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二十一节 事变

panzergu 收藏 1 22
导读: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二十一节 事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定计


这回事情的发展大大超过了我的预料,机密情报营传回来一份惊天情报——史家军正和金卑方面密谋“合并”事宜。妄图献出史州以孤立山海关和海防炮台的北府军!我的回复是:搞到确凿证据!通知山海关和海防炮台守军一级戒备!然后急招Lin2702,KingHappyCat和老汤到RRT1234的府上议事。由于事关重大,盟友‘诗思飘花’非常默契的“不请自来”,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听说兄弟得一才貌双全,还会点功夫的美人,让我等眼馋不已啊——”(Panzergu:这帮人,都到这个地步了还不忘风月一下!)

“恩——知道就好,我的这个美人还会易容术,回头让她送你们每人一副人皮面具哈——等自保的时候用得上!”

“哟——什么时候变成‘你的美人’了?你问过人家答应不答应没?”老汤一语点到要害!

一时间我成了嘲笑的对象——面子丢大了!“好了!请你们来不是讨论美人的!史家军有动作了!我们应该有所行动啊!一旦史州落入金卑人的手里,山海关和海防炮台的守军安危且不说,我大铁血朝北方的屏障就荡然无存了——到时候,幽州、海州和汴州都将成为前线了!形势还不够严峻吗?”

“当然严峻——不过还没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只要将史州的兵权人物一一铲除!叛乱决不可成!”‘诗思飘花’一语中的——

“现在史州执掌兵权的是‘奴法’、‘西拿厥’、‘小图尔布特’三人,铲除这三人!就凭‘希亚姆斯’这个光杆司令,史州乱不起来!”Lin2702很快就给出了“清除目标”——

“这三人平日飞扬跋扈!抗拒朝廷——‘污点’多如牛毛!借口不会太难找!”

“‘小图尔布特’平素最爱显山露水,因此他的漏洞最多!我本来还想放他一马,把他的‘哼哈二将’关够七日再送回史州去,也算同朝为官给他留点面子!怎知他自作孽不可活,那就别怪我把他往死里逼了!他的‘哼哈二将’我已经命人用囚车连同万花楼老鸨的口供直接送到京城去了——大铁血朝官员留宿娼妓之所!高山王必然龙颜震怒,我看他‘小图尔布特’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如此甚好——非常时期非常手段!虽身为军人,不齿暗地行为!但是既然人家对我们使了黑手,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和他们光明正大下去!那‘西拿厥’如何处理?”(观众:晕——处理,都不把他们当人看了。Panzergu:本来嘛——还算留足了面子,否则就直接灭掉了!)

‘诗思飘花’道:“诸位可曾记得,皇上下旨:让密司特尔全数继承史州巨富密司脱尔的遗财?”

“不错——皇上确实下了这道圣旨!‘笑漠红尘’王爷说起过。”

‘诗思飘花’接着道:“难道作为三弟的‘西拿厥’会眼睁睁地看着这笔巨额财产落到密司特尔手里,而自己却一文不得吗?”

“对呀——我等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飘花兄弟有何妙计?”

“我已经买通了‘西拿厥’身边的师爷,(只用了100两金子,可见‘西拿厥’对下人的工钱克扣得是如此的厉害!一至于100两金子折合一个师爷10月的薪俸——不被收买那才叫怪——)让他撺掇他的主子向密司特尔索要半数大哥的遗财,现在‘西拿厥’可是憋这一大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呢!估计他和密司特尔闹翻脸的时候不远了!以他有奶便是娘的性格,六亲不认是完全能预见的!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好了!”

“那‘奴法’呢?他可是诺公公的干儿子,诺公公对我等还是颇为照顾的,虽然他也看不惯他的干儿子所作所为,但是我们当他的面铲除‘奴法’。外人看了会认为我等忘恩负义的!”Lin2702提出了他的担心!

“有件事情我想和你们通报一下,诺公公——在5天前去世了。为了掩人耳目,秘不发丧,连在京城的‘奴法’都不知道。这是他命人秘密给了我最后一封信——可以看出他走得很痛苦——”说着,我把信从怀中取了出来——

“老奴承蒙北府军诸位抬爱,对小儿所作所为对诸位深感愧疚。彪骑校尉恪守诺言,老奴感激不尽。此信告之校尉大人,接此信时起,大人可不必再信守承诺,小儿若再犯大人,大人可不以老奴为碍,老奴绝笔——”

众人看罢书信心里不免有几丝悲伤之情,诺公公虽为‘奴法’之义父,但是却不与史家军之流同流合污,实乃大铁血朝之幸也——

“你承诺了诺公公什么?”老汤问我——

“在他的有生之年不动‘奴法’!”现在,这个承诺结束了!

“哼!‘奴法’应该庆幸自己有这个干爹!不过现在他的好日子结束了!”

“要铲掉‘奴法’不难。‘小图尔布特’和‘西拿厥’一倒,他就没有理由再坐这个位子了!”

“那‘希亚姆斯’会帮他们吗?”KingHappyCat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希亚姆斯’老谋深算,任何史家军的行动他都没有参与,至少没有明里的参与——我们抓不到他的把柄啊——”

“‘希亚姆斯’是个明哲保身的家伙,只要不动他,他自然不会有所动作,再说他和‘奴法’、‘西拿厥’和‘小图尔布特’的关系也并非是表面上的牢不可破。上回在山海关营救渔阳大夫的时候‘希亚姆斯’按兵不动就很能说明:他和‘奴法’等之间还是有矛盾的!可以这么说:我们如果动‘希亚姆斯’,‘奴法’、‘西拿厥’和‘小图尔布特’出于“救主”必然前去救援,但是我们如果动‘奴法’等三人而不动‘希亚姆斯’。明哲保身的他必然会作壁上观,坐视他三人的覆灭。以便于和他三人划清界限,他好继续做他的史州知府——”

“哼!多好的如意算盘!可惜这回没那么简单,就算他能继续当这个史州知府,他也只是个‘橡皮图章’而已!”(观众:那时侯有“橡皮图章”吗?Panzergu:哦——提醒得对,没有“橡皮图章”,应该是“人肉幌子”!哈哈哈——)

……

院内一道黑影闪过,可是还没有出辕门就被埋伏在门口暗哨的四个陌刀手给抓个正着。当他被押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总算看到了那个长年以来一直潜伏在北府军内部的细作。此人名唤‘S子弹’表面身份是个清洁伙夫,实际却是‘小图尔布特’手下的高级细作——一直妄图偷取北府军的重要情报,不过他的工作效率可谓差得要死,自从彪骑营进驻幽州后,再也没有一份有价值的情报被送到‘小图尔布特’的手里。如今既然下定决心要除掉‘小图尔布特’,这个细作自然也没有了利用价值——

“Panzergu!你好狠——”

“哈哈——不这样你怎么能冒出来呢?”我收起笑容,问Lin2702:“按军法!刺探军情者当如何处置?”

“依律当斩!”

“听到了吗?”我对押送‘S子弹’的陌刀手道,“马上砍了!免得这张臭脸在这里恶心大家!”说着,将一块堵嘴布亲手塞进了‘S子弹’的嘴巴里,然后拍了拍他的脸,做了个再见的手势——然后挥了挥手,四个陌刀手就架着不断挣扎,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的‘S子弹’往后院走去。

“好了——诸位——想必大家也饿了,我记得欠咱们的‘飞花城主’一顿饭呢!走吧——我们到城里的聚仙楼摆上一桌如何?”

众人皆回答“好”!只有‘诗思飘花’大呼“亏了亏了!”他是准备带着他所有飞花营的弟兄一起来“敲诈”我的!

突然他又想起一件什么事情来:“对了!我说,把你的这位美人也叫上!给哥几个倒酒——”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

“怎么?不可以吗?”

“这回不行!等本校尉最后大功告成的时候,一定一定啊——这回就放过兄弟吧——”

“哈哈哈——哈哈哈——”

……


行动


果不出所料,‘西拿厥’终于无法忍受自己的“不公待遇”,向其二哥‘密司特尔’索要大哥‘密司脱尔’的遗产!理由是:自己身为三弟,也有权利继承亡兄遗产。而‘密司特尔’怎肯放弃到手的巨额财产,以高山王圣旨在手为名寸步不退!盛怒之下的西拿厥发兵包围了‘密司特尔’的官邸,扬言:如果不把钱交出来就血洗官邸!

此举造成了极大的秩序混乱,同时收到了史州官吏夜宿青楼奏折,大为震怒的高山王见此情形决定“该出手时就出手”!他以史州动乱,命驻扎在竞州的兵马节度使‘金伟国’等率本部兵马入史州维持秩序!将‘西拿厥’拘禁起来,装入囚车押解京城;同时下旨,以纵容下属嫖娼为名撤了‘小图尔布特’兵马副统制的职务——也被塞进了囚车!‘奴法’自从被高山王乱棍轰出金銮殿后就一直被扣在京城,这会也被革职并投入了天字号大牢!史州在一夜之间换了主人——盘踞史州数年之久的“史家军”就此成为了历史名词——

面对史州出现的权利真空,高山王下旨组成史州临时行政机构,总共9人。其中包括乌龙山军的义阳王爷‘汤恩伯’;北府军的‘雕骑校尉’Lin2702、‘霹雳校尉’RRT1234、‘军旗校尉’渔阳大夫、‘双头阎罗’流云居士;影子军飞豹营校尉‘nf069’;原史州义军将领‘杜仲’以及朝廷派来的钦差锦衣卫提督——圣旨已下,领旨众将不敢怠慢,速整顿兵马——都于两日之内进驻史州,开始履行防务职责!

当大家以为旗开得胜的时候,一个坏消息传来了!海灵公主‘海百合’遭遇了一次车祸!一辆马车朝她疾驰而来,幸好在这紧要关头,一个丫鬟挺身而出将公主推开,马车擦着公主身子而过,但是依然被擦伤了手脚,而那个勇敢的丫鬟则被当场碾死。护卫公主的神机营乱枪齐发,那马车连同车夫都被打成了“筛子”。当众人搜查马车的时候,发现里面除了被打死的车夫外,被打成筛子的还有一位老太太,众人当下有些慌张,以为打死了无辜大户人家的高堂!但是正在‘海灵公主’府邸做客的萧嫣然却伸手将“老太太”脸上的一层“皮”给揭了下来!“老太太”露出了她的真面目——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无所动静、看似安分守己地闲居朔州的“冷月散人”‘黑暗太阳’——同时,在被乱枪打死的马的牙齿上,发现了原‘黑暗太阳’下属的‘冷月营’的标志——弯月!

‘海灵公主’的受伤使北府军上下义愤填膺!‘海灵公主’都有人敢碰!这简直是对北府军的直接挑衅——决不能轻饶!结果愤怒的北府军将士和“威武海灵公”的前部属、无数公主的崇拜兼追求者一齐涌向朔州‘黑暗太阳’的宅邸,将它包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此事高山王也通过锦衣卫了解到此事的真相!暴怒不已——(这个‘黑暗太阳’罢了官还不安生——休怪朕不讲情面了!)下令剥夺‘黑暗太阳’“冷月散人”之称号——锁链裹棺,一月不得入土!然后在抄家的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足可以证明‘黑暗太阳’勾结金卑方面和史家军通敌卖国的书信往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明朗化了——当他们的行为通过榜文诏告天下的时候——整个大铁血朝都被他们的累累恶行所震怒!仅仅“通敌卖国”就是“永牢”的大罪——官吏通敌卖国更是动摇大铁血朝国体的严重事件,一时间——将此干人等绳之于法的呼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审判

(简述篇,待情况而定是否进行扩写)


在天字号大牢里,擅自动兵、自知理亏的‘西拿厥’一言不发地耷拉在牢房的角落;‘奴法’也自知咆哮朝堂、欺君犯上乃永牢之罪、也提不起精神来;而‘小图尔布特’却依旧大呼小叫!吵吵嚷嚷着要接受一场“法兰西式的审判”,连续几天——天牢里从早到晚都响着‘小图尔布特’的嚎叫。要不是狱卒们接到高山王圣旨:不许理他!否则——这个前兵马副统制早就被狱卒们暴打了——

‘小图尔布特’的无理要求理所当然地被拒绝了!身为大铁血朝子民,居然要求什么‘法兰西式的审判’!找死!

奉高山王圣旨——由刑部主持,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组成大铁血朝特别审理衙门——专职审理前史家军将官案件——

特别审理衙门的主审有五人,分别为:大铁血朝“流浪亲王”,奉高山王圣旨、手拿金饭碗乞讨的‘铁血流浪汉’王爷(掌管刑部);大铁血朝“孤狼亲王”,使坏手段炉火纯青的‘孤狼-铁血’王爷(掌管大理寺);都察院御使大夫;朔玄郡郡王‘笑漠红尘’(不为别的,就为其父为大铁血朝开国元勋,功在社稷,利在千秋!)以及高山王自己——

……

审判总共持续了67天;升堂60回;总共传证人677人次;记录达5400页;拍惊堂木4254次;用大刑2次(‘小图尔布特’两次咆哮公堂而分别被抽了二十个嘴巴和打了二十板子!)

宣判之日,高山王亲自宣读判决诏书:

钦犯‘奴法’听判,汝欺君犯上、通敌卖国、大兴冤狱、结党营私罪成立!大铁血朝特别审理衙门判处你——永牢之刑!

……

钦犯‘西拿厥’听判,汝通敌卖国、窥兄财物、败坏家风、辱没国学、传播异教、乱我民心、结党营私罪成立!大铁血朝特别审理衙门判处你——永牢之刑!

……

钦犯‘小图尔布特’听判,汝通敌卖国、辱没国学、传播异教、自封外职、结党营私罪成立!大铁血朝特别审理衙门判处你——永牢之刑!

……

经过两月有余的审理——‘奴法’、‘西拿厥’、‘小图尔布特’都被判决有罪!都被处以“永牢”之刑!当他们在位子上的时候,当他们把无数人送入“永牢”的时候是否想过:有朝一日的今年天,他们也将去体会体会这生不如死的感觉的!真是应验着一句古话:自作孽——不可活!

史州的障碍业已去除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该轮到和金卑鞑子算总帐的时候了!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