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20.争取戴维少将.

7821144 收藏 5 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在回赖文光司令部的路上还在要求各部队一定要以最大力度支持陈玉成.虽然缴获的军舰都在天京,但海军建设不能由苏皖两省负责,沿海各省部队都要动起来.至少,为大海军建设挑选得第一批将士有最多见识过大海脾性的人.所以,陈玉成负责得部队转制工作就从广东开始.虽然现代海军与渔民的关系不大,起码抗晕船能力还是渔家子弟更牛.

是人才,就无需说太多,指出大政方针,我离了广东去天京.杨岳斌从江苏到浙江,又从浙江到江苏,陈玉成不在,他会在安庆还是天京呢?管他呢,两地都要去看看.结果,杨岳斌在天京.他在安庆安排完战俘管理后,率一批技师工人到天京修复军舰.

我以为自己很现实,没想到杨岳斌也是个现实人物.刚一问他YF海军俘虏过得怎么样时,他就告诉我,因为解放军将士对YF联军的仇恨很深,所以四千YF海军俘虏的待遇相当差,一句话不如意就要被战士们毒打一顿.杨岳斌到天京后立刻阻止了这种行为,提高了YF海军俘虏的待遇标准,甚至给戴维安排了一栋单门独院儿.但对敌人陆军俘虏的状况则装没看见.

很好笑,连声夸奖杨将军会办事儿,接着问为什么?

杨岳斌的回答充分显示了现实:"海军那玩意儿,咱搞不懂啊......想学学!鬼子陆军直挺挺进攻,没啥好学得."

挺好!正想着收买收买YF水兵的人心,没想到杨岳斌提前[收买]了.接着,把想说服戴维少将为解放军服务的想法倒出来,杨岳斌先瞪大双眼,后来是沉思,最末了说:"不是不行.海战之法,现今的确是Y国人最懂,就怕他们不专心,甚至害我们......"

"这倒难说,走一步算一步好了,但有机会抄近路,咱不能非走远路不是!"

"监国王万岁决定了就好.依末将看,那个戴维并不是不可攻破."

"我们的海军终究要靠自己,戴维能够争取最好.争取不了,不过是海军建设晚一些时侯出成果,只要支持力度够大,我们一定能建成一支强大海军.何况,YF必将出现地以海制陆战略的确会使我们受到损失.但我们也能以陆制海,一一摧毁两国的亚洲殖民地......"

杨岳斌眉毛一耸,兴奋得问道:"监国王万岁,这仗还要打不少年吧?您......您调我去冯师长那儿去怎么样?"

"哼哼,起码在三十年里,部队随时要与敌国开战,有些战争不打也得打啊!新疆,东北,蒙古,越南,缅滇,印度,整个西太平洋,解放军不能让任何一只狼蹲在家门口.而打出一个安全得国家战略环境,仅仅是解放军第一个大目标而已."

"哈哈......陆地上,解放军怕谁?"

"呵呵,杨将军,你可以狂妄.因为,等解放军将周边陆地战争打完后,你们这批将领也该退休了,可你们下一代人可能狂不起来."

"此话怎讲?"

"YF的以海制陆是一个长远战略,YF必以其优势海军死死限制我国向至关重要得海洋发展.而我们发展海军,也必将是个相当艰难得过程,YF很可能会迫使我们的海军当十几二十年黄水海军,而我们未来的海上目标肯定是能打赢远洋决战,按我个人所想,帝国海军要能全球巡航作战.而这个责任,落不到你们这一代将领身上.你们的目标只是一个眼前战略,二十年里,摧毁列强在亚洲大陆的利益."

"监国王万岁眼光远大......"

"别说啦!我本无如此才干,却不得不承担责任.所以,都是只提目标,计划与实施从来是一群人才的事,比如杨将军你!"

"末将愧不敢当,自当为国鞠躬尽瘁."

"呵呵,刚才也只是妄谈未来,除了你同级以上将领,杨将军不要多传.走吧,和我一起看看戴维那Y国佬去."

三十九岁的戴维少将,做为Y国海军一位杰出得少壮派将领,已郁闷伤感了一个多月.前二十多天还好,因居住和伙食条件很差,与战俘营管理员数次争论,结果找来了几顿毒打后,大多时间在生闷气.可那个解放军少将的到来,将YF海军战俘的生活条件改善了,还安排戴维住在单间里,吃的也不错,看管战俘的解放军战士也客气了,他反而越发郁闷起来.

三万多兵力,两百多艘舰船,怎么就一个没跑呢?

几天时间后,戴维少将从战略战术上想通了这问题.外无援军相助,内是孤军深入,侵略到别国得不到任何直接间接支持,解放军兵力占优,武器装备不处劣势.YF联军作战方示呆板,解放军战术灵活机动.至于舰队之败,的确是受机动范围所限,那些钢缆在狭窄水道里太厉害了.

想通了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接踵而来:为什么五年前,不到一万YF联军能击败十倍于己的清军,这次十二万大军竟完败于不到一倍的同一国家军队呢?

戴维少将不是没想到民心战意,但他更愿意从纯军事上分析.可西方人的线性思维注定要使他难以想通,因而郁闷不已.

"我们监国王万岁和杨岳斌将军专程来拜访戴维将军."戴维住处外,一个解放军战士和翻译到门口,按我吩咐得口吻向戴维通报.

"魔鬼载镔?专程拜访?"戴维本来晕乎乎得脑袋更晕了.

"我们监国王万岁就是这么说,专程拜访戴维将军."

"哦,哦,我一个战俘,能不见吗?请告诉贵监国王陛下,戴维恭候大驾!"

在杨岳斌陪同下来到房门前,戴维果然在恭侯了,他先向杨岳斌致谢,不是杨岳斌,他还蹲小黑屋儿呢!

接着,以军人习惯,先向我这一国元首敬礼后再问道:"请问,监国王陛下,所谓专程来见一个战俘,有什么指教呢?"

"指教谈不上,就是来看看客人......"

习惯上嘴里先来点虚得,却被戴维打断了:"监国王陛下,您不需要客气,我就是一个战俘,这是事实,或许是因为我是贵军俘虏地军衔最高得外国军人."

"之一,只是之一,我军俘获了三个少将."

"那......还没听说,但我知道,贵军连打赢了两场战役,十二万YF联军......"

"您的消息不完全,前天,十三号,解放军又击败了六万七千YF联军,收复了香港.YF两国一共向我国投入地三十万军队,只剩下七万了.因为E国还占着我国大片领土,所以我不能说清国是清国人的清国,却已经没有YF两国在这片土地上狂妄得资格了."

"哦,天哪......我相信您的话,一支令人尊敬得军队当然能使他们的国家受人尊重.两年了,我们付出了二十多万军人的生命,但不该得到的利益终究无法得到.无疑,贵国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可是,监国王陛下,您需要一个战俘为您做什么?"

"想和您谈谈国家与战争."

"做为这场战争从头至尾得参与者,我同样很想与您和杨将军这样地位得人谈同一个话题,但从哪儿谈起呢?"

"那就先谈谈戴维将军对我国的印像吧.您这样一个对手和外来者,评价应该是最中肯得."

"监国王陛下,您错了,您的祖国就是有一万个令人垢病得理由,但我不得不承认,它本身的历史,面积,人口,等等相加,太过博大,您自己都无法了解多少,我一个外来人能了解吗?虽然我们侵略了它,却只是为它的财富而来."

"少将阁下倒是干脆."

"哪里!是不是侵略,当事人心里不可能不清楚,只不过监国王陛下对外宣布什么,我不会承认说过."

"哈哈,我说这个干嘛!我只服谁拳头更硬.事实证明,YF联军的拳头谈不上很硬,解放军的拳头相当不错."

"对此,我承认,这的确是事实,但我的失败完全是特殊原因所致,贵国军队还远没到正常情况战胜大Y帝国海军的地步......"

"不错,不是在长江里,少将阁下不会败,我军的确没有对付YF海军的有效手段."

"但西方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只有战胜一个强国,才能有资格称之为强国.今天,解放军完全可以自豪得说,一次战胜了两个强国.今天的清国,已经事实上成为YF两国的对手,不,是所有强国要打击或拉拢得对象."

"不管少将阁下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也相信清国将成为各强国打压或拉拢得对象,但一定要承认,清国还算不上一个强国."

"还不够强吗?您要怎样才认为一个国家是够强大?"

"在本土之外击败YF一个档次得对手,才能称之为强大.您知道,这场战争从经济上来说,我国根本没脸说取得了胜利,只能说达成了自主得希望."

"可是战争不光是经济帐,达成了自主得希望不就是胜利吗?"

"可战争得失必需综合考虑.您站在侵略者的角度上,失去了掠夺利益的机会,于是,承认失败.但您为受侵略者考虑了吗?我们被抢走地财富,被杀死地平民,被破坏的经济,等等损失不计其数.难道说,赶走侵略者,所有损失就找回来了吗?所以,赶走YF侵略者,只能说达成了一个希望,却不能说战争胜利."

"我听得出来,您还要把战争继续下去......"

"当然要继续下去.戴维少将,您如果站在我的角度上,会为清国的战略环境安心吗?您站在贵国女王的角度上,会放弃东方利益吗?"

"说实话,不会!"戴维连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出来.

"所以,不管清国想不想打,仅就YF对东方的态度而言,都必须打下去.何况,就是列强没侵略我国,我还是要打,不仅仅是我国的战略环境太差,还在于我这个......可以说是独裁者吧,拥有着比西方人更现实得战略观点."

"不得不承认,贵国人如果有十分之一的人有监国王陛下一样观点,那么将影响大部分人.那样一个清国,说它能统治世界我都相信,这个世界总共不到二十亿人口."

"或许,心底有这个狂想,但那仅是个狂想而已.可是,能赶走YF联军,并不是清国变强了,其实仅仅是一个古老民族,因为有一批人点燃了一点点战斗意志后,小小一部分民族底蕴爆发的成果.戴维少将,您不会不承认,从文化底蕴来说,YF两国太浅薄,它们永远不可能真正战胜我国.如果,我的祖国燃起所有战斗意志,的确有横扫世界的能力."

"哦,监国王陛下,贵国有没有这个能力并不重要,我想知道的是,您到底想和我说什么?"戴维难说没有一点猜到我的心思,却被我一顿忽悠搞糊涂了.

"哦,想请问,要战胜什么,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按我们的说法,想战胜什么,手上必需同样有什么,就这么简单."

"我最想战胜Y国海军......"

"那您必须也有一支强大得海军......哦,我听到了什么?"

"您的耳朵没问题.清国需要一支以您的祖国为对手的强大海上力量,并最终战胜它,或者说,至少要使Y国人承认并正视我们在海洋上的存在.您的舰队就是这个目标的基础."

"天哪,天哪!但我不想说那不可能,虽然那的确十分艰难.五年前,所有Y国人都不相信二十万清国军队能战胜十二万YF军队,但你们五年后就做到了.但是,监国王陛下,我真诚得告诉您,海军不同.是的,海军绝对不同,就像您刚才所说,底蕴,就是底蕴,我们大Y帝国的海军不只是强大,还有最深厚得底蕴.只要我们吸取教训,别再钻进小河沟......"

"您听说过郑和这个人么?"

"当然,我没白来东方一趟,郑和的确像哥伦布一样伟大,虽然西方人不了解,但他确实很伟大.对不起,我说错了,贵国在海洋上不能说没有底蕴.但我下边的话绝没说错,贵国的底蕴中断太久了,而世界发展很快.贵国领先了世界几千年,可您知道,落后起来会也很快."

"没错,所以我要把中断的底蕴连接起来,这就需要您的帮助了."

"哦,我有思想准备,刚刚才想明白.但是,您觉得那可能吗?"

"可能,很可能."

"您为什么像是很肯定."

"一个古老庞大得帝国,一个重新奋起得伟大国家,一支必将伟大得军队志存高远得海军总教官职位,中将军衔."

"这些?就想诱惑我背判祖国,并与祖国敌对?"

"不,不是拿职务诱惑你.但我承认,的确是在诱惑你,用一个军人最重视得荣誉诱惑你.当然,或许您不在乎荣誉?"

"不管您是不是在用贵国的激将法,但我不能否认,我是一个在乎荣誉的军人."

"那您喜欢冒险吗?"

"当然,不喜欢冒险,小小得Y国凭什么侵略了大大得清国三十年."

"话虽不好听,但实在.那您就有一个需要冒险才能得到的伟大荣誉,不知您敢不敢接受挑战?"

"我无法回答您,但很想听听."

"戴维少将,您再怎么重视荣誉,事实上,贵国军史上,您已经是耻辱柱上之一员了.不管失败原因怎么特殊,事实让您无可辩驳."

戴维骄傲得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对此,他走到天边也无话可说.

"那么,现在由我国给你提供一个找回荣誉的机会,不,一个将令您伟大得机会.因为,您有可能成为一支伟大得海军奠基人.我想,您无权下结论,我国不会出现一支伟大得海军.而且,您也不会说自己绝对没有能力去塑造一支伟大得海军,是吗?"

说完,我静静得盯着底头不语的戴维,很久,他才抬起头来,眼中满是困惑,似乎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问我:"我会伟大吗?"

"有机会.其实,这谈不上冒险,没有一支伟大海军出现,也不是您的责任."

戴维耸耸肩,再不愿说话.

"戴维将军,我不会催促,可以给您半年时间考虑."

戴维竟点了点头.很高兴,从一开始,他可能想到将来得岁月,一直就没有声色俱厉得拒绝.我想,有门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