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外篇 外篇二 渔阳

panzergu 收藏 1 9
导读:彪骑校尉 外篇 外篇二 渔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当我结束了一天的陌刀训练经过马槽的时候,TANK叫住了我——“主人——我想听你讲故事——”

“啊——你都是结婚的马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要听故事吗?”我没好气地说道。

“主人——你答应告诉你的拜把子兄弟‘渔阳大夫’的事情哟——你说话可不能不算话!我和‘园园’都想听来着!”

“既然是我说过答应你的——那我就和你们说说吧!”(观众:原来“彪骑校尉”也有虚伪的时候啊;Panzergu:此乃待人之道!好好学着点!)

我一头躺在了稻草堆上——刚被晒过的稻草躺起来格外舒服,“想听就得乖乖的——绝对不能插嘴啊——”

“知道了——主人,我们保证乖乖的。不会插嘴的!”

“那好——你们可听好了啊——”我清了清嗓子——开始叙述起一段在我的记忆中存放了3年之久的往事……


三年前——史州,山海关前……


天空已经被一片朝霞染红——这里的早晨一点也闻不到清新的气息——到处都弥漫着肃杀的窒息——当时是二级都尉的我带着10000多弟兄刚刚杀退一支金卑骑兵,和同是二级都尉的‘渔阳大夫’和三级都尉‘吴勾剑’合兵一处,准备宿营。一场恶战下来,三支部队都已经人困马乏,急切地想休息,许多士兵几乎倒头就睡。可就在此时,我布下的游动哨发来令人震惊的报告:我们被包围了——包围者不是金卑军,而是文华州兵马节度史‘黑暗太阳’!

“什么?你确定吗?”我们三个都惊呆了!

“确定——三位大人——我亲眼看到大旗上写着:‘大铁血朝冷月郡主’”

“全体准备战斗!”,‘渔阳大夫’大手一招命令道!

“战斗?‘黑暗太阳’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啊——”‘吴勾剑’有一些犹豫。

“你看这架势是自己人吗?”‘渔阳大夫’怒道,“列阵——迎敌!”

三部兵马将近3万人组成了环阵——面对不断逼过来的‘冷月营’军阵,‘渔阳大夫’策马上前——“请‘黑暗太阳’郡主出来说话!”

军阵里传出一声大骂,“呔!你算什么东西!郡主何等尊贵,怎能和你说话!”

“刚才说话的——敢站出来吗?”我也策马上前,大声说道。

对方似乎有恃无恐!那个说话的当即把坐骑一纵,出得阵列,“就是本人!你们又将怎样呢?”

“很好——还有种承认,是条汉子!请问如何称呼——”‘渔阳大夫’冷笑道——

“哼——告诉你等无名小卒也无妨——老子是‘冷月郡主’帐下三大亲卫之首——”

“嗖——”他的名字永远也没有讲出来。一支羽箭插在了他的喉咙上!这箭是我射出的!当我慢悠悠地放下弓弩的时候,嘴巴里冷冷地说了一句:“有此恶奴!主之过也!我替你主子清理门户好了——”(后来在冷月营大帐被杀死的‘黑暗太阳’的两个亲卫是这家伙的弟弟!当时对我的攻击是为了给兄长报仇的,只可惜——他们根本练功没练到火候!为什么?都去当“面首”了——哪还有时间练功啊——)

看到自己的亲卫如一个棒槌一样砸倒在地——胸中怒气按耐不住——出阵娇喝:“何人如此大胆!胆敢杀我亲卫——”

“哼——如此恶犬!养有何用?”我回答得理直气壮!“我等刚经恶战——郡主来此何事?还摆开了这么大的阵势——看样子是要打仗啊——”

“你杀我亲卫!本郡主必不饶你!”‘黑暗太阳’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回头朝左右道:“谁去于我捉拿此人?”

“郡主请慢动手——”‘渔阳大夫’道:“我想问问郡主,您不在文华州当你的兵马节度使,跑到史州来干什么?”

‘黑暗太阳’冷笑一声,“将死之人——告诉你已经没用了!”然后将手幽雅地一挥,“去——把他们全干掉!”

冷月营一声齐呼:“冲啊——”步兵的步伐和战马的马蹄开始迈动。黑压压的军阵顿时朝我们涌来!

“‘吴勾剑’你压住阵脚——Panzergu,我们冲!擒贼先擒王——”

“好勒——义军弟兄们——置于死地而后生!冲啊——”

“死而后生!死而后生!冲啊——”

‘黑暗太阳’有点吃惊,她没料到在她眼中不过一群乌合之众的史州义军会有如此的士气!更让她感到不安的是——渔阳大夫和我的冲锋矛头直指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所在的中军——“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放箭!射死他们!”

随着主子的命令,一群弓弩手开始弯弓搭箭,准备引发——

当他们刚刚把羽箭搭上弩机的时候,‘渔阳大夫’手下的标枪步兵的标枪就已经飞到他们面前——可怜的弓箭手还没等他的羽箭射出就呜呼哀哉(射手最大的悲哀就是在被杀死之前——没有机会发射自己的武器)。随着这排弓箭手的倒下——冲在最前面的我[因为我的坐骑是纯种的汗血宝马——是在杀死一个金卑酋长后得到的战利品,后来我根据多方面的情报——证实了这个被我杀死的金卑酋长就是‘黑暗太阳’的生父,(观众:难怪‘黑暗太阳’那么狠Panzergu呢!原来是有杀父之仇啊——)]手持长刀直取‘黑暗太阳’,‘黑暗太阳’身边的两个丫鬟反应倒不是很慢,(练过几手的——)迅速出手向我攻来——可惜,她们手中的刀太短——当我的长刀将这两颗长得还算标标致的头颅割下来的时候,她们的短刀连我的战袍的一丝麻线都没沾上——可惜这两个美人坯子了,她们当时看上去至多二十岁!我是在辣手摧花啊——不过没有办法!这是在打仗——不是在逛窑子!

当这两个丫鬟的身形从马背上栽下来的时候,‘黑暗太阳’的长剑朝我刺了过来,我倒也不慌乱——因为我清楚得很——‘黑暗太阳’的武功稀疏平常,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的长刀只一挑——长剑就脱手而飞!大惊之下的‘黑暗太阳’欲用短剑再战,又是一声“当”想——短刀被‘渔阳大夫’的长矛挑飞——随后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住了‘黑暗太阳’的嫩脖子。

“都给我住手!”‘渔阳大夫’沉声道!

一看主子掌握在对方手里,‘冷月营’的士兵瞬间停下手来!时间瞬间凝固——

“都把兵刃放下——放下!”

没人答应——

我可没那么多耐性——长刀一挥,‘黑暗太阳’头顶上寒光一闪,束得好好的头发呼啦啦地散落下来——几缕乌发飘落到地上,“再不放下兵刃,落地的将是你们郡主的人头!我Panzergu说到做到!”

“咣铴——”一声兵器落地之声——随后就是一片这种声音。

‘黑暗太阳’已经被我刚才的一刀(刀锋是帖着她的鼻尖飞过去的!)吓得已经面无人色,语无伦次地向周围求救:“护驾、护驾——”

“护驾?——护驾是皇上用的!你一个郡主也配说‘护驾’吗?”我冷冷道——

“兄弟——别跟她废话!”‘渔阳大夫’喝道:“叫你的手下把路让开!快!”

“休想——本郡主最讨厌要挟!”

“恐怕郡主你别无选择!因为要你的命就是我哥俩一念之间的事情——想想看:你活着,或许还有找我们报仇的机会,而你如果死了!你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我附着‘黑暗太阳’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的话马上起了作用,“都散开!没看到本郡主现在危险吗?都散开——”‘黑暗太阳’歇斯底里地对她的部下吼道——

“这就对了!”‘渔阳大夫’道:“郡主最好还是送我们一程,免得我们路上寂寞——”说着,也不等‘黑暗太阳’答话将其点了穴道,往马背上一扔,潇洒地对惊慌失措的‘冷月营’士兵道:“诸位放心,只要你们不跟来,我们决不为难你们的郡主——古人云‘百里相送’,我等不会让郡主送百里的!送个十里八里的这情谊也就到了!你们可以在十里外把你们的郡主接回来!弟兄们——我们走!诸位不用送了哈——哈哈哈——”

“敢跟随者——”我故意拖长了音调,“死!”这个“死”字说的是掷地有声,‘冷月营’的士兵无不被吓得后退数步。真的无人敢跟上前来!

近3万史州义军士兵列队出了‘冷月营’的包围圈,“弟兄们——把我教予尔等的诗喊出来!扯开嗓门地喊出来!哈哈哈——”‘渔阳大夫’此时的心情无比舒畅——

士兵们顿时扯开嗓门大声唱了起来:


东北望,

飞雪漫卷苍茫。

狼烟急,

虏骑猖,

人臣安可坐消亡?

西南望,

山河万里雄壮。

天欲倾,

国有殇,

断头相见又何妨!


“原诗不是‘西北望’吗?”‘吴勾剑’很是疑惑——

“不错——原诗所描写的是大唐西域战场,可是这里不是西域,是山海关啊——渔阳兄所言不错啊——哈哈——想不到‘渔阳大夫’居然也有吟诗作赋的雅兴——”

“见笑了——将士们唱起来涨士气,这可是最重要的!”

“言之有理——”

“恩——有理——”

……


“主人——听得我荡气回肠——太过瘾了——”TANK显得相当满足——

“是啊——”我舒展了一下身子,“身位史州义军将领是我的荣耀——那个时候,没有补充,没有军饷,没有兵员——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去招募士兵,筹集军饷!倒也充实——这人啊——只有在经历过颠沛流离的日子后才会珍惜现在的好日子——”

“那后来呢?”

“后来——哼——后来就是你主人我最艰难的日子——我们遭到了‘奴法’的伏击,‘吴勾剑’阵亡,我和‘渔阳大夫’被冲散——损失了1400多弟兄——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渔阳大夫’拼死杀回将我救出重围——但是我们又遭到‘西拿厥’的袭击,我和‘渔阳大夫’再次被冲散了——”

“为什么史州官军要袭击你们呢?”TANK的新媳妇‘园园’显得非常不解——

“呵呵——因为他们一心想和金卑议和——这样他们可以有太平日子鱼肉百姓!而史州义军的出现却让他们的计划一次又一次地成了泡影!所以他们情愿将老弱残兵部署在抵抗金卑的一线,而把精锐部队用在了对史州义军的围剿上!用他们的话说,那叫‘攘外必先安内’!千方百计地让朝廷认为就是因为有我们这些史州义军的存在才让他们没法集中兵力抵御金卑铁骑——他们这招不可谓不毒辣——史州义军现在确实不复存在了——”

“主人,你不是说你加入北府军是因为‘渔阳大夫’的举荐吗?跟我们讲讲吧——”

“好吧——我被‘西拿厥’袭击后一路收集冲散的士兵,一路离开史州到了朔玄郡安顿下来——日夜操练我余下的9000多兵马。当史州战事逐渐平息的时候,我派人潜入史州四处打探‘渔阳大夫’的消息,可是一直没有音信——直到一个月后,我收到‘渔阳大夫’的亲笔信——他告诉我:他已率部加入了北府军,并希望我一并加入,共图大业——因此,我就成了北府军的一员了——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样啊——我现在知道你以前一直说的‘生死之交’的真正含义了——”TANK做出一副醒悟状——

“呵呵——看不出来——我的小马现在长进了哈——不错,没枉费主人我花的心思——”我心中很欣慰,“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睡了——TANK!你得照顾好‘园园’!要是我听她说你待她不好——看我怎么罚你——”

“主人——哪敢——我宝贝她还来不及呢!主人——我的问题解决了,该解决你的问题了吧——‘海灵公主’待你可不薄哦——抓紧机会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观众:晕,这是什么小马——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大胆!瞎说什么——公主金枝玉叶的。我一个小小校尉怎能配得上她——不许多想啊——睡觉!”

……




本作品纯粹恶搞请庸人不要对号自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