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爸、妈,放心,儿子已经向政务院表了决心:做好官,做好事,做好人!”李岩说着就和赵宁走出了石头家的屋门,他俩都知道今后恐怕很难再到这来了。李岩默默地在心里说道:石头,我来了,该做的我替你做了,从此咱们谁也不欠谁了。当然,我还欠你个媳妇,想到这儿,美美地搂着赵宁向经计委走去……

李岩和赵宁前脚走出石头家,石头家也热闹了一阵。石头的小妹从老太太手里拿过纸包在桌上拆开一看:“哇,六万块钱呀,二哥真有钱呀”,石头的小妹惊呀道!

“小英阿,你说你二哥任什么官?”老太太老头都想知道。

“昨天报纸登的,是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主任。经计委主任是大头,副的是省长,我哥是执行主任,”石头的小妹拿着报纸说道。

“听着,任何人不许找他俩,求他俩。就是我死也一样,李家祖坟有光了,”床上的老头说道。

“老大家的,小英,这个你们拿着,听老爷子的话,不许找石头要钱,走后门。”老太太说着将钱分了三份:自己留一份,给大儿子家,女儿家一家二万,从此以后还真没有人去打扰李岩。

女人真是祸水,尤其是漂亮女人简直就是男人的坟墓!

从石头家出来,步行在大街上。很多男人眼睛都发着碧油油的光望着赵宁,狠不得把看起来温婉的如同一只小白羊的赵宁生吞活剥了。而那些站在自己男朋友身边的女人,则毫不留情的捏住自己男朋友胳膊大腿,或者是腰间的一点点肉,然后一个正转三百六十度。在来一个反转三百六十度。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马路周边的商店活血化淤的药酒被抢购一空。当然了这是夸张之言,但美女效应还是不可小瞧的。

向门卫出示了证件后,李岩和赵宁进了经计委大院。这是李岩第三次进来,他在赵宁的陪同下,东游西转开来,最由赵宁领着到了项目司的楼层,然后在一处门前停下:“别东张西望的,拿钥匙开门。”赵宁小声说道,李岩迅速打开房门,然后两人走了进去。“别开灯”,赵宁吩咐着。

李岩借着窗外亮光,打量了一下这个办公室。也就二十平米,一张不大的班台,两个大沙发,四个档案柜,还有一张折叠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他拿着钥匙刚要去开卷柜,就听到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我的心肝,你终于肯答应我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报达你的。”李岩觉得这声音很耳熟,“那你不许骗人家,答应的话要算数。”一个女声好象嘴里含着啥。“明天上午我就陪你买房子,去而且在三环以内,行了吧,”那个男人说道。“干吗上你办公室来呀?让人发现怎么办?”李岩和赵宁都听出来了,这个女的是谭燕。

一阵门响后,谭燕和那个男的进了隔壁房间。“在我的办公室和我的女秘书偷情,那才有情调,”李岩知道了,这个男人是安抚民。

现在社会里很多人的心灵都错位了。在情爱的王国里,似乎偷食禁果成为最具魅力的诱惑。而在纷繁复杂的竞争环境里,似乎尝试着偷食禁果又成为锻炼心志的良药,抑或架构迈向成功之塔的润滑剂。人的心灵是最为隐秘的,不要说揭露,哪怕是窥视,也难见毫厘。由心灵操纵的行为隐秘,还能暴露多少,对谁都是个问号。难怪,社会上只要曝光了某人的些微隐私,即便是捕风捉影,都能引来无数好奇得惊讶、渴望得贪婪的目光。

“缺得鬼,”谭燕骂声传了过来。“来吧,小宝贝,”安抚民说着是一把将潭燕按在小木床上,利索地脱掉了她的衣服,提起她的双腿,立在床边,挺起家伙就插。“轻点、轻点,疼、疼,”谭燕叫道。“好、好、好,我慢慢来,”安抚民答应着,现在安抚民干起来得心应手,不急不躁,九浅一深,很快就把潭燕干得淫叫不已。一边抽插、一边伸手抓住谭燕摇晃的双乳用力搓。

可安抚民毕竟年岁不小,干了干了一百多下就气喘不已,抽插的速度慢了下来。谭燕感到安抚民的家伙没了忙说,“怎么这就完事了?人家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呢,就完了?不是你们能干半小时吗?怎么才……”谭燕埋怨着。“那都是吃完药以后,今天我不没准备吗。”安抚民好象拿着什么向谭燕解释道,“我不管,”谭燕撒娇道……

女子的贞操,应该是这世间最宝贵的一样东西,可有时她却廉价的让人忍不住落泪。在权势,金钱以及威胁,恐吓面前,有几人能真正守卫住这宝贵堪比生命的童贞。谭燕没有守住。在她知道注定要失去那层薄膜的时候,她落泪了。处子红伴随着划落面颊的晶莹剔透,在床单上交相辉映。

“好了、好了、别哭了,宝贝,这个你拿着,里面有50万。密码你知道,咱俩另外找个地方玩一宿。”安抚民象是在什么柜里,拿出来个什么东西给谭燕。

不一会儿安抚民和谭燕就走了,可李岩纳闷,这屋了不可能这么不隔音呀,于是开始沿着这面墙仔细查找,终于让他发了一活动暗门在折叠床下。

赵宁如同听戏般,听完了刚才那一出,红着脸来到李岩跟说道:“老公,你要是敢这样,别怪我拿刀……”说着赵宁作了个手势。李岩用双手赶紧捂住裆部,“媳妇,饶命,媳妇饶命。宁,我给你读一条手机短信吧,挺也意思的。女人的八大谎言:一、亲爱的,我想你了;二、我不图你什么,是看重你的人品;三、这几天我不大方便,过几天我去找你;四、我是第一次,我绝对没有做处女膜缝合手术;五、不要吻我,我有口气;六、轻点,我对这种事情还不太习惯,怕疼;七、喔耶!快!我激动得不行了!八、我怀孕了,是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两人在石头办公室里检查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让石头能外出的东西,只好死了这份心回到了家中。李岩给他和赵宁俩炸了几个小馒头,一人一碗云吞,吃的赵宁非常开心:“老公,你要走了,我怎么办?”

“我真是一天一时都舍不得离开你呀,宁宁,”李岩轻轻搂着赵宁。

“老公,你要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多孤单呀!”赵宁显得相当委屈。“宁宁,要不把你父母接过来陪你?”李岩没有别的办法。“他们不肯来,在家看我妹妹呢,”赵宁解释道。“你妹妹多大了?”李岩觉得很诧异。

“妹妹原是戏校的学生,参加一个学校组织陪跳活动,回来就点神经错乱了,总是产生幻觉。学校说跟活动没关系,小妹一直养病到现在,都十年了。”赵宁叹了口气,“宁宁,也许他们换个环境能好一些,明天如果没事,我陪你回家看看,行不?”李岩问赵宁。“我不想让你看着揪心,我自己回去了问问他们吧,”赵宁没有同意李岩的要求,这一夜俩人仍然是相敬如宾,相拥而眠。

由于睡觉前赵宁非逼着李岩喝了瓶药,使李岩的身体机能得到了全面恢复。他早早的就起来煮上枣粥,然后到外面锻炼去了。以前是跑步上下班,可这是燕京能够活动的地方特别少,所以他只好从三元里跑到四元里,然后从云霄街跑回,这一圈正好十五公里。

清晨,金色的阳光挥洒大地,人渐渐多了起来,很快打破了都市的宁静,上班的人们行色匆匆,不管是汽车站台还是地铁站,到处人潮涌动,宽阔的路面上车流滚滚,纷乱、嘈杂,都市晨时的清新空气在这喧嚣之中荡然无存……

跑了一身汗,回到屋一看,赵宁也起来了。今天显得比昨天气色更好、更漂亮,就要上前亲她一口。“去,洗一洗,一身的汗味,”赵宁说着将他推进了卫生间。李岩知道美女就是美女,汗也是香的,不像自己的汗臭味总那么难以入鼻。可是,谁让自己是男人呢,男人不素有“臭男人”之称嘛,自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李岩前脚进卫生间,后脚就有人敲门,赵宁从猫眼一看,赶紧开门,“姐,这么早有事吗?”

原来是王华北来了,王华北自打那天摸到李岩那东西起,就有些魂不守舍,加上老相好就是服上药,也达不到质量要求。相反弄的她更难受,更需要,更渴望,脾气也越来越大。但她对这俩口可没脾气,而且得求人家,因为这事不是权力能做得到的。“来看看妹妹恢复的怎么样了,妹夫有没有欺负你,”说着用手摸了摸赵宁的脸蛋。

按说王华北的保养水平应该比赵宁强多了,但她做不到爰美女人那种生活方式,加上各方面应酬,休息没规律,使她的皮肤开始了发谢,身材开始了变形。雍重的赘肉可以说他老相好看了都有意见。就好象是农村或俄罗斯那个老娘们,一个人连生了几个孩子后,体形基本上就被破坏得令人不忍目睹了,就像被暴雨冲垮的大坝或者冲坍塌的梯田,七拧八挣的,如果再不搞几次“大会战”或“基础建设”将其修复,万不可带去参观或者不行就当文化遗产保护起来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