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三节 印地安祭师

妖刀 收藏 0 10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三节 印地安祭师



第三节 印地安祭师

第四部江湖

第三节印地安祭师

取道纽约,然后到五大湖转了两天。景色果然不错,可惜的是我有任务在身,不能去找小玲和小丽。

据说,爱一个人,不是因为她是什么,而在于你在她身边是什么东西。我还不确定自己在小玲或者小丽的身边是什么东西……

我不想回忆过去的失败,但却很乐意接受失败带来的教训:所有的失败都告诉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靠着与某人的关系所带来的地位,那是不稳固的。一切,要自己去做去拼,得到的一切,才是真实的,而且,心里会更踏实一点……

虽然我是不急着做事,但FBI似乎有点急了。

我开始一直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一入美国国境,就有人远远近近的跟着我,最远的时候,他们在五公里以外,用望远镜看着我,要是我感觉没错的话,是七个望远镜在看着我。

我离洛城越近,FBI的特工就越多。而且,明显,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敢用忠义红枪会的资源了——谁知道会里有没有叛徒要是万一有,那我就被动了。

开始的几天,我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还要绕这个圈子要知道FBI注意到我,我还不如开门见山,直接到洛城去,在山本武志去会情人时,一枪要了他的狗命。

但越往后,我的日子就越有趣。

每开我都装着象个游客,在风景不错的地方,找个安静之处,站立或者打坐,深深的吸气,感觉有丝丝真气不住的进入丹田,觉得自己的功力每天都有了新的长进。

以前,我只能感觉到6公里左右的世界的动静,现在,如果入静,也许我能感觉到11公里的一只公羊发情的叫声。FBI的钉子们气急败坏哈气连天的动静,我也越听越清楚了。只要他们在看我,甚至只要想到我,我也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

这让我有点喜出望外。

原来美国的风景区是这样有用,为什么以前我没注意这个妙用呢也许以前我练气时总把自己关在一间没人的小黑屋里,所以进步一直不快吧。但也可能是明明知道有人在监视我——在有压力的情况下练功,进步快一点吧。搞不清了。

回去要问问北斗星孙猛,看他是怎么想这样的事情的……

更让人惊喜的事情在后面。

回到美国的第九天晚上,我故意不到城市去住大酒店,而是到在一个印地安部落借宿。让人奇怪的是,虽然已经是夜晚11点了,部落的祭师,却在村子口迎着我。

他不问我从哪来,也不问我到哪去,只是客气地介绍一下自己,然后把我请到他家里。

他精神看起来有点萎靡,但我却把握不住他在想什么。

又一个让自己捉摸不透的印第安人,总让人有点担心。我这十年来第一次感到自己有点空虚。想起四十七女巫,让我觉得温暖,但也凭添了几分惆怅。

我想回头就走,但又不想让那些远远跟FBI的人看笑话。要是我在这个村子住下来,FBI的钉子也许就要露宿在村外了,还一夜不敢睡,比较而言,精力充沛的我明天会更开心一样。

这几天来的进步,又让我跃跃欲试,也许,这又是一个让自己进步的机会。而且我并没有以前遇到危险时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所以,我就没再说半句话,跟在他后面。

他也许真是个祭师,也许他是个FBI,也许……我在到祭师家里短短的路上,设想了无数种可能。

要是有危险,那不过一死!大丈夫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心里的雄心,一下子又恢复起来,周围一切动静,又象井中的月亮,映照在心里。

祭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点惊异,我好象一下子捕捉到他的心思,但又象,心里有点空洞。

难道他能在心里什么也不想不大可能!我立刻又否定了我想法。可能只是我的功夫不够。侥幸的,也许是我第三次接触印地安人,还把握了解他们心思的要点吧!

我寻思中,已经进了祭师家的门。

客厅是一间不太大的圆形水泥房子,和我想象中的草房并不一样。屋里各种现代化的设施也是应有尽有。

他在客厅里请我喝了一杯茶,是一种草,也许是一种树皮。我想问,但没有。

我一直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也只是寒喧几句,话也并不多,并不显得热情,这让我有点不安的心情放松了点。

“你还没用过晚餐吧,他问道。

“没有!”

“请到这边来用餐吧。”

然后,我随着他到餐厅去。奇怪的是他家好象没别的人,或者,在其他的房间里没出来,我的灵觉也象不了解祭师一样把握不住他们。

餐厅是一间普通的平房,屋子中间放着一个火盆。火盆里的火还很旺。

祭师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一只已经处理好的整只鹿,那只小鹿,到少有20斤。他把鹿用一根铁条,穿起来,放在火盆上翻烤。鹿肉的香味慢慢的漫延开来,我的肚子开始有点不争气的叫了两声。

这又是如此出人意料,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一般是不吃什么东西,一个星期,顶多喝点矿泉水。

为了不显得怪异,我都把酒店里放在房间的面包之类的食品,放到马桶里浸泡,然后冲走,而把包装留在房间。

算了,既然想吃,就不客气了。

祭师花了近二十分钟才烤好那只小鹿。然后,他并没有让我吃,却在柜子里双找了一会,拿出了一瓶酒来。冲我笑了一下,取出了两只碗、两把刀和两把叉子,放在桌子上,把酒倒满。

最后,才对我说,让你久等了。

这中间,我们谁也没说一句话。

操,何止是久等我闻这鹿肉的香味这么长时间,已经别咽了一百多大口的口水了。

“谢谢!你先请!”我客气一下。当然,也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在印第安人的房间里,如何进食这样的一只整鹿。

祭师拿起刀,从烤好的鹿身上,割下了一块肉,放在盘子里。

我依样割下了一块,大小都和他割下的一样大。

祭师举起酒杯,我也举起酒杯。

“为了你的到来!为了印第安人的荣耀!”祭师大声说,然后,把酒杯举起,一饮而尽。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有魔力一般。

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跳了几跳。

但我仍然举起酒杯,把酒喝了下去。

象是火盆里的红得有点发紫的炭火,在一路沿着我的食道,烧到了我的胃,把所有经过的地方都点燃了一般。

“啊~~”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自己特别的放松一样。咽喉到胃之间的身体,既是难受之极,又是舒畅之极。

“冰与火!”说着,那个祭师,对着他面前的那只酒碗,开始吟唱一个奇怪的咒语。慢慢地,他的酒碗里,凭空盛满了水。

我想了想,心念一动,自已面前的酒杯里,顿时结出了七块冰!这个隔空结冰的技艺,我是不分日夜地练了很多年才练出来的。

那个印第安祭师开始激动起来,他把他面前碗里的水,倒了一半在我面前的冰碗里,然后,再倒回去,再倒回来,再倒回去……直到两个碗里都成了冰水混合物。

“来,干杯!印第安人的荣耀!”那个祭师激动的眼泪都要流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激动的。是因为当年四十七女巫的预言吗但印第安女巫不是说印第安部落之间,是相互割裂的么这个部落的人,和四十七女巫,没有半点相似的气息——难道,他……

想归想,我还是喝了那杯看起来不是那么干净的冰水。

果然,又给自己带来的更强的刺激……咽喉发咸,那种感觉除了说它爽之外,也就只能说它爽得无与伦比了。但尚存的一息清明的意识让我有一点疑问:这个祭师要做什么仅仅想让我的身体爽一下么

接下来,反而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事情,喝酒,吃肉,直到这样爽口和激动心魄的刺激,被身体慢慢地适应下来。

用完这一餐后。我不禁有了一点困意。

祭师仍然不多说话,但他带着我,进到另外一间水泥小屋里去了。

房间里的摆设更简单。在房子中间,仍然是一个火盆。一侧放着一张床,床上是鲜艳的被子,被面的色彩象是一条艳丽的蛇的花纹一般。

“今晚上,你就睡这里吧!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我们再说吧!尊贵的客人!”祭师的话仍然很少。

我点了点头。这个奇怪的晚餐,让我有反应有了一点迟钝。而且,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但似乎,又有着无穷的欲望,在我的心里升腾着——这让我的脸有一点发烧。

房间很暖和。

又是我一个人睡。

这让我有一种要脱光了再睡的感觉。

这个念头一来,就立刻让我满足了它。

身体贴着凉丝丝的被子的感觉,象是抱着一个满意的小女人一般。

要是有个女孩在我的怀里就好了。我昏头昏脑地想。

刚这样一想,小屋的门帘被挑开。一个窈窕的身影,闪了进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