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伊一旦开战,伊朗能够支持多久?

东风几度 收藏 80 44836
导读:[原创]美伊一旦开战,伊朗能够支持多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报载,在伊朗1月21日宣布进行新年来首度导弹发射演习之际,美国也在不断加强波斯湾地区的军事力量,除了已部署在海湾地区的“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外,“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也在赶往波斯湾。加上此前派驻吉尔吉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土耳其以及海湾地区的军力,美国派驻伊朗周边的兵力已超过20万。美国对伊朗的军事打击,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对此,笔者想谈几点看法与网友们交流。

一、美国真的会对伊朗动手吗?

美伊交恶由来已久,长期以来伊朗是美国“眼中钉、肉中刺”,美国一直在寻求机会去削弱乃至推翻伊朗现政权。原因有三:

(一)长期历史积怨。1979年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了亲美的伊朗国王巴列维,建立了视美国为世界头号恶魔的霍梅尼影响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1979年11月4日,伊朗数百名穆斯林学生攻占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把其中的60余人扣为人质,以迫使美国把巴列维引渡到伊朗,并且归还在美国的伊朗资产。一直到1981年1月20日,美国人质才获释离开伊朗。巴列维政权的倒台和“人质危机”事件,使美国丢尽了颜面,给美伊关系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自此美国势力被完全驱逐出伊朗,美国开始对伊朗进行持续制裁和全面打压。在美国看来,伊朗是不折不扣的“无赖国家”或“邪恶轴心”国;在伊朗眼里,美国是长期以来无端制裁伊朗、干涉伊朗内政甚至扶植伊朗反政府组织、试图颠覆伊朗政权的“大撒旦”,彼此的不信任乃至仇视可谓根深蒂固。

(二)重大战略冲撞。伊朗现政权的所作所为,让美国一系列中东乃至全球战略受到影响和制约。首先,伊朗位于中东-南亚-中亚-外高加索之间的“地缘中心”,随着美国军事力量相继进入阿富汗、中亚和伊拉克后,伊朗成为美国打通中亚-中东-南亚的最后障碍,也是美国地缘战略扩张中志在必夺的一环。如果伊朗与美国作对,美国不但无法全面、有效地控制中东和中亚的能源资源和能源通道,还可能动摇美国的盟友同美国的合作基础。其次,伊朗具有位居世界前列的石油、天然气储量和产量,还控制着海湾石油运输通道——霍尔木兹海峡,是美国实现掌控中东油气资源目标的主要障碍。第三,随着伊拉克局势的不断恶化,美国认为伊朗在暗中资助伊拉克反美武装袭击美军,在和美国进行一场“代理人战争”,怀疑伊拉克乱局的根源在于伊朗。第四,伊朗拒不承认以色列国的存在,长期以来敌视以色列的立场和激烈言论令美国如鲠在喉。而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永不沉没的航母和利益看护者,美国不能允许以色列这个铁杆盟友被威胁和伤害。第五,伊朗是美国防扩散战略的主要目标,美国怀疑伊朗以和平利用核能为幌子秘密发展核武器,并企图通过谈判来拖延时间。 美国担心伊朗一旦拥有核武器将对以色列构成严重威胁,打破中东地区战略平衡与稳定,并会产生连锁反应,刺激核军备竞赛。

(三)意识形态对立。“9·11”之后,美国提出了“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伊朗独特的政教合一政权形式与美国推行的民主理念格格不入。随着塔利班及萨达姆政权的倒台,中东隐隐地出现了一个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的“什叶派新月地带”,为伊朗崛起提供了潜在盟友和广阔的缓冲地带。伊朗正迅速填补因缺乏地区核心国家而留下的空白,并与叙利亚等结成联盟,直接威胁美国在中东的霸权利益,被美国视为“改造中东”的主要障碍。

基于上述原因,尽管美国和伊朗国内寻求和解的呼声不断出现,由于双方在一系列重大问题和利益上的尖锐对立,美伊之间相互退步、妥协的空间很小。在美军深陷伊拉克、国内反战情绪高涨的情况下,内贾德政府认定美国不敢轻举妄动,对美国的态度始终强硬。美国无论是借助联合国及盟友向伊朗施压,还是与伊朗进行直接对话,即使伊朗的态度有所软化,也不会从根本上转变“反美”立场,不推翻伊朗现政权,伊朗将是美国在中东永远的“绊脚石”。因此,美伊之战在所难免,美国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在国际国内都能站得住脚的开战时机(或者说是借口)。

[face=黑体]二、伊朗有能力迎战吗?

尽管伊拉克战争牵扯了美国的很多精力,但一旦美国和伊朗真的开战,美国依靠强大的武装特别是海空军力量,无疑仍会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笔者认为,就伊朗一方而言,也具有诸多可战的条件。

一是坚强有力的政权核心。自1979年伊朗现政权建立以来,尽管经历了八年“两伊战争”和长期的外界制裁,但伊朗现政权始终保持着较好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独特的政教合一的国家体制和严格的宗教、舆论约束,使国家对民众保持着高度的控制力。特别是近年来,伊朗经济发展在海湾乃至整个中东地区令人瞩目,年增长率超过5%,民众对当局的支持率较高。另外,伊朗98.8%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其中91%为什叶派,库尔德人仅占全国人口的5%,教派矛盾、民族矛盾也没有伊拉克突出。一旦开战,伊朗会是有组织的抵抗,预计不会出现伊拉克那样一触即溃、一盘散沙的局面。

二是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伊朗是中东地区的“大块头”, 人口是伊拉克的2.5倍多,面积相当于伊拉克的4倍,综合国力也是海湾地区最强的国家。伊朗是一个有50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盛极一时的波斯帝国是它的骄傲,而外族的入侵,以及近代沦为英、俄的半殖民地,则使它备感屈辱,实现民族复兴,成为地区强国甚至是世界大国是伊朗人的长久梦想,走上“核”之路,就是伊朗民族意志的最好体现。伊朗反美由来已久,在伊朗伊斯兰革命高涨之际,就有两个广为流传的口号:一是“真主至大”,二是“处死美国”,从中可见伊朗民众对美国的憎恶之情。20余年的“仇美反美”灌输,使伊朗民众多数对美国持怀疑、敌视态度,加之伊朗人素有尚武传统,在面临外敌入侵时,伊朗人的抵抗会是相当激烈的。

三是相对强大的军事力量。伊朗陆军是伊朗武装力量的主体,总兵力约35万人,机械化程度比较高,主战坦克约1400辆,其中不乏先进的T-72型和“酋长”主战坦克和伊朗自行生产的“佐勒菲卡尔”系列坦克, 此外伊朗陆军还拥有近百辆装甲侦察车、上千辆步兵战斗车和装甲输送车,其拥有的近600架直升机更非伊拉克、阿富汗可比。另外,伊朗还拥有牵引火炮约2000门、自行火炮约300门,以及数量庞大的火箭炮,尤其是导弹更是其威慑美以的“撒手锏”武器。伊朗现在装备部队的“流星”、“飞毛腿”和“征服者”系列导弹以及正在研制的隐形导弹,射程分别为200公里到1300公里以上,几乎将整个中东和海湾地区都纳入打击范围之内。有消息称,升级后的“流星-3”射程可达1000公里,能够打到欧洲中部,将对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基地以及以色列的战略目标构成严重威胁。伊朗海军拥有兵员2万人左右,主要作战舰艇包括俄制“基洛”级潜艇3艘、驱逐舰3艘、护卫舰3艘和轻型护卫舰12艘。为适应波斯湾水域狭小的特点,伊朗海军装备了大量机动灵活、善于突击的战斗小艇,据传伊朗海军正在考虑购买中国新式导弹攻击快艇“中国猫”(配备4枚C802或C701反舰导弹)。这些小艇能够躲避反舰导弹,可以在己方岸舰导弹的掩护下,形成对波斯湾航道和海域的封锁和半封锁状态。伊朗空军现装备作战飞机400多架,其中有F-14A战斗机50余架、米格-29A战斗机30架、F-7战斗机41架、F-7M战斗机68架,另外还装备有一定数量的侦察机和加油机。近年来,伊朗不断加强防空力量,防空导弹现有 霍克改进型150部、轻剑30部、山猫15部、红旗-2J型45部、SA-5和FM-80型若干部,去年还向俄罗斯采购了30套“托尔-M1”型防空导弹系统。这样的军力,自然强过南联盟、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不能不心存忌惮。

四是复杂重要的地形位置。伊朗国土面积164.5万平方千米,高原和山地约占国土面积的90%。高原之巅的伊朗几乎陷在群山环抱之中,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基本上不必担心来自陆地上的外敌大规模入侵,即使发生地面作战行动,一般也只会是中小规模的高原山地特种作战,不大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机械化作战,从而使伊朗具备了扬长避短对抗、开展游击战的必要条件,这一点是当初的伊拉克所无法比拟的。伊朗北濒里海,南临波斯湾、阿曼湾和阿拉伯海,位居亚、欧、非三大洲的交通要冲,素有“欧亚陆桥”之称,特别是紧锁霍尔木兹海峡喉咙,如果以火力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切断海上石油通道,将战火烧到整个地区,将使美国在军事和外交上陷于被动。

五是极具威胁的石油武器。伊朗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10%,居世界第五位;天然气储量约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16%,居世界第二位。目前,伊朗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石油输出国组织中的第二大石油出口国,日产原油420万桶,出口份额为14%。如果伊朗减少甚至停止本国石油出口,同时封锁波斯湾和霍尔木斯海峡,断绝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和沙特的部分的石油出口,无疑将引起国际石油市场的巨大震荡,甚至有可能引发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衰退”。这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都难以承受的。

六是国际舆论的态度走向。从美国的传统盟友欧盟来看,中东和平与稳定关乎欧盟自身安全,欧洲国家在经贸上也与伊朗保持着良好的合作,伊朗37%的进口与28%的出口都是与欧盟国家进行的,德国、法国、意大利分别是伊朗第二、第三、第四大贸易伙伴,伊朗还是一些欧洲国家的主要能源供给国。美国一旦决定下手,多数欧洲国家出于现实的利益的考量也许会持反对、中立态度,美国的追随者恐怕主要还是英国这个“铁杆伙伴”。从伊朗周边的阿拉伯国家来看,尽管多数国家既不希望伊朗“坐大”,也不敢与美国直接对抗,但早对美国在以色列和伊朗的核问题上执行“双重标准”心有怨言,对美国打击伊朗可能持不支持或有限支持态度。一旦伊朗把以色列拖入战火,阿拉伯国家的态度转变将难以预料。从伊朗的传统“盟友”俄罗斯和中国来看,受巨大的战略利益、经济利益影响,两国对伊朗或明或暗的支持将不可避免,尽管这种支持以不和美国“撕破脸”为限度,但对伊朗来说却是必要的和必须的。

七是美国国内的反战声音。美国许多议员和民众,对布什政府久陷伊拉克战争“泥潭”深感不满,共和党在“两院”选举落败、布什支持率持续走低便是明证。美国果真对伊朗动武,必须选择一个能够取得美国公众舆论相当程度支持的最佳时机。在这个最佳时机找到之前,美国不可能对伊朗进行全面打击,如果出手也只会是小规模、有重点、空袭为主、风险最小的“外科手术”式打击,不会对伊朗构成致命伤害。美国最希望的是“快节奏、小规模、伤亡少”的战争,若全面进攻特别是地面进攻开始,一旦美军遭遇重大损失,受国内舆论影响,找到了体面的“下台台阶”,美国有“知难而退”、“半途而废”的可能。

三、美国对伊朗的军事打击手段哪些?

美国对伊朗的可能的军事打击,据笔者和大多数网友看来,不外乎两种手段,或者说两种模式:

一是“伊拉克式”。陆海空一起上,依靠地面进攻最终达到战争目标——推翻伊朗现政权,摧毁伊朗军事力量,把伊朗和伊拉克问题一并解决。通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这种选择尽管有美国梦寐以求的最终目标,通过巨大努力也能实现这个目标,但是这种选择代价极高、风险极大,弄不好伊朗会变成“第二个越南”,让美国进退不得。笔者认为,除非国际局势发生大的变动,美国做这个选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二是“南联盟式”。以空袭、导弹进攻为主,对伊朗的核设施、军事设施、重要经济设施、民用设施进行打击,迫使伊朗屈服。这种选择对美国而言,成功率最高、风险最小,但是打击的最终效果却不容乐观,并主要取决于伊朗方面的反应。一种可能性是伊朗“哑巴吃黄连强硬”,口头反应激烈,实质有所妥协,内贾德政府下台,在核问题上有所让步,但是反美立场不会有太大变化;另一种可能是伊朗方面作出强烈反应,以导弹进行还击,同时切断海上石油通道,将战火烧到整个中东地区。这种结果恐怕是美国所不愿意看到的。

综上所述,笔者总结三点结论:1、美伊之战在所难免,何时开战仅仅是时间和时机问题;2、伊朗完全有能力进行强有力的抵抗,抵抗效果如何取决于自己的决心和毅力;3、美国对伊朗将要进行的军事打击,究竟采用何种战略战术,考验着美国政治家和将领们的智慧。


忙活了两个晚上,终于OK了,歇会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