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警察生涯--基本完整修改版

梦郁桐 收藏 2 55
导读:我的警察生涯--基本完整修改版

用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有些迟疑,记叙我的警察生涯,首先我得是个警察,但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我到底是不是警察,记得开学时,那个什么处长告诉我们,你们首先是个警察,然后才是个学生,这么说来我基本算个警察,但是我却没有丝毫警察的待遇,我享受的只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的义务,而且作为我们非公安专业,我们的毕业好像也意味着警察生涯的终结,所以我用了生涯,这个包含一辈子都不过分的词.也许以后我当不了警察,但是我会永远地记得这段岁月,这段穿着制服却呆在监狱的警察生涯

我总在想我当了警察绝不是什么命运的偶然,我走到了今天这里面宿命的意味远远大于努力的结果,不要以为我出生在警察世家,不要以为我被迫的子承父志,我没有那么光辉的出身,事实恰恰相反,我和警察没有任何渊源,我掰着手指头细细算过,我祖上几辈跟警察八竿子打不着,但是我经过无数次的考证,我当警察是命中注定。不是我封建迷信,我衷心的拥护马列主义***思想,深刻的学习***理论三个代表精髓,我是个唯物论者的忠实走狗,但残酷的现实一次又一次的向我证实我走上警察道路,是命中注定的玩笑。

这种想法说来话长,还得倒叙到我的高中时代,我从小就不是个成绩出众的小孩,我上过两次高三,第一次高三毕业,我考到了一个师范学校历史系,我不想鼓吹我考个本科是多么困难,但在我们县,我所在的那个中学哪一年也就考了二三十个本科生,那一年我离所报的第一志愿就差了3分,志愿调剂把我送到了第二志愿,第二志愿我报的第一专业是中文,我的分数上中文绰绰有余,可是因为我是第二志愿,历史系把我吸收,我喜欢历史,但我对教我的那个充满历史味道的历史老师的抵触让我害怕历史系,他的一团和气八面玲珑,让我担心我历史系的生活会不会消磨我仅存的锋芒,,说实话如果哪一年我被什么历史系以外的任何系录取,估计我现在就会在地方大学混日子了,但是我没被录取,我告别了这个与我性格大相径庭的结果,稀里糊涂地走上了复读。

复读的日子是狗一样的生活,那种昼夜不分的劳累给我习惯公大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可是祸不单行,复习的尾声,我幸运而又倒霉的碰上了非典的流行,就在考试的前夕,我们被封闭进了学校,没有寝室,我们住了教室,把六张桌子拼起来,两个人分享,学校的弹丸之地被密密麻麻的分进了好几千人,在那个高考的紧张与非典的恐惧混合的时候,学校里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情绪,爱情方便面大加流行,爱情像方便面一样的随手即泡,吃完就扔,好像是个男生或女生都要在短短的几周内走完自己的恋爱路程,每到晚上,400米跑道的操场鸳鸯成群,以至于后来学校因为风化问题,副校长亲自在校内打着手电四处游走,而且明令禁止,21:30后不允许男女同行,那时学校的闲散保卫人员都要值班,而且臂上都要带上袖标,活脱脱的公大纠察。我天生对流行的大众时尚有抵触感,所以我没有尝试什么爱情方便面,但是我却经常做纠察严防死守的另一错误行为。当时的纠察们第一要义是严格的充当爱情杀手,第二职责就是要看管好院墙做一条忠实的看墙狗。

学校操场的后面是坟场,终年人迹罕至,这样我每天的翻墙就只有天知地知人鬼共知而不至于惊吓到活人,那些新旧坟茔的墓碑对着学校的后墙,虽然学校的墙头着实不低,但是有了作古者丰碑不遗余力的帮助,也是如履平地,虽然有些不敬先人的负罪感,但为了更好的活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阻碍学生的通行,学校双管齐下,一面加高墙头还在墙上沾上碎玻璃,一面动用大批人力巡逻,对于那些特别矮的墙头,学校恶毒的采用了一劳永逸的方法,在墙头上抹屎,面对如此的围追堵截,依旧挡不住许多人外逃的脚步,我就是其中之一,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此话不假,我去翻墙,总会发现早就有人在墙下垫好了砖头,而且墙上的碎玻璃也被前人细心清除的一干二净,于是我像蝙蝠侠一样,白天夹着书在学校里温文尔雅,一到晚上就飞檐走壁翻墙回家,久而久之,摸熟了纠察的习性,习惯了翻墙的路径,我每次回家都轻车熟路易如反掌,学校里每每传来某某翻墙被抓得噩耗,我却屡屡得手从未翻船,这门手艺到公大我还熟稔非常,诸位听了不要去告密,因为我虽身怀绝技,却没在公大的院墙施展过,学习翻板墙时我英雄才有了用武之地,学翻板墙时许多人折戟沉沙英雄气短,我却一次成功没有拖泥带水,没想到鸡鸣狗盗的本领却有时也能风光无限。那时翻墙的感觉就像如今有机会出校一次,那墙就是斩钉截铁的界限,墙外的空气好像都新鲜一些,出了院墙去那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出了院墙。

对于翻墙男生还好,女生们只能望墙兴叹,但有时我们也会把一些女生带出去,有一次我们集体出逃,一个女生在领略了我得翻墙绝技后,大加赞赏说,你看你就跟特警一样,不料说者无心听者无意,几个月后却成为不可更改的事实。

高考在我这种把天堑变通途的路程上狰狞降临,迷迷糊糊的三天梦魇一般的过去了,然后是估分填志愿,复读生是没有资格填军校的,我看着志愿表上提前录取那一栏巨大空白,就干脆填了警校,中国第一警校,至于专业就按我能报的专业,顺着原始秩序01,02,03,04填在上面,那时我咬断牙根都没有想到会考上,只不过把它当成一种摆设放在那里,致为了填补一下志愿表的空白,不至于空空荡荡的影响整体的美感。我想考得是厦大中文或新闻,谁知命运就是弄人,分数下来了,看着分数我知道中国的各个城市我都有资格去了,但对于公大,我仍然没有想法,因为公大存在着很多智力因素以外的事。反正死马当活马,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前去面试,那是怎样一个场景阿,那根本不是考生去面试,而是各个家庭所能调动资源的大比拼,面试宾馆之外的大街上停满了来自各个市的警车,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我却像个局外人一样的轻松,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和一些后门主义者的丑态,我就是来试试看,没有希冀也就没了紧张,毕竟没有什么背景对于这种学校就没有欲求,无欲则刚。

面试了,因为非典,没了学校里前来带人的老师,全是公安厅的警察们,第一项测身高,是个面容姣好的阿姨,她看了我的分数条,然后郑重的告诉我,你还不如去上一个什么重点大学,何必上警校呢,我踌躇了一下,告诉她,我喜欢警察。

面试出奇的顺利,当很多人被苛刻的挑落下马,我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好像仅仅是个走形式,面试时流传的一个真实的笑话,有个考生仅仅因为午睡时脸上印上了凉席印而被拒之门外,我们省招了36个,但是我们市去面试的就两千多人,感谢非典,感谢非典让招人的老师没有降临,取而代之的是远程录取,第二天早上抽血,然后回家。

那个暑假也是三个月,当我在上海游历的时候,家里人告诉我,通知书来了,于是我成了警察,成了公安大学的一个普通学生,当我告诉别人我考上大学全凭自己的力量时,别人一面的笑,一面有所怀疑的摇头,后来我索性不再说这一切,考上公大似乎是命中注定,直到前几天被门外的炮仗声惊醒的时候,我在头昏脑胀的情况下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名字首字母的缩写就是警察的缩写,唉,,,真是命中定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