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外篇 外篇三 弹劾

panzergu 收藏 1 4
导读:彪骑校尉 外篇 外篇三 弹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避祸


当我正率主力从天池往幽州赶的时候,斥候传来了Lin2702送来的惊人消息——幽州彪骑营大营遭到数万愤怒的“百姓”围攻——但是从这些“百姓”的行为上看可以肯定他们是原‘黑暗太阳’“冷月营”的余众,看样子是来为他们死去的主子报仇血恨的!找准了我主力不在幽州的空挡,妄图凭借人多势众,一口吃掉彪骑营留在幽州大营的留守部队。

不过,有了上次“冷月营”化装乱民闯营的“先例”——擅闯军营者死!留守幽州大营的20000陌刀手面对比自身多得多的“乱民”毫不手软,大开杀戒凭借着一身的重甲(我专门给留守士兵配发的防护盔甲)和锋利无比的陌刀以及训练有素的手法——数万已经久没训练的“冷月营”就好比一群乌合之众——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再加上Lin2702留守在幽州的神机营前来增援,千余杆火枪对着一片混乱的“乱民”就是一阵狂射。而那些“冷月营”的兵丁却好似服了鸦片一般,依旧踏着同伴的尸体朝前冲着,面对如此不要命的敌人,众军士也杀红了眼,军中大力士直接把霹雳雷火弹的引线点燃往对方人群中投去——随着轰轰炸响,冷月营兵士血肉横飞,没被炸死的也被震的七荤八素。陌刀手们趁机掩杀,冲入了乱民群中就是一阵左砍右杀。久不操练的“冷月营”兵丁怎是对手,队型瞬间崩溃。不过想走已经不可能了!法肯豪森的玄甲营此时已来增援,重甲骑兵的冲击力何等的恐怖——一个冲击下来,退回去的“冷月营”士兵又被无情的堵了回来,两厢夹击下,数万“冷月营”的士兵无一人逃出升天。经过清点,现场遗尸的“冷月营”兵丁有35323人。北府军方面的损失是:彪骑营阵亡350人,受伤1453人;雕骑营阵亡17人,受伤533人;玄甲营无人阵亡,受伤93人。

此事一出,当即一石激起千层浪!史家军遗族顿时在民间散布彪骑营屠杀“百姓”的流言,弄得百姓人人自危,以至于一提到彪骑营的名字就会浑身发抖,“钉”在原地不敢动弹。一时间彪骑营的陌刀手一在大街上出现,本来还摩肩接踵的热闹场面会在瞬间变得空无一人,留下的只是一片狼籍!

……

“他妈的!”我看完情报后怒不可遏!一巴掌拍在案几上,让旁边的萧嫣然吓了一大跳,“‘冷月营’!又是‘冷月营’!我早晚血洗‘冷月营’!”

……

“圣旨到——‘彪骑校尉’Panzergu接旨——”这回宣旨的换了别人!这回不是太监,而是寰秋郡的监察使‘熊熊’大人——

“臣在——”我率领众将跪听圣旨——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奉天承喻,皇上诏曰:‘彪骑校尉’Panzergu剿灭金卑,功在社稷,甚得朕心。特升为幽州知府,统管幽州政务军务。特命Panzergu进京领封——钦此,不得有误——”

“万岁万岁万万岁——”

‘熊熊’将圣旨交与我手中,“皇上着校尉大人即刻动身,切勿迟疑——”

“好我即刻动身——来人,‘熊熊’大人鞍马劳顿,好好照顾‘熊熊’大人——”

“是——大人!”

‘熊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队50人的陌刀手已经跟在了他的身后——他心想:完了——这下成人质了,皇上啊——你可别留‘彪骑校尉’太长时间,否则——微臣我就有危险丧命在陌刀之下了呀——55555——

……

告别了嫣然和众将,我带着500陌刀手踏上了去京城的路——这是我第二次入京面圣了!

……


皇上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高山王没有在正殿召见我,而是在寝宫的勤政殿召见了我。这说明:这次召见并不正式,两个并排的席位和满桌的酒菜证实了我的想法!

“末将参见皇上——”

“爱卿免礼,一路辛苦了,知道朕为什么把你招来吗?”

“臣愚顿——皇上明示——”在皇上面前——就是你只知道也得装着不知道!在皇上面前显示聪明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朕也不瞒你——你的部队在幽州捅的那个篓子捅大了,虽说乱民闯军当死,但是也不应该杀戮甚众啊——像你这么杀法,用不了几回幽州城会被你杀光的呀——”

“皇上明鉴——根据臣的情报——这些所谓的乱民并非平民百姓!乃是‘黑暗太阳’遗下的‘冷月营’余众。”

“什么?‘冷月营’?”高山王对此吃惊不小,“有何凭证证明?”

“据我得到的报告:这些人的尸体上都有刺‘冷月营’的‘青色弯月’标记,联想到他们的主子‘黑暗太阳’乔装行刺‘海灵公主’不成,被神机营乱枪打死一事,这群人很显然是趁我征伐金卑的时候,要替他们的主子报仇来的!想我幽州政治清明,百姓向来安居乐业!如何会生暴民暴乱?即使是暴民暴乱,那他们闯的也应该是我幽州府衙——为何闯我彪骑营呢?望皇上明察!”

“这么说——是另有隐情了?”

“皇上圣明!”

“你说的也有道理——朕即刻派人下去查!若真如爱卿所言,朕自然给爱卿一个公道!”

“谢皇上——”

“得了——少来这套——”高山王此刻换了副面孔,“‘海灵公主’的伤没事吧?朕可是一直在挂记她呢——”(观众:集体昏倒!后宫佳丽成群他居然还在惦记其她女子!高山王:罗嗦什么?我是皇上!我爱找几个就找几个!)

“劳皇上挂记——公主玉体安康无恙——”

“唉——没事就好——不过‘黑暗太阳’可惜了——一个美人啊——就这么被火枪给——”语气中透出了无尽的惋惜——(高山王天生对漂亮女子敏感——只要是漂亮女子——总会引来皇上的“关注”)

“她若不死——海灵公主性命堪忧啊——这是不能两全的事情啊——‘黑暗太阳’的父亲乃金卑人士,且是死在与我大铁血朝交战的战场上!(我还没说是死在我的手里——)皇上认为‘黑暗太阳’还会为我大铁血朝效力吗?皇上削她兵权,自以为是网开一面、留她一条性命!不过,她似乎并未体会圣意,反而怀恨在心,微臣真是替皇上不平啊——”(观众:坏——真是太坏了!挑拨离间的功夫真是一流!Panzergu:废话!我如果不挑拨,自会有别人向皇上来挑拨我!当然得先下手为强啊——)

被我这么一说,高山王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不错!妄图行刺开国元勋之女!死有余辜!”

这时,新任大内总管‘S兔子’(根据我得到的情报——那个被我杀掉的‘S子弹’是他的亲弟弟,这家子怎么总是出这些人物——)推门进来——

“混帐东西,谁叫你进来了。跪下!”

这‘S兔子’没想到我也在,居然没听到高山王的呵斥,指着我阴阳怪气地大叫道:“大胆钦犯——在皇上面前还敢如此放肆,居然还敢和皇上并排而坐,反了反了!”

高山王怒斥道:“放肆!这里哪里有你这个阉人说话的地方!给我跪下——”

‘S兔子’这才不情愿地跪下了。“Panzergu乃皇上钦犯,皇上为何和其同案而坐?”

“朕什么时候说过Panzergu大人是‘钦犯’了?你个奴才哪边耳朵听到的?”

“那皇上为何将边将招至京城?大臣们可都以为是皇上缉拿杀戮钦犯Panzergu归案的——”

一听此话,高山王龙颜大怒:“混帐东西!你算什么东西?阉人!干预朝政不算,还胆敢散步谣言诬陷朝廷大将!凭任何一条朕都可以杀了你!来人——”

“在——”两个锦衣卫已经候在了‘S兔子’的两旁——

此刻的高山王无比威严:“把这个阉人押入死牢——明日午时开刀问斩!”

“皇上忠奸不分——忠奸不分啊——”

“忠奸不分?你兄弟长年卧底北府军刺探军情别以为朕不知道!此等大罪朕不诛你九族已经是对你格外开恩了!你今天居然还跑到朕面前来撒野——朕看你真的是活腻了——带下去!”

‘S兔子’一听此言顿时变得歇斯底里!“Panzergu,你杀我兄弟——我‘S’家与你不共戴天!我死了,自有我其他的兄弟来找你!‘S’家的人是杀不完的!‘S’家万岁——”(观众:再次集体昏倒——都喊起革命口号来了——)

“咆哮朕的寝宫,罪加一等!拉下去杖毙——立决!”

两个锦衣卫硬拖着‘S兔子’往外拽——但因其挣扎甚烈,干脆照他脑袋就是一棒,刚才还活蹦乱跳的‘S兔子’就如同一条死鱼(错了,是死兔子)一般被拖走了——

……


归队


皇上密布各地、无孔不入、办事高效的锦衣卫在第二天我们刚睁开眼睛(昨夜我和皇上对酒当歌、大醉一场)就把“彪骑营屠民”事件的调查报告递呈了上来。为此我回避了片刻——片刻之后高山王随即上朝,在朝堂之上,高山王亲自当堂宣读调查结果——

“朕得悉:冲击幽州北府军彪骑营之乱民乃逆贼‘黑暗太阳’之‘冷月营’残部,实为死有余辜!传朕旨意:即日起解散‘冷月营’!今后若再有‘冷月营’余众闹事者——杀无赦!尤以闯军营者——该营将领可当场诛杀之——不必先行禀报于朕!将此诏告天下,不得有误——”

堂下大臣议论纷纷——几个前史家军派系的大臣开始不停地擦汗!

随后,一个小太监宣读了高山王的圣旨:“奉天承喻,皇上诏曰:‘彪骑校尉’Panzergu剿灭金卑,功在社稷,甚得朕心。特升为幽州知府,统管幽州政务军务。诏告天下——钦此——”

“臣Panzergu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极其有面子的在大铁血朝的金銮殿上接下了击碎一切不利于我的谣言的圣旨——

……

当真相诏告天下的时候——原本对彪骑营的非议和指责齐刷刷地转向了‘冷月营’。为什么呢?因为‘黑暗太阳’当政的时候飞扬跋扈——在大铁血朝是出了名的‘万人恨’!‘冷月营’亦是仗着主子的高贵身份胡作非为、鱼肉百姓!因此当“乱民”的真实身份被锁定为‘冷月营’的时候——所有的指责都劈头盖脸地直冲‘冷月营’和‘黑暗太阳’而去——反正死人已经不能再开口说话——所以骂得再难听也不为过——

……

拜别高山王后,我带着500亲卫陌刀手回到了山海关。[奉我将令,彪骑营留20000人驻守天池、10000人驻守宁远、10000人守安东、20000人驻守辽阳(原金卑陪都盛京)等待上将军阿健派军换防外,其余主力50000余众在山海关外驻扎等待我的归来——]一直被我“留”在军中的‘熊熊’大人见我如同见了救星一般,他在我彪骑营虽然好酒喝着、好菜吃着,但是这些都是要他付银子的!我离开的5天里他已经为了他的“温饱问题”花光了身上的所有银两——我要再不回来——他恐怕就要变卖衣服裤子来换酒菜了——

‘熊熊’一见我,立刻如同亲兄弟一般,“你总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兄弟我可就要变卖裤子了——”说罢——居然委屈得“哇哇——”大哭起来——

我强忍着笑把可怜的‘熊熊’送走——然后一头躲到大帐里开始“哈哈——”的大笑——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