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十八节 元山

panzergu 收藏 1 73
导读: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十八节 元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倭崽之死


由于日夜兼程的追赶,我带领的北府军前军欲‘倭蛤蟆’撤入元山城的第二天就抵达了元山城下,二十多万北府军将元山城团团围住,随即出其不意地用飞火鸯袭击了倭寇的战船停靠码头,烧毁了倭寇在元山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型战船,基本上截断了倭寇的海上退路。这使元山城内整日人心惶惶。(错了——应该是兽心惶惶——倭寇不是人)不过,‘倭蛤蟆’并没有蠢到准备坐以待毙的地步——在我兵围元山的第五天,元山城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打开了——一队倭兵簇拥着三个衣着光鲜的将领出得城来——

这时候北府军前军和中军已经会合。眼见倭寇出战——久未征战的上将军阿健亲自率军对阵。为了给我的上将军露上一手——我纵马出阵,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这三个衣着光鲜的倭寇——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估计是倭国所谓的“皇族”或者贵族什么的。“来者报上名来!也好让你们死个明白!”

“呔!贼将的——休得猖狂的干活(Panzergu:靠——一个贼在骂我‘贼’!诸位看看有没有天理了!)——我乃倭国九十九王子‘冥久涧九九郎’,——你的——杀我勇士、坏我倭国圣战大业的干活——实为可恶!你的——拿命来!呀——”说着,双腿一夹马腹——长矛一挺——朝我直冲过来——哼哼——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个“菜鸟”(观众:什么?那个时候有“菜鸟”这种说法吗?),第一次上战场,就知道猛打猛冲——他自取灭亡,天都救不了他——

取过一支火枪——朝冲来的‘冥久涧九九郎’瞄准——这支枪经过特殊改造,枪体的上方安装了一具小型的单筒望远镜——还特意在放大镜片的正中心画了个“十”字(这是神机营的一个千总设计的装置,事后我重赏了他黄金500两。)——经过我的打靶实验,有了这套装置,在有效射程内几乎指哪打哪——(观众:老天加上帝——这是最早的狙击手啊——战争史真的得改写了!)当镜片上的“十”字印到了‘冥久涧九九郎’的额头上的时候,我轻轻地扣动了火枪的扳机——

“砰——”

一朵血花在‘冥久涧九九郎’的额头上绽放了,格外绚丽,格外好看——不过它如昙花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随之消逝的是倭国九十九王子的狗命——带着一脸的吃惊与不解,‘冥久涧九九郎’从马上坠落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肢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一看我首战就斩倭主之“幼崽”于马下——北府军士气大振,上将军阿健用手一招——众兵丁即刻高举兵器,大声喊道:“北府威武——北府威武——”一时间,“北府威武”在战场上空回荡。

……

倭军阵中一下子如同捅了马蜂窝——又有一将从阵中冲出!大叫着“八格——我的——要为九十九哥报仇!杀——”

我将陌刀一横——“来者报上姓名——我Panzergu不杀无名鼠辈!”

“八格——我是‘冥久涧一百郎’——倭国一百王子是也!(观众:哇——这倭主有100个儿子哈——他也不嫌累着。Panzergu:哼哼——倭国人除了成天交欢他们还干什么?有100个儿子不算离谱哈——)你的——杀我九十七哥,我的——誓报此仇——你的——拿命来!杀——”(Panzergu:靠——怎么都是这个结尾?老套——到底是倭寇——未开化就是未开化,没文化就是没文化——)

这回不用火枪了——让他尝尝弩箭的味道——拿过一具连弩,瞄着向我冲过来的‘冥久涧一百郎’——“唉——你既然诚心要来陪你九十九哥——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你呢?成全你吧——给你个痛快的!”说着——“嗖——”一支弩箭射了出去!

“啊——”

一声惨叫过后——‘冥久涧一百郎’也成了一具抽搐着的尸体——弩箭射进了他的左眼,从后脑穿出——粘稠恶心的脑容物从破口中慢慢流淌了出来——

“九十九弟、一百弟——啊——八格——”这时,倭寇阵中又冲出来一个“王子”——出城的仨王子中就剩下他一个不是尸体了。(即使这也是暂时的!)

“哈哈哈——你也是来报仇的?”我笑着问!

“废话少说!我的——是来向你挑战的——”

呵呵——看来这个比前两个聪明些许——“报上名来吧!我不接受无名耗子的挑战!”

“我乃‘冥久涧九七郎’!倭国九十七王子!听闻‘彪骑校尉’有‘钢筋铁骨’,(晕——谁给我瞎传的!)很想见识一二——你的只要能在没有任何防御的前提下吃住我的一刀!证明传言非虚——那我的——愿意以王子的身份做主,整个元山停止抵抗,开城投降!若你的——丧命于我的刀下——那就算你的命薄!对元山的包围就应该撤去!大铁血朝军队的撤出朝鲜的干活——如何?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我眼珠子一转!“不就是一刀吗?应允你就是了!”

我的回答让‘冥久涧九七郎’史料不及——“好——你的可别后悔!说好了你的不能动手的干活——不许耍赖的干活——”

我可不耍赖!说着我一勒马缰,坐下汗血宝马前踢立起,突然一发“佛郎机”铳弹从北府军阵中飞出——没等‘冥久涧九七郎’反应过来——铳弹准确地命中了他的头部——随后的炸响让‘冥久涧九七郎’的整个脑袋都被炸得无影无踪!无头尸身连同坐下马尸(战马被冲击波震的五脏六腑俱裂——)一同倒地——

“瞧——我可是一个手指头都没动过哟——哈哈哈——”我得意地看着三具尸体——管你是什么王子——只要与大铁血朝为敌就是死路一条!

……

眼看三个王子成了三具尸体,三王子的兵丁们纷纷将手中的倭刀对准了自己的腹部毫不忧郁地捅了下去——一瞬间,出城的将近1000倭寇都成了死尸,他们也没脸再退回城里去——三个少主子都“翘了辫子”——他们就是回去了——‘倭蛤蟆’也决不会给留下他们活路!

……

“——北府威武——北府威武——”

……

“来人——把这三个倭国崽子的脑袋砍下来——飞马送回京城——向皇上报捷——”上将军阿健高声下令道——

“上将军——只有2颗脑袋——第三颗不是被佛朗机直接炸飞了吗?”左右提醒了阿健。

“哦——这样啊——那个没脑袋的就砍一只手——哦——不!是砍一只爪子——快去——”

“是——”

……


蛤蟆逃脱


三个倭主“幼崽”的丧命对于‘倭蛤蟆’倭臣锈鸡的打击是绝对性的——当他从倭国出发的时候曾经向倭主下了军令状——以脑袋担保三位执意要随军参战的王子的生命安全,这下好了——三个王子阵亡不算——连脑袋都被人家割去报捷了——这下他的脑袋可就悬喽——“八格牙路——Panzergu——我的——要把你碎尸万段的干活——碎尸万段的干活——啊——呀——”暴怒之中的‘倭蛤蟆’举起倭刀就把案几劈成两半,忽然间他想到了什么——唤过几个贴身亲信道:“三个王子阵亡的事情,小夫人的——可曾知晓?”(观众:谁是“小夫人”啊?Panzergu:乃倭国国主之幼女‘貂尾花子’,被倭主赐婚给‘倭蛤蟆’当妾。观众:什么名字不好取偏取‘貂尾花子’?Panzergu:这我怎么知道——自己去问倭主去——人家喜欢貂尾巴花不行啊——)

“禀报将军——不知道——”

“哟西——那就好!封锁消息——不许让小夫人的知道!要是让她知道的干活——我的——脑袋搬家的干活——你们的先得死了死了的——你们的明白?”

“哈依——将军——属下明白的干活——”

“哟西——今天的高丽花姑娘就赏给你们了——”

几个亲信当即两眼泛绿光——“谢将军——”当场猴急地去女牢挑“花姑娘”了——

……

可是他们刚刚猴急地冲到女牢口只听到一声呼啸——随即就是一枚红衣大炮发射的霹雳雷火弹在他们的身后炸响,瞬间爆发的铁粒将这几个亲信打成了马蜂窝——(这就是兵临城下的时候还想着玩“花姑娘”的下场——)

“排炮轰击——给我敞开了打!炮弹有的是——把城墙给我打个缺口出来!打——”

“轰——轰轰——轰——”

一发又一发的炮弹飞向城墙——这回不是霹雳雷火弹,而是动能巨大的实心铁弹——一发打在城墙上就会连带一片碎砖碎石往下掉。连带一片地动山摇一般的震动,极大地在精神和肉体上双重折磨着元山城头防守的倭军士兵——连续的震动和巨响让他们根本顾不得防守——有的干脆匍匐在地(诚然,只要别被从天而降的石块直接砸中,这绝对是自我防护的最佳姿势。)瑟瑟发抖——

城砖被一大片一大片地被炮弹敲了下来——按照我的命令,炮兵每发射4发实心铁弹后就发射1发霹雳雷火弹,一者用开花弹的巨大威力杀伤那些手拿沙包——准备堵豁口的倭军士兵。二者通过开花弹带来的震动震松豁口两边的完好城墙——以便于下一轮的实心铁弹的攻击——差不多十多轮射击过后,元山城墙一角被轰出了个将近十米宽的缺口,红衣大炮的炮手们见状即可按照命令更换霹雳雷火弹继续射击——阻拦倭军抽调士兵守缺口——

“冲啊——跟我冲啊——”我高叫一声,高举陌刀、催动座下汗血宝马第一个冲了出去——几乎所有北府军的高级军官都冲在了自己队伍的第一线——

“杀——”紧随我身后的是千军万马——北府军对元山城的总攻击开始了——

当我的坐骑冲过豁口的时候,红衣大炮停止了射击,时辰把握得分毫不差——是否经过了严格的训练——这上战场后的效果那就是不一样。元山的城防被突破了,剩下的事情就是精锐的北府军对着城内已经成了溃兵的倭军兵丁展开的清剿——

……

“报——报告——将军,北府军用‘鬼炮’(由于惧怕红衣大炮恐怖的火力,倭军士兵给了红衣大炮一个吓人的绰号——鬼炮)打破城墙——杀进来了。”

“什么——八格牙路——”‘倭蛤蟆’照例抬手“啪,啪,啪,啪——”的给了报告的倭军兵丁四个嘴巴子,(倭军士兵:55555——我的招谁惹谁了,他的为什么的打我——我的以后的不报告了!)这时候的‘倭蛤蟆’虽然表面依旧穷凶极恶,但是内心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他一边下令部队拼死顶住,一边换上了被他称为“贱民”的朝鲜百姓的布衣,带上了10多个心腹亲兵从事先挖好的通向港口的地道到达了元山军港,登上了一条在飞火鸯攻击中幸存下来的快船,迅速开离了元山——丢下了他的20多万的部队以及他的小妾——倭国公主‘貂尾花子’——不过,这只‘倭蛤蟆’是“蛤蟆脱壳”还是“束手就擒”已经没有分别了——就算我不抓他,他回到倭国后的日子绝对不会比他在朝鲜的日子好过多少——

元山城内的战斗持续了4个时辰,城内的20多万倭军士兵(事后根据缴获的倭军名册精确统计到了207395人)中六成死在了北府军士兵的刀下——另外四成放下了武器,为了显示北府军的仁厚,这些战俘被上将军阿健移交给了朝鲜方面处理(结果悉数被愤怒的朝鲜人活埋了事)——倭国方面将此事件以“元山屠戮”的名字写进了他们的战史里,(观众:小鬼子装凄惨装可怜!呸——)

收集起来的倭军士兵的尸体被一层一层地堆放成几十个高高的尸堆,蘸上火油点了火焚烧——一时间几十道烟柱出现在元山城上空——120000倭军兵丁的尸体焚烧了整整三天……(省略焚烧过程——实在没意思——烧野兽的镜头是限制级的——少儿不宜观看——)

元山城破后,士兵们全城搜寻幸存的倭寇——“大人——我们抓到几个活的!”突然间,几个陌刀手兴奋地向我报告——

“瞧你们这点出息——几个活的就把你们高兴成这模样——”我调侃道——

“大人——是倭国女人——穿得还挺光鲜——一个看上去像主子,而另外四个一看就知道是丫鬟——”

“主子?难道是‘倭蛤蟆’的小妾、倭国公主‘貂尾花子’?”

“小人不知——大人最好亲自去看看——”

“好——走!带路——”

“是!大人——”

……

跟着陌刀手走进了被大火熏得焦黑的元山府衙,一进大厅就看到5个倭女被10个陌刀手看管着——见我进来,一名陌刀手向我报告道:“报大人——这5个倭女是属下等搜查府衙废墟时发现躲在一个地窖里的。请求大人处置办法——”

“恩——知道了——这事情还有其他人知道吗?”我看着那个明显不同于其她四个长相平平丫鬟的倭女,她浑身透着一股桀骜不训的高傲,不用说,她就是‘倭蛤蟆’的小妾、倭国公主‘貂尾花子’无疑了!

“回大人——没有!”

“很好——每人10两黄金的赏钱——不过如果谁胆敢透漏出去——军法从事——都听明白了吗?”

“是!大人——”

“大人难道看上这个倭女了?”一个参将问我道,“她还真是漂亮呢!”

“放屁!本校尉如何会看上一个倭女,大铁血朝美女如云,怎么轮也轮不上这个倭女!留着这个倭女本校尉自有打算——她可是一张牌——有她在手里,我们就好象抓住了倭国还有朝中那些亲倭国分子的孙根!明白了吗?”

“哦——大人英明!小人佩服!”

“恩——明白就好!秘密把她带回幽州——交给海灵公主,严加看管!我想她会给北府军带来最大的价值的!我保证——”

“大人的意思是——”

“天机不可泄露——”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