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朽的夜~

程朗 收藏 10 14

酒吧,放纵的音乐,闪耀的镁光灯,蠢动的欲望。旋转,跳跃,疯狂地扭动身躯。空气中弥漫了腐朽的味道——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我不可遏止地想起她,开心却又泪流满面。相隔着着吧台,我教阿明如何和着音乐疯狂地舞动。一边回忆这一款一摆是当初她怎样耐心地教会我。除非我放弃舞动,否则我就不可能忘了他。聪明而狡猾的女人,给了我一个最不可能忘记她的理由。


有客人来了,要了一瓶威士忌,要纯饮。不忍心阿明多喝,我就坐在一边和阿明陪他喝一杯又一杯辛辣的威士。酒精的味道放肆地在嗓子和胃里弥漫。想吐。我一直不喜欢酒的味道,啤酒红酒洋酒,没有一样是我的最爱。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放弃过喝酒。不是品位而是受罪。生活就像酒一样,有是不可避免的。头痛。欲裂的时候我掏出手机,给苇发消息:“喝得有点多,头痛。”她的消息很快就回过来了:“不要喝酒噶,我不在你不要喝酒。”于是思维顺着时间倒流,眼前浮现那晚的情形——我带着苇去看他曾经的男朋友,我的朋友——阿明和她的老婆。地点:迪斯酒吧。想起苇和阿明玩“吹牛”的情形。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屏幕。懒懒地摇,漫不经心地猜,输了就慵懒地笑笑,喝上一口酒。从头到尾他的眼光都没有落到她的眼睛上,他情愿一直注视那些闪烁的灯光。如果不是这样,不知道他会不会泪流满面。从头到尾我都没喝一口酒,品尝不是酒而是淡淡的幸福。我也没有加入他们的游戏,因为阿明说,那游戏是苇最先教会她的,所以我想,那是他们的游戏。


现在阿明教会了我,我陪那客人玩。输了,我就让血液中再多弥漫一些乙醇分子;赢了,我便会开心地笑。那人对我说:“我喜欢你的笑容,干净不带杂质,你是个单纯的男孩。”我笑了笑,不是微笑而是嘲笑。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净,只是眼中悄悄溜过了一些讯息。曾经渣渣看破了我的微笑,他说:“如果你能再掩饰好一眼底的的那抹讯息,你的笑就更完美了。”到今天,过了这么久了,不知道是我的笑容更完美了,还是那人没有看出来,或者说看出来而没有说。我的笑容里的确隐藏了太多的东西。我不喜欢被别人看破我的心思,那样我会觉得像被人剥光扔在大街上一样难堪。所以我笑,学习孩子一样天真,不带防备的笑容。


“我不在哪个照顾你噶!不要喝了啊!”苇说。我想我快要哭了出来。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有人照顾的感觉了。跟林一年多,我总是要考虑很多。生活声很是依赖他,可是思维还是孤独地徘徊,因为不放心把自己交给一个大孩子。 其实作为男人,我是一直很需要人照顾的啊,这种感觉真TMD的好,想戒都戒不掉。


那客人说:“等会我能请你一起去唱歌吗?”我看着他,很想说:“你去死吧!”但是我不能,他是阿明的客人。所以我笑笑:“不要意思,我等会要和阿明一起回家。”没有放过她眼睛里溜过的那一抹失望。很想放声大笑,嘲笑这些充斥着欲望的女人。如同野狗一样。对于这些女人里说,两个人在床上的呻吟声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我不是无性主义者,我也不是一夜情的崇拜者。



和苇的感情一直是淡淡的,连幸福也是淡淡的,忧伤也是。这几天下班回去的时候,都会发现苇的QQ头像色彩斑斓着。我就会忍不住会用视频去弹他,她也不恼,说:“知道你安全了,我也该去睡觉了。”她也说:“偶来都是GG等偶,现在也该我感受下等待的滋味了。”雪儿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班是很会哄女孩子开心的。但是她却不知道,我根本懒得去分辨那究竟是不是只是表面上的幸福。是与否,时间都会给予最正确的证明。所以在那之前想再多都是没有必要的。其实我也很少等人的,特别是男人。但我也会等班,很认真,很耐心地去等。脑子里是空茫一片,只剩下了等待。在这之前,我根本不曾想到原来我是这么善于等待。也从来没有想到,我会为这淡淡的感情做出那么多我意想不到的事。其实我也明白,只是我不愿意再受伤,所以我故意去忽略了感觉而已。而班,恰好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容易让人受伤的男人。但是我却一直很肯定我的感觉,我一直是喜欢他的,很喜欢。至少到现在这种感觉都未曾改变过。


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和阿明会对坐着聊天,聊现在也聊过去。特别伤感的时候,阿明说:“末末,其实我很羡慕你这点。你能将眼泪控制得刚好,而我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说到女人的眼泪的时候,阿明告诉我苇为她流过两次泪。我笑笑。我希望的是,没有人会因我而掉泪,班也是。我希望的是我带给他们的会是快乐而不是眼泪。虽然那可能永远只是希望。。。


迪斯的舞台上,男男女女还在疯狂地扭动着身躯,放纵着欲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