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七节 征伐 上

panzergu 收藏 1 10
导读: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七节 征伐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战乱又起


铁血朝的安逸日子已经有些时日了——安逸的末日往往就是战祸!生灵又将涂炭——金卑族铁骑又开始朝史州攻来——史家军连战连败——退入史州城内挂起了免战牌!曾经让金卑军闻风丧胆的史州义军早就已经不复存在!当消息传到幽州的时候,看史家军被打得那副熊样——北府军中的前史州义军将领无不觉得出得胸中一口恶气!因为,葬送史州义军的不是作为敌人的金卑铁骑,而是作为友军的史州驻军——史家军!

不过,幸灾乐祸归幸灾乐祸——但是史州告急却不能坐视不管!北府军在各地的驻军头领都被召回幽州北府军总营!包括远征高丽归来的北府军总营豹骑营统领,铁血朝先王天俊王亲封“霹雳校尉”,三级校尉的“RRT1234”(麾下豹骑营40000胸甲骑兵和6000重炮兵);北府军总营狮骑营统领,铁血朝先王天俊王亲封“云帆校尉”,一级校尉的“yunfan2010”(麾下狮骑营有30000彪悍的蒙古骑兵、50000精锐的轻步兵和20000训练有素的火器兵共10,0000人);北府军军旗营统领,铁血朝先王天俊王亲封“渔阳校尉”,三级校尉的“渔阳大夫”(麾下20000重甲步兵,10000重装骑兵和4000火铳兵共34000人);北府军飓风营统领,铁血朝高山王亲封“飓风校尉”,三级校尉的“fagin”(麾下5000胸甲骑兵、5000火铳兵、3000重炮兵和20000胸甲步兵共33000人);北府军湘军营统领,铁血朝彬亲王(论坛绝无此ID,请勿对号)大公子,一级都尉的“彬少爷”(麾下10000轻装步兵和6000轻甲骑兵共16000人)等——一时间北府军精英云集,北府上将军阿健升帐调兵遣将,各将领衣甲鲜明,站立中军大帐两旁,竖耳听令——

此时的上将军阿健无比威严——拿起第一支令箭,开口下令!

“‘虎骑校尉’123BOBO,‘霹雳校尉’RRT1234,‘湘王都尉’彬少爷听令!”

“末将在——”三将出列——

“命123BOBO为北府西路军主将,RRT1234为副将,彬少爷为参将。率‘虎骑’、‘豹骑’、‘湘军’三营把紧朔州(水区)至汴州(辩论区)的各处要道——来往严加盘查,严防朔州藏匿之敌通晓情报,不得有误!”

“领命——”123BOBO上前,接下令箭——

……

“‘云帆校尉’Yunfan2010,‘飓风校尉’Fagin听令!”

“末将在——”

“命Yunfan2010为北府中路主将,Fagin为副将。率‘狮骑’、‘飓风’二营把紧幽州至汴州的各处要道,同时严防史州西南部流窜之敌进入幽州境——不得有误!”

“领命——”Yunfan2010上前接下令箭——

……

“‘飞猫校尉’KingHappyCat,‘监军都尉’Wunc,‘光明都尉’Clm4899,‘骠骑都尉’淡云秋树听令!”

“末将在——”

“命KingHappyCat为北府东路军主将,Wunc为副将,Clm4899,淡云秋树为左、右参将,率‘猫骑’(前‘飞猫’营)、‘督战’、‘左营’、‘骠骑’四营把紧幽州至史州各处要道!严防史州流窜之敌入境——不得有误!”

“领命——”KingHappyCat上前接下令箭——

……

“‘彪骑校尉’Panzergu,‘渔阳校尉’渔阳大夫,‘飞骑都尉’Lin2702,‘玄骑都尉’法肯豪森,‘SS都尉’Wittmann听令!”

“末将在——”(终于到我们出场了!)

“命Panzergu为北府军征讨军主将,渔阳大夫为副将,Lin2702为别将,法肯豪森和Wittmann为左、右参将,率‘彪骑’、‘军旗’、‘雕骑’(飞雕营此时正式从彪骑营独立出来,并正式改名为‘雕骑’营。)、‘玄甲’、‘SS’五营进兵史州,迎战鞑虏——不得有误!”

“领命——”我上前接下令箭——我等5人此时的心情只有“激动”二字可以形容!这一天,我们这些前史州义军的将领们等了已经太久了!

另外,上将军修书给驻汴州北府军统领,人称“双头阎罗”的三级校尉流云居士(麾下‘无常’营下25000玄甲骑兵、12000胸甲步兵和7000火箭兵共34000人)。令其整军精武,严阵以待;修书给海州兵马节度副使,铁血朝礼部侍郎,铁血血狼军飞花校尉诗思飘花[麾下26000水军和8000训练有素的陆战步兵共34000人,统辖巨楼炮船(大型炮舰——作用类似于战列舰)80艘,快炮船(快速炮舰——作用类似于巡洋舰)100艘,艨艟(类似于大型登陆舰)120艘,走舸(快速巡哨船)400艘。是铁血朝水师北方的主要力量。)],请其基于北府军与血狼军的同盟关系,为北府军征讨军提供海上补给和炮火支援;征讨军的粮草补给主要走沿海水路,由北府军六星营统领、一级都尉血凝成铁率17000名胸甲步兵负责。

阿健布置完毕,“尔等速回各营准备,三日后誓师出发!”

“末将领命——”


誓师出征


三日后——

良辰吉日,幽州城北府军阅兵校场,北府征讨军“彪骑”、“军旗”、“雕骑”、“玄甲”、“SS”五营军马接受了上将军阿健的校阅。校阅完毕后,我这个征讨军主将领着副将、别将、左右参将走上校阅台,面对台下2000人的五营中、下级军官(北府校场最多可以容纳10000人同时操练),我将带领他们向着阿健将军做开拔前的誓师。

“我们有一个光荣的名字——他就是——”我大声问道——

“北府军!”台下的回答响彻天际——

“我们前世还有一个同样光荣的名字——他就是——”

“史州义军!”

“我们的存在为了什么?”

“保民守土,捍卫铁血!”

“我知道——你们等了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四年了,我要告诉你们:现在我们要去史州!要去我们四年前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想知道,你们还记得你们的敌人是谁吗?”

“金卑鞑子!”

“很好——我还想问你们——四年前,是谁让无数曾经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好兄弟如今却阴阳各一方——是谁让我们被迫离开了我们战斗过的地方?”

“史家逆军!”

“我们现在是精锐的北府军!不再是四年前连饭都吃不饱的民间军队!现在有谁胆敢再如当年一般对待我们,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

“死亡!死亡!死亡!”

“北府的勇士们!让你们的敌人在你们的铁蹄之下颤抖吧——我们是——”

“北府军!”

雄壮而又嘹亮的回答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在感染他人的同时也被感染着——誓师宣言简短而又霸气十足,北府征讨军上下充斥着一股对战斗的强烈渴望——这正是所向披靡的基础条件。

……

“大人,诺公公来了——”誓师完毕后我正待开拔,忽听兵丁报称诺公公到——上将军阿健连忙带领众将迎了出去——让北府众位将领吃惊的是不仅诺公公来了——在“求亲门事件”后久不露面的义阳王爷汤恩伯也来了。(当然这次不是来蹭饭的——而是再次作为“铁血乌龙山军驻北府军观战使”的,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带上了高山王特旨调拨给他的7000御林护卫。)

“高山王圣旨到——北府上将军阿健接旨——”

“臣接旨——”

“高山王诏曰:史州又起战端,朕命北府将军阿健速派北府军赴史州前线参战,不得有误,钦此——”

“万岁、万岁、万万岁——”

诺公公将圣旨交到上将军阿健手中,随即又请出一份圣旨,“‘彪骑校尉’Panzergu接旨——”

“臣接旨——”

“高山王诏曰:‘彪骑校尉’Panzergu统兵有方,实为北府之栋梁,铁血朝之肱骨——升三级校尉为二级校尉,准统兵5万起——钦此——”

“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从诺公公手中请下圣旨——

“高山王着老奴为此次征讨军之监军——不知北府军何时发兵史州啊——”

我对诺公公一笑——指着诺公公所乘之车道:“公公请上车——我等即刻开拔——”

诺公公顿时喜上眉梢,“如此甚好,北府军真乃国家之栋梁——老奴日后定当将此禀报皇上——”

……

一切准备就绪——旗帜鲜艳,衣甲分明——“北府!北府!北府!”

“全军开拔!鸣号——”我将手中的鞭子向前一招——随着低沉的号声——15万北府征讨军有节奏地高喊着“北府”二字——开始向史州进发——


小试锋芒


北府史州征讨军以渔阳大夫的军旗营为前锋,法肯豪森的玄甲营和Wattmann的SS营为左翼,Lin2702的雕骑营为右翼,我的彪骑营为本队,汤恩伯的义阳御林为后卫。兵锋刚刚进抵史州边境——正好和趁乱下山袭扰劫掠的史州顽匪大雁军,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之后,残余的6000多大雁军被雕骑、玄甲、SS三营围困在一个废弃的大农庄之中!仅仅才三天后,断水断粮、走投无路的大雁军残部就派出信使来我的中军大帐乞降——愿意解散队伍,不再与朝廷为敌!诺公公代表朝廷接下了大雁军的降表——为害史州民间长达4年之久的顽匪大雁军灰飞湮灭。

“北府军真是出手不凡啊——首战即助朝廷解了4年的心病——咱家回朝后定向皇上为各位请赏——”这时候的诺公公简直就是手舞足蹈——一点也看不出他已是60出头的老人——

“此乃托高山王之洪福、托上将军之虎威也——我等也只是执行得当而已——”我此的回答时显得非常谦虚——

“各位就不要谦虚了——咱家都看在眼里——各位一心为国咱家又岂能不知——还望诸位齐心退敌——咱家在此先拜谢各位了——”说着监军大人就要下跪——

“哎呀——公公这哪里使得——我等如何消受得起——”我连忙扶住诺公公——

……

北府征讨军一路进抵史州前线的山海关——这里是史州外围的最后一道防线!史家军已经被金卑铁骑打得没了脾气——只知道躲在城防工事后胆战心惊地望着城外的金卑军阵。守关史家军将领回头见我军抵达,慌忙开口问道:“来者何人?”(听着语气充满着惊慌)

“眼睛瞎啦——没见旗子上写的?”法肯豪森扯开嗓门大喊起来!

大旗上赫然写着:“大铁血朝高山王亲封,北府史州御敌征讨军大都督,‘彪骑校尉’Panzergu”

(观众:旗子上有写英文字母的吗?)

(Panzergu:扯淡!我叫Panzergu!不写Panzergu还写什么!)

(观众:别生气!继续——)

虽然史家军作战都是脓包——但是他们依旧从骨子里看不起北府军!因此我的“征讨军大都督”这个头衔他们并未在意。他们真正吃惊的是“彪骑校尉”四个大字!仅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平了17000人的叛乱的彪骑校尉(当然这是众人一起努力的结果)在史州已经传的越来越悬乎了!(天知道我的那些帮我散布谣言的蠢人是怎么履行他们的差使的!)在史家军士兵的眼里——北府军彪骑营就是嗜血的魔王!而作为带领他们的我——则更是魔王中的魔王了!

城楼上一阵恐怖的骚动。守将大惊失色,“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打开城门!大军要出城和金卑鞑子作战!”

“‘奴法’大人有令——金卑势大,需避其锋芒——令我等固守,不许出战!”一提到‘奴法’,这个小小三级都尉显得有了几分底气!

“哈哈哈——”我仰天大笑起来!“‘奴法’是你的主官!而不是本都督的!本都督凭什么听他调遣!本都督再问你一遍!你开是不开?”

“没有‘奴法’大人的手谕!小人实难从命!”

“大胆!朝廷钦命征讨大都督你也敢阻拦——”诺公公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显得非常得生气!

想必是这家伙不认得大内总管太监诺公公,“没有‘奴法’大人手谕!城门断然开不得!”

“你——”诺公公被这个家伙气得不轻!“把他给我拿下!”

只听得“嗖——”的一声!那名不知天高地厚的都尉便从城头上坠了下来!重重地摔到地上,头颈处插着一支弩箭!

还没等城头上的士兵反应过来,一群北府军SS营的士兵便冲上跟前缴了他们的械!其实我早料到‘奴法’的手下会阻挠我的行动!因此,山海关控制在‘奴法’手下的手里是十分危险的!因此命令Wittmann的SS营12000重甲步兵迅速解除山海关10000守军的武装,其后,义阳王爷汤恩伯手下的7000御林军和诺公公带来的3000禁军全面接管山海关的防务!后顾之忧被一举铲除了!

“发信号!让诗思飘花的舰队可以开进山海关海湾了!”

“得令——”

Lin2702的飞雕轻骑放出了5只飞雕朝海湾方向飞去,不到半个时辰它们就飞了回来!从它们的叫声来看——“飞花校尉”诗思飘花的庞大舰队已经收到信号——开始向这里靠过来!

一切准备就绪!城外金卑军时日无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