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1章官兵情谊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那叫你们营长出来。” 原则性强,严守制度,值得表彰

“对不起,他今晚不在。”我仍然保持高度警惕。“请你立即回到车上去,到车,后退。”

中校看着我,无奈地掏出手机,转身上车,对车内的人说着什么。然后他探出身子打电话。“这该死的鬼地方,咋没信号。”

我己悄悄卸下空弹匣。这样,即便遭袭,我也绝不让坏人将完整的枪支夺走。

只听中校向车内内人解释着:“今天怪我,没事先与他们营里联系。本想趁机抓他们个措手不及,查出点问题,结果连门都进不去。”

难道车内还坐着身份更特殊的人?如今,一些地方车辆想方设法贴挂警车、军车牌照。而军政高层出行,有时却乘坐亳不起眼的交通工具。

中校放弃了打手机,朝拦挡在车前的我喊道:“那个士兵,麻烦你往里边挂电话,对营值班说,杜占彪来了。”

我只听说炮团参谋长姓杜,没见过。莫非来人真的是团里的杜参谋长?炮团一千余名官兵,他可是团长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请把车熄火,关掉大灯。”

我虽然有些怯意,但仍坚守哨兵的职责。万一来人是恐怖分子假冒的,企图冲击军营图谋不轨呢。

中校吩咐车上司机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我这才让于德江挂通内线电话,一边继续严密监视车内动静。

很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营房内传出,由弱变强。营长、教导员、营部一位连长匆匆忙忙迎出来。

“站岗的是谁?”营长离挺远就大着嗓门喊起来:“哪个连的兵?这么大的胆子,连杜参谋长的车也敢拦住不放?”

中校再次从车上下来:“胡大炮,你带出的好兵啊。”

营长奔过来和杜参谋长握手,“实在对不起,杜参谋长。我们……”

这确凿无疑是杜参谋长了。我马上立正,向他敬礼:“对不起,首长。”

营长回头看着我:“是你啊。刘海涛,回头我再找你算账。”

杜参谋长走近我:“你是哪个连队的。”

“报告首长,榴炮营一连一排一班列兵刘海涛,正在执行警戒任务。”

“列兵,一连的?”

营长说:“冯志强的兵。”

“我知道,他人呢?去给我叫他出来!”杜参谋长用命令的口气说。

话音未落,冯志强在人群后开口说:“报告,一连长冯自强……”

杜参谋长挥手打断冯志强,朝车上一指:“过去,把人接下来。”

在杜参谋长喊冯志强时,我心想:糟糕,今晚恐怕又得死罪虽免,活罪难逃。不知回头冯志强罚我绕场地跑到何时为止。再偷眼看于德江,这小子持枪端正地站在岗亭外,大气都不敢喘。

只听杜参谋长对营长说:“这个哨兵忠于职守,不许批评,应该奖励。”

冯志强奉命毕恭毕敬走到车前,打开后面车门。一个年轻少妇,怀里抱着熟睡的孩子从车上下来。

“我不是说过,不让你现在来吗?”冯志强小声责怪着。

杜参谋长不满地喝问:“冯志强,别不识好歹!老婆找上门来了,怎么,不高兴啊?曲华,收拾东西,咱们回去。”

冯志强忙接过爱人曲华怀中的女儿。“首长,部队即将转换营地,还不知去哪儿,怎么安排她们娘俩。”

曲华回身从车上大包小包地往下拿东西。我背起枪,跑过去帮忙。

“谢谢。”

曲华的声音悦耳动听,同时,我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胭脂香气。

杜参谋长说:“我今天主要来你们营说说新驻地的情况,顺便送曲华。你们要提前做好部队迁移的准备工作。”



清晨,我仍随一班出操。照例跑完五公里,全连解散回营房。梁君心血来潮,让我们一排列队,他要训话。

“我们现在的队列很不整齐。我刚刚听说,新驻地在城市。上级命令一但下达,我们随时可能出发。我们不能让那些机关兵小看了,以为我们是从山上下来的游击队。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每天加练队列十分钟。全体都有,向右看——齐!”

喜讯冲走了不满情绪,大家精神抖擞,按梁君的每一道指令操练。

曲华一个人出现在场地边,她体态丰满,凹凸有致,身着一身普通的衣裤,在兵的眼里却分外艳丽。没来得及回营房的士兵目光全被吸引她过去。一排最先发现军营里出现异性的自然是一班长陈清,只见这位侦察班长两眼放光,再无暇旁顾。随后,全排战士都和陈清一样,侧头向曲华行注目礼。

“注意了,你们都看什么呢?”梁君侧背着曲华走来的方向。

曲华似乎察觉到士兵的异样神情。她掉转身,绕开往另外一处走去。

士兵们的目光随着她移动。只有我和于德江不为所动。

梁君也看到了曲华,一时想不出控制士兵们的对策。

“哎,那个女的。”冯志强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你到这边来。”

曲华本来是要从我们队伍旁经过。听冯志强召唤,走到队列前不远处停住。

冯志强下着口令:“一排,全体都有,向前齐步—走,一二一,立——定。”

三、四十个士兵站在距离曲华仅五米远的地方。一个个挺胸抬头,腰身笔直,目不斜视。

冯志强从容走到队列前面,和曲华站在一起,等了有一分钟:“都看够了没有?”

没一个人敢回答。我暗自发笑。

“瞧瞧你们这帮浑蛋,一个个色迷迷的眼睛,恨不得把眼珠子拿出来。告诉你们,她是你们大家的嫂子,我的老婆。

“好啊。”

队列里顿时响起一阵欢呼。

“嫂子,你好。”

“欢迎你,嫂子。”

“解散。”梁君及时下了命令。

“杀!”

战土们随即围上前去,亲切地喊连长,叫嫂子。曲华应接不暇,笑逐颜开。

我站在人群之外,看着兴奋的战友们,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喊叹。

严肃的军人,在亲人面前也有真情的流露。

曲华一抬头,看到我,注视了好一会。


我军正处于废师改旅的转型期,人员及装备处于不断调动阶段。我所在的摩步师奉命向机步旅实行转变,人员编制将大幅缩减。我们炮团三个不同的炮兵营首先要集中驻防,然后统一调整。新驻地位于我们新兵刚入伍时,下了火车换乘军车所经过的那个地级城市近郊。我们原来的师部也在市区内。

马上就要离开山区了,全营官兵都特别高兴,尤其那些老兵,个个喜形于色。我却惦记着山妮。我念念不忘她那双渴望求知,充满忧虑的大眼睛,

星期天,我特地向连长请假。按连队规定,士兵不允许单独外出。冯志强批准赵长城陪同,并特别嘱咐了一番。

“早去早回,途中不许出岔子。”

听说部队即将迁走,地方上的人也活跃起来。其中原因相当复杂,涉及的问题也多。被近连续发生几起军地冲突,还伤了人。

我带上信用卡,打算到小镇取完钱,直接去山妮家。只有两个小时的假,一出营门我和赵长城就跑步前进。

赵长城跟在我身后边跑边说:“除了上次去靶场,这是我头一回外出。到了镇里,让我转一转。”

小镇储蓄所是农行信用社开办的,平日业务量较少,工作人员经常擅自离岗。我心急如焚地等了二十多分钟。而且他们刚开通联行汇兑业务,操作起来生疏。好不容易把钱取出来,剩下的时间往返山妮家明显不够用了。部队一旦离开,什么时候能回来难以确定,也许退伍前连一次机会都没有。怎么办,超假吗?违反纪律,不行。

“咱们分开走。”我对一直陪在身边的赵长城说。看得出,他早己失去了耐心,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二十分钟后,在回营区的路口汇合。”

赵长城答应一声,小跑着去镇里的百货商店了。

我一路打听着,找到镇中心小学。值班的两位老师一男一女,一老一少。我连山妮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上次只顾看她哥哥的嘉奖令和照片了。凭记忆我描述着山妮的长相和家庭状况。巧得很,年轻的女教师就是山妮的班主任。

“这些钱拜托李老师转交给山妮的父母。”

“请问您是张佳妮同学的什么人?”

“我是他哥哥的战友。”

李老师从我手中接过五千元钱,一再询问我的名字,否则不放我走。

没办法,我只好随手写了个假的姓名蒙混过去:普一冰。

“这个姓氏好古怪,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百家姓上有吗?”


姜化武因打人事件受处分后,我常去二连,一方面看望刘铁柱,一方面也为了多接近姜化武。我总觉得营里对他的处分过于严厉了,有点愧对于他。

“海涛,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你别总挂在心上。”姜化武反到安慰起我来了。“咱是军人,走到哪儿都不怕。我也想好了,年底退伍,到深圳那边干保安去。”

我从姜化武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开朗、豁达、乐观。这些平常人并不看重的优秀品质,我以前不具备。另外,和陈清一样,姜化武对部队、军人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海涛,要想在部队里发展,就得当干部。我和陈清都吃了没文化的亏。你看那些新分来的小排长们,一个个年龄不大,扛着尉官的肩牌,牛哄哄的。士官算个啥?部队养你是用来训兵而不是带兵。兵头不假,将尾?那纯粹是自己抬举自己”

士官的待遇虽然参照军官,其他方面却和军官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再被年龄小、兵龄短的干部管着,找到心理平衡较难。陈清和梁君之间存在的对立,就是这种矛盾的具体表现。

二连长每次见到我,都很客气。徐副团长的金字招牌确实明亮耀眼啊。当兵的第一天,徐副团长就把通讯方式告诉了我。时至今日,我还从来没为个人的事情找过他。

刘铁柱将近两个月没接到小丽的信了,打电话也联系不上。小丽原来工作单位的人说,她三个月前辞职了。刘铁柱平时训练一丝不拘,是二连的尖子。因为小丽的事,刘铁柱连日来心神不定。

“海涛,你也处着女朋友,却一点烦心的事儿都没有。”

“柱子,要我说你就是有点想不开。”

“这能怪我吗?就算分手,也该给我个话呀。”刘铁柱只有在我面前焦躁不安。“这么长时间不写信,小丽肯定有大事瞒着我。”

“别瞎猜了,迟早会有消息的。”

我拖着刘铁柱去了场地,单杠、双杠两人比着练,最后累得气喘嘘嘘。

“行了吧?”我问。“看你还有闲功夫胡思乱想。”

刘铁柱躺在草坪上,望着晴空中飘动的朵朵浮云。“算了,以后不想了,由她去吧。相隔几千里,一别两年多,军人有纪律约束,地方上的人凭什么忍受煎熬。都是人啊,要想耐得住寂寞恐怕不容易。海涛,你也得预防女朋友变心哪。”

“她在学校一心忙着复习功课哪。”

小娜己经参加了高考补习班,每天的时间安排很紧。另外,圆圆和孟雷属于保护层,小娜接触不到外界闲杂人员,比较安全。明年,她考上大学,我也是第二年兵了。退伍后,就可以陪伴她了。我相信小娜对我的感情,今生今世不会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