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风云际会(15)

辛十三郎 收藏 2 29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风云际会(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罗伊想到伊籍对刘备说,他的坐骑“的卢“是不祥之物,终将害主。可将此马赠给他仇恨之人,既避了祸患,又除了仇人。

不知刘备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在雒城与庞统处得不太融恰,果然将坐骑白马送给庞统。庞统在雒城时商议好与刘备分兵前行,刘备借故临时改变了行军计划,被张任误认为骑白马者是刘备,叫军士用箭射之。可惜一代英才,终于因此马被乱箭射死于落凤坡,时年仅三十六岁。

“庞先生,刘备在军中赏罚分明,他对有功的人,经常赏赐。他送你的东西,有一样不能接受……”

“什么东西?”

“他的坐骑,一匹白马!”

“为什么不能接受?”

“这是天机,不可泄露!”

“既是天机,我不再问……请教罗壮士,你此行意欲何往?”

“投奔曹操!”

“壮士差也!错矣!操乃独夫民贼,我汉之大纛!”

“奇怪,庞先生,你不刚从曹操那儿回来?”

“我去曹营,与视他为汉贼不可同日而语!”

罗伊明知故问:“那你去曹营干什么?”

庞统肃然正色,一口回绝了罗伊:“此乃天机,也不可泄露!”

“先生,用不着瞒我。为了打败曹操,周瑜先有黄盖的苦肉计,后有阚泽的诈降书,又差你献上连环计,你们真的是要将曹操八十三万人马,烧得干干净净?”

罗伊话一出口,庞统惊得魂飞魄散。

“壮士何出此言?”

罗伊看着惊慌失措的庞统,心里十分得意,威震四海的庞统,也有计谋被人识破的时候,并且对手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当然,罗伊不会告诉庞统,这一切他是在两千年多年后的史书上看到的,并非他未卜先知,有过人的智慧和能力。

庞统偷眼看看罗伊,他稚气未脱的脸上虽然少年老成,仍露出几分得意的轻浮,也就是说城府不深,遇事还形喜于色。但他对东吴赤壁之战的战略,洞若观火,一切了如指掌,这是何故?

庞统捉摸不透,罗伊是何许人也,意欲何为。

“庞先生,说实话,我是个局外人。我对魏、蜀、吴之争不感兴趣,只是觉得对曹操不公。他力挽狂澜,结束群雄割据、统一中国,这不正是饱受战乱、颠沛流漓之苦的老百姓的需要,历史的需要?我不希望,他这样一位英雄在赤壁之战中受到伤害,我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且慢,罗壮士,你要去告密?”

“没有这个必要!曹操败走赤壁是天意;换句话说,东吴、西蜀还不到灭亡的时候。再说,曹操生性多疑,对一个不知根底的少年,他未必看得起我,相信我的话。我只是想在他兵败时,在乱军中保护他。”

庞统听罗伊这么一说,出了一口大气,方才放下心来。

“壮士赤手空拳……”庞统毅然解下挂在墙上的宝剑,双手捧着走到罗伊面前:“这是曹丞相赠我的宝剑,是用天上掉下的陨石精练而成,能削铁如泥,杀人不见血。曹丞相将他的佩剑赠我,对我寄予厚望,许我将位列三公。可谓知遇之恩深矣!殊知我视荣华富贵为过眼烟云,看忠信仁义为人间真情!既然我不能为他做事,也就愧对这柄剑……”庞统说到此,眼中现出愧疚之情:“我将此剑转赠给壮士,用于防身!”

罗伊接过宝剑,剑的造型朴实无华。剑鞘上用篆字刻着“倚天”二字,在剑鞘的两边各有一个暗扣,不知有何用。剑柄、剑鞘都很普通,无金无玉,除了一些花纹,没有任何装饰,特别之处在于剑鞘上缀有七颗白星。

罗伊刚一注视白星,感到身上七个穴位立即有了反应,血脉与剑气骤然相通。他从鞘中抽出剑,一股寒光冲鞘而出,随之听到几声轻微的剑呜。罗伊不懂兵器,他从武侠书中读过,剑若有寒光、出鞘有声,是世间罕见的好剑。

“先生,这是人间难得的宝物,我不敢收下!”

“自古宝剑赠英雄,你当之无愧!”

“我不是什么英雄,实在是不能收!”

“壮士,我庞统今天能结识你,乃三生有幸!又与君清茶一杯,纵论天下,实是快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庞统自愧弗如。还望壮士收下,怜悯我江东、江西数百万人民,不受生灵涂炭!”

罗伊望着庞统一脸的诚意,和他眉宇间流露出难言的隐情,知道庞统在担心东吴计划有可能因他而泄漏,吴、蜀破曹的愿望也将付之东流。

为了让庞统放心,罗伊也确实爱这把剑,他慎重地双手从庞统手中接过宝剑,深深一拜后,系在腰中。

“庞先生,历史不会逆流而行,就像那骇浪惊天的长江,我个人无力阻止它滚滚东去!放心吧,我真的只是去保护他的生命安全!”

“好吧,我送你过江,江边有一条小船。”

“不用了,”罗伊在茅屋门口挡住庞统:“先生请留步,我告辞了!”

罗伊刚要动步,又返回身来,面对庞统。

“先生,我在前山听到虎啸,又遇群狼……你独居在此,不惧虎狼?”

“壮士,虎狼不食有道之人。我虽无能,却时时不敢忘了习道,殊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

“先生,明白了!”

庞统再次注视罗伊,他双手抱拳,对着罗伊深深一鞠躬。

罗伊赶紧扶起庞统,趁机单腿下跪。

“先生,我是晚辈,该我向你行礼!”

庞统扶起罗伊,竟然有些难舍难分。

罗伊望着这个悲剧式的人物,心里充满了感慨,他松开了庞统握住他的手,轻轻对他说声:“好自为之,再见!”

庞统的声音沙哑了:“壮士,幸会!”

罗伊听不懂庞统说的“幸会”是什么意思,他想,可能也是再见的意思吧。他向庞统说“再见”,然而此一别,很难再见!

罗伊走了很远,回头一看,庞统还站在茅屋门口,忽明忽暗的灯光中,一个孤寂的身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