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星期天,我接到一个在省城厅级机关工作的朋友打来的电话,他说,春节快到了,又想麻烦一下我这个家乡父母官,帮忙买些冬笋过年。

买冬笋,对于我这个青山乡党委副书记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每年春节前夕,我都要送几百斤冬笋到省城,分给那些在各级机关工作的朋友们过年。

今年情况有所不同。今年青山乡新建了一个冬笋罐头厂,为了保证生产原料,原则上不准冬笋出乡。确实需要出乡的,也必须交纳各种税费,否则,不但要没收,还要罚款。乡政府专门组织了捉笋队伍,把守出山要道,不能让一个冬笋运出去,我就是这支捉笋队伍的总指挥。

我琢磨再三,决定将买笋的任务交给我表弟去完成。我表弟是邻乡的税务站长,让他在邻乡搞几百斤冬笋问题不大。我打电话跟表弟一说,表弟马上答应了。

今天是星期天,凭经验,这是笋贩子出动的日子,为了抓住几条“大鱼”,我故意让人放出风去,说今天乡干部休假。暗地里,我却布下了天罗地网。

果然,凌晨三点,伏兵便抓到了一条“鱼”。一个笋贩子将冬笋藏在吉普车的后箱里,扒出来一过秤,足有300多斤。我让人把贩子带到我办公室来,我要亲自审问。

笋贩子是本乡仙水村的。他吞吞吐吐,说笋不是他的。

我问,不是你的,那么到底是谁的?

笋贩子说,是仙水村刘金根村长的。

我怒火中烧,让人把刘金根叫来。

刘村长一进门,便堆起笑脸,递给我一支烟。

我没接他的烟,我生气地说,你作为一村之长,怎么能带头违反乡政府的规定?

刘村长见我这么认真,也有些害怕,忙说笋不是他的。

我说,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刘村长说,是乡林办张主任的。

我让人把张主任叫来。

张主任一进门,便递烟给我。张主任是我的直接部下,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张主任把门关上,在我桌面前的椅上坐下,他堆起一脸笑容,说,这些冬笋是他的一个同学让他帮忙搞的,实在是无法推却,请书记开恩。

要是平时,我是会给张主任这个面子的。张主任是个能力非常强的中层干部,也是我的得力手下,凭着私人感情我是应该放他一马的。但是,这件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众目睽睽之下我怎能就此罢休?

我说,这件事情我没办法不处理了,你去把你同学叫来吧。

第二天,张主任把他同学带来了,我一看,惊得说不出话来,我没想到,他的同学竟是我的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