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三十二章

巴渝 收藏 4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三十二章


田里的稻禾就要开始抽浆了,按科学的田间管理方法,应该进行一次除草和薅秧。这天部队进行这项作业,营部上下除炊事班和值班人员外,均倾巢出动。柯营长也饶有兴趣的加入到无线班的队伍中来,一张脸没有乌云密布,笑得是阳光灿烂。

奇怪的是全体官兵没有一个是卷起裤管下田薅秧的,不像远处的那些农民,都把裤管卷到大腿上。江海洋想学农民那样把裤子挽到大腿来,这样下田就不会打湿裤管,行动也方便一些。但被唐合江制止,“老弟,如果你恁个,哈儿你的腿就喊受不了。”

“那他们……?”他指着不远处的农民问。

“唉,他们已经习惯了,你不能与他们比。你看我都穿着裤子下田,两三年没薅过秧了,突然一下子肯定不适应,不然稻叶一哈儿就把你腿割得难受。这叫宁愿让裤子遭殃,也不愿皮肉受苦。”

“哦!我晓得了,听你的没有错。”

傍晚收工回来,官兵们都在湖边洗脚,那绿色的军裤下半截全被染成泥黄色,怎么也洗不掉。

江海洋戴着一顶破草帽,穿着一件双肩都打上补巴的上装,坐在湖边洗涤。远眺西边慢慢坠下的夕阳,近看那夕阳的余辉把湖水照的波光粼粼,他不禁感慨万千轻声吟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江海洋,又在望湖兴叹唆?”营长笑咪咪来到他身边,蹬下身子也洗涤起来。

听到营长声音,他连忙站起来。营长用白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站起来打量了他一番开玩笑地说:“我看你恁个回江都去,肯定找不到对象。”

江海洋听了嘴上说:“找不到算了。”心里却咕咙:“莫名其妙。”

其实他不知,“萨利的爸爸”现在对这帮干部子弟是越来越有好感了,认为他们经过锻炼培养,应该成为部队建设的精兵强将,栋梁之材。只是他的搭挡,那尤教导员对此老跟他唱对台戏,好像对这帮干部子弟天生有一种成见。这不,昨天的营党委会上,他提出再培养一段时间,在老兵退伍后把江海洋提拔为班长,就遭到教导员的反对,说什么太年青了,不成熟,多培养一段时间再考虑。

后来江海洋知道此事后,心里很不服气,“他娘的,林彪不是二十几岁当军团长吗?我老爸不也是二十五岁就当营长了吗?!自古英雄出少年,这点都不懂。”

然而当时的大气候是,很多干部战士都认为这些干部子弟是来部队躲避“上山下乡”的,部队只不过是他们的临时“避难所”,终有一天他们会脱下军装,回到大城市,在父辈的大树庇护下,过那有滋有味令人羡慕的地方生活。其实不然,大多数干部子弟还是愿子承父业,当一辈子职业军人。因为在他们身体里,毕竟流淌着作为军人之后的血液。


军农的生活并非十分紧张,江海洋有时感到时间难以打发。离开牛岛后,那几十本非马列书籍根本不敢拿出来看,他用一个空弹药箱把它们装起来,并用钉子把它钉牢,上书私人物品,送到储藏室里尘封起来。无聊的上海兵则利用家乡的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写信叫家里人寄来微型耳塞收音机,有事无事的挂在耳朵里听,尤其是晚上十点熄灯号一响,便躺在通铺上享乐起来。这一“新式装备”很快风靡全营,十块钱一个,连节俭的要命的农村兵有的也买上了。

住在无线班的杨排先是忍了好几天,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叫吴贵银拿来让他也听听,开开“洋荤”。他听了一阵连声说好,但就是不提买字。吴贵银这小子很“懂劲”,他对杨排说,先借给他听,等家里再寄一个来就送给他。杨排一听高兴得要死,一张脸笑得稀粑烂,以为检到很大一个便宜。然而吴班长开出的条件是,在年底复员的时候希望杨排不要卡他。这笔交易他们是乎做得很成功。

江海洋并没有赶这种时髦,他把过剩的精力全放在创作上。没事爱坐在湖边埋头记日记写小说和写诗,有时还手舞足蹈,把双臂张开似乎在迎接朝阳?还是在拥抱晚霞?还是呼唤缪斯的到来?让战友们看到有些不可理解,甚至于莫名其妙。按朱冲锋的观后感讲:“鬼晓得他又在搞啥子明堂,又不晓得那根筋出了问题。”

其实他是受了《解放军文艺》一期封面的影响和启发,那一期的封面是一副油画,一名女通讯兵在暴风雨中爬在电杆上检查线路。这是一幅“我是海燕”的油画,在当时很出名,只不过创作者把女兵的脸和身材画的有些过于丰满,形象也十分高大。这毫无疑问是作者无法逃避当时艺术创作的政治标准,那就是正面人物必须是“高大全”。封面背面是一首“我是海燕!”的军旅诗。江海洋看后心潮澎湃,勾起了他的创作欲望。他也依葫芦画瓢的激情创作一首,当要寄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二表姐王国艺有一次踏削大表哥的对话:“你写的诗只有自我欣赏,未必还能发表嘛。”

“你恁个评价,好打击人的积极性啰。”大表哥有些不高兴的说。

一想到这里,江海洋又有些退缩,犹豫之后他还是下定决心:“反正木以成舟,先寄出去再说。”

倒底是初生牛犊,什么都不怕,他硬是把诗搞寄了出去。一个根本没有生活愈历和丰富思想内涵,又无文学休养功底,甚至于还没有多少文化底蕴的小兵禁敢投书《解放军文艺》,这无意是在西湖岛上扔下一原子弹,把好多人都炸懵了。对江海洋这种异想天开,想一鸣惊人的无畏的“壮举”,讽刺挖苦的大有人在,当然赞扬佩服的也有,与己无关和看笑话的更多。

江海洋想,这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嘛,连《解放军文艺》编辑部都要求全军将士踊跃投稿,怎么这些人禁然连这点“正义感”都没有呢?总之,那几天让他着实不好受。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出格当“名人”的日子真不好过,其中打击他最历害的自然要数梁虹。

“耶,看不出你娃还有点鬼明堂呢,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手,不要以为在黄瓜山上写了几句歪诗,又胡诌了炊事班长几句打油诗就敢登<解放军文艺>的大雅之堂。人要有自知明哟,如果要是发表了,我手板心煎鱼给你吃,决不食言。”

江海洋没吃上梁虹的“手煎鱼”,到是《解放军文艺》编辑部的回涵,象一阵春风让他高兴得不得了。回涵是铅字打印的,全文如下:

“江海洋同志:你的来稿收悉,经研究暂不刊用。希你经常来稿,谢谢你对我部的支持!”

远在首都北京的《解放军文艺》编辑部,居然能收到地处四川盆地的一个无名小卒的稿件,这对江海洋来讲,实出所料。原先战友们的嘲笑与攻击,早让他灰心丧气,对此不报任何幻想,没想到编辑部居然还回了涵,无形中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暂不刊用”让他感到高兴,“经常来稿”让他为之振奋,最后一句让他信心十足。不暗此道且无城府的江海洋此刻还沉浸在无限色彩斑斓的自我陶醉中,其实这只不过是编辑部退稿时的例行公事而已。当然,江海洋的确水平有汗(限),根本不可能一枪命中目标。但从此让他定位在热衷于业余文学创作上,那种激情一直延续了好几十年。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