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二十二节 清算

panzergu 收藏 3 35
导读: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二十二节 清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交谈


为了实施我的“天池计划”,第一步要做的是将金卑方面的注意力尽量地从王庭所在地天池引开!好让我能有机会派精兵将天池变成“绝子池”。思虑再三,我还是准备将这个极其危险,可以说有去无回的任务交给机密情报营去完成!做出决断的当天带着TANK来到机密情报营,萧嫣然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人皮面具。我悄悄走到她身后——这个美女的手还不是一般的巧,到底是制作面具的高手——她做的人皮面具精致至极,这使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脑袋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了倾——

萧嫣然感觉背后有风,反射性的给了我一个扫膛腿。还好我反应快,整个人一个后空翻,脱离了她的攻击范围。“嫣然——是我!”(观众:哎哟——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太肉麻了,这才几天啊?)

“哼——下次看你还敢无声息的站在本小姐身后!”萧嫣然调皮地笑了一笑——不过,她的这张俏脸就“暗”了下来——

“怎么了?”

“大人,可不可以不那么干?嫣然觉得太残忍了。”果不出我所料,还是为了绝子水的事情。

“这事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为了大铁血朝的东北边疆永无战祸!我必须担上这个‘恶名’!大铁血朝和金卑鞑子已经对峙了几代人,这种对峙再久拖一天,对我大铁血朝百害而无一利!这种事情我知道不符合仁德之道。但是,只要我大铁血朝百姓今后能安居乐业、东北永不动刀兵,我Panzergu就算被称为‘屠夫’我也认了!”

“大铁血朝和金卑族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有什么问题不能坐下来谈呢?”

“谈?”我哑然失笑——“嫣然,你不觉得你这想法很幼稚吗?你知道‘海灵公主’的父亲,威震敌胆的‘威武海灵公’此生唯一一次遇险是怎么来的吗?金卑人提出和谈,海灵公怀疑有诈不予理睬,然而当时的史州官吏却一个劲地催促和谈——无奈海灵公只能前往。当时刚刚加入史州义军的我作为海灵公的亲卫前往约定地点与金卑使者会面,怎想和谈是金卑人设下的圈套,重兵包围了我们。他们要的就是海灵公的性命!我和其他十九名亲卫拼死抵抗才保海灵公性命无恙——可跟随海灵公去的二十名亲卫仅仅只有两人保护海灵公逃出生天。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你哥哥——萧七!”

“我七哥?”

“对!你七哥!”

“那其他人呢?”

“都死了!都是好样的,没有一个放下武器投降的——都是和我同时参加军队的同乡兄弟啊——狗日的金卑鞑子!”

“对不起大人——嫣然太幼稚——”

“不怪你——打仗本来就不是一个女孩子应该经历的事情。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把你留下来,让你经历了你不应该经历的——”

“能跟随大人,嫣然之福。”萧嫣然此时的语气无比坚定——

……


利器


一月前,通过一个突然袭击,渔阳大夫的军旗营夺占了金卑军占领的宁远要塞,这让我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前沿出发点。当下就把50000兵力从幽州调到了宁远驻守,经过一月的准备,再加上史州的巨变,使我的行动再无一丝一毫的阻碍。彪骑营上下士气高涨,他们是真正的战士,没有什么比没仗打更加折磨他们的事情了!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们对战斗、对建功立业的渴望——万一以后真的没仗可打了,怎么管束他们还真是一个伤脑筋问题——

这些神行太保走起路来真不含糊,我留了10000陌刀手守营,带着余下的60000人一路强行军,不到6天就赶到了宁远,和先期到达的50000人会合。随军的英吉利工程师已经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造出了150辆被称为“铁甲车”的攻击兵器——此车为四轮,四周由箱体结构组成,木版箱体表面覆盖着铁板,可防刀枪箭矢甚至是佛朗机的霰弹破片!(这是我的特别要求——因为史家军的瓦解,将近10000名史家军士兵投靠金卑,其中就包括不少的佛朗机手。为数不少的火器落入了金卑鞑子的手中!)箱体内可承载火枪手8人,火枪可通过开在箱体上的圆形射口向外射击,射手通过射口上方的观察缝进行瞄准。整车可由四套马车架进行远距离机动,而在作战时则采用人力脚踏移动、一共有7人负责整车行动——4人负责脚踏踏板驱动战车前进;(由于四付踏板运动是同步的,不必担心协调问题)2人负责前、后车轮的刹车;剩下1人则通过与前轮轴连接的金属杠杆控制战车的方向并且指挥整辆战车的运作——(观众:乖乖——这简直就是坦克的开山始祖啊——)我当时郑重其事地将这种新式武器以自己的小马来命名——这种铁甲战车从此就叫做“TANK”!(观众——感情TANK还是英吉利人发明的!不过是在为大铁血朝的彪骑校尉服务的英吉利人——)


诀别


机密情报营全营245人在营门前列成两队,天下着滂沱大雨,我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们之间的空地上!萧嫣然由丫鬟陪着站在一顶帐篷的雨棚下注视着我们——

这个机密情报营全由高丽人组成,当年由于高丽饥荒他们逃难到了大铁血朝,不料被金卑军击溃的史家军溃兵追杀——正巧逃进了我的防区,我将溃兵悉数杀死后接纳了他们——看他们个个轻巧灵活、思维活跃,是天生的侦察斥候的料,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他们跟随我出生入死、立功无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他们准确的情报支持,我不可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成就如今的“彪骑校尉”和“彪骑营”的威名。

我在大雨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一张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从我的眼前滑过,在瓢泼大雨中,他们的形象有些模糊。我的好兄弟们啊——

“机密情报营全体听令!家中独子者、尚未婚配者、已有儿女者,后退一步!”

没人响应——

气氛有些压抑,“我再说一遍:家中独子者、尚未婚配者、已有儿女者,后退一步!”

依旧没人响应!许久——响起了一个声音:“大人,我等自跟随大人起,彪骑营就是我等的家!众将士就是我等的亲人!属下等的性命是大人救下的,大人就是属下等的再造父母——今日之事,属下都有充分准备——只需大人一声令下,我等万死不辞!”

我的眼睛湿润了,“好!像我彪骑营的兵!弟兄们——这次行动,事关我大铁血朝东北边疆的安宁,东北边民永不遭战祸蹂躏!我们将在金卑鞑子的‘生命之泉’天池投下绝子水——从根底上断绝金卑鞑子的未来。我准备亲自带队这次行动,你们又谁觉得这行动残忍的,现在可以举手向我申请退出!我Panzergu决不阻拦也决不为难!”

“大人是在取笑我等——我等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请大人安心坐镇。属下等必然全力以赴,不胜不归!”

“事关重大!此次行动本校尉必须亲自出马——我不能让我的弟兄去冒险而我却躲在后方拿白功!”

“大人!您必须明白!彪骑营没有机密情报营依旧还是彪骑营!而没有‘彪骑校尉’——那就不叫‘彪骑营’了!大人就是不为自身安危着想,也应为彪骑营的将来着想——彪骑营不能没有大人啊——”机密情报营统领此时动了情——

“请大人坐镇中军,听我等捷报——若得幸余生,我等当继续追随大人鞍前马后;若此行必死,我等就此向大人诀别——请大人受我等一拜——”说着,245人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一旁的萧嫣然早已是泪流满面,此时没有“大人”和“属下”,只有出生入死的战友和兄弟!

雨还是滂沱地下着——好似为这诀别的一幕礼赞——

……


出击


机密情报营化装成了一队金卑运输队,(萧嫣然用了半月时间为他们敢制了人皮面具)四桶“绝子水”就混在了运输队的20辆单套大车的中的4辆里。机密情报营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至少确保三桶“绝子水”倒入天池中,(这是确保天池成为“绝子池”的最低量)要求绝对不许泄露行动目的!换句话说,就是不允许出现被俘的情况!他们每人的腰间都有一瓶极品鹤顶红,(一滴就足以致命的那种)一出现身陷重围、逃脱无望的情况下——必须毫不犹豫地服药赴死。

为了最大限度的支援他们的行动!我统率彪骑营出宁远,佯攻金卑前沿重镇盛京,引得金卑国主尽遣精锐前来迎我。两军在鸭绿江边的一座小城下血战了一天一夜——秘密武器铁甲车发挥的作用巨大,在红衣大炮的掩护下,150辆铁甲车排开攻击队型,以比常人走路快一倍不到的速度向金卑军阵型推进——金卑军士兵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画着老虎头的怪物,虎口中不断有火舌喷出,顿时慌了手脚。步兵队型大乱,骑兵战马受惊,一时间组织不起有效的冲击阵型,整支队伍在原地乱转,任凭将领如何呵斥、抽打甚至砍杀,队型就是不再往前一步,正好成了红衣大炮射击的固定靶子——我的炮兵对此良机自然不会客气,加紧轰击——直到铁甲车突近了金卑军的战斗阵型方才停止射击。

在500米的距离上,铁甲车开始开火,(每辆铁甲车的标准武器配置是火枪8支,连弩8部。部分铁甲车不配火枪,而在车头“虎口”的位置安装着一部猛火柜——早期火焰喷射器!)一阵阵清脆的枪响伴随着一个个金卑士兵的倒地,而金卑人手中少量的佛朗机的反击对于铁甲车的铁甲而言无异于隔靴搔痒,别说金卑军士兵不怎么会操作佛朗机,就算有铳弹打中了铁甲车,也就是“叮当”一声被弹开,在铁甲表面留下一点凹陷的痕迹而已!

看到这种打不穿的怪物,金卑军完全慌了神,一些被吓破胆的士兵开始掉头逃跑,这一动即刻牵动全局,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到了逃跑者的行列——一场被后来自称为“金卑后裔”的民间史学家(未在大铁血朝境内,否则早抓起来了)称为“我大金卑成军以来最可耻之举动”上演了。为了逃命,兵士与兵士、马匹与马匹、马匹与兵士相互践踏,一时间被踏毙者甚众!伴随着延伸的炮火,金卑军阵营彻底崩溃!(战后统计,金卑军此战阵亡人数达95774人,其中被自己人踩踏而死的居然达到了70526人,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彪骑营的伤亡也不小,阵亡人数达到6781人,15881人受伤。)趁着金卑军混乱而不能相顾的空挡,化装后的机密情报营冲过了双方的战线,成功地混入了金卑溃兵的队伍中。为了把戏演得更加真实!彪骑营一直追击了百余里才停止了追击!


国殇


鸭绿江战役胜利后,我以江边旧城为基础,修建了一座军事要塞以巩固我的胜利果实!并隆重的将其命名为“安东”——意为“平定东北”之意。剩下的事情就是守在这座要塞里,等着机密情报营的音信。

……

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三周……

一月……两月……

……

到了第三月的第二周也就是第十周的时候,我突听帐外一声大叫:“大人!回来了——”反射性的从椅子上跃了起来,拉起萧嫣然就往帐外冲去——

四个兵丁用担架抬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虽然他浑身是血,我依然认出了他是机密情报营的副统领,一见到我,他本来浑浊的目光突然放出光芒,“大……大人……属下等……不辱使命,任务……完成。”

“其他人呢?”我急切的问道——

他吃力的摇了摇头,右手慢慢探进怀里,取出了一块满是血污的白绢,(之所以说是白绢——因为我看到其右下角还保留着其本来的颜色)颤抖者递给了我。当我刚接过,这只血手就无力地垂了下去,原本还有光亮的眼睛也黯淡了下来——

身边的萧嫣然已经泣不成声,我缓缓地展开了这块血绢,上面赫然是机密情报营统领蹩脚但是清晰的字迹:(当时教他们练字的时候可是一连换了15个教书先生——为什么?来一个怕一个——)

属下等与天池叩拜大人,任务完成,所有“绝子水”均倒入天池中!回程半路中却遭金卑人识破身份,身陷重围。属下等决心保副统领冲出重围向大人报捷,我等决不投降——今后不能再报大人恩德,惟有来世再跟随大人鞍前马后。万望大人珍重,祝大人与嫣然姑娘百年好合,属下等再拜——绝笔——

看罢,泪水再也不能自已,夺眶而出!“我的兄弟们啊?你们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啊——”接着,我当场嚎啕大哭起来——

……

当夜,我率领全体彪骑营将士为战死者守灵一夜,副统领的尸首静静地躺在柴草堆上,脸上盖着报捷的血绢——这是他们应得的荣誉——看着柴草堆被火把点燃,“好兄弟,一路走好——彪骑营为有你们而骄傲!”

这夜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安静!


末日


在随后的一年里,“绝子水”的作用显现了出来,整个金卑族的女人,上到金卑可汗的汗妃,下到普通女子尽都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一年里,整个金卑族再无一个婴儿降生,而原本有二十万的野战铁骑在连遭打击后能拿得起武器的只剩下了不到50000人。已经失去了发动任何进攻行动的能力,金卑曾试图遣使议和,除恶务尽的我自然断然拒绝!并将前来的一干人等除留3人回去复命外(包括使者本人)尽数杀灭!以雪当年海灵公身陷包围之耻辱!看着他们狼狈而去的背影,我喃喃道:“恩公,(指威武海灵公)您老人家的仇,学生给你报了!”

随后我和“渔阳大夫”再次发动了向金卑王庭所在地天池的进攻!凭借着机密情报营给我留下的《天池地区详细地图》。我一路势如破竹!已如惊弓之鸟的金卑人再也无心抵抗,放弃了天池转而往北继续奔逃。一路逃过了外兴安岭,一路逃入了“罗刹国”的地界——我乐得让罗刹国最后“解决”金卑族,因此屯兵外兴安岭,严防金卑人返回,不过仅仅两天的功夫,我就得到了当地原住民的消息:(用一匹马换来的——肉痛啊——)逃到罗刹国的金卑人被罗刹兵悉数坑杀,一个没留;金卑可汗的头盖骨据说成了罗刹国主的酒器。我在欢喜之余不由得不寒而栗——如此残忍的‘罗刹国’人将来必成大铁血朝之大祸!如今‘罗刹国’和大铁血朝之间的缓冲地带——金卑已经灰飞湮灭。没了缓冲的两国必然会见刀兵,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天寒地冻,冬衣不足,兵士多有冻伤,嫣然也犯了风寒,因此我决定退兵回天池,由于天池是活水,经过半年的荡涤,“绝子水”的成分早已被荡涤干净——从此,天池,安东,宁远,山海关外一线尽成大铁血朝新的疆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