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猎鹰 突袭(2)

zy1973 收藏 12 1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徐兴盛听到一阵炮声过后,枪声渐渐沉寂下来。他从监视系统上看到卸货也正在进行,紧皱的眉头也有所舒展。通讯员也与总部取得了联系,正在通话试音。

徐兴盛拿起话筒,再次命令各组汇报情况。

“突击一组报告,多余出口已全部封闭,正在协助民事组。”

“突击二组报告,已更换衣服和装备,正在卸货。”

“突击三组报告,外围有少量平民观望、拍照,其余一切正常。”

徐兴盛命令:“征集车辆,检查油料。保护平民。”

“是”

“搜索一组报告,大楼搜索任务完成,台方人员已全部送往大厅。电梯和防火门已关闭。”

“搜索二组报告,正在设置警戒雷达和传感器。”

徐兴盛命令:“任务完成后收集车辆,注意检查油料。”

“是”

“攻击组报告,正把俘虏和伤员送往大厅。”

“炮排报告,正在拆卸装备,等待车辆。”

“狙击一组报告,张晓海已经牺牲,我和他已撤至大厅。”

徐兴盛脑海里浮现出飞机上提问的那个年轻人,有些心痛。

“狙击二组报告,一切正常。”

“ 继续警戒。”

“是”

“防空组报告,正在架设便携式防空雷达和光电探测仪。空情正常。”

“继续警戒”

“是”

“民事组报告,除部分人员有抵触情绪外,基本正常。”

“做好人员的分类,有针对性的进行宣传。加强对军事人员和警察的看管。做好对方死亡人员的统计工作。”

“是”

“医疗组报告,正在对所有伤员进行救治,基本顺利。我方三人受轻伤,一人右手肘部中弹,基本丧失战斗力;二人手臂贯穿伤,还能坚持战斗。”

“做好我方牺牲人员的安放工作。”

“是”

“报告,搜索一组报告。”

“请讲。”

“卸货完成,卸货完成。装备都放在了停机坪上。”

“有没有损失?”

“没有。”

“太好了!”

这些装备是战士们需要补充的弹药、炮弹,还有六具红箭8E反坦克导弹,六具QW防空导弹和几十具火箭筒。机头都炸烂了,准备没受损,真是运气。其实这也不是运气,在装货的时候,为了在卸货时省点儿时间,所有的装备都放在飞机货舱的侧后方,算是巧合。

“命令各组取自己的准备!”

徐兴盛看了一下表,23时50分 ,从飞机里出来还不到三十分钟,整个机场就被我们控制了。

徐兴盛示意与总部通话,通讯员递过话筒,在进行了一番操作后,点头示意行了。徐兴盛清了清嗓子,用明语(因为台军阳明山电子侦听站应该早被炸烂了)说到:“报告首长,报告首长。我是徐兴盛,我是徐兴盛。”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传来:“请讲。”徐兴盛有些激动,他知道他在跟谁说话,“我们已经占领并控制了桃园机场,已完全控制住局面。”

“很好,伤亡情况怎么样?”

“一人牺牲,三人轻伤。”

“对方呢?”

“正在统计。”

“好,注意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不要伤害平民。”

“是”

“按原定计划开展任务。”

“是”

“徐兴盛。徐兴盛。”

另一个声音传来,徐兴盛听出来了,是集团军司令的声音。

“司令员,我是徐兴盛。”

“有人把你们攻占机场的消息传给了电视台,有可能你们那里要来台湾电视记者,你们可以利用记者散布假消息,迷惑敌人。当敌人从打击中清醒过来就会向你们发动反扑,你们一定要站住脚。否则,全盘作战计划就可能要修改。”

徐兴盛一个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通话结束。

徐兴盛把通话器递给通讯员,“地图!”另一个通讯员立即在桌子上铺开了一张地图。

这时,一个警卫开门进来:“徐大,有人要见你。他说他是我军地下特工。”徐兴盛点点头;“他们也该来了。”

一个中年男子被领了进来,带路的战士手里还拿着一支手枪,并示意这枪是来人的。徐兴盛打量来人:“你是……”

中年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林森。联系密码××××××××,身份密码××××××××。”

一个通讯员很快将中年男子的信息输入一台电脑,不一会儿,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来人的资料。通讯员又拿出一个盒子,连接到电脑上,把盒子往中年男子面前一递,“嗯!”中年男子识趣的把右手放进盒子里,一道红光缓缓闪过,电脑屏幕开始闪绿光。通讯员把盒子一收,“身份无误!”

“同志!”

“同志!”

两双大手握在了一起。徐兴盛说:“你们辛苦了,潜伏有多久了?”

林森说:“也没什么,最长的有半年的,短的只有十几天。我也才来两个月。

徐兴盛松开手,走到地图前,接着问林森:“你们有多少人?”

“连我在内42个人,分了两个组。”

“你们靠什么联系?”

“手机,台湾的手机。”

徐兴盛笑了:“我也用台湾的手机,所以我们现在还不攻击台湾的移动通讯系统。台湾只有你们吗?”

林森说:“应该不止我们,负责这一块的就只有我们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负责战术通讯系统的通讯员插嘴说;“报告,各组装备领取完毕,请指示。”

徐兴盛示意林森坐下休息,然后拿过通话器。

“全体都有,按原定计划收拢重新编组。各组组长到指挥中心开会。”


按照计划,攻占机场后,所有队员将重新编组,分成四个组。

A组:王勇任组长,原炮排组长任副组长。人员有原来的攻击组、炮排、突击二组、搜索一组和狙击手一人,医疗组二人,共92人。除了炮排的迫击炮外,还装备有反坦克导弹四枚,35毫米榴弹发射器四具,反步兵地雷8枚,40具89式火箭筒。

B组:原搜索二组组长刘得贵任组长,原突击四组组长任副组长。人员有原来的搜索二组、突击四组和和货物组四人(剩下四人负责为“货物”警戒),医疗组二人,狙击手二人,共68人。装备有反坦克导弹2枚,榴弹发射器四具,反步兵地雷12枚,30具89式火箭筒。

C组:原突击三组组长曹林任组长,人员就是原突击三组加上原突击一组剩下的8人(突击一组原来连徐兴盛有22人,九名女队员到了民事组,徐兴盛带走四名警卫),狙击手二人,共28 人。装备有榴弹发射器2具,反步兵地雷24枚,15具89式火箭筒。

D组:组长徐兴盛,手下有警卫4人,通讯组4人,民事组18人(原来6人,突击一组加进9名女队员,还有3名飞机驾驶员) ,医疗组二人,货物组4人,还有“货物”8人,共41人,外加三名伤员。


不一会儿,王勇、刘得贵、曹林三人走了进来,徐兴盛赶紧向林森介绍。几个人在互相握手后都围到了地图前。

徐兴盛问道:“各组副组长都在带领战士们准备吧?”王勇等三人点点头。徐兴盛环视了一下众人,说:“以前的任务大家都知道,我们要攻占一个机场。但攻占什么机场,攻占后又怎么样?大家是不知道的?为什么要重新分四个组,为什么这样分?也没给大家说。但现在大家明白了吗?”

王勇最先点了点头。他曾当过参谋,对战略战术有一定的了解。

徐兴盛让王勇说说看。

王勇指着地图说:“我的A组是去对付中坜方向来的敌人。那里是敌人的陆军六军团司令部,其警备部队战斗力较强,并装备有装甲车。所以我的组火力配备最强。老刘的B组是去对付桃园机场的守备部队,作为一般的机场警卫部队,战斗力较弱,其车辆也没有装甲防护,但人数不少。所以老刘的反坦克导弹比我少,反步兵地雷却比我多一些。”

王勇看了一眼曹林,接着说:“而老曹肯定是守机场了。不然要那么多反步兵地雷来干嘛?至于徐大,那时稳坐中军帐啰。”

徐兴盛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补充:“曹林你不用担心,如果你人手不够,吃紧的时候,我就是你的预备队。老林同志还有四十多个人,老林说一说吧!”

林森指着地图上中坜方向说:“这边我们有十八个人,由副组长张峰负责。王大,等会儿我把他的电话号码说给你,再派个人给你。因为我们都是说暗语的。”

他又指着桃源军用机场方向说:“这边我们有二十四个人,由我负责。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侦察和破坏有线通讯。当然,我们也可以参加战斗。”

王勇问:“你们的装备怎么样?”

林森苦笑了一下:“我们能有什么装备,只有手枪和从黑市上搞来的炸药。”

徐兴盛试探地问王勇和刘得贵:“怎么样?照顾一下吧,总不能让我们的战友用手枪和敌人打仗吧?”

王勇一探手:“我们哪有多余的枪嘛!”

刘得贵说:“缴获台军的T91有十几支,其他的炸烂了。还有机场警卫的MP5可以用,但数量不够。”

林森赶紧说:“够了够了,有用的就不错了。”

徐兴盛说:“没关系,老林,你们主要是侦察通报敌情。你再介绍介绍情况吧!”

曹林突然发言了:“徐大,那这两个方向怎么办?”大家看地图,曹林指着机场南北两个方向。

曹林说:“这北面林口是台湾海军陆战队66旅,南面是台湾陆军542装甲旅,谁负责拦阻他们?”

徐兴盛笑着说:“看来小曹对台军的部署还是挺了解的。那你说,就凭我们这二百多号人枪,能拦阻他们吗?”

曹林说:“不可能。”

徐兴盛又说:“既然不可能拦阻他们,那我们还用得着分兵把守这两个方向呢?”

王勇笑着说:“曹林,你不用害怕,徐大自有锦囊妙计。”

曹林脸红了,忙说:“我不是害怕,我……”

刘得贵也在一边取笑说:“人家该害怕嘛。我们都跑了,老曹只有十几个人,却要面对两个旅啊!”

徐兴盛也笑了:“不是我有锦囊妙计,而是总部首长早就计划好了。曹林,你只需防备零星的徒步的散兵游勇。敌人真敢把大部队拉出来,保证他们是有去无回!”

大家发出一阵哄笑,曹林也笑了。

徐兴盛一指地图:“老林,继续吧。”

林森的手在地图上比划,说:“从中坜来的敌人,只能从这个方向来,这里有一座桥。我们只要控制住这座桥,敌人便过不来。我们已在这座桥上安放了炸药,遥控引爆,威力不大,只能起到震慑的作用。这是上面交待过的,尽量减少对台湾基础设施的破坏。”

王勇问:“那敌人不走这条路呢?”

林森说:“那他们就只有绕路了,其他地方我们已准备了大威力的炸弹,可以暂时阻挡他们。如果他们强行冲击,我们也没办法。但他们最后还是要到这个路口。”他指着地图。徐兴盛也指着地图,说:“所以王大,部队一定要有机动能力。要有足够的车辆。幸好对方是绕行,而我们只需退守下一个路口就行了。而且我们还有迫击炮,控制的范围更大。”

王勇看了看说:“嗯,只要情报准确,对方不是大部队,我们守住没问题。”

林森指着地图上桃园军用机场方向说:“这里人口稍微少一些,路也不多,并且挨得挺近,适合我们控制。即使分兵也能守住,我们在这里安了很多的炸弹,因为这里的民居比较少。”

刘得贵指着地图说:“根据以往的敌情资料,这些地方有很多的老百姓啊!”

林森说:“这些地方本来就是人口密集区,少是相对的。”

王勇插嘴:“那打起来老百姓怎么办?”

林森说:“应给问题不大。台湾城市居民的掩体数量与人口之比达到1.5:1,人人都有地下掩体。一旦打起来,他们都会藏到地下去。只有少数不怕死看热闹的,那没办法。”

徐兴盛接着说道:“没办法也要想办法,对平民的伤害要减到最小。你们两个组还有特殊的装备:扬声器和事先录制好的喊话磁带。”

刘、王二人说:“行。”

徐兴盛问:“车辆够不够?”

曹林说:“肯定够了。搜索二组找了十几辆,还有一辆大巴。我们在外边找到的更多,还有几辆皮卡,交给炮排都可以当自行火炮了。”

“做好登记没有?”

“做好了,有主人的车也给主人开了军条。”

“好,去准备吧。十分钟后出发。”徐兴盛说,“敌人正在挨炸,但第一波打击后,敌人就会清醒过来”

“报告,三组报告,有台湾某电视台的记者过来了,他们已经连人带车都扣住了。”一个通讯员说。

“太好了!”徐兴盛说,“曹林,你就放心吧。至少66旅不回来了。”他又对一个通讯员说:“你到转播车上去,编辑、传送我们需要送出去的信息。”

“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