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三章 北极长毛象

独孤雄 收藏 0 4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三章 北极长毛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苦菜花一路上大呼小叫地追逐着契丹人如同驱赶成群的牛羊。契丹人就象撞鬼一般惊恐万状地哀号,一边频频回头探视苦菜花的动向,一边策马狂奔,疯狂逃命。千百契丹人头上那几绺奇异的黄头发被苦菜花追撵得成片地向后飞舞,远远望去很是壮观。

独孤雄听得山后面马蹄声雷动,知道契丹大队兵马已经赶到,急忙大声喊道:“六姐,不要追了,前面危险!”苦菜花正在兴头上,哪里肯听他的?一边猛追一边把龙鳞旋风球踢出,打翻十几个番兵。契丹人看见越发魂飞魄散,惊声尖叫着没命地奔逃。

苦菜花越追越猛,越追越快,看看到了契丹兵的屁股后面,契丹兵突然立住站在一座大山包上不跑了,而且掉转马头神色镇定地瞪着苦菜花。苦菜花心想:“这些番奴先前被我吓得就像丢了娘的孩子一般,怎么突然间胆大起来,莫非吃了定心丸?”正在心神不定,拿不准要不要冲上去,独孤雄已经拽着金枪跑到跟前。苦菜花见到独孤雄,胆气陡壮,高喊一声:“兄弟,跟我冲啊!”就要冲进敌阵,被独孤雄一把拽住喝道:“想死么?也不看是什么地方?”正说间,前面的契丹兵突然哗啦闪在两边,空出一条宽阔的大道。

接着便有“咚、咚”的声音沉闷地传来,每响一声似乎大地都在颤抖,还伴着刺耳的声响,像是什么人用刀剑使劲磨擦,听后让人心惊肉跳,非常受不了。声音越来越近,像是快要翻过山包来到眼前!

草皮震颤得就要跳起来的时候,一个巨人和一头浑身长着长毛的大象出现在独孤雄和苦菜花的眼前。苦菜花抬头看看大象,只见它有尖尖的头盖骨,浑身长满了毛,毛长长的垂到地面;象身在颈部突起成峰,耳朵比较小,一层黄棕色的蓬乱长毛夹杂着黑色的长毛,遮住了长毛象的整个身体,甚至耳朵上都有毛;象牙的形状也很奇特,呈螺旋形向内卷,长近一丈,两牙的尖端相对。

苦菜花看后嘴巴张开再合不拢,回头指着大象问独孤雄道:“兄弟,那、那是什么怪物?”独孤雄缓缓道:“可能是传说中的北极长毛象。”苦菜花生长在东京汴梁,也曾经见过皇家动物园里的大象,但是从没有见过如此巨大浑身长毛的大象。

独孤雄虽然说出怪物的名字,自己心里也是暗暗纳罕不已。北极长毛象这种动物只是在小时候听爷爷他们说起过。据说武王伐纣时就是用北极长毛象冲锋陷阵的;西汉的卫青和霍去病横扫匈奴时候曾经缴获过一群;唐朝的薛仁贵攻打渤海国时也弄到过几头,后来就再也没有听见过北极长毛象的踪迹,想来已经绝种了。想不到今天在雁门关外居然还能得见,真是大饱眼福。

这头北极长毛象足有她见过的两三头那么大,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小楼。独孤雄也惊得楞在当地。苦菜花嘴里不住问道:“那是什么东西,那是什么东西?”独孤雄不耐烦道:“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北极长毛象!”苦菜花怒道:“我说的是那个黑大个!”独孤雄没好气道:“我还想知道呢,你想知道他的名字就去问他妈好了!”苦菜花转过脸狠狠瞪了独孤雄一眼,刚要说话,只听北极长毛象背上传来一声:“铁弹子,快停下。”声音如同莺娇燕语,独孤雄听在耳里无比舒服,像是有人替他按摩捶背一般。


巨人立刻停下脚步,后面的上万契丹兵马也站住。被叫做“铁弹子”的巨人拉着一根小碗粗的铁链子牵着大象。巨人身高丈二,浑身黝黑,粗眉大口,眼似铜铃。浑身肌肉一团一团地高高隆起,看上去就像是塞进去大大小小胀鼓鼓的铁弹子。

脖颈上挂一条茶盅大小的粗铁链,从胸口垂下来夹进两边胳肢窝里长长地拖在身后,铁链两端是两个常人双手环抱不来的黑溜溜滚圆圆的大铁球。掉在铁弹子身后五六尺远的地方,被铁弹子拽着一路走来,碾压过黑色碎石花白沙砾,拽出两道深深的土沟。让人听后心惊肉跳的声音就是巨人的两个铁球滚过地面磨擦砂石发出的。

二人循声瞧去,一个美丽的契丹少女端坐在一朵硕大绽放的纯金打造的莲花上,只见她戴着雪白的貂皮帽,周边坠满珠翠。身穿精美绝伦的丝绸袍服,雪白的下衣,红色圆领,足穿金靴。腰上系着的红腰带镶嵌着各色宝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两边站着两个侍女,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红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鬼一样。

若是把独孤雄所见过的女人全部和她放在一起比较,这个契丹少女就像是百花丛中的水莲花,虽然不是十分娇艳,却有一种清雅扣人心扉;又像是百鸟群里的孤鹤,总有别样的风情雅致叫人无法释怀。长得风流娇嫩、文华溢彩。

独孤雄和苦菜花刚才没有发现契丹少女,是因为北极长毛象正在上坡。北极长毛象颈部突起的山峰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独孤雄已经灵魂出窍,呆呆地看着大象背上的契丹少女目不转睛。苦菜花打马过去他头上扇了一掌道:“看什么呢?没有见过女人么?”独孤雄正色道:“我是那种人么?不要胡闹!”眼睛却盯住金莲座上的少女再移不开。金莲座上少女闪亮的双眸也和独孤雄纠缠在了一起。

苦菜花一看不好,再让独孤雄看下去非掉了魂不可!本着挽救一个好战友的心理,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大哥,这里是战场哎。泡妞也不挑时间地点,拜托你醒醒好不好!你再瞅着人家姑娘不放,当心契丹人把你眼睛挖出来喂狗!”独孤雄这才回过神来,自觉失态,赶紧抹了一把快要流出嘴角的哈喇子,定定神说道:“我们赶快走。”二人打马就走。北极长毛象上的少女见独孤雄要离开,心里大急,挥了一下挂着金铃的小鞭子咤道:“不要让他们走。”契丹兵闻讯哄地一下跑去把独孤雄他们围在中央。

苦菜花就要开口大骂,突然有两个契丹人骑马撞开包围她们的契丹兵马闯进来。十几个契丹兵被他们纷纷撞落马背,啃了满头满脸的泥草。被撞的契丹兵爬起身刚要大骂,但是看清马背上的二人之后立刻闭口不敢出声了。

独孤雄和苦菜花看那二人时,只见他们都长着宽大脸庞,粗蠢身材。青黑的嘴唇,而且嘴唇外翻,像是被什么人在嘴皮上安放了两个大香蕉;大白眼睛,眼珠很小。看上去像是双胞胎兄弟。不同的是一个长着猪鼻子,一个长着牛鼻子。忽听众契丹兵振臂高呼道:“猪骨呼噜,牛骨呼噜,英勇无敌。猪骨呼噜,牛骨呼噜,英勇无敌……”独孤雄和苦菜花心里道:“原来这两个畜生名字叫骨头呼噜。”不禁相视一笑。

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正在纵马抢夺一个妇人,从衣着上看,像是汉家女子。想来是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打草谷抢劫得来的。那妇人已经被二人撕扯得衣裤绽破奄奄一息,披头散发、惨不忍睹。二人兀自抓抢不休,就像是争抢羊羔一般。

长着猪鼻子的猪骨呼噜刚刚从长着牛鼻子的牛骨呼噜手里夺过妇人上身,被牛骨呼噜双手扯住妇人的双脚不放。两个人拉来扯去,互不相让,都脸红脖子粗地流着汗,嘴角喷着白沫喘粗气。

猪骨呼噜把妇人扯过去道:“我哥,不是说好不准抹奶子的么?你怎么把她胸口的衣服撕烂摸了大半天?”牛骨呼噜拉回妇人的双腿气冲冲道:“兄弟,做人要有凭良心!你抹她的X的时候我怎么不说?我们不是说好X要晚上才能摸的么?”猪骨呼噜嚷道:“你几时看见了?不要血口喷人!”牛骨呼噜理直气壮道:“翻过小绕山的时候,你乘我去撒尿,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在她的胯里偷偷抹了一把,你以为我没有看见?”

独孤雄听后双眼喷射出熊熊烈焰,恨不得立刻上去生吃了这两个畜生!苦菜花早已经咬碎牙齿,哪里还忍得住?大吼一声:“驴牛射的肮臜番奴,看老娘不把你们骟了活剐!”吼声未绝,龙鳞旋风球早已对准两个畜生骨头踢射出去!

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听得吼声,转头看时,只见一个金灿灿圆溜溜的东西向他们飞来,不觉心里慌乱,不由得双手向后猛扯,呱吱一声,生生把妇人扯做两段!独孤雄哪里忍得下去?抬起金枪怒吼一声朝两个畜生骨头箭一般冲了上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