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外篇 外篇四 老汤

panzergu 收藏 1 0
导读:彪骑校尉 外篇 外篇四 老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你说什么?义阳王爷现在在史州蹲大狱?我没听错吧?才当上史州官——屁股还没坐热就入大狱?”我刚回到幽州给我新建的幽州知府官邸,一个‘渔阳大夫’派来的信使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在宽敞无比的厅堂内等着了,他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铁血军乌龙山大营军前总军师领汴梁节度使——铁血朝先王天俊王亲赐,殿前吏部又正天僚开朝公忠又副军师,顶天扶朝纲义阳王汤恩伯千岁被打入了史州大狱“思过”三天。

“怎么了?”我打发走信使后,嫣然从后堂走了出来,关切地问我道——一段时间的相处,让我们之间变得无话不谈。(当然,军机要事除外——)

“汤王爷被下狱了——我得去看看——我倒要见识见识如今在史州还有谁有这个胆子敢关老汤!来人——备马!点500陌刀手,我们到史州去会会老友!”

“是——大人!”

(观众:大铁血朝律法不是规定州官不得“擅离职守”吗?)

(Panzergu:我新官上任,按大铁血朝律法:新官上任的期限为10天。而我不需要挪动地方,因此凭空多出了10天的“假期”——正好让我到史州兜一圈!)

“嫣然也要去——”

“我这是去探监——又不是去玩——现在的史州刚刚安定下来——史家军残部势力还在饲机作乱,我怕你去有危险啊——”

“真的?你真这么想的?”萧嫣然一本正经地望着我问道。

“当然是真的!天地可表——此心可比日月!”我也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去你的!姑且本姑娘相信你——不过,我一定要去——我要去看我七哥!当时谁让你把我扣下了?害得我们兄妹俩都没好好团聚!”(Panzergu:冤枉啊——我怎么成了强抢民女的了?那可是永牢大罪啊——)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本校尉怕了你了!我带你去就是了——”

(Panzergu:真丢面子——我堂堂大铁血朝幽州知府、北府军总军师、彪骑营统领、统兵140000的‘彪骑校尉’Panzergu居然对一个女子无可奈何!)

……

带着嫣然和500陌刀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史州。到底是将门之女——一路的狂奔没把嫣然巅散架,要换了别的一般女子,早就挎了——这点确实是我最喜欢的她的优点之一。

没有作半点停留——我领着嫣然造访了萧七的府邸。看着妹子回家,当哥哥的自然高兴得不得了,而且见了嫣然和我看样子已经不可能分离了——他的彪骑大舅子貌似是“铁板上钉丁”的事情了!更加是喜不自胜——当夜在府上摆下酒菜,为他妹子和我接风洗尘。

小酒喝着、小菜吃着、美人陪着——这世间上不会再有比这更美的事了!我和萧七频频碰杯——而嫣然则不停地为我和她哥哥斟酒。这幅“其乐融融”的景象——怎一个“温馨”能形容得出来的呢?

“七弟,(在史州义军的时候我就这么称呼萧七)知道汤王爷为什么会下大狱吗?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太明白——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得罪了大铁血朝的大人物——否则,凭他的地位——别说是史州了,就是整个大铁血朝——又有几个能把他打入大狱的呢?”

“呵——看来对方来头不小啊——”

“可不是——不过皇上说了——义阳王是强制思过,而不是什么下大狱——听说王爷的‘思过’生活过得还挺滋润的——好酒好菜招待着,唯一和义阳王府不一样的就是没有成群的妻妾陪同着——”

“哈哈哈——这可不是要了老汤的命吗?”我不由得笑了起来,“明天我去‘探监’——看看他到底得罪的是何方神圣!”

“我也要去!”嫣然在一旁茬上话茬——

“你一女孩子家,去大牢干什么?小心沾晦气!”萧七没好气地呵斥道——

“哎——就让她去吧——我估计着我们的汤王爷也想我们的嫣然小姐了——哈哈哈——”

“啊——这么可怕啊?那我不去了!”很显然——嫣然被我刚才的话吓住了!

“嫣然小姐难道胆怯了吗?”

“谁——谁胆怯了?去就去——”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带着嫣然来到了号称“史州第一牢”的史州大牢一号牢,当年史家军当政的时候,这里是专门关押史家军内部犯科之人的场所!关在这里面的与其说是“关押”——更不如说是“住宿”来得确切一些。“牢房”布置得极为考究,由于当时的史州“一号”、“二号”、“三号”管事的都以自己为“法兰西使者”的身份自居,所以这第一大牢的建筑也是按照法兰西的巴士底狱的样式修建的!外型酷似在Lin2702和军中英吉利工程师口中所描述的“城堡”。(观众:其实就是嘛——笨。Panzergu:别忘了当时是什么时代!我又没出使过,怎么知道它们像什么。)和嫣然到了“城堡”吊桥下被狱卒拦住了——好话说尽也不肯放行,急得我扯开嗓门大喊一声:“老汤——汤王爷!”

只看见高高在上的一扇窗户里——老汤的大脑袋探了出来,“哦——是Panzergu兄弟啊——”突然又板出一副严肃的面孔,“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请彪骑校尉大人和嫣然小姐进来!本王的客人你们也敢如此怠慢——快给我让开——”

狱卒一听我是‘彪骑校尉’,顿时作揖道:“大人恕罪,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校尉大人到来,大人万望恕罪——”他们收起了兵器,站立吊桥两旁,“大人,里面请——”

我赞许了这个狱卒几句——(什么?是否真心赞许?当然是是真心赞许了!如今大铁血朝不趋炎附势的人可不多了!)给了没守门的4个狱卒每人1两黄金,然后领着嫣然在他四人的拜谢中走进了“城堡”——

“城堡”里的装饰华丽异常,(观众:晕,这哪是监狱?Panzergu:哈哈哈——这似乎是史家军为我们做的唯一一件好事了——哈哈哈——)怪不得当年那些史家军的“犯人”从牢房里出来一个个都白白胖胖的!原来这里是他们的享福之地啊——

引路的狱卒领着我们拐了几个弯后到了一扇门前,这门的式样我在‘诗思飘花’的船上看见过,一整块门板上雕刻着精细的花纹,还镀着金——看样子修建这座监狱花了不少,位处前线,仍大兴土木建此奢华之物,史家军安能不败!

“你下去吧,没你什么事了——”

“是,大人——”

我学着‘诗思飘花’的样子优雅地伸手敲了三下门——“咚、咚、咚——”

门被飞快地打开了,义阳王爷早就站在门后恭迎我了——“哎呀——嫣然小姐,终于又见到你了哈——”(这个死老汤!居然先向嫣然问候,当我这个兄弟是空气!观众:算了吧——谁让他好色捏——)

“王爷万福——”嫣然回得甚是得体——

“哎呀——兄弟啊,可把你盼来了!”(晕——有那么严重吗?)

“哥哥在这里受苦了——”(鬼才相信你受苦了呢!)

“别在门口站着了,快里面坐吧——”说着,老汤将我和嫣然引进了他的“牢房”。

“我的天——你这是牢房吗?简直比京城最好的驿馆还要舒服一倍啊——”

“见笑了——那是我们的前任给我们留下的——不用白不用——哈哈哈——不过,这里的伙食可不怎么对我的胃口啊——”

“得——我知道你要什么了!我给你带来了!”说着,招呼嫣然将带来的酒菜一样样地放在桌上,“你福气啊——嫣然第一次为我下橱你就沾上光了!”

“哦——嫣然姑娘的手艺那本王就更要尝一尝了!”

……

其间省去老汤狼吞虎咽的吃相描写1000字

……

“吃慢点,没人和你抢哈——”我没好气地说道,而嫣然只顾在一旁掩嘴偷笑。“我说老汤——谁这么大的胆子把你弄到这来了呀?”

“小声点——老汤我倒霉,得罪了大人物了——”

“大人物——什么大人物?我等在大铁血朝似乎也算是‘大人物’了吧——”

“你不知道——前几天‘宋海峰’和‘大米稀饭’两位亲王在史州设宴,结果老哥我喝醉了酒,当堂要和宋亲王比无耻,和米亲王比邪恶——结果——就到这里来了。”

我一开始听得稀里糊涂的——不过一会时间我就反应过来了——当场乐得把喝进口中的酒一滴不剩得全送进了鼻腔里——呛得我咳嗽不止,吓得嫣然直帮我拍背舒气,好一会才缓过来——可我依旧大笑不止。

笑够了的我停了下来,“好——老、老汤!(笑得有些气喘)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宋海峰’亲王掌管着大铁血朝的女子档案,自恃能掌握整个大铁血朝的美女详细信息——自称‘大铁血朝第一无耻之人’;而‘大米稀饭’亲王乃皇上第一智囊,也可以说是我大铁血朝鬼点子最多的人物——其自称‘大铁血朝第一邪恶之人’。你居然和宋亲王比无耻;和米亲王比邪恶——你不是自讨苦吃吗你——哎哟——哈哈哈——不行了,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

“我还年轻,总有一天我会比他们更无耻,更邪恶的——”老汤看似很不服气的样子!

“那是以后的事情——目前,你还必须乖乖地呆在这地方闭门思过!”

“这我知道——不用你教,碰到他们俩算本王倒霉!”老汤一仰头,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真是好酒——嫣然姑娘的手艺也是不错,兄弟你有福啊——当哥哥的打心底里羡慕啊——兄弟准备什么时候和嫣然姑娘成亲啊——”

嫣然霎时满脸通红,“王爷——休要取笑嫣然——”

“哎——这哪是取笑呢——本王出来后即刻到幽州小住,直到兄弟你成亲为止——哈哈哈——”

“老汤——你将我的军是不是?”

“怎么这么说话——你对于嫣然姑娘——只有高攀,没有低就——少摆你那副臭架子!”

“得——兄弟我怕了你了——你要来就来吧!我会让你看到的——”

听我这句话——嫣然的脸更红了——

(观众:切——又在这虚伪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