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4(摩步大穿插)

剑客888 收藏 127 17966
导读:[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4(摩步大穿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血火染高平4(摩步大穿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军第一批突击穿插部队由布局关成功穿插占领东溪后,我西线在布局关方向又组织一支大规模的摩托化步兵、装甲部队突击穿插行动。担负这次穿特突击任务的是我42军126师3团和43军坦克团的一百余坦克,近千台汽车。他们的任务是由布局关前出,沿军路进班翁、靠松山、东溪和四号公路向高平急进,以达成对高平守敌346师的合围之势。

布局关前的简易公路上,车辆轰鸣人声杂嘈,各单位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担任前卫任务的 三团一营营长张富贵早已坐到了塔乘的坦克上,他头戴伪装圈,胸前是交叉的各种装具的带子,在他旁边坐着的是营部的通信排长、步谈机员和机枪手等,每人的腰间都有一根短绳,绳索是一头有一个挂钩,挂在炮塔的扶手上(并不是有人编造的把战士绑在坦克上)以防高速行进中摔下来。

张营长望着浮云漂动的天空,不时低头看一下手腕上的表,离出发的时间还早,他叫通信排长拿出一幅穿插路线图。图上标注的是部队穿插路线及沿途越军据点的位置,以及我先头部队已占领的区域和要点。

图上的布署情况他早已熟得不能再熟了,他只是有些不放心。他指着图上标 有“弄梅隧道”的要点说道:“通知副营长按计划拿下隧道,保证部队按时通过!”“是!”步谈机员将营长的指示用密语传达给了率领前卫连的陈副营长。

漆黑的夜晚,坑凹不平的公路只有一点灰色的暗影。所有坦克都已打开了红外夜视仪,“哗 哗 ”地向前奔驰,前呼后应的机车马达声,淹没了沿途稀疏的枪声。陈付营长所带的前卫连正乘坐着先头坦克向嫩金山口全速前进。

我搭乘步兵的坦克先头部队,(剑客)在快到达弄梅遂道前的拐弯处时,在路旁落下两发迫击炮弹,紧接着我担克遭到越军反坦克火器的攻击,一辆被击毁,三辆受伤。陈付营长立即命令搭乘的步兵三连迅速下车,就地展开战斗队形,抢占公路两侧有利地形,与敌对峙。

越军的机枪向公路上疯狂扫射,公路上飞弹如蟥,打到坦克车体上叮咚作响。

借助燃烧的火光,陈副营长观看着眼前的地形,只见公路呈现“之”字形在山梁蜿转延伸,从不远处的弄梅隧道穿过。弄梅隧道宽约4、5米,长约10多米,处在东溪至高平之间,驻守该地的越军系石安县独立营的一个连,隧道由该连的一个排把守。

越军对该处的防守做了精心设计,他们在刀削似的石壁上打洞,修筑了上中下三层明暗火力点,以交叉火力严密封锁“之”字形弯道。

“报告,炮连射击准备完毕!”罗连长通过步谈机报告,随后,步兵三连向他报告,已占领了隧道两侧的制高点。他看了一下手表,从展开到占领阵地仅用了二十多分钟,他立即命令三连长派出一个班,前去侦察遂道情况。

在伴随火炮的掩护下,三连付指导员张学全带领六班,向遂道口摸去。在离洞口约二三十米远处,从一个洞内传出一阵阵越军的淫笑和女人的叫骂声,关于越军配有洗衣班的情况,我军早有耳闻,现在看来情况属实,同时,也可以从越军的现有表现看出,他们还没有炸毁隧道的迹象。

我三团主力部队在经过东溪大桥时,因桥梁损坏,没有和前卫营同时到达遂道,直至十八日四时五十分才赶到嫩金出口,团、营首长了解情况后,命令三连控制现有制高点,以火力掩护二连夺取隧道。

七时二十五分,战斗打响,二连向越军发起攻击。三排七班携加强的重机枪、火箭筒,在陈付营长和三排长的带领下,冒着弹雨奋力攀登陡峭山坡,迅速抢占了遂道北侧无名高地,以火力控制隧道,付连长甘永先带领八班、九班向隧道南侧无名高地迂回。

七时四十分,三排接近隧道南侧无名高地,坦克五连和步兵二排开始向遂道口运动。

当我第一辆尖刀担克开至“之”字形拐弯处时,一发火箭弹从坦克顶部飞了过去,另一发炮弹在距坦克三米外爆炸,越军架在隧道南侧无名高地上的机枪,也十分猖狂地向公路上扫射,我坦克处在敌火力打击的危险地带。

十班付卓德希见状,一猫腰提着一具火箭筒就冲了上去。他发现隐藏在草丛中的一个洞口冒着青淡的烟雾,他估计这里就是越军对我坦克射击的火炮隐身处。于是他架起火箭筒迅速瞄准,只听“轰”的一声,洞内的无坐力炮和越军和盔帽都一起抛了出来。他的副射手欢呼道:“好啊,干掉四个!”

十班副的两耳被震的嗡嗡作响,根本听不到副射手在说什么。他一个翻滚,更换了射击位置,重新装上火箭弹,他瞪眼搜索目标。这时,他又发现在遂着右侧的一个暗火力点正吐着火舌,把我进攻隧道的二排压得抬不起头来。他迅速瞄准击发,一道火焰飞过,只听一声巨响,越军射手的尸体和机枪一块飞了出来。

二排乘机伴随坦克接近了隧道口。五班黄班长率先带领全班向崖顶攀登,遂道顶部的越军拼命地用机枪向崖下的战士们扫射。黄班长端枪一个点射扫了过去,顺手又是两颗手榴弹,越军的机枪打哑了,残余越军撒腿逃了。这时,陈付营长带着三排也从两侧包抄过来,我步兵二连仅用了二十分钟,就控制了弄梅隧道,打开了嫩金山口。对于我军强大的装甲突击能力和摩托化步兵的开进速度,配合以我重炮部队的伴随火力支援,越军对我军这种以硬碰硬的蛮横打法吃不消了。为了减缓我军的攻击势头,越军对其纵深的公路和桥梁进行了破坏和炸毁。

担任三团攻击箭头的一营,由搭乘坦克开进改为徒步奔袭,他们向高平外围的防御屏障博山发起了攻击。

博山位于高平东南七公里,北侧与一较大无名高地相连,东北侧为526高地。四号公路从博山与526高地之间穿过。博山及其北侧无名高地均为土山,坡缓、草低、树稀,视界开阔,有利于工事修筑;山脚下有民房、草棚、竹林和香蕉树,便于隐蔽伏击;山脚与公路之间是稻田,射界十分开阔。526高地系石山,山高坡陡,不便于修筑工事和兵力机动,但可通视整个博山地区。

博山守敌为越军346师851团7连、8连三排及特工20营一部,配备有无座力炮、火箭筒和轻重机枪。其布署是:博山约一个排,无名高地约两个排,526高地山脚有一个排、连指挥所设在无名高地西南侧。越军在博山、无名高地东侧山脚构筑了九个反坦克火器工事,形成了打坦克与打步兵相结合的多层火力配系;在博山东侧沟渠,博山与无名高地之间东侧凹部以及无名高地东侧沟渠均布设防步兵雷场。越军企图依靠地利条件封锁公路,以迟滞我军向高平进攻。

我步兵三连仍然是前卫连,全连的尖刀是九班。在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急行军使我军指战员忘记了寒冷,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打到高平去!九班战士们肩枪挎弹,左臂系着白布条的标志,他们沿着山脚快步行进。

突然,行进中的九班长在左前方约八、九十米处发现有一忽明忽暗的火头,他判断是有人在那里吸烟。他估计八九不离十是站岗的越军,他悄声命令全班肃声散开。

他把战士小王叫到身边,向他耳语了几句,小王会意地点了点头。说罢两人一左一右匍匐前进,悄悄向越军哨兵摸去。

九班长蔡楚南紧贴地面,死死盯住那忽明忽暗的火头。借助微弱地光亮,他看到抽烟的家伙头戴盔帽,怀中抱着一支冲锋枪,屁股坐在公路边的里程碑上,大腿压二腿,正美滋滋地在哼着小曲。他怎能想到有两名中国士兵已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的性命生死与否,也就在瞬间明了。

九班长跃身飞扑过去,用力夹住越军哨兵的脖子,小王也迅速冲了上去,顺手一块毛巾塞到越军口中。一搂腿,二人象抓小鸡似的,把这名越军抬了回来。

经审讯,一营长对当面越军布防情况有了进一步了解,他把从越军俘虏口中得到的新情况,用红蓝铅笔在地图上做了标注。

拂晓前,我军的炮火袭击开始了。一群群炮弹把高地山头覆盖。炸点、爆光,弥漫的硝烟,枪炮声连成一片。

步谈机内传来张营长的命令:“三连出击!”黄连长把手一挥,三连的指战员们以前三角的进攻战斗队形向无名高地冲去。

他们刚进入开阔地,半山腰上的三个越军火力点,成“品”字形向我三连射击。密集的弹雨打的稻田尘土飞扬,压的三连主攻排无法抬头。黄连长看在眼里,他观察了一下攻击路线,从通信号手中夺过一支冲锋枪,向炮排喊道:“无后座力炮,跟我上!”说着一闪身跃了出去。他忽左忽右,或跃进或滚进,冲到了一个土坎下。 跟进的无后座力炮班,也随着连长的战术动作冲了上来。

他命令无后座力炮就地展开占领发射阵地,他一个箭步又冲了上去,占领了左侧约一百五十米处的一个土坎。他隐身在一个坟包的后面,据枪瞄准了一个火力点,“哒、哒、哒”一串电光弹飞了过去。无后座力炮顺着连长指示的目标,“咣”的一炮,接着又是一炮,摧毁了敌人两个火力点。这时,本连重机枪在指导员的指挥下,封锁压制住了另两个越军火力点,九班发起了冲击。

九班长在我火力掩护下,手握两枚手榴弹,低姿向敌接近。子弹打得他脚前身后白烟直冒,全班为他捏着一把汗。蔡班长侧身躲到枪眼一侧,把手中的两枚手榴弹一拉弦,顺着枪眼扔了进去,他撤身就地一个翻滚离开了地堡,只听“轰”的一声,地堡被掀开了盖。他翻身跃起,又向第二个火力点冲去。当他隐蔽接近地堡后,一掏手榴弹,坏啦,一枚也没有了!怎么办?只见他爬到地堡顶部,他小心地把冲锋枪口往枪眼顺了下去,猛地往里一斜,搂响了扳机。“哒、哒”一梭子弹打光,敌火力点哑了,三排立即向山顶发起了冲锋。

快要接近主峰了,越军设置在山顶的火力点开始向三排扫射,九班被压在了一堵断崖下面。九班长看了一下地势,还好有搭脚的地方,他喊了一声:“搭人梯,上!”九班战士叠起罗汉,一个个攀登上了两丈多高的悬崖。越军凭险据守,怎能想到我们的战士能从悬崖攀爬上去啊!九班长命令架起机枪,对着敌火力点就是一阵猛射,一会越军的一名射手动不动了。七、八班借势冲到了山顶。七班付徐长林刚跳进堑壕,正好和一名越军撞了一个满怀。 这家伙还抱着一挺轻机枪,看样想跑。七班付一把抱住他,用头向其下巴撞去,那家伙被撞得鼻口流血,应声倒地。七班付幸运地逮了一个活的越军,还缴获了一挺机枪。随后,一排和二排也冲到了山顶,经过清剿,三连攻克控制了博山。

经过一天的激烈恶战,大家的精神始终处在高度紧张之中。战斗一停下来,兴奋劲过后随之而来的是饥饿和寒冷的袭扰。全连出境时,只准备了两天的干粮,后勤物资还没有跟上来,对于执行大穿插的部队来说,远离后方,得不到后勤支持,这是必然的事。全连仅剩下了三包压缩干粮,没有饭吃这可是个大问题,没有体力可没法完成战斗任务。炊事班长向指导员建议说:“我带人先挖点野菜煮一煮,凑合一下。”指导员看看天说道:“天已快黑了,注意不要走远,小心越军偷袭!”饮事班长点一下头就去了。三连在攻占下博山后,在异国的土地上吃下了第一顿野菜汤。

第二天一早,张营长把攻击剩余六个山包的任务交给了三连,团后勤的军工队也送上来一批弹药,同时给三连送来了团指挥所节省的六包压缩干粮。黄连长吩咐把干粮给全连战士们分了,吃完投入战斗。大家把小小的干粮放到嘴里慢慢咀嚼,品尝着食品的芳香。“啪啪”两发信号弹腾空升起,我炮火集密、准确地倾泻在敌人据守的高地上。三连突击队小群多路,灵活接敌,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拿下了剩下的高地,打开了高平市的最后一道屏障,为歼灭高平守敌打开了大门。

我步兵一营完成攻占高平的作战任务(高平之战下集概叙)后,在团战斗序列中,马不停蹄地进军茶灵。

在通往茶灵的公路上有一处标高800米的高地。越军在山上构筑了交通壕与堑壕相连接的环形防御工事,里外三层,还修有诸多的明碉暗堡。我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越军勿忙调整部署,从太原方向抽调了一个加强连的“青年冲锋队”到该高地加强(剑客888)防御力量,以阻止我军向茶灵发展进攻。

寒冷的早晨,天才刚刚放亮,我步兵三团一营沿茶灵公推进至800高地一公里处的一个小高地。张营长命令全营展开战斗队形,营指挥所设立在高地上,前卫三连搜索前进。

当张营长正俯首研究地图时,突然前方传来“哒哒……”的枪声,在寂静的清晨,枪声显得格外清脆。

正在搜索前进的三连,行进中遭到800高地越军高射机枪的火力袭击,冲击力极大的高机弹将地面的泥土掀起老高。听到枪声,三连就地沿公路两侧展开,等待营长的攻击命令。

张营长举起望运镜观察着800高地,他寻思着:“茶灵是越军主力所在地,不尽快拿下800高地,茶灵的越军主力就会有溜掉的可能。从近几天交战的情况看,346师这个王牌最大的特点就是跑的快。如不尽快解决战斗,全师就会堵在这条公路上,贻误战机。他立即通过步话机下达了战斗命令,命三连沿左侧山腿攻击,一连从右侧山腿向主峰攻击。

当我三连尖刀九班冲到800高地第一道堑壕二十米处时,越军的轻重机枪象泼水一样,把弹雨撒了过来,身边的树干和高草被拦腰打断。

一颗手榴弹在九班进攻队形一侧爆炸,一块弹片崩进了战士小朱的左肩,他疼的直呲牙,用手一摸,血如泉涌。他回头喊身后的战友帮他拔下来。战士小杨咬紧牙关一使劲,给他拔了出来。他刚要给小朱包扎,就听到蔡班长的口令:“掩护!”只见小朱一起身就冲了出去。冲击中,小朱连续扔出两颗手榴弹,端枪向堑壕内的越军扫射,全班一声呐喊全冲了上去。

冲在前面的九班长刚跑两步,只见一枚冒烟的手榴弹溜地滚了过来。九班长眼疾脚快,猛一刹身,他一脚踢开手榴弹,喊了声“卧倒!”只听“轰”的一声,爆烟骤起。九班长飞身跃起大喊道:“跟我上!”全班武器一起扫射,堑壕内的越军动摇了。九班长蔡楚南冲到壕沿,见两个越军已跑到堑壕一侧的拐弯处,他举枪一个点射,把两人击毖。这时他头部一阵巨痛,身体摇晃了一下,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战士小谢看到班长受伤,飞快跑来为他包扎。蔡班长推开小谢的手说道:“不要管我,咱是尖刀班,……一定要拿下主峰啊……”话未说完,这位智勇双全的年轻班长就停止了呼吸。

九班战士们听到班长牺牲了,怒火中烧,“为班长报仇,冲啊!”这帮生死与共的弟兄一阵旋风冲了上去。越军的机枪惊恐地阻拦着九班的攻击队形,当冲到第二道堑壕时,九班只剩下战士谢福荣一个人了。

山腰的越军火力点还在疯狂地射击,压制着我三连的主攻排。小谢想到班里倒下的战友,他恨不得把眼前的火力点烧成灰炸成泥!他把仅剩的子弹压进弹匣,把两枚手榴弹拧开盖别到腰间,他起身向敌火力点接近。

他冲、跃、滚、翻,侧体位匍匐到敌堡前,他抽出手榴弹,扯去拉火环,略一停顿,顺着枪眼扔了进去,只听一声巨响,小谢被震昏过去了,三排冲了上来。

九班全体战士浴血奋战、前仆后继的战斗情景都被营长张富贵看在眼里。他为有这样的战士而骄傲,也为战士们的牺牲而悲伤,他指示两个攻击连注意火力掩护,发挥火箭筒的威力。

十班的王班长提起装好火箭弹的火箭筒,从一侧向主峰冲去,主峰上的越军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拼死顽抗。

王班长瞅着目标,急窜几步卧倒在地,肩筒瞄准。但没等王班长击发,两颗罪恶的子弹射中了他的胸膛。

十班战士小唐一看急了,几个翻滚就到了班长身边,他伸手刚要拿火箭筒,胸部不幸中弹。他捂住伤口,右手拖过火箭筒,一使劲甩给了右边五米处的副班长,尔后他吃力地指了一下右前方的土坎,说了句“打!”就软软地低下了头。罗付班长心中明白,小唐是让他更换射击位置消灭敌人。

越军青年冲锋队的机枪还在吼叫,密集的子弹打得草屑泥土乱飞。罗班付看了一下方位,他起身猛地向前跃去,他只觉右腿一麻,中弹了。他仆倒在地,鲜血不断涌出,他咬牙向前爬着,他爬了有二十多米,终于到了较理想的射击位置。他肩筒瞄准,刚要击发,一梭子弹又打中了他。

在罗班付右侧掩护的林正南,流着悲愤的泪水,抓过火箭筒向敌火力点怒射,只听“嗵——轰——”一声巨响,他摧毁了越军的核心火力点。战士们含着眼泪冲上了主峰,全歼了残存的越军。

在右侧的一连,利用晨雾的掩护,隐蔽地从密林中摸到越军第一道堑壕不远处,八班战士们一下子投出十多颗手榴弹,攻占了离主峰只有百米远的一个突出部,直接威胁到越军在主峰的阵地。越军“青年冲锋队”立即组织反击,向一连占领的突出部扑来。

这时,在突出部的阵地上只有八班的付班长杨松坚和新兵小包。(888)他俩集中搜集了几十枚手榴弹摆在身前,所有弹盖都拧开,决心和越军的青年冲锋队员比个高低。

十几个越军冲了过来,俩人几枚手榴弹摔了过去。“轰轰——”在一阵黑烟爆起的同时,越军扔下几具同伴的尸体撤了回去。过了一会,越军又出动一个班攻了过来,杨松坚挺身扔去两枚手榴弹,炸的越军趴下不动了。这伙越军趴在那里,也向他俩投弹。一颗手榴弹落在堑壕中爆炸,新兵小包倒在血泊中。小杨火了,他一气摔出七、八颗手榴弹。这时,一颗手榴弹冒着“滋滋”青烟向他飞来,他眼疾手快,一伸手抄了过来,反手摔了回去。手榴弹在空中爆开,炸死炸伤了好几个越军,在哀嚎中退了下去。当小杨用完最后两颗手榴弹时二排冲了上来。

一营经过苦战,拿下了800高地。我摩托化大部队、装甲部队和炮兵迅速向茶灵方向挺进,又开始了新的战斗!(下集会战高平)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