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9/


第 二十七 章


一天后,八五炮营七连八连归队,被军炮团作为“钉子”钉在四连山的前沿阵地上,其目的在于用炮火阻截敌316A师的主力东援。这是因为在前几天的战争中,我西线部队在突破红河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炮火和坦克的掩护下,三天时间里就先后攻克了老街,谷柳,保胜,岳山,谷珊,维甘,登尚等要点,并将敌人的纵深防御体系摧毁。此役全歼敌192团和老街市队,重创345师之121团和190炮团,共歼敌2000余人,致使我西线大军直指越南西北的重镇——柑塘。 越南当局闻讯一下慌了手脚,黎笋集团下令“死守柑塘地区”。使得敌345师仓促调兵遣将,将该师放在红河以东的118团3营西调,与同属该师的121团,在谷萨,典那,容荷和真尉一带构筑防御阵地,企图阻止我军南进。与此同时,还电令敌316A师的主力东援,妄图侧击牵制我军,并对我军已占领了的谷柳老街发起反攻,以解柑塘之围。敌316A师的148团6营作为先谴部队已于二月二十日傍晚进入代乃地区,控制要冲,组织防御,掩护其主力展开。 柑塘是越南西北部的一个重要城市,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一旦被我军突破攻占,那么越南的首都河内就大门洞开了。我军就可以势入破竹,所向披靡的剑指河内。因此越南当局下令越军“死守柑塘地区”的重要性也由此可见一斑。中央军委审时度势,二月二十一日也提出了“要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场恶仗”的指示,并下达了全歼柑塘地区之敌的命令。 当天晚上,SS军军部根据敌我态势,迅速作出部署,命令C师担任阻援任务,攻占代乃一线,并控制要害地点,组织防御抗击敌316A师东援,保障我军主力的侧翼安全。命令A师为左翼部队,B师右翼部队,实施钳形突击,坚决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给予敌王牌316A师以沉重打击。配置给SS军的五十军之一四九师和十一军之三十二师的九十五团为军预备队。

军炮团八五炮营指挥连一排接到命令后又风尘仆仆的朝原路返回,团部命令他们务必在当天傍晚赶到C师师部,并接受该师炮兵科的战斗指令。指挥一排的军车在红河沿江公路的145公里处追上了炮九连,汇合后朝驻在坝洒附近的C师师部急驶而去。 炮兵小分队终于在规定时间赶到C师师部,C师炮兵科长赵良国早已在公路边焦急的等待着这支炮骑兵的到来。 C师炮兵科长赵良国把刚下车的梁副团长和一帮营连指挥员带到炮兵指挥部,指着墙上的军事地图就开始介绍起来:“我师的任务是,在二月二十二日十三时,由二团负责攻歼敌351高地、463高地和代乃高地之敌,尔后由三团一部接替其阵地,组织防御。军炮兵团炮九连的任务是在午夜前占领这三个高地对面的331高地,在明天中午时分战斗打响时,对我攻击部队给予炮火支援。时间紧任务重,看梁副团长还有什么想法和意见?” “331高地的道路情况如何?” 梁副团长看着军事地图问道。 “下午我去高地看过,那里原有一条简易的森林消防公路,师工兵营正在修筑加固。八五炮车上去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而且工兵营会很好的配合你部。” “这就好。” 梁副团长点头答道,随即转身对自己的部下命令道:“部队开饭完毕后,于二十点正,隐蔽向331高地进发,注意灯火管制!” “是!”军官们一起答道,举手敬礼,然后转身离去。

331高地的前沿观测所里,杨军威和侯捷带着指挥排的侦察兵在进行夜间作业,身后三百米处的炮九连也开始构筑炮阵地。 “副连长,你看,在351高地和463高地之间的联接部,有一个烟头火点在无规则移动。” 侯捷小声的对杨军威说。 “标在地图上,天亮后注意观察它的周围情况。” 杨军威也小声吩咐道。“狗日的,看来小越南做梦都没想到我们来得如此之快。明天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杨军威这时放下望远镜对侯捷说:“是啊,明天我看是一场恶战,你看这地形地貌对步兵攻击不是十分有利。我的意思是,从现在起,你排分两班作业,确保明天的炮战指挥,一定要给炮九连安上一双火眼金睛。” “明白,我马上去安排。军威,我看你有当将军的潜质。” 侯捷由衷的佩服道,说完就弓着腰去调配兵力去了。 战争使杨军威在血与火的残酷环境里得到迅速的成长锻炼,让和他一起生活、训练和战斗了四年多的侯捷都刮目相看。这帮非常年青的军队基层指挥官,别看平时有点调儿郎铛,活泼有余,一旦接受命令任务,大脑就开始高速运转起来,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完美的发挥出来。 二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时,331高地的前沿观察指挥所里,梁副团长主持召开了炮分队排以上的军官军事会议。这次在返回途径中突然接到新的战斗命令,让这位年过半百的老炮兵深感责任重大。因为这次和C师一起阻击的是敌王牌师316A师,是越南号称的所谓英雄师,是越军王牌中王牌,具有丛林作战的丰富经验,火力配备猛烈。五十年代初,C师的前任师长曾担任过这支越南武装的师长。因此,敌316A师对我军的战术打法这一套相当熟习,所以C师称这次是和自己的影子在作战。而敌316A师则称之为学生与先生的较量。 在六十年代中期,梁副团长在当时还是三营中校营副营长时,也曾派到该师炮团当过教官。今天真是冤家路窄了,两军对阵,狭路相逢,只有勇者为胜。

“同志们,敌316A师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关键的是,歼灭代乃地区高地之敌后,我们能否成功的阻击住东援之敌,是关系到我军能否打下柑塘的重中之重。杨副连长,你对敌人几个要点高地观察后有什么高见?先说说。” “我的意见只能是抛砖引玉,据我们观测侦察,代乃高地的一道战壕通往敌一隐蔽点,敌人进出频繁,估计是敌一指挥所,它的前沿是一个迫击炮阵地。我以为,在步兵向351高地和463高地发起冲击前,先对这个高地实施炮火打击,摧毁他的指挥部,砸毁他的炮阵地,使守敌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和无火炮支援之能力,然后收缩火炮射程对351高地和463高地实行冰雹式打击,为步兵冲锋开劈通道。”杨军威讲出自己的看法。 “我同意杨副连长的意见,需要补充的是,在敌人的351高地和463高地的接合部,看似无险可居,可是敌人在哪里放置了约一个连的兵力,不仅有一个迫击炮排,还有一个机枪排,工事也分别通向两边高地,可进可退。炮连在实施炮火打击时,一定要猛、准、狠!”C师炮兵赵科长说。 “炮连的同志有什高见?也可以谈谈。”梁副团长看了看炮连的同志问道。“没有,就等首长下决心了。”金连长回答。 “副团长,你就等着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吧,打下柑塘,老子非弄点战利品不可。”“马大炮”又放大炮了,炮声还没响起了,他就想到了“掠夺”。

梁副团长看了一眼他的这小老乡说:“你就这点出息,我给你说啊‘马大炮’,你要是压制不住这三个高地的敌人火力,我拿你是问!” “副团长,你别拿眼瞪我呀!你就放心吧,在别的连我不好说,在九连那是哑巴见面没说的。” “别把牛皮吹破啰。” 梁副团长对“马大炮”说,最后下决心的对一群部下说道:“好吧,就按这个战斗方案执行,不过你们要把两点之间的炮火射击时间掌握好,不要让炮弹落在自己人头上。你们马上回去准备吧,战斗很快就要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