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不朽金戈 第一个汉奸

linxiumu 收藏 26 947
导读: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不朽金戈 第一个汉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家住城里的李世贵本来在县政府管点小差事,日本人来了县里的官们都跑了也就没有人给他发薪水了。更麻烦的是这家伙抽大烟,没了收入就没法过瘾。李世贵天天转悠着想找点钱,最后他决定从日本人那里弄点钱花。他感到自己有一点优势,因为他注意到那个高丽翻译听不懂当地方言,而他毕竟在官场混了一段时间会说官话。于是他天天在日本人兵营门口转悠,最终被高丽翻译发现了。高丽翻译正发愁日本人让他打听抗日力量的情报,急于找一个当地人帮忙,正好这个当地人说的话他还能听懂,于是俩人一拍即合。

这一段时间里李世贵急于在主子面前表现一下。过年的这几天串亲戚的人们把抗日军的消息带到县城,李世贵自然不会放过。经过多方打探李世贵最终确定抗日军大约有200-300人集中在后寨,于是他赶忙把他的发现报告高丽翻译。

寅次郎听到李世贵的报告后打开了自己的小算盘:自己手里损失了不少人了,那些同僚们肯定已经认为自己无能了。如果别人知道抗日分子只有自己报告数目的十分之一而且装备低劣那会是个什么结果啊?不行,我得赶紧行动,自己把面子挣回来。自己可以动用一百多人,以堂堂一百多皇军对付300土匪还是很轻松的。想到这里他迫不及待集合部队,安排一个加强小队守城自己带着剩余的部队由李世贵带路杀奔后寨。

鬼子走到西园村的时候天有些黑了。寅次郎听从了李世贵的意见在这里过夜,这样第二天上午可以赶到后寨。在白天发动攻击比晚上更有把握全歼抗日分子。

得到消息之后韩光武立即召集小队长以上人员召开作战扩大会议。会上他先让大家建议如何打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说开了。归结起来主要有三种意见:一帮小队长们要集合人马趁着晚上去偷袭鬼子;郝振林要挖战壕明天和鬼子面对面的干;王才等人要立即转移。大家各说各的理,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

韩光武看看差不多了便示意大家安静,拿出电影里首长教育下级的派头开始发言:“同志们的意见都摆在这里了,很好。大家想法不同是正常的但是我们要打败敌人就必须统一思想,按照一套作战方案,紧密配合去行动。所以现在我们来制定作战计划。”

看看大家都很认真的看着自己,韩光武说:“首先这一仗咱们必须打。咱们打着抗日的旗号可是鬼子一来咱们就跑了,不了解的人会认为我们光说不练会对我们产生怀疑。”大家纷纷点头。

“第二,这一仗我们尽量要打赢,这样老百姓会对我们更加有信心。但是,最坏的打算还是要做的,所以张成鼎、王来田同志要做好村民的工作,随时准备撤离。一免到时候我们走了鬼子报复老百姓。”张成鼎和王来田忙答应着。

“下边咱们看一下这个仗怎么打。咱们不能和鬼子面对面的打,鬼子的火力多猛啊,老韩的正规军都打不过咱们怎么行啊。所以咱们要想办法让咱们能打着他,他打不着咱。”

几个主张趁着晚上去偷营劫寨的人来了精神,其中一个站起来大声说“那有什么好想的,咱们现在就去西园把鬼子的被窝掀喽。”大家都笑起来。

寒光武说“晚上去搞鬼子一家伙是肯定的,但是咱们去的人不能多。否则人多瞎胡乱,白天打仗还乱哄哄的,晚上还不自己打起来?这样过一会周青挑一些人去摸营。不在战果大小,关键是不要让鬼子睡好觉,另外不要出现伤亡。”周青一点头。

“其他人准备明天阻击鬼子,咱们用麻雀战。”

大家都来了兴趣“啥叫麻雀战啊?”

“大家都见过麻雀落在地下吧。你离得远了麻雀不理你,你一靠近麻雀就飞起来。你去东边,它就落在西边,反正在你身边转悠就是让你抓不着。不过麻雀对人没什么危害,可要是他能打枪放炮的话那会怎么样啊?”

大家都不是傻瓜,一点就透,纷纷说这是个好主意。

韩光武接着往下说“咱们现在还不能一下子吃掉这么多鬼子,但是可以把鬼子揍得鼻青脸肿不得不回去治伤。那样咱们得据点不就抱住了吗?”

然后周青带着挑选的30个磅小伙子带着家伙出发了,韩光武继续给其他人分派了任务。周青浓眉大眼,体格健壮。陕西人,红军东征得时候加入的红军,之前练过武曾经当过刀客,遇事沉着。韩光武自忖干偷营劫寨这种事没有他内行,就把这差事交给他。

周青赶到西园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它催促着手下的人安排好带来的家伙便带着阮氏三雄悄没声地把鬼子的哨兵摸了。这阮氏三雄是亲哥儿仨,分别名叫阮勇、阮杰、阮信,都练过武。前些日子他们老娘刚刚过世,本来他们商量着要落草,偏巧遇见抗日军便留了下来。韩光武见仨人身手不错便嘱咐周青重点培养。

寅次郎水的迷迷糊糊就听见村口响起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赶紧爬起来。他刚穿上衣服跑到院子里就和一个士兵闯了个满怀。士兵报告哨兵和巡逻队受到袭击,四周都传来枪声,可能是大批敌军包围了村子。寅次郎连忙安排防御,自己爬上一处高房向四周了望。

月亮从云彩碓里闪出来把雪地照亮。寅次郎和副中队长瞪大眼睛也没看见有敌人冲过来,甚至看不见枪口炎,但是不时可以看到爆炸的闪光。两个人对忘了一眼,寅次郎对副官说:“情况不明,今天晚上要多加警惕,不要随便出击。”副官“嗨”一声下去布置了。

等寅次郎从高房上下来一个小队长等在下边向他报告事情的经过:一支巡逻队突然发现一个游动哨和一个固定哨不见了经过搜索在一颗树下发现了两人的尸体,巡逻队出动尸体的同时触动了手榴弹幸亏躲得快才没有伤亡。但是躲过手榴弹之后士兵打开手电察看情况却立即遭到机枪扫射,当场打死两个、伤两个,此时四周响起枪声。巡逻队在得到增援后向机枪发射的方向搜索没有找到敌人,两个士兵踩了陷阱,一个重伤一个轻伤。说这递过一个东西。寅次郎接过来看了半天不知道是什么,旁边的李世贵掏好的给他解释:这是个三眼铳,是老百姓家里办红白喜事放礼炮用的。

寅次郎有去看了一下受伤的士兵。其中一个被铁砂子打得钢盔以下满脸开花眼见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另有一个中的铁砂子较少只是被打下了一只眼。寅次郎鼻子都快气歪了,就这么一个破烂东西就毁了两个帝国士兵?

天蒙蒙亮村子周围的枪声稀疏了很多,寅次郎派一个小队长带着人去驱逐敌人。很快枪声消失了,小队长回来报告没有发现敌人,只是在村子周围发现很多纸屑显示昨晚有人在那里放过爆竹。

寅次郎气得直骂狡猾得支那人,命令集合队伍。

鬼子的队伍在打麦场上集合好了,寅次郎刚刚要下命令出发只听一声惊叫接着听到一声枪响。一个鬼子抱着胳膊惨叫起来。鬼子们连忙四散隐蔽,过了好久却不再有动静。气得寅次郎拔出指挥刀高喊“杀给给”指挥一群鬼子冲向子弹飞来的方向,可是哪里还有人影?

八点半鬼子的队伍气哼哼的出了村。由于知道敌人就在附近所以鬼子很是警惕,特别是进入山地之后,但是走了两个小时,路过好几个易于埋伏的地方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寅次郎骑在征用来的马上不禁想到:那些胆怯的支那人也许根本不敢和皇军面对面的作战吧,只感在黑暗中向皇军打黑枪。

寂静的丘陵山地中的小路上只有鬼子们吭哧吭哧的走着。

韩光武趴在山头上盯着鬼子的队伍,还不时看一眼远处路旁一块地方,心里这个紧张啊别提了。李战捷偷偷把韩光武的望远镜拿过来想看清分配给自己的目标长得什么样。这个望远镜是一个地主捐出来的,德国造,和甲午风云里邓世昌用的一个样。

李战捷还没举起望远镜,一只手把他的头按到了雪里。韩光武说“你老实点。现在咱们这个位置望远镜会反光,暴露了目标我饶不了你!”李战捷一吐舌头。旁边的王灿嘿嘿笑了起来。王灿是韩光武这两天发现的狙击手好苗子。

韩光武端起枪瞄准了骑在一头驴上的李世贵,李战捷和王灿也赶紧瞄准了各自的目标。

刚才李战捷对于韩光武把李世贵留给自己很不理解,他知道韩光武从来都是把最重要的目标留下。韩光武教育他“鬼子来到咱们这里不会说咱们的话,谁也不认识,两眼一抹黑,整个就是瞎子聋子根本找不到咱们。可是有了汉奸给鬼子通风报信就不一样了。所以汉奸就是鬼子得耳朵和眼睛。咱们先挖掉他的耳朵和眼睛,看鬼子怎么办。”

先头的鬼子走过一段崎岖的道路赚了一个弯被山挡住,从寅次郎的视线里消失了。不过瘾次郎并不担心,虽然前边这一段路夹在两个山坡之间很险,但是尖兵已经仔细搜索过了。他是严格按照条令派出的尖兵:最前边是5个人,后边隔一段距离是一个加强分队,在后边才是大队。

鬼子担任尖兵的分队走到了一块雪地前边,这块雪地上有很多脚印很多雪也被翻动过了。但是他们这一路上已经路过了十几处这样的雪地,起初他们还怕中埋伏停下来研究一番,可是什么也没发现。现在他们对这样的雪地已经习惯了,何况中队长要求他们加快速度,他们就更没有时间理会这块雪地了。

但是这块雪地却不一样。当鬼子走到离这块雪地十几步远的时候,突然从雪下边窜起一帮人来。还没等鬼子反应过来这边就开枪了。这么近的距离,就是瞎子也可以打中目标。登时鬼子倒下一半多,有的是一枪穿俩。枪声响过,二十条汉子端着梭镖就冲了上来,冲在前边的赫然就是阮氏三雄。老二阮杰使枪最拿手,端着一条丈二的长枪冲在最前。。阮杰的枪杆是很粗的白蜡杆,不但结实弹性也大。

一个鬼子怪叫着迎面扑过来,阮杰两膀一合,大枪的枪干扑楞一抖砸在鬼子的身上,鬼子普通一声趴在地上。阮杰也不管他直接冲向一个鬼子抱着枪一压肩膀,枪头甩了一个大弧线有上向下砸向鬼子。鬼子举枪一挡枪却被砸的脱手了。接着阮杰腰里一使劲枪头随着枪杆的弹性甩到空中。这个过程中,尖利的枪头把鬼子的肚子和脖子全剖开了,一串肠子飞上了天。

寅次郎听到枪声一惊本能的一勒马绛,这个动作救了他的命。李战捷的子弹擦着他的前额飞了过去,寅次郎惊的从马上甩到了地上。他的副手可没这么幸运,王灿的子弹穿过他的胳膊留在他的腰里边了。李世贵则直接暴头。

鬼子们一阵忙乱,有的保护长官,有的向子弹射来的方向还击,山头上却不见了动静。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寅次郎立刻明白坏事了,连滚带爬的赶到尖兵分队的位置。迎接他的是雪地上二十具龇牙咧嘴的尸体。其中有几个死得特别惨,令在场的活着的鬼子不寒而栗。寅次郎愤怒了抽出战刀指向新鲜脚印延伸的方向“杀给给。”正在这时,后边的山上突然一挺马克沁叫嚣起来。对马克沁鬼子可不敢大意,连忙找地方趴下。

寅次郎立即改变了主意,指挥机枪掩护,部队冲向马克沁。但是马克沁很快停止了发射,等鬼子爬到山上连个弹壳也没找到。一个鬼子脚下一软,然后轰的一声,鬼子的一条腿飞了起来。卧倒的鬼子刚刚爬起来,对面的山头上打了一个齐射,又放翻两个鬼子。

这一下子寅次郎彻底丧失了理智,带着队伍在山地里跟着枪声象野猪一样乱拱早把后寨的事抛到脑后了。不过这家伙运气真不错,李战捷几次想干掉他都没有成功。

看看天已经有些黑了,鬼子爬上一座山岗快爬到顶了。山头上赵虎点着榆木炮的炮捻便兔子似的跑下山去。一声闷雷似的炮响,碎铁块铁扫帚似的横扫正在爬山的鬼子。鬼子立即躺倒一片。寅次郎刚想要大叫被噎了一下子,觉得嘴里咸咸的。他吐了一口口水,一起吐出了一块碎铁和两颗门牙。等鬼子爬上山顶只找到两节黑乎乎的木头赵虎早就跑没影了。

天黑下来,寅次郎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只好在山头上组织防御。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已经死了37个,伤了35个了。副中队长也已经咽气了。

寅次郎的嘴让夜晚的冷风一吹疼得钻心,伤兵的呻吟声更是让他心烦意乱。寒冷和山下不时传来的枪声和爆炸声让鬼子无法入眠,只好抱着枪挨着饿度过一个惊恐的夜晚。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