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六节 出击

妖刀 收藏 3 62


第六节 出击

第四卷《江湖》

第六节 出击

1、会唱歌的头骨

“这个……”那个祭师的手不住地摩挲着他手下的水晶头骨,过了许久,才说:“也许,是我手掌之手的水晶头骨,在教我这么做……”

然后,他把水晶头骨捧了起来,送到我面前,说:“你用手轻轻地摸一摸……”

我怔了一下。把水晶头骨稳稳地放在我的腿上。水晶头骨有一点冰冷的感觉……我学着他的样子,用手,在水晶头骨上,轻轻地摩挲了一番。

说实话,除了清冷,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感觉。如果说是有,那是一种奇怪——嗯,真是好东西,天天让人用手摸,竟然没有油腻……

祭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把水晶头骨拿了过去,放在手里抚摸了一下,又奇怪地放回到我的腿上,说:“你和它多接触一些时间,也许会有一点感觉……我和它接触时间长了,晚上会做到一些非常灵验的梦的。”

“哦?”我好奇地把水晶头骨放在手里,仔细地摩挲了一下,从头顶,到下巴然后,到了形态如真的耳朵鼻子眼睛,都用手指,小心地抚摸了一遍。

但仍然没有什么感觉。

“也许,会有用的。每一个水晶头骨讲的故事都不一样……”祭师象梦呓一般地说。

我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摸了一会儿,慢慢地抬起手,起身,把水晶头骨放回到了祭师身边的草筐里。

“我想,它要是愿意告诉我什么,那我的灵魂,已经听到了。”我说:“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确信我就是那个人?为什么会把安妮送到我的怀里?安妮真的会怀上我的孩子吗?实话告诉你吧,我……虽然,要是安妮坚持的话,我会负责任,但,我真的并不乐意接受安妮会有我的孩子这样的事情。”

祭师摇了摇头:“成功的男人,并不要为自己的女人刻意地付出什么,只要他足够成功,他的女人们沐浴在他的光辉之下就行了。皇帝的后代很多,都不是自己带大的,只要他做个好皇帝就行了……小安妮这次怀了孩子也罢,不怀孩子也罢,你都不用负什么责任……如果预言是对的,那么,你会……如果预言有问题……那又有什么好说的?全能之神,会指引印第安人前进的道路,会送来力量超强的救主。我们能做的,只是顺便神的意志……”

我头晕:“既然不确定,这对安妮岂不是不公平?”

“公平?哪里有公平的事情。而且,安妮是我的女儿,不是你的。你要是觉得不公平,你就尽量对安妮好一点吧。”祭师说。

这倒是挺现实的。我忽然觉得脸热——我有什么资格说这个?

停了一会儿,那个祭师接着说:“你这次是要去洛城吧?”

我点了点头,点过头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半点的犹豫,竟然角是着了魔一样的信任了他。

“安妮在洛城大学,和你同路……”祭师说。

我打断了他的话,直接告诉了他说:“我身后有尾巴,你也应该知道。是FBI的人!安妮跟在我身边会有麻烦的!”

“FBI?哦,是的,我知道。你去洛城,是为了对付那个山本武志吗?”祭师漫不经心地问,但却让我吃了一惊——这么秘密的事情,他怎么随口就说了出来?

“你……”我停了一下,问:“这是预言的一部分吗?”

祭师摇了摇头:“只是和预言有关。对了,你难道不是去山本武志那里拿回那个会唱歌的水晶头骨?”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以为我是为了水晶头骨。

事实上,我的目标是山本武志的臭头,还有那个神秘和笔记本。

“您……”不知不觉中,我对他的称呼加了一个敬称:“您觉得,我这次能成功吧!”

“活着。活得足够久,什么都有可能。人不能太着急,记住了,年轻人!”祭师说。

“……你是说我这次……成功的机会不大?甚至有生命危险?”我问,心里一惊。

祭师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旋即,眼睛里的光彩一收,然后,他低下头,低声吟唱起一支忧伤而苍凉的曲调。

慢慢地唱完了,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年轻人,上路吧!做自己的事情,勇气!坚持!那最终会成功的。印第安人的荣光会恢复的,即便不是你。挫折不过是成功的道路上的起伏!!!”说完了,他慢慢地闭上他的眼睛。

我看了他十几秒,说:“我拿到那只会唱歌的水晶头骨的话……”

“那你来找我。我会带你去找到四十七女巫的。”祭师轻声说话,象是睡梦里的呓语,几乎很难听到了。

“请替我向安妮告别,要是我走的时候没有见到她的话。”我也轻声说。

祭师缓缓点了点头,但仍然没有睁开他的眼睛。

我起身,退出了那间小屋,然后,直接出了村庄。

我没有看到安妮,心里多了一丝愁怅。

FBI几个昏昏欲睡的特工,这几天一直在印第安的村落边盯着,不敢进去,但也不放弃。现在,他们终于等到了我,又开始象苍蝇嗅到了血腥味一样,阴魂不散地紧紧盯着。

我开始不坐车。就算身边有一个火热的美女,把跑车停在我的脚边,说要带我一程,我都是微笑着拒绝了——哪里有这等好事?这肯定又是FBI的人!

但我也有一点奇怪——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把我捉住,关起来——这样岂不是更省事省心?

但没有机会和他们交流了。

有着这样的压力,我慢慢地在荒野的行走里,积蓄着自己的力量,也在锻炼着自己的体魄。

生水的巫术,我已经练的得心应手了。可惜,这样结出来的水,并没有多少营养,不如矿泉水……

我慢慢地习惯了FBI盯梢所带来的压力,它们也不再对我的功法直到辅助的作用了。

在一个狂风暴雨大作的夜晚,我甩掉了那几个盯梢,直接从一座山上一路狂奔到了最近的洲际公路,然后,飞身跳上一辆在风雨中急驰的卡车。

在前面的一个加油站,我下了车。

加油站里停着一辆跑车,车主看起来是个花花公子,正在和加油工小姐聊的火热。

我走了过去,象进了自己的车里一样,油门轻踏,车子象箭一样的飞驰上路了。

花了几秒,我用车上的GPS确定了一下自已准确的位置,然后破坏掉它。

过了几个小时,我进了洛城。

这时候,估计那几个盯梢的FBI特工还在那座山脚下的风雨里煎熬呢——这让我有那么一点点得意。

但等到我在酒店里停下来的时候,我非常惊讶地发现,这些人,又如同鬼魂一样,贴了上来——直到不久前,我才知道是那个叫“外婆”的巫师小组提供的情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