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H(Feldherrnhalle)位于德国南部的慕尼黑,是当地重要的观光景点,建筑本身是个纪念堂,入口的前廊伫立56尊雕像,全是奥地利军的将领;建于18世纪中期,用于缅怀当时巴伐力亚君主时代的辉煌军事胜利。1923年11月9日,希特勒和他的国社党(纳粹)SA(纳粹冲锋队或褐衫队)与支持民众发动武装革命---“向慕尼黑前进”,结果遭到警察的镇压,14名国社党员死在FHH门下,希特勒两天后被捕,判刑五年(实际只坐牢9个月),在狱中希特勒口述纪录他的著作”我的奋斗”。当希特勒在1932年取得政权之后,FHH变成纳粹的圣地之一,不仅派驻卫兵,每年也举行纪念仪式悼念捐躯的国社党烈士。

和很多后来的德军精英部队一样,FHH也变成一支荣誉部队的代号,但是这支部队的成立却是血腥与怀柔并济的手段,原本FHH的成员是属于罗姆的SA,虽然名为政治团体,但是实际上SA已经接近于武装团体。虽然SA对于希特勒夺得政权出力很大,但是在纳粹取得政权之后,罗姆的树大招风却引起希特勒和其它国社党人的猜忌,1934年6月在希特勒默许下,希姆莱发动“长刀之夜”的突击,一举消灭罗姆等SA首脑,一时SA庞大的组织群龙无首,趋于式微,希姆莱的SS则逐渐取而代之,成为纳粹的主要武装力量。SA一直到1935年年底才和纳粹党言归合好,SA的卫队被解编,准备进一步转型为精锐部队,吸收原本SA服务超过一年以上的成员,并通过严格的体格检验和种族标准,最后成为一支近卫部队,1936年9月在纽伦堡希特勒正式赐名该部队为SAStandarteFHH。

SA的首席Lutze在1937年11月2日宣布戈林为FHH的荣誉领导,戈林对此表现的十分热情,但是却别有用心,心中盘算着要把FHH纳入自己的空军部队,1938年5月21日,戈林正式下令要FHH准备接受战时成为一支空降团的训练课程。6月20日并吞捷克之际,陆空团FHH(luftlandRegimentFHH)和司徒登的第七滑翔师(7thFliegerDiv.)处于高度待命状态,但是英法等国的姑息主义盛行,并未与德国爆发武装冲突;1938年10月27日,FHH开放接收各地的志愿青年加入;1939春天,德国进占Bohemia和Moravia,FHH陆空团再度戒备待命,仍旧没有发生武装冲突。1939年3月31日,FHH收到新的命令,推迟它隶属于空军的命令,恢复为SA的卫队,将近45%的FHH老兵因而转入空军伞兵部队,但是到大战爆发时,FHH获得约略一个营的新兵,并转属陆军,兵源来自第三军区,军区司令部设在波次坦。FHH被编入新成立的93步兵师,训练之后成为271步兵团的第三营,参加了西方集团军群。

之后FHH部队的演变变得十分精采,首先1942年8月9日由于在东线的杰出表现,希特勒特颁命令,将271步兵团改称FHH步兵团,并佩带荣誉袖章;稍后在波次坦的第九补充团的第5和第6两个连,也获颁FHH补充步兵营的荣誉封号。1943年初斯大林格勒德军损失了20个师,希特勒下令立刻重编大部分的师,其中包含军区在东普鲁士但泽的第60摩扥化步兵师,这时FHH步兵团准备脱离93步兵师,用来重编这支东普鲁士的部队,这个指派并非没有原因,因为60步兵师的前身正是但泽地区的褐衫军(SA)。

1943年6月22日FHH和原60步兵师的残部加上新编的部队,成立了FHH装甲掷弹兵师,它的补充部队也更名为FHH补充旅,兵源主要来自东普鲁士。FHH没有来得及参加堡垒作战,但是一直到12月后半才开始接收到装备,充任中央集团军群的预备队,在后方担任警戒并训练。12月24日FHH装甲掷弹兵师在Vitysbsk首度投入战斗,历经1个月的惨烈战斗,FHH蒙受相当伤亡损失,但是终究是击退了俄军,并给予敌人惨重伤亡。3月24日FHH奉命北进到北方战线,4月在Narwa地区与俄军激战。

6月俄军向中央集团军集团发起强大攻势,中央集团军在一周内几乎瓦解,各部队各自为战,边打边退,FHH在6月30日分成几个战斗群,向Byerazina退却,这时已经完全没有补给,7月2日FHH的重装备在没有弹药油料的情况下几乎全部被爆破或遗弃,但是俄军的前进矛头已经超越撤退中的德军第四集团军,在民斯克附近双钳合围,包围德军,FHH也在包围之列,只有一小撮部队突围抵达东普鲁士,包含6辆坦克,16辆装甲车,十数辆轮车和几百名掷弹兵,FHH的其它部队不是战死就是进了俄军的战俘营。那些60步兵师的老兵简直是再度遭逢在斯大林格勒的大难,这也是FHH师第一次覆灭。

1944年7月后,FHH的残部开始从东普鲁士撤回德国,希姆莱开始对这支部队动起歪念头,想要把它并入武装SS。这当然引起老兵们极大的反弹,因此计划只有取消。此时陆军正在筹建装甲旅,希望这些小型的机动预备队可以在东线发挥救火队的功能,因此到处搜罗被击灭的掷弹兵残部。

FHH的残部就在此时被编入装甲旅。为了避免这些老兵在东线的惨痛经验影响新编的部队,这些老兵们被分成两部,一部份在第II军区的Warthelager训练场,一部份在第I军区的Mielau,7月下旬106装甲旅FHH自Mielau群编成,而在Warthelager的新编FHH部队却有变化,一部份的部队,拥有一个装甲营、装甲掷弹兵团和其它部队,被编成110装甲旅FHH,另一部份的部队,拥有一个掷弹兵团、炮兵团、突击炮营和其它小部队,被编入“装甲掷弹兵师FHH战斗群”。

这两支部队合起来就几乎等于一个完整的装甲师,但是OKH并未这么做,因为他计划着要成立FHH装甲军,让两个兄弟部队并肩作战(像成立GD军一样,让GD师和布兰登堡师一起作战),因此还在“培育”这个装甲掷弹兵战斗群,等它完成编制就要成立另一个装甲部队。新编的装甲旅原本要用来应付漏洞百出的东线危机,但是希特勒却在9月把这批部队中的许多用在洛林,这些仓促成军的部队在缺乏指挥、默契、训练、炮兵、侦搜兵力之下,多数在西线被打得溃不成军,在10-11月纷纷被解编,残部归入旧的装甲师或装甲掷弹兵师,106旅是少数没有被解编的装甲旅,一直打到终战。

第110装甲旅FHH在101解编,和第13装甲师的残部组合,新编成第13装甲师FHH。而装甲掷弹兵师FHH战斗群在111师的基础上加上解编的109装甲旅,重新编成装甲师FHH,因此到了11月,陆军里面已经有3个FHH部队,分别是装甲师FHH、第13装甲师FHH、和106装甲旅FHH,到12月21日陆军第503重坦克营也改称FHH重坦克营,成为陆军第四支FHH部队。

106装甲旅之后一直在西线与盟军作战,最后成为克劳塞维次装甲师的骨干。10月两个FHH装甲师和FHH重坦克营则调到匈牙利作战,两个FHH师都遭受相当损失,但终于在1123暂时挡住俄军向布达佩斯的攻击。德军并没有能休息太久,12月5日俄军再度发动猛烈的攻击,俄军击垮了匈牙利军的薄弱防线,威胁德军的侧翼,两个FHH师立刻奉命撤退到布达佩斯郊外的防线。12月21日,装甲师FHH的师长Pape将军下令参谋和指挥官准备撤退到巴拉顿湖,将要成立一个战斗群。该师的一个装甲掷弹兵营、炮兵营和工兵营也一并前往,因此装甲师FHH最高指挥官变成该师装甲掷弹兵团团长Wolff。

12月23日-24日,FHH装甲师剩下的部队和第13装甲师FHH决定合并两师的机动部队,成立一支机动反击部队,两个师主动撤入布达佩斯;12月24日俄军完成对布达佩斯的包围,这两个师的命运也因此大致底定。原本俄军盘算布达佩斯之战只要两三天就解决,但是没有料到这一仗打了将近两个月。包围圈里的主要部队包括两个FHH师、武装SS第22义勇骑兵师和第8骑兵师,总数约70000人。德军发动三度救援作战(Konrad作战),第三次眼见就要成功,突然被希特勒喊停,布达佩斯的守军终于失去最后希望。1945年2月11日,被围的德军计划突围,总数约18000-20000人,但是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成功,包括Wolff领导的一支约600人的部队,多数是装甲师FHH的残部。最后只有785名德军回到德军阵线,大约半数属于装甲师FHH。这是FHH师第二度遭到覆灭的命运。

至于在12月21日离开布达佩斯的Pape战斗群,则在随后参与了部分解救友军的任务,在前两次Konrad作战中,保护救援的第IVSS装甲军的侧翼,第三次Konrad作战则亲自参与攻击矛头。但是一月中三次Konrad作战都失败后,Pape深知救援已经绝望。开始准备重建部队,也就是随后的第一FHH师;而第13装甲师FHH也准备重建为第二FHH师。2月20日FHH装甲军部成立,第一FHH师也同时编成,由Pape继续担任师长。第二FHH师则到了3月29日才编成,由原来的106装甲旅旅长Bake出任师长。第503重坦克营FHH也纳入FHH装甲军的麾下。虽然名为装甲军,但是FHH装甲军实质的兵力只相当于1944年的一个加强师。325南线的俄军发动猛烈攻势指向维也纳,为避免全军覆末,两个FHH师向西方撤退,企图打开一条通路。4月21日俄军装甲部队突入两个FHH师的中间地带,第二FHH师有被包围的危险,重坦克营FHH立刻担任救火对任务,成功歼灭突入的俄军,解除了危机,FHH重坦克营营长因而获颁骑士十字章。

在此同时,西线鲁尔包围圈的30万德军投降,意大利的德军也是,英美军已经进到易北河岸和俄军会师,德国南北两半被切断,国防军已经几近崩溃,惨烈的柏林之战正在进行。5月初,第一FHH师脱离FHH装甲军,成为中央集团军集团的右翼,击退俄军几小时内上百次的攻击。但是Pape也在最后一战中身受重伤,第一FHH师的指挥权落在Wolff身上,FHH装甲军的军长则开始计划如何将部队带到西线,向美军投降。部队不间断地向西撤退,通过捷克国境,终于在5月10日来到美军前线,但是美军却拒绝接受他们的投降,可能在解除武装后将他们送回俄军手上。FHH的资深干部们得知消息后,决定解散部队,大家各自找出路。指挥官发表了简短的演说,宣布获颁奖章的官兵名单,感谢所有同袍的努力,随即解散部队,重坦克营FHH最后的两辆虎王也在林中爆破。部分官兵不明所以,仍旧向美军或捷克人投降,结果不出所料,多半被遣送回俄军手上;少数逃过美军搜索,回到巴伐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