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1章官兵情谊 3

ZONGJIE 收藏 1 25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1章官兵情谊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九月中旬,我们榴炮营全体人员,所有武器装备迁移到新的驻地。火炮由卡车牵引着,我们坐在车上,车队浩浩荡荡。榴炮营在这里驻扎了二十年以上,以往军地共建搞得相当好。经过小镇时,我看到由学校组织的学生欢送队伍。车开得并不快,我在人群中没发现山妮的身影。

新营区居住、生活、训练各方面都有了较大改善,体现更多人性化。几栋四屋高的营房大楼刚建不久,寝室宽敞,每个士兵单独住一张木床。活动室设施齐备,IC卡电话数量成倍增多,打电话排队的现象不可能再发生。值得一提的是连队食堂。士兵就餐用的圆桌再也见不到了,代之以快餐式的条桌。食堂还采取自助餐形式,士兵自由取食,也不再严格限定用餐时间。

训练场地也很壮观,四周有跑道,中间是大草坪。除单、双杠外,还有步兵训练常用的障碍、吊索、绳网。

在营区后面,部队征用大片土地,用来种菜,养猪。种菜除自给自足外,还可培养士兵劳动观念。养猪则为了消化连队每天剩余的菜饭。

新营区拥有电脑最让士兵感到欣喜异常。虽然是内部局域网,连以上军政主官办公室才配备,毕竟可以接近高科技了。许多士兵入伍之前对电脑操作相当熟练,是网吧的常客。如今,士兵们看到了希望。即便不允许士兵使用军营内的电脑,出营门不远的居民小区,市场周边也有网吧。一些人蠢蠢欲动,盼着外出。

为此,团机关颁布了新的纪律条款,要求官兵一概不准进入地方营业性网吧。违反纪律者,从严惩处。

尽管规定严明,仍有个别人不顾禁令。到驻地仅一星期,警通连就在不同的地方网吧当场抓住十多个以身试法者。

李勇钢随火箭炮营也来了,和我们的营房大楼相邻。

“班长,咱们又见面了。”我和李勇钢相拥在一起。“真的好想你啊。”

“往后,天天都能见着了。”

王辉随师后勤部营房处的干部到我们新营区来过一次,刘铁柱遇上了他。

刘铁柱忿忿不平地向我诉说:“这小子变了,和以前判若两人,跟老乡摆起臭架子来了。再怎么装,你也仍然是个列兵。”

“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我劝刘铁柱。“他和你我不是一路人。”

“按说,他哪方面条件都不如你,就是嘴勤快,会溜须拍马。”


一天,我正和陈清及一班的全体战士接收新装备。我们营这次共接收了一辆营指挥车,三辆前观侦察车,一部侦察校射雷达,一部气象雷达。上级要求我们尽快熟悉并掌握新装备的使用。

马亮赶来,通知我立即到团部去。

“‘一号’的办公室在二楼,别走错了。”马亮特意关照了一句。

我们炮团内部称团长为“一号”首长。营、连军官背后则叫他“老板”。我挺讨厌他们这么叫,把军营与经商做生意联系在一起,带着低俗的市侩习气。

新驻地的电话我还没来得及通知家里,不会是妈妈吧。我的心悬起来,莫非爸爸……不敢再往下想,我跑步来到团机关。

团机关所在的办公楼我一步没踏入过。如今新营区内随处可见佩戴中校和少校肩章的军官,尉官更多得数不过来。我一个列兵,见到军官就得立正敬礼、靠边让路,那敢四处乱走。何况团、营也明确规定了各级官兵在营区内的活动范围。

向门口守卫的老兵说明身份来意后,直接上二楼。“一号”首长办公室有明显的标志。进门前,我的心怦怦乱跳。

我们团长是一位和气的中年人,以前到榴炮营检查,我在全营军人会议上远远见过他。来到新驻地,有一天在本市新闻节目中看见关于我们炮团的报道。因为团级以上的单位可以拥有自己的番号,所以才被称为部队。对外界宣传时,为防止泄密,隐蔽部队番号和部队级别,媒体一般称我们 “一号”首长为“部队长”。

“一号”准许我进入后,劈头就问:“西藏阿里军分区你认识谁?”

我一下懵住,紧张地检索着大脑中存储的记忆,没有结果。

“报告首长,我谁也不认识。”

“不认识?那你知道‘普一冰’吗?”

最近半个月,全营上上下下一片繁忙。我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熄灯,没片刻空闲。一班要执行各种临时指派的任务,我必须参加。梁君布置会议室、宣传栏,叫我。指导员的电脑死机了也打发人四处找我。简直让人有分身乏术的感觉。与新军营布置无关的事情我早就忘得干干净净。

“一号”首长指着桌上己从座机上拿开的电话:“刚才,西藏那边打来军线长途。是军分区的首长,级别不低啊。你听听看,他们要找的人是不是你。”

我走到桌前,拿起电话放在耳边,里边却没有声音。我连着呼叫几声,仍是一片沉寂。

“一号”首长问:“掉线了?”

我放回电话,等候 “一号”的下一步指示。

“西藏阿里地区边防哨所的一个士官,家乡在你们一营原驻地附近。他的妹妹因没钱交学费,跑到一营求援,得到一营的一个叫什么‘普一冰’的士兵资助。我刚让一营长查过了,根本没有这个人。不过……”

线索清楚,证据确凿,没必要“抗拒到底”了。

我说:“报告首长,那个人是我。”

“一号”首长用欣慰加赞赏的眼光看我:“嗯,做了好事不声张,不图报答。你这是真正的善举。不过,我有个问题:你是一个列兵,哪有那么多钱?”

“报告首长,是家里汇来的。”

“你每个月都向家里要钱?”

“报告首长,不是的。每个月的津贴基本够用,是以前……”

电话铃响了起来。“一号”立即拿起电话。“是的,首长。人已经查到了,他的真实名字……”“一号”首长看看我,说:“他叫刘海涛,是我部一营的一名新战士。”

此刻,我有一种做了怕见人的事,终于被发现并追踪到的感觉。

“一号”首长对着电话连连点头,身体站得笔直,表情庄重肃然。最后,他用眼神示意我过去,将电话交给我。

“您好。”我谨慎地说。

“一号”首长贴近我耳边小声说道:“是位将军。”

电话是从西藏的阿里军分区打来的。

上中学时,从地理书上获知,我国的西藏地处西南边陲,全境是青藏高原的主体,地形复杂,素有“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 之称。

阿里军分区管辖着普兰、噶尔、革吉、改则、措勤、札达、日土等七县,首府驻扎在狮泉河镇。军分区不设团一级机构,由所在地武装部代管边防连,各边防点都位于海拔六千米以上,交通极其不便。

山妮的哥哥叫张卫国,是常年值守某高山哨所的一名边防战士。哨所因大雪封山,一年中有八个月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哨所一共三个人,轮班值班站岗,执行巡逻任务。天气好的情况下,从哨所到基地,徒步也要走三天。所以,他们一年仅有一次下山休整的机会。家信往往要隔半年之久才能看到。张卫国最近下山,从信中得知我资助山妮,于是向上级反映,并得到重视。张卫国一再表示,无论如何要与我取得联系。军分区首长也表了态,一定达成他的愿望。

远在西藏高原的将军说:“刘海涛同志,我代表所有驻藏的边防军人感谢你。张卫国正在招待所休息,我马上派人找他来……”

“将军,请告诉我招待所的电话号码。”

对于一个在一年当中仅有一次休整机会的边防军人,我怎忍心让他赶过来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对方招待所距将军的办公室究竟有多远,但我不希望张卫国再为我多走一步。我记下一组数字,准备告辞。

“一号”神情凝重地望着我:“刘海涛,刚才那位将军要求为你请功。”

“这……”我觉得不可思议。军功一般授予有突出贡献的军人,评定标准严格,而且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首长,我没做什么,那点钱……”

“不在于钱多少。你为边防战士安心国防事业做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意义重大。”

“我没想过立功,别人也不会服气的。”

“以前有过类似的先例。兄弟部队的哨兵曾让军区司令在营区门外吃闭门羹,因坚守原则荣立了三等功。上次,阻拦杜参谋长的人也是你吧?刘海涛,你这个兵,与众不同啊。”


告别“一号”,回到一营的营房,通过IC卡电话,我拨通了张卫国现在住的军区招待所。若不是对方兴师动众,且由高级首长出面,这个电话我无论如何不会打。一个将军,为了一个士官向一个列兵说谢谢,而且还代表所有驻西藏的边防军人,这足以令我感动。

接电话的人声音低沉沙哑,他的语言功能似乎退化了。我猜测,大概是常期驻守在高山哨所,平时说话太少的缘故。

“谢谢你,战友。”

我能感觉得到,张卫国在哭。军人也有泪,但不会轻易的流出来,只有在激动的时刻,才会借此彻底释放一下内心的真实情感。就我而言,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何以打动他?

通过电话,两个相隔千里之遥的军人交流起来。

张卫国当兵便去了西藏,今年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转为士官后,他有假期允许探家,但边防部队人员紧缺,他的假期也就一次次自动取消。前年他探过一次家,由于极少乘车出远门,在中转站签字时,铁路工作人员的态度极其冷漠,且出言嘲讽,伤了他的自尊心。所以他宁愿放弃探家,也不肯失去做为一名军人的尊严。

“当时心里虽然很气愤,但我没和他们计较。因为我们是军人,代表军队。我初中没有毕业,种了几年地就出来当兵了,守卫边防我绝对没一句怨言。可是社会上有一些人把我们边防军人看成傻子一样,这我无法接受。”

岂止是对边防战士军,又岂止是在大城市。如今一个北方小镇上的青年人,也在取笑我们军人是“傻当兵的”了 。

“妹妹很有志气,所以,我一定供她上大学。我现在是二级士官,钱不多,往回寄钱也不及时。”

听完张卫国的描述,我的心情沉重。世间俗气的人啊,被社会现实所左右,目光短浅,人心浮躁,趋小利而忘大义,活着实在可怜。

“义务兵的地方补助一直没有发放,要不然,家里再困难,也不至于连妹妹学费都交不上。妈妈特别勤快,每天从早忙到晚,家里不该缺钱。”

看来,张卫国的母亲双目失明,他还不知情。

我诚恳地说。“既然你称我为战友,山妮上学的事,就交给我吧。”

“战友,请接受一个老兵的敬礼。谢谢你,战友。那些钱,我一定还你。”

“不必客气,战友也是兄弟,兄弟赛手足。钱的事,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我又鼓励张卫国一番,希望他安心驻守边防哨所,卫国戍边,建功立业。

挂断电话,我内心愈加沉重无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