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当我刚带着TANK回到我的幽州兵马节度副使的宅邸的时候,我的机密情报营统领就一阵风似的“闪”到我面前——“大人——大人——重大情报——‘小图尔布特’和‘黑暗太阳’把大人您和义阳王爷全告了御状了!”

“哦——动作好快啊!干得不错!”我说着将50两铁血黄金塞到他手里!“你现在把先前的任务(找小马和他主人的资料)交给你的手下!你给我盯好史州的那群家伙!一有动静马上来报——去吧!”

“得令——大人!”

两天以后,诺公公带来了高山王的口谕:“着‘彪骑校尉’即刻进京。刑部大堂报到——于‘小图尔布特’和‘黑暗太阳’当面对质——钦此——”

“皇上可曾有话对我说?”我谢恩接旨后问诺公公道。

“皇上什么也没有咱家说,不过正因为什么也没说,咱家以为大人可以带兵器和亲卫进京!此去切不可示弱啊——”

“谢公公良言。”

“此事定是我那不争气的干儿子闹的!‘小图尔布特’不过一传声筒而已!怪咱家管教无方,在此先向大人赔不是了——”诺公公说着又要下跪。

“公公,千万使不得!此事不干公公的事,实则乃史家军和我北府军之梁子也——公公何过之有。我即刻准备,随公公进京就是了。”

……

临行的那天,朔玄郡郡王‘笑漠红尘’大人,北府上将军阿健率朔玄郡大小官员来为我送行,郡王叮嘱我道:“此去京师不比出征,凡事克制为好!毕竟同朝为官,以和为贵。不过,切不可因退让而让众人以为我朔玄无人!”

“郡王的话我记住了!诸位放心——Panzergu此去京师必然不丢朔玄的脸面。我怎么去的必然怎么回来,诸位切勿记挂——TANK这段日子就有劳诸位照顾了,告辞——”说罢,向众位同僚抱拳告别。遂握紧陌刀,翻身上马,带上50陌刀手,跟随着诺公公朝铁血朝京师开拔。

……

大铁血朝的京师我还是第一次走一遭,大铁血朝律法规定:“各郡官员各就其位,各尽其职!无诏不得入京师,违者牢!”(观众:晕——规矩那么多。Panzergu:那当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继续看吧!)

入京师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去勤政殿觐见高山王(具体内容省略——),之后就火速赶往刑部报到,一场大铁血朝的官对官的诉讼就此展开——

原告:史州兵马统制‘小图尔布特’,文华州(哦——忘了!是“前”)兵马节度史‘黑暗太阳’。

被告:殿前吏部又正天僚开朝公忠又副军师顶天扶朝纲义阳王署乌龙山总军师领汴梁节度使汤恩伯,幽州兵马节度副使Panzergu。

证人:海州兵马节度副使诗思飘花,“双头阎罗”流云居士。

“啪——”刑部尚书一拍惊堂木“给众位大人看座!”(平民百姓:集体晕倒——到底是当官的,打官司都不用下跪的。没天理啊——55555。官吏:吵什么!再吵当咆哮公堂论处!)

“先行审理‘小图尔布特’告义阳王爷小马名称违律案件——‘小图尔布特’大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图尔布特’迫不及待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点也不夸张,是用跳的!)“当然有话!汤恩伯的马取名‘SB小图’,这明显是对本官的污蔑和攻击!乃大铁血朝律法之不容!本官强烈要求大人判决将‘SB小图’斩首并且暴尸三天!”(真够嚣张的!连判决结果都给想好了!照你这样还判个球啊——)

刑部尚书又转向汤恩伯,“那么义阳王爷对此事作何解释呢?”

“抗议!他是被告,怎能容他说话!”‘小图尔布特’急了!在他看来,这个刑部尚书应该马上宣判将“SB小图”斩首,以泻他心头之恨!

“放肆,公堂之上岂容喧哗!还不退下!”刚才还算客气的刑部尚书这下板起了面孔!

‘小图尔伯特’这回不吱声了——尽管这是暂时的!

老汤这才不慌不忙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微微向刑部上书行了个礼,“大人,我认为是‘小图尔布特’大人先将其小马取名‘汤恩伯’为前,本王实以为这是对本王的景仰——”

“放屁——谁景仰你了——”

“啪!”又是一声惊堂木!“再敢咆哮公堂,拖出去打20大板——(刑部尚书自语: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你算老几,敢对我人五人六的叫板!)

‘小图尔布特’赶快闭嘴——

“本王以为‘小图尔布特’大人此举是对本王的景仰,故投桃报李,将自己的小马取名‘SB小图’,仅此而已——”

“恩——言之有理——”

“大人,千万别听这个老狐狸胡说!”‘黑暗太阳’给‘小图尔布特’撑了腰,“到底谁的马先起名字都不知道呢!我看是汤恩伯先取的名字!”

“查出谁先取名字很好办——把牧马司的备案调来看看不就可以了吗?”诗思飘花在旁边说了一句,“而且我正好从牧马司那里要来了一份副本!那是为了给血狼营众多小马留档用的!谁先谁后就很清楚了!”说着,诗思飘花拿出了这本留档!交给了刑部尚书。

“确系大铁血朝牧马司之记录——非赝品也!”尚书大人一边说着,一边翻开来查找起来!“从记录上显示:‘汤恩伯’比‘SB小图’早命名一天!‘小图尔布特’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小图尔布特’顿时语塞——“这——好——就算是我先起的名字,那也是对汤王爷的敬意,可是他为什么要把他的马取名‘SB小图’!分明是对我的侮辱,请大人明查!”

(观众:晕现在承认是对人家的敬意了——当时怎么很嚣张地说“放屁——谁景仰你了——”)

(Panzergu:专心看书!不许交头接耳!)

“请问‘小图尔布特’大人,你怎么就认为我给马取名‘SB小图’是对你的‘侮辱’?”汤王爷反问道——

“就是,就是——就是那个‘SB’!这就是侮辱的证据!”

“哦——那你知道这个‘SB’是什么意思吗?连本王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还望尚书大人明查——”

“你!你!你!”‘小图尔布特’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

……

“此案审理完毕——翌日宣判!另‘小图尔布特’告Panzergu假传军情一事。实乃兵不厌诈之举,‘彪骑校尉’未有不妥之处!当堂驳回!”(流云居士:怎么?没我什么事了?那还大老远的把我从汴州叫来——这路费谁管啊?)

“你——‘小图尔布特’彻底说不出话了——”

……

“下一状案子——‘黑暗太阳’告Panzergu假传圣旨,阵前夺军,滥杀‘冷月营’亲卫一事——‘黑暗太阳’大人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尚书大人,没有了!我已经说得很详细了!”

“且慢——假传圣旨纯属子虚乌有!”我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哼!此圣旨不是高山王之龙迹!这你做何解释?”‘黑暗太阳’拿出了当天她接下的圣旨——

刑部尚书验看过后严肃起来:“假传圣旨可是‘永牢’之罪,‘彪骑校尉’有什么可说的吗?”

“咱家有话要说!”诺公公开口了!高山王密旨给咱家——‘阻挠征讨军者就地撤职!’——这就是解释!要不是这道密旨,你肯接旨吗?”

“那密旨现在何在?”尚书大人问道——

“大胆!既是密旨!如何能让尔等观看?”诺公公板起了脸!

刑部尚书的脑袋立刻缩了回去!诺公公是他绝对惹不起的!他是皇宫总管太监,又是‘奴法’的义父,连桀骜不逊的北府军上下都对他必恭必敬,谁敢得罪他。尚书大人有点头大了!

“尚书大人,难道就凭一封子虚乌有的密旨,难道就能推翻假传圣旨之罪吗?”

“放肆!难道你怀疑咱家假传圣旨不成?宣旨的是我——和‘彪骑校尉’有什么干系!要告——就告咱家好了!”

“尚书大人,这密旨和圣旨的真伪——恐怕您要向皇上亲自去查证了!”我笑着说——

尚书一身冷汗,“既是高山王密旨,那假不了,绝对假不了,不用验了,不用验了!”

“既然尚书大人这么说——我就罢了!可是Panzergu杀我亲卫!此事铁证如山!”

“是!我是杀了他们!那‘黑暗太阳’大人希望在下如何呢?”

“杀人偿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哈哈哈——看来——‘黑暗太阳’大人是要我死啊——可惜——您不会如愿的!”我话锋一转,“尚书大人——那两亲卫持刀冲向本官,意图行刺,本官迫不得已出刀杀之!大铁血朝律法——行刺者死(新设的斩刑)——本官不过按律行事而已!”

“说得轻巧!我的亲卫,何时轮得着你来动手!”

“当时本官若不动手,难道你愿意看到本官血溅你的大帐吗?”(其实她心中千百个愿意!)我转身对刑部尚书道:“尚书大人,当时情景——若他们不死!本官必死,诺公公当时在场!他可以作证——”

诺公公点了点头,“而且下令者就是眼前的这位‘黑暗太阳’大人——哦——不对,是‘前’大人——”

我差点笑出声来,公公,真有你的!

“当然了!此事由我而起——我愿意给这两位亲卫的家人一定的抚恤!”

刑部尚书见有台阶下了——自然兴奋不已,“校尉此心让人佩服!那么‘黑暗太阳’大人以为如何?”

“我不接受!今日若不杀此人,来日我必将让北府军片瓦不留!等着吧!你们这群北府的野狗!”

“尚书大人——你可听到她说什么了吧?这算什么?大铁血朝律法里对当堂辱骂朝廷命官——这你看怎么处理?”诺公公开口了,“若大人处理不了——那只有上奏皇上了!”

“来人!将‘黑暗太阳’拿下!先关押3天!面壁思过!”

“是!”几个强壮的刑部衙役七手八脚地把‘黑暗太阳’给架了下去!直到消失在视线尽头,她依然骂不绝口!

……

一天后,‘小图尔布特’告义阳王爷小马名称违律案件宣判:由于没有确凿证据证明“SB小图”是对‘小图尔布特’的侮辱!故将‘SB小图’斩首的请求刑部不予批准!

……

向那两个死在我的陌刀下的倒霉鬼们每人给了20两铁血黄金的抚恤之后就踏上了归途!而同行的流云居士还一个劲地向我抱怨:为什么‘小图尔布特’告我的案子不审了!让他失去了一个给‘小图尔布特’下马威的机会!

“算啦老兄——谁让人家告我的理由那么愚蠢呢——”我安慰流云居士,“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要着急啊——哈哈哈——回去到我府上大醉一场!第二天我亲自护送你回汴州!”

“哈哈哈——好——大醉一场!”

“哈哈哈——这等好事怎么可能没有本王在场?”回头一看——原来是老汤也跟来了!(蹭饭的又来了!汗一个!)

“再加上我!四个人正好一桌子!”诗思飘花也跟了上来!

……

“好!四个人一醉方休——看来我府上的四坛上品女儿红看来难保啊——”

“哈哈哈——”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