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政治福利性罢工-韩国汽车走向“共同墓地

CPLA老班长 收藏 0 53
导读:工会政治福利性罢工-韩国汽车走向“共同墓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工会的政治和福利性罢工,被视为企业死亡的“共同墓地”,在韩国汇率走高与内需不振的双重打击下,韩国的汽车工业可能加速走向“墓地”


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首先建立工人的工伤、医疗和老年的社会保障机制以后,美国的罗斯福总统也相继颁布社会保障法和劳动关系法(也叫瓦格纳法)由工会负责劳资谈判。其后这个“福利经济”和工会体系就被国外一些大型企业称为“共同墓地”。因为这些企业的工会为会员的政治诉求和福利而罢工,除了生产的损失,还要支付高额的福利,使企业成本激增,甚至拖垮企业。


韩国的汽车工业就面临走向“共同墓地”的危险。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的数据,韩国五个整车生产企业公布的业绩,2006年共售出581.9907万辆汽车,比2005年的521.9659万辆增长11.5%。


内需为115.5056万辆,仅比前年增加了1.9%,出口466.4851万辆,比2005年增长14.2%。


造成韩国汽车低迷的三大因素是韩元走强、内需不振和罢工。


韩元走强


随着韩元兑美元升值7%,过去销售14辆汽车的收入现在要卖15辆才能实现。日前韩元兑美元创下9年高点,达到915韩元兑1美元。


汽车分析人士告诉《财经时报》,预计韩元2007年升值速度可能放缓但将继续走强。现代汽车70%的产量销往海外,起亚的出口比例达到了80%。韩元走强就意味着它们的销售额在转换成韩元时将会缩水。导致以出口为主的韩国汽车业受到打击。典型的事例是在美国小型汽车市场上,现代Verna汽车的美国销售价格为12565美元,比与之的竞争丰田Yaris售价11925美元高出640美元。


现代汽车在去年共售出266.3998万辆,业绩比2005年增加了5.1%。国内比重达50%,而且是连续3年达到50%水平。起亚汽车去年共售出134.8486万辆。


内需不振


韩国国内汽车市场在2002年创下160万辆的销售峰值后,近年来大幅下滑。2005年,韩国汽车销量增长4%,达到114万辆,2006年仅增长1.9%。


现代汽车占有韩国汽车市场50%的份额,起亚占20%。两家公司在本土的运营利润率均高于海外业务。三星证券分析师说,现代的本土利润率为12%左右,而海外利润率不足3%。两家公司在中国、印度、东欧和美国均有建设或收购工厂的计划,现代甚至还在韩国斥资50亿美元兴建了钢铁厂。现代和起亚均未能达到2006年生产目标。


2006年是现代不吉利的一年,同时担任两家公司董事长的郑梦九接受有关腐败指控的审讯。在他入狱的两个月间,一系列重要战略举措都被迫搁置。


郑梦九若被定罪,就意味着他将入狱,领导人的空缺必然给公司的长期发展带来更多问题。


现代汽车的股价由2006年1月初的9.5万韩元下降到现在的6万多韩元。一年内缩水三分之一。在韩国市场疲软和韩元走强的双重打击下,现代汽车股价今年下跌了34%,起亚汽车更是大幅下挫53%。


罢工影响


2006年韩国工厂的罢工给现代和起亚公司带来了比预想更坏的影响。


通常现代和起亚都通过秋季的加班加点来弥补罢工造成的损失。但长期的罢工使两家公司把当年生产目标合计下调了4.8%。


现代汽车2006年因工会罢工,不能达产的车辆115124辆,折合现金1.5907万亿韩元。7月,出现生产延误导致出口中断事件。


2007年1月12日,拥有4.2万多名成员的现代汽车工会,为要求资方支付2006年没有领到的奖金而罢工。工会要求支付的50%奖金额度为人均100万韩元,共约400亿韩元。


据韩国媒体报道,位于蔚山广域市北区杨亭洞的现代汽车工厂的主楼上挂着写有“郑梦九等立即下台。立即支付50%奖金!”的条幅。在主楼内,工会成员坐在电热毯上在下围棋。


从2006年12月28日至本月15日,而由于工会拒绝加班等举行的部分罢工,使现代汽车少生产17977辆汽车,损失额达2674亿韩元。


2006年现代汽车因工会12次罢工遭受损失,销售额比前年减少0.2%,营业利润也减少了5.5%。


韩国现代汽车工会建立20年来有19年罢工的纪录,工会干部的工资、奖金、汽车燃油费和交通罚款均由公司支付。1992年以来,现代汽车管理层已经对工会提出了6次诉讼,要求对非法罢工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从2002年到2005年,现代汽车的产量都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但每年都支付了300%的奖金。在生产职工中,工资最高者因拒绝加班等问题和部分罢工所受到的工资损失达102.7万韩元。现代汽车职员平均年薪约为5500万韩元。是韩国制造业平均年薪2942.4万韩元的1.9倍。


二战以后的韩国出现“财阀”现象,也是困扰韩国汽车企业发展的痼疾。由于经济发展的原因,韩国政府发现协调成千上万个中小企业很困难,而控制几个大财阀就容易,于是汽车企业的老板也就通过与政府的关系获得大量资源和政策支持。这种不是计划经济的计划模式,虽然使资源集中,也推进了韩国汽车的发展,但是埋下的祸根是企业与政府之间的“黑箱操作”。


在韩国民选政府当政以后,原来积存的问题日益暴露,引发民众要求透明企业管理的呼声日益高涨。也给工会提供了机会。被韩国媒体称为“整天游手好闲的工会干部”确信每次罢工都会提抬高工会干部的待遇,现代汽车向他们每月最高支付90万韩元的加班津贴以及汽油费。


20世纪80年代丰田汽车也曾因日元走强而使出口竞争力急剧下降,但是在工会的帮助下,通过开发新车和降低成本而渡过难关。韩国媒体呼吁,韩国汽车工业要克服困难,需要劳资间的紧密合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