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33


长右卫门中将以为,按照标准的步兵群紧跟装甲群的装甲进攻规则,中国人的步兵就在他们坦克装甲车后面,甚至搭载在车上,从雷达断断续续显示的进攻者装甲车辆前进速度约为每小时10-15公里来看,是这样。这是常识,中国人今天拿出了令人震惊的新东西,可他们总不能推翻所有的基本战术规程,步兵如果不能紧跟装甲车辆,那么暴露在前的装甲车辆就很容易遭受防御步兵的近距离毁灭性打击,数十米距离内的火箭筒射击装甲车辆是无法防御的,一发命中,坦克不被打烂也被打瘫,至少炸毁履带没什么问题,坦克开过去步兵从后面扔反坦克器材炸没有装甲防护的动力舱一炸一个准,贴磁性聚能炸药饼子甚至伊拉克游击队那样扔燃烧瓶都管用,韩战期间,胆大包天的中国军队甚至发明了跳上坦克往顶盖气孔里塞手榴弹的战法,一个步兵连干掉了英国皇家重型坦克营,后来中国兵只要能从后面爬上去用手榴弹敲3下顶盖里面的美国装甲兵就爬出来投降,似乎成了双方士兵不成文的约定。 步兵群脱离装甲群也不行,失去前面的装甲车辆掩护,守方士兵的轻火器射击可把进攻步兵成片地打倒。所以几十年了,装甲进攻步兵阵地必须在装甲车辆后面紧跟小步兵群仍是不变的准则。

嗣谷车站防御阵地的兵力配置是1个步兵大队加3个战防连构成第一道防线,后面隔300米工兵制造的开阔地,穿越第一道防线的装甲车辆会受到第二道防线93式坦克营坦克炮的精准射击,出来一辆打一辆无可逃脱,二道阵地上有一个步兵大队放在坦克营后面构成步兵轻火力反装甲防御线,也兼作为战术预备队,在必要时跟着坦克营打反冲锋。二道防线后是工兵营开辟的500米宽的开阔地,遍布地面传感器反装甲地雷、反步兵地雷,第三道防线上放着最后一个步兵大队和联队炮兵群、旅团炮兵群和师团炮群,国会公园战区司令部和长右卫门中将本人都在这里,再后面就是攻击国会公园的部队。 中将判断台湾号战列舰的炮火很可能在严重受损后出于误伤顾虑不敢对第三道防线区无制导炮击,他命令师团侦察、搜索、工兵、警卫分队反复搜索了这条地带肃清了中国数字化单兵,确信中国战列舰的大炮失去了地面目标指引。 这个判断立即得到证实,中方的重炮火力只敢在第二、三道防线间的开阔地上打起一道炽密的火墙,虽然这道火墙有些偏北,但让长右卫门中将大大松了一口气。中国的东京湾集团唯一只靠的就是无法抵挡的超密集重炮射击,只要失去有效的舰炮支援,中方的地面装甲群无法战胜日军绝对优势的地面兵力。

第一道防线的步兵大队让中国人吃到了苦头,实战证明步兵轻器材近距攻击仍是最有效的反装甲手段,中国装甲突击群一路气势汹汹不可阻挡,打到这里就被挡住,一连两次冲锋都被打退,大批装甲车辆被击毁,可是一道防线的步兵也伤亡惨重。当中国人发起第三次冲锋时,中将看出这是中国装甲群倾其所有的最后冲锋,不打反突击很可能顶不住,加上舰炮火墙偏北且逐步向北移动从后面逼近二道防线上的步兵大队,中将牙关一咬,断然命令93坦克营和战术预备步兵大队发起了反冲锋。

接下来爆发了有史以来首次的中日精锐装甲兵的对攻战,一场血拼下来日军坦克群全军覆没,而断断续续的雷达和地面传感器显示中方仍然剩下可观的装甲突击力量, 长右卫门中将心胆俱寒,把心一横打出了他最后一张王牌。

第三道防线的所谓安全区内,中将布放了师团、旅团和联队3级仍保留下来的炮兵单位,包2个155自行炮营、1个装填好反装甲攻顶子母弹的火箭炮营、3个105轻型牵引炮兵营和6个迫击炮连,一直扮演着沉默的忍者,不管前面防线如何危急都没有开炮。市区外圈已隐蔽接近到达有效射程的3个炮营也没有开火。都在等待长右卫门中将的命令。长右卫门则一直在等待最后的时机。这个时机现在出现了——不出所料,中方步兵群仍遵守规程紧跟残余装甲群,那么,这顿炮火齐射将让冲锋的步兵全数消失,中方装甲群即便最后能剩下来几辆车,失去了步兵跟随掩护也不可能冲破一个大队步兵的坚固防御阵地,恐怕到不了步兵轻器材的近距离就被炮群的直射完全摧毁。

日军隐藏炮兵全数以爆发射速开火,成百上千条曳光火流撕破了嗣谷车站的夜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