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七节 俱伤

妖刀 收藏 1 71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七节 俱伤

第四卷《江湖》第七节 俱伤

说我不害怕,那可真是吹牛了一点。

他不是我肉板上的死肉或者是一只待宰杀的羔羊。我以前以为他是,但是,他现在,就象放在我案板上的一只羔羊,忽然间变成了一只活老虎一样,让我有一点措手不及。

我忽然明白,自己的强悍,并不是不可逾越的,不管自己是天定的强者,还是际遇弄巧的结晶——我还不是神,肯定会有比我更强悍的存在,而且不只是这一个,甚至有很多人。只是这些高人们大多数不屑于这种尘世间的纷争而已!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出世的心胸。比如说我就没有,虽然我也会希望自己能。

再比如说,这个在我面前忽然消失的妖精,也可能便算一个。他更是凶残——竟然始终在做人的活体试验!

多心经练久了,我已经习惯了在瞬间想很多事情。但这并不会妨碍我对眼前的形势作出正确的判断。

我手里的枪,在空中忽地一转,一式“夜战八方”的枪式使将出来。

在一霎那之间,枪口似乎指着每一个方向,就象在古战场上将军的长枪,锋利的枪尖,指向身边的任何一个方向上。

另外,虽然我不能捕捉到山本武志确切的停留位置,但大概的方向我还是知道的。

不过,我仍然在每个方向上虚恍一枪。

这样,如果我的感觉有误,那么,这样虚虚地一指,就算打不中他,也会吓他一跳!

枪声在刻不容缓的间隔后,再一次响起。

但子弹却仍然没有击中目标。

不过,它却击中了刚才我隐藏身形的巨大的卫星天线的底座的一根横梁上。巨大的势能,顿时,把这个庞然大物从根部折断开来,再让经在大楼的天台上翻滚了几下,接着,从五层楼上掉落下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那个山本武志,如同鬼魅一般,再一次站在了我的对面。

真不知道他是一动不动,轻易地躲过我刚才子弹的射击的,还是象我躲子弹那样,瞬间快速的移走,然后,再回到原来站立的地方的。

他看着我,一脸的讥讽。

他也许能让我有一种压力,但他可能很难激怒我,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只能让我更冷静地更郑重其事地对待他,再也没有半点的轻视他。

眨眼之间,我把手里的刺枪,又变当成了可以脱手的矛枪,旋转着向他砸了过去。

同时,我的身体,跟着向他冲了过去,是一个飞身而起的窝心脚。

下一个十分之三秒,狙击枪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儿,然后,山本武志的手,变戏法一般地在枪管上轻轻地挑,接着,狙击枪竟然忽地一下,向反方向上转了半圈

,然后,听话一般地轻松落到了山本武志的手上。象是树叶落在了棉花上一样——竟然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呔!!!“我在心里猛地喝了一声,把身体里所有的力量,再无半点保留全部集中到了自己的脚上了。

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除了山本武志以外,全部成了一种光,全都成了一种拍岸惊涛一样的能量波动,集聚到了我的脚后跟,在汹涌澎湃地推动着我的脚向着山本武志胸口猛冲了过去。

我在空中飞起一脚的时候,看到他的手指,搭在了扳机上。

等到我的脚快到他胸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他脸上的奸笑,他的手指,在重狙枪的扳机上扣动了一下。

但他还是失算了。

枪膛里已经没有子弹了。

等他发觉枪里没有子弹的时候,我的脚底板, 已经踏到了他的胸衣了。

但这家伙,功夫硬是强悍,竟然把手里的重狙猛地一横,来了一个两败惧伤的打法——他根本不管我踢向他的那一脚,而是径自把重狙当成了铁棍,对着我踢过去的左脚的脚踝就是一下。

我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但却不得不硬接了这一招——要是我这一脚窝心脚都踢不死他,那我的武功和他差的如果不是一个档次的话,那以后也别再想用正常的方式杀他了。

霎那之间,我狠下决心,仍然势不可挡地把全部的真力,聚在了左脚上,继续冲着他的胸口而去。

接下来的十分之一秒,我的脚终于踢在了山本武志的胸口。

一瞬间,我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喜悦,那是自己的力量,震碎山本武志的护身真气的愉快感觉。然后,我再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在他的胸口肆虐的超级爽的乐趣。

又过了十分之几秒之后,我的耳膜里才响起了他胸胁骨断裂的声音,然后,他全身的力量高速瓦解冰消,顿时,我能感觉到那几根断骨中,有两根直接插进了他的心脏里!!!

登~登~登~登~登——山本武志连退了五大步,才收住了脚步。

哇地一声,一蓬血,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他一定没有想到我刚才似乎用心全身力气砸过去的狙击枪在他的手里,就象一根烧火棍一样没有分量,为什么现在这一脚却是如此的沉重?

我心里一喜。但随之而来的,是我小腿骨的一阵钻心的巨痛。

下半秒钟,山本武志仍然站着,不可思议地看着用手捂着他的胸口。

而我,却趴在了地上。刚才那种胜利的快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的一只手放在头顶上,虚虚地防卫着自己的安全。而另外一只手,按在楼顶的地板上,撑着躯体的重量。右腿,半跪在楼顶的地面上,而我的左小腿的下半断,明明我不能再控制它,又偏偏似乎仍然直直直直地就在原来的地方,事实上,它经完全没有了知觉,惨惨地,被折断了,和仍然传来箭穿心的剧痛的半截小腿骨呈四十五度角,被软软而薄薄的一层皮肉,拉着,挂在断裂处。

我的左腿的小腿骨——已经断了。我还第一次受这样严重的伤,而且,是如此之痛,远远超出了我的相像。

象他一样,我也是血肉之躯,并不是金刚不坏的。

我咬着牙,冷冷地看着他,只要他一动,一定会出更多的血,他就会死得更快——我希望他冲过来,但他没有。

那枝砸断了我的腿的狙击步枪,躺在我面前的地上——山本武志已经握不住它了。

但我也不敢冒然再次进攻他——要是一般人,心脏里戳着一个异物,那他早就痛苦地倒在地上了……但山本武志只是瞪着他血红的眼睛看着我,这让我不能确定是不是要我现在就单腿跳起来,扭断他的脖子——他要是正希望我进攻他呢?

我不去擦自己额头不住滚落的汗水,却忍不住要伸过手去,把落在我面前的那枝狙击步枪慢慢地从地上拾起,慢慢地,象是脱力了一般,一下,接着一下,象是在半夜里慢慢地脱一个处女的内衣而害怕她惊觉一般。

我先卸下了枪管,再轻轻地把弹匣从枪里拨了下来,最后,才把枪托和子弹匣当成了甲板,再慢条丝理把我已经被砸断了左小腿下半截扶正,再慢慢闭上眼睛,内视,小心地把骨折的部分对接起来,轻轻地按在一起,然后,解下了鞋带,用弹匣和枪托把断腿固定住——再紧紧地扎起来——这还是在我当兵的时候替自己的兄弟们常做的事情,今天,终于轮到我为自己做一次了。

做完这一切,抬头一看,山本武志,仍然用手捂着心脏的部位,看着我,象是很警觉,象是想要进攻我,又象是要设个陷阱等我的进攻……反正,我很难看透这厮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要是还有枝枪就好了——在刚开始时,我每次出任务都带一枝长两枝短和一把匕首和不少的生存物资,后来觉得麻烦,而且,觉得自己这么厉害,除了狙击枪外,其他的东西根本就用不着再带了……骄傲使人失败呀!

等到我恨恨地看了这个该死的山本武志一眼,终于决定放弃再次对他的攻击,任由他自生自灭的时候,这座楼下,已经是一片警笛声,十几辆警车,已经冲进了洛城大学,来到了这座实验楼下——落下的天线告诉他们这座楼上有情况。明显,有三十几个警察是已经包围了这座大楼。

我忽然明白——这个山本武志,也许有还手的机会,但他却不愿意再次冒险——只要他等待,自然,会有救兵来帮他!

他只要守住我的进攻就行了。

他只要拖住我那么他就胜利了!

看来,我那貌似冒险的进攻,其实是今天晚上唯一的生机!

还好,我的腰间还缠绕着细细的,但却分外结实的纳米登山绳。

我使出飞虎爪,猛地一扔。那个合金爪子,搭在了另外一座大楼边上的防雷网上。

我转过头,看到了山本武志眼睛里的坏笑。

这时候,他一定不知道我的功力有多深,就象我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一样。但我,和他,都有一点点畏惧对方。

不过,他眼睛里有奸笑,说明,他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转身欲走。但又在手拾上那条救命的细绳时,我又停了下来。

我半闭上眼睛,想象着山本武志的心脏,就象一只肮脏的破碗,而我,在刹那之间,把他躯体里的水分,网罗到了山本武志的心脏里。

“哇”地一声,我不用看,也知道他又大吐了一口血。

我正要再次作法,一气呵成地用这种巫术干掉他的时候,听到了楼梯口传来警察的脚步声。

不再敢停下半秒,我身子一纵,同时,没有受伤的右脚,在大楼的边沿上一点,刷地一声几秒钟时间,我已经滑到了另外一坐楼房的顶上。

手一抖,收了绳子,这时候,楼下的警察才如梦初醒,枪声大作,子弹叽叽喳喳地从我头顶飞了过去。但现在,我已经离开了楼顶的边缘,在现在的位置上,大概只有迫击炮才能打得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