押到!”


李世民挥手道:“叫进罢!”。又对李道宗道:“时候不早,你过太极宫那边去见父皇吧,他也几年没见你了,想来也怪想你的,其他的事情,我们明日晚间共宴时再谈。”


李道宗笑了笑,便起身告退,心情松快地步出显德殿,在大殿门口险些与身被枷镣的魏徵撞了个满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