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志愿军司令部(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志愿军司令部(十三)

康健听到这句在电影和电视剧里最经典不过的台词儿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成为了主角!而和他们搭戏的!正是对面这大概一个连的战士!

一个连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

黄土色的军装!各种各样的枪支!胸前都有一块颜色于整个衣服颜色都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原来用来缝中国人民解放军胸标的地方!不过已经都拆掉了罢了!脸色都略显得很疲惫!脸上都是一片灰突突的样子!

"同志!别误会!我们也是志愿军!我们是司令部的!"在前边刚刚把双手放下的刘飞冲几个志愿军的战士解释道!

"你老实点儿!"一个战士端着步枪!"把手举起来!"

"同志!我们……"刘飞赶紧把手再举了起来!还想再解释解释!这要是被自己人给走火干掉了自己就赔了!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一个声音从人群里传了过来!刘飞仔细一看!是一个30多岁的人!和其他的人一样都穿着脏忽忽的军装!不同的是两个胳膊袖儿都挽了起来!垮着一个驳壳枪的枪盒子!枪正在手里拿着!机头大张!

"我们是志愿军总指挥部的侦察分队!刚才正在抓一个逃跑的俘虏!"刘飞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搪塞面前这个连级干部!既然垮着驳壳枪!自然不是连长就是指导员儿了!早知道能碰上自己人还要费口舌!自己就不出来了!

"你们?"那个人仔细的看着对面这群穿着陌生军装的十几个兵!不过他没见过而已!

"把枪下了!先带下去!到团长政委那里再说!"那个人挥了挥手!身后一下子过来大概一个班的人!开始收缴刘飞他们的武器装备!

没有办法!如果是敌人!刘飞和康健打死也不会把武器交出去!但是现在收缴武器的居然是自己人!只要由着他们怎么干都随便了!

"走!快点儿!"那个背着步枪的战士狠狠的说着!

"我说小同志!你怎么那么激动!我们是自己同志!就算是俘虏也不应该那么对待我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你没学过啊!"被推搡了几下的丁健伟冒出几句!

"你!"小战士被顶了几句以后!一时间缓不过劲儿来!"连长!你看他!"

"好了!赶紧归队!"那个人把驳壳枪放回枪盒里!"一班长!你带着你的人沿山梁和我们一起延公路一起行军!一有特殊情况!马上命枪示警!部队赶路固然重要!不要一脑袋蒙头转向的扎进敌人的埋伏圈里!

"到底是打过仗的!"刘飞暗自对面前着个做事风风火火的连长很是欣赏!

"至于你们!先跟我们走!是敌人还是自己同志!自然有地方让你们解释!"那个连长头也不回的开始沿来时的路开始下山了!

"连长同志!"康健赶紧喊住已经走出十几步的那个连长!"对面山头还有我们两个同志!是伤员!能不能派人把他们接过来!"

"五班长!带三个人过去一躺!注意安全!不要大大咧咧的!"那个连长扔下一句话就下山了!

刘飞、康健被一个连的志愿军战士"押着开始下山!"山路转了一个弯儿以后!刘飞和康健还有所有的小分队的人都站住了!他们已经能看见公路的整个情况了!一个让他们感到震撼和惊讶的场面!

一支浩浩荡荡的黄土色洪流在公路上飞驰着!步兵在两边!少量的火炮在公路中间!或者骡马牵引!或者个干脆就是战士们自己在拉!重机枪!都有条不紊的在按着自己尽可能的速度向南前进。

"到底来了!"刘飞看了看山下急行军的志愿军大军!"小同志!你们是40军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那个年轻的小战士刚刚要问为什么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们的部队番号!马上又一个老兵上来把小战士的嘴个堵上了!

"你!那来那么多话?赶紧走!再磨蹭!我们就不客气了!"那个老兵不客气的说道!然后示威似的抬抬手里冲锋枪的枪口!

一行人又开始快速的下山!刘飞快速的飞奔着!既然是自己人了!那么自己还是赶紧回到大部队里比较好!天晓得这些不认识自己的兵们的手里的家伙会不会走火!还不如赶紧去会师好了!

刚刚达到公路边上的时候!北面跑过来几匹战马!马不停的打着响鼻,马上的人放开缰绳!任凭战马撒欢的飞奔着!

"团长!团长!"那个刚才下了刘飞他们枪的连长!赶紧跑过去!向马上的人敬礼!

"哦!四连长!有什么情况!"马上的人赶紧扯着马的缰绳!勒的战马直扭脖子!前蹄扬了起来!不情愿的停下脚步!似乎主人让自己停下来,但就在刚才主人还为了让加快速度抽在自己屁股上的几鞭子。

"团长!刚才在枪响的那个山头上我们抓了几个人!他们说他们是志愿军司令部的!"

"什么?"马上的人皱了皱眉头!"带过来!"

"是!"

刘飞他们十几个人被带到了马前!

"团长好!"刘飞给马上的人敬礼!"我们是志愿军司令部的!刚才再追一个抓逃跑的俘虏的时候!和你们的部队碰上了!可能是有点误会!"

"司令部!司令部在什么地方!"

"大榆洞!"刘飞想了想也不知道面前这个被称呼为团长的首长到底是哪位高人!要是这个时候李成龙和谢志涛在就好了!他们会忽悠!自己在这个方面自然要差了一点儿!

"具体在什么位置!"团长不露任何表情的问着刘飞!"你是什么职务!?"

"延着公路再前进十几里就到了!"刘飞估计一下延着公路要绕过几个大山到底需要多少路程!"我是侦察分队的参谋长刘飞!"

"哦!"团长没有在问刘飞什么!"命令部队!继续加快速度!师部刚才来了命令!我们的行军速度还不够!还要加快!告诉同志们!不要怕苦!不要怕累!打败了帝国主义!我们都回国过年!四连长!山上安排搜索的人了没有!不要一昧的猛跑!部队安全同样要保证!明白没有!"

"是!团长!我已经安排了!担任山头上搜索的是我们连的鬼头班!全是腿脚灵活的年轻战士!他们已经保证了!宁可多跑路!也要保证部队两翼的警戒线!"

"恩!好!第一仗打好了!我先给你们连记功!"团长放开了缰绳准备继续追部队去!

"团长!"一连长看着团长要走了!赶紧问!"他们几个怎么办!"

"政委在后边!一会儿就能上来!你们先带着他们行军!等看见了政委,再交给政委处理!"

"是!"一连长赶紧给团长敬礼!

往着战马扬起的灰尘和团长远去的背影!刘飞还是没有想出来到底这个团长是哪个团的!建国前后中国几百万解放军!有多少的团长!又有多少团长的故事是自己这个未来的人都全能知道的!

"走吧!等政委上来你们就去那报到了!"四连长带着嘲笑的意思冲刘飞和康健说!

"你们是40军哪个团的?"同样被没收了装备的康健站在刘飞的身边儿问面前的一连长!

"告诉你也不怕!我们是解放军四野40军118师354团的!"四连长一提到自己的部队就傲气十足!

"354团?"刘飞琢磨了半天也没有弄白这个团的团长到底何许人也!

"老3纵队354团?"康健是从同是四野的38军出来自然听说过更多老四野部队的事儿!"你们在辽西活捉过廖耀湘?"

"呵?知道的还挺多的嘛!那是我们团团长楮传禹"四连长笑了笑!"我们40军是王牌儿!我们团就是王牌儿的王牌儿!现在告诉你也怕不你们几个能折腾出来什么名堂!通讯员!让二排长带着他们一起赶路!注意安全!"然后一头也扎进行军的队伍里!整个部队依然在快速的前进着!

"康健!"刘飞看了看面前不断过去的这个354团的战士都在埋头赶路!"这个354团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辽沈战役》你看过吧!配水池那场战斗你看见过吧!那就是40军的部队打的!还有不吃老百姓一个苹果的故事八成也是他们40军的!好象三保本溪!四战临江他们都参加过!最典型的就是在海南岛解放战役中用木头船穿过敌人军舰的封锁下解放海南岛的!也是一个从东北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的王牌儿了!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廖耀湘也是他们在辽西抓到的吧!不过现在这个年代来看!他们的来头还不是很大!比我们38和李成龙他们的39要差一些了!"

"哦!为什么!不都是四野主力吗?"刘飞跟康健并排在部队里开始跟着部队猛跑!

"那倒不是说解放战争!他们好象在抗日的时候不是正规部队!就是不是八路军和新四军的主力部队!"康健回头看看!那个游骑兵的家伙也在行军队伍里!不过是左臂受了点儿伤!为了防止逃跑!自己的两个人上官云和欧阳军生特意就在他两边!防止俘虏试图逃跑!就是不知道受伤的杨浩男和林惠中被带回来没有!

"那是哪个山头出来的?"刘飞看看自己的人!被自己人俘虏还没有什么问题!这要是把人给丢了!在这几万人的40军里找可就费劲了!

"他们的前身是四野老三纵!再前身好象是山东哪个抗日游击队!具体的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康健看见刘飞在暗自看自己的人少了没有!自己也留心起来!结果清点人数一看!坏了!

"丁健伟没了!"刘飞悄悄的对康健说!

"恩!我也注意了!刚才这小子还在呢!"康健四周看了看!"既然进了队列里!可能丢不了!那么大个人了!"

"这小子干什么去了!"

刚刚那个楮传禹团长问话的时候!丁健伟还真就在他们一起!但是楮传禹前脚一走!后脚丁健伟就被一个东西吸引住了!干脆扔下康健和刘飞他们自己去看热闹去了!

那是一挺马克辛重机枪!

"好东西呵!丁健伟一看见名枪就走不动道!只是可惜自己只是一个团的给养员!收集枪支一是法律不允许!二是条件不允许!库房里有数的现役枪支那几个股长狠不得当儿子一样看起来!二来是自己一个月那一千多块钱估计还没有到玩枪藏枪的水平!这挺马克辛重机枪着实吸引着丁健伟。

枪身上的黑漆和烤蓝已经掉了不少了!不过明显的可以能看出来!架着重机枪的那个四个人很宠这个家伙!经常擦!整个枪身一沉不染!而且扛着重机枪的几个人每个人的行头也不一样!

四个人除了背着正常的干粮袋儿!步枪!行李卷儿以外!一个浑身挂满了子弹的弹链!看来起码二十几条!一个身后还多背了副架子!看样是给重机枪备的备用枪架!还有一个更邪门的!身上居然多背了6个水壶!

"乖乖!都是行家!东西都准备那么多!那子弹得有一千多发了吧?一条100发!10条就是1000发!备用枪架也很有必要!打仗的时候重机枪都是敌人火力重要的打击点儿!那个背那么多水壶的不是酒鬼吧!"丁健伟跟在那挺重机枪的后边仔细的看着!"这脑袋!那是水冷!多带点儿水防止战斗持续时间更长!水开锅!"

一边欣赏着重机枪一边跟着机枪班赶路的丁健伟!早就把焦急的刘飞和康健扔后脑梢去了!他现在眼里就有那挺重机枪!最后看的手痒痒了!居然伸手去摸!

"哎!你干什么!"背着一身子弹链的战士一声吼!愣是把丁健伟伸出去的手给吼了回去!

"啊!看看!"丁健伟讪笑着!"好东西啊!能让我摸摸么?"

"摸摸?你说摸就摸啊!摸坏了怎么办!"那个战士一边拒绝一边接着赶路!

"抠门!"丁健伟见自己的请求没有得到批准!自然很不高兴!

"抠门?"那个战士一边赶路但是耳朵一样也在干活!"这挺机枪是我们机炮排的传家宝贝!你想摸就摸啊!"

"切!"丁健伟有点不以为然!

"你干什么的!"那个战士看见跟在自己身边套近乎的家伙身上居然穿的不是解放军的军装!"你哪的啊!"

"我!"丁健伟从对枪的向往中返过头来!"我是志愿军司令部出来的!",这家伙居然隐瞒了自己现在还是"俘虏的身份"

"志愿军司令部的?"那个战士摇摇头!"跑我们机炮排来折腾什么!?"

"看看你的机枪!"丁健伟偷偷的笑了笑!

"你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吗?"那个战士一脸骄傲的表情看着丁健伟。

"这有啥不知道的!"丁健伟笑了笑!"7.92mm二四式马克沁重机枪。它是以德国造7.92mm 08式马克沁重机枪为蓝本仿制而成的。1934年,国民党金陵兵工厂取得了德国7.92mm 08式马克沁重机枪的工作图纸。随即按图纸开始仿制,于1935年仿制成功并正式出品,列为国民党军队的装备,因为是民国24年仿制成功,定为"二四式"。此枪的自动方式为枪管短后坐原理,冷却方式为水冷式。"

"嘿嘿!"丁健伟看着那个战士张成一个O型的嘴!继续看着枪"它发射7. 92mm98式毛瑟各种弹,弹头初速 (重尖弹)770m/s,(尖弹)870m/s,由 100或250发弹带供弹,膛线右旋4条,缠距为240mm,理论射速为600发/min,枪身长895mm,枪身重40多斤,枪架重为60多斤,枪全重为100多斤,嘿嘿!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同志!多批评指正!"

"啊!?"那个战士的嘴张的更大了!而且把自己刚才准备说出来买弄一下的话都咽到肚子里!(虽然这挺机枪自己用的很熟练!但是对这个枪的理论资料还是个上边下来的军工哪里学到的那丁点儿!)

"没有说错的地方吧!"丁健伟偷偷的暗笑!"该让我摸 摸了吧!"

"这…也……不行!"那个战士还是拒绝了!"这是我们机炮排的宝贝!我们排长允许我们才能让!"

"我就摸摸!也不打!"

"那…也不行!"那个战士一脸尴尬的!心里大概也合计着!这家伙到底干什么的!似乎自己肩膀上的重机枪是他的似的!

"枪还能当宝贝宠着啊!"丁健伟还不死心!

"那就一下!完了你赶紧走!战士料想怎么多人你一个人就他妈的是敌人也不能干出什么事儿来!

"好!"丁健伟笑着伸出手!刚在枪筒上摸了一下!

"好了!摸完了吧!"那个战士赶紧加快速度!另外三个人也加快了脚步!

"你!"丁健伟愣住了!"不你咋那么抠门!这枪后边儿有什么故事啊!"

"这挺重机枪是当年打过小鬼子!咬过蒋匪军的肉的!"那个战士提到自己肩膀上的重机枪就一脸的自豪!"听我们排长说!我们40军还是在老山东的游击队的时候就有它了!它消灭过的敌人都数不过来了!光在机枪后边牺牲的机枪手就20多个了!个个都是英雄!全是挺着胸膛握着机枪牺牲的!在锦州郊区配水池那仗就是它最后一个劲的发言!才掩护部队冲上去的!这是英雄枪!"

"哦!"丁健伟看着这挺有历史和故事的重机枪!这挺重机枪的背后有着多少感人的故事和英雄!看来这次又要让美国人吃苦头了!不过看来现在他们也只能先拿李成龙他哥(李承晚)的部队开开荤了!

"你!谁叫你跑出来的!"正当丁健伟看着马克辛重机枪发愣的时候!一个还很幼稚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了过来!"你赶紧给老子回去!要不然我不客气了!"同时丁健伟有感觉有个硬磅磅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后腰!

丁健伟回头一看!正是缴了自己卡宾枪的那个小战士!自己的卡宾枪正在背后背着!手里的汉阳造正顶着自己的脊背!

"小同志!"丁健伟笑着说"小心走火!自己人!自己人啊!"

"你给我……"那个战士正要对丁健伟发火的时候!山头上传来枪声!

"啪!"

出什么事情了!刘飞看了看山头!不是敌人打了我们伏击吧!

"应该不是敌人打了我们的埋伏!一是历史上没有记载!正式开火要过了大榆洞才能开打!二…"康健小声的在刘飞的耳朵边儿上说着"我们刚才从那个山头上路过两次!你一次我一次!我是没有发现敌人埋伏的痕迹!你发现了?如果我是埋伏的敌人!没有一个团的家底儿!我才不傻忽忽的打公路上部队的主意!"

"恩!"刘飞点点头!"我想也不是!但是这声枪是怎么回事?不好!"突然刘飞的脸色大变!

"怎么了!那么紧张干什么?"康健突然对刘飞的脸色大变十分不理解!

"隐蔽!隐蔽!敌人飞机!敌人飞机!"刘飞开始的大声的喊叫起来!"刚才是山头上的搜索尖兵发现了敌人的飞机来袭击了!开枪报警的!"

天空的南边儿隐隐约约的传来嗡嗡的声音!可以判定!肯定是美国人的飞机!这一点康健和刘飞一样没有任何怀疑!中国空军的米格15八成还在老毛子那里喷油漆儿呢!

大路上行军的部队呼啦开始隐蔽!有的跑到路基下边卧倒!或者冲到山根底下找草丛隐蔽!部队显得不是那么慌乱!毕竟经过抗日和解放两大战争的考验!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自己头上敌人飞机肆虐的情况!部队隐蔽的很快!

刘飞和康健赶紧跳到路基下边儿!和其他隐蔽的志愿军战士一样卧倒!把头埋进胳膊里!

还没有"归队"的丁健伟拉着看押他的那个小战士跟着那挺重机枪的四个兵一起跳跑到了公路边的一个小树丛里!

欧阳军生和上官云架上俘虏也跑到路基下边隐蔽起来!

两架飞机从南边儿晃晃悠悠的沿着公路高空飞过来,突然拉低了飞机!刘飞他们对着刘飞他们冲了下来!

"暴露目标了!?"听见飞机的轰鸣越来越近的声音,刘飞在路基下边抬头看看,明显那两架飞机已经把飞机调整到俯冲射击的姿态了!转头又看了看公路!才发现公路上居然还有几个兵在拉扯着一头骡子牵引的山炮!骡子显然很长时间没有上战场了!一听见飞机的声音就走不动道了!任凭几个炮兵的战士怎么驱赶!抽打就是不挪地方!

"快点隐蔽!快点儿!刘飞和康健跑上去开始帮着推山炮!骡子不断的在鞭子和驱赶声中嘶鸣着!但就是说死也不动!

"不要了!快点儿隐蔽!"刘飞看见飞机已经要开火了!赶紧放弃了山炮准备跳下公路!但是四个战士就是不肯扔下山炮!依然徒劳的推着大炮!

"炮没有了可以再缴获!"刘飞大声的喊着!"快点隐蔽!",刘飞再想喊人上来帮忙推也没有用了!敌机明摆着就是发现这门跑!铁定要吃掉了!不能再白白牺牲几个炮兵的战士!将来缴获炮的机会多的是!

刘飞和康健一人抓着一个不肯隐蔽的炮兵!连拉带拽的弄到路基下!正准备回头去再拉剩下的那两个拼命推着山炮轱辘和拉着骡子的战士的时候,敌人飞机更近了!而从发现敌机到这会才不到2分钟的事情!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飞机飞到了射程以内!机炮开始吼叫了起来!

顿时!机炮炮弹打到公路上掀起的灰尘把那门山炮给笼罩了起来!马嘶!人喊!的声音让人有点发狂的念头!

而隐蔽的志愿军战士却显得异常沉寂!没有人朝天空开枪!且不说步枪、冲锋枪!就连轻重机枪也没有一挺开火的!所有的士兵都似乎对天上的飞机和忌惮的样子!

"我操你妈的!"路基下的康健狠狠的捶着地面!"还老子冲锋枪!为什么不打!就两架飞机而已!这好歹是一个团!大家都朝天上打得是个多大的低空火力网!那个飞机里的混蛋就是上帝也跑不了的!为什么!为什么都不开枪!"

路基那边的丁健伟!看着俯冲下来直奔山炮的飞机!赶紧捅了捅那个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战士!

"你赶紧把机枪支上!你看那飞机的俯冲距离地面高度很低!估计也就7、8百米的高度!你搂他几发!没准能打下来!"

那个战士一手护着机枪!一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两眼放出火光来!但是就是没有把马克辛机枪组装起来的意思!

"妈的!你是不是怕死!"丁健伟一边看着战士一边看着进入低空状态扫射的飞机!

奇怪的是!飞机扫射了一番以后!居然没有重新飞过来再次扫射!而是拉高以后!得意洋洋的向东南方向飞了过去!空中的无线电里传来一个声音!

"我是费席尔上尉!弹药消耗完毕!里斯中尉!请跟紧我!我们开始返航!"

"里斯明白!费席儿上尉!可惜了!这次飞行你又没能碰到共产分子的飞机。不能再给你的宝贝添上一颗星了!"

"贫嘴的家伙!"


飞机刚刚拉高!被刘飞和康健强行拉下公路隐蔽的炮兵就冲上了公路!刘飞和康健也冲了上去!

山炮的一个轱辘已打坏了!两个战士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牵引山炮的骡子也倒在地上!嘶鸣着,两个战士一个身子扑到了山炮上似乎是想用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掩护山炮,一个死死的抱着骡子的脖子!两个人已经都牺牲了!烈士身上的伤口不断汩汩的流出鲜血!

"排长!排长!"一个炮兵战士跑到山炮前!拼命的摇晃着烈士的遗体!

"班长!班长!"另外一个抱起另外一个烈士的遗体!

确认排长和班长都牺牲以后!两个兵都抱着烈士的遗体哭了起来!

刘飞和康健站在他们面前!看着号哭的炮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虽然在来朝鲜已经好几天了!可是这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同志牺牲!两个人的心里也不好受!

"你!"一个兵站起来!撕扯着刘飞的衣服领子!"为什么不把排长拉回来!为什么!!!!!"

刘飞咬着嘴唇!什么也没有说!看见自己未来的战友牺牲心里自然很难过!也理解这个兵失去战友的心情!

"你说呀!你给老子说话呀!"刘飞的衣服领子被撕扯着!

丁健伟看见飞机飞走了!爬起来远远的看见公路上围拢的人群和听见战士撕人心肺的哭号声!

"你!"丁健伟气得指着那个扛着重机枪的战士!"你小子为什么不开枪!你他妈的是不是怕暴露位置!是不是贪生怕死!"

"……"那个兵顾不得拍身上的土!先去检查机枪!然后抬头看着公路上的人群!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同志中又有人牺牲了!

"妈的!你为什么不说话!"丁健伟指着那挺机枪!"飞机飞的那么低!为什么不打!还什么英雄枪!狗屁!"

"你才放屁!"那个战士涨红了脸!情绪也很激动!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老子不打!是因为有纪律!老子才不是贪生怕死!"


"你说呀!你说呀!"

正当刘飞目无表情的任由那个炮兵战士撕扯着衣服的时候!一阵马蹄声从北面传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马上的人怒吼到!"不要让敌人的飞机扯住我们的步伐!赶紧起来!继续赶路!"

"政委来了!"

"政委来了!"

"政委!政委!"那个兵扔下刘飞!跑过去拉住政委的马缰绳!"政委!我们排长班长都牺牲了!"

来人正是354团的政治委员张晓名。他听见战士的哭诉!翻身跳下马来!看着牺牲的战士!眼睛也湿润了!

"同志们!敌人既然在空中和我们斗!我们就要和敌人到地去斗!要把他们打疼了!他们才知道我们的厉害!烈士不会白白牺牲的!我们要继续跑下去!给我们的烈士报仇!"

"报仇!报仇!"战士们都愤怒的喊了起来!

"你们几个是!"政委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看到了穿着与众不同的刘飞等人!

"报告政委同志!我们是司令部出来的侦察部队!"刘飞看看政委的看自己衣服的眼神儿!"出来侦察!弄了一身敌人的狗皮掩护身份!"

"哦!"政委刚刚从师部回来!已经得知志愿军的指挥机关就在他们前边!师长刚刚还传达军里的命令让他们加快行军速度!

"再过几个山头就是大榆洞了!老总在那里等我们!"刘飞看看已经开始继续前进的队伍行列!

"恩!继续出发!你们怎么都没有武器!"政委抬头看看自己的部队又出发了!就是速度还要再加快点儿!"楮团长呢!"

"团长已经上前边儿去了!让您处理他们几个!他们的枪让我们下了!"那个刚才用枪顶着丁健伟的战士对政委报告说!

"哦!武器可以还给他们了!加快速度!"政委翻身上马!"把烈士的遗体掩埋了!做个记号!以后我们打胜了!带他们回家!"

"是!"那个战士立正回答!然后看着政委的马离去!

两具烈士的遗体在公路边的一片空地上并排的放着,脸上的血迹已经让战士们给擦干净了!凌乱的衣服被尽量的整理了一下!风纪扣也重新的扣好!丁健伟和几个战士正用小锹挖着墓地!

刘飞和康健已经拿回了武器!两个人默默的站在烈士的遗体旁边!刚才两个失态的战士已经冷静了下来!在一个班的步兵的帮助下!把死掉的骡子卸掉!带着眼泪!自己拉着山炮又继续开始南进了!剩下了3、4个步兵战士掩埋烈士遗体!

掩埋烈士遗体的简易墓地准备好了!两个烈士安详的躺在里边!康健和刘飞两个人接过志愿军战士手里的铁锹默默的开始填土!

本来想给烈士弄块墓碑的!可是就连一块简易的木版都没有找到!丁健伟把自己胳膊上的帽徽卸了下来!轻轻的放到一个烈士的胸前。

一锹一锹的土逐渐盖住了烈士的脸!直到刚才还鲜活的两个生命成为两个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坟包!

"看来以后有人发现烈士的遗骨的时候!只能靠老丁的帽徽才能断定是中国军人的遗骨了!希望有朝一日!他们能回家!不要长眠在异国他乡!"刘飞看着匆匆掩埋了烈士后不声不响的收拾好东西就回到行军队列里的那几个志愿军战士!

"恩!"康健看看烈士那简陋的墓地!

"敬礼!"除了架着俘虏的欧阳军生和上官云以外!所有小分队的人都立正向烈士墓敬礼!

这时!几十匹马从公路北面跑过来!为首一个年轻的军官勒住战马看着公路边发生的一切!

"那边是怎么回事!"

"邓师长!那是刚才敌人飞机空袭牺牲了几个战士!他们可能在掩埋烈士遗体!

"哦!"邓师长默默的向那两个烈士的坟墓敬礼后,看着延伸到南方的公路!用鞭子狠狠抽了一下马的屁股!沿着公路飞奔而去!


丁健伟拿着一块从烈士脖子上摘下来的白毛巾!用一根枯树枝挑着!插到了坟头上!

"这就是你们的招魂番了了!都是军人!不要着急回家!在天上看着我们给你们报仇!"

当小分队在公路上即将再次加如大军行军的行列的时候!刘飞回头看了看烈士长眠的地方!已经西斜的太阳照在那块白毛巾上!一阵风吹过!微微的颤动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