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除夕之夜

江南疯子 收藏 6 54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除夕之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杜明从各门派设在凡尘的联络点一共拿回了四千三百颗灵丹,给龙组所有成员每人一颗,然后又给了赢队七个人每人一颗,其余的全部收藏起来留作以后用。王忠、丁松他们七人开始坚决不要,说自己等人不是修真之人,服用了这灵丹纯粹是浪费,还是留作备用的好。杜明经过一番解释才使他们收了下来。杜明告诉他们,虽然这灵丹对修真之人能提升一些功力,但对其他人也是有助益的。习武之人服用了会提升一点内力,而普通人服用后会增强体质;鹰队执行的大多是高难度而非常危险的任务,服用了当然对工作有好处。

灵丹服用后必须打坐运功,化解丹丸的效力为己用。考虑到龙组的成员是第一次服用灵丹,担心他们运功的时候出什么意外,杜明就让龙组的一千零五十人分批次服用,自己则在边上守候着。如此一来就耗费了八天时间。然后杜明把自己带队的一百四十人进行了分组编制。因为自己负责的这一百四十人是作为机动增援力量的,到时候增援哪个小组的话直接过去就行了,不必担心后勤什么的,所以杜明干脆没有设置组长,直接分成了十四个小分队,每个小分队二十人,选一人为小队长。这时候李进、赵胜、高环负责的授课内容也也已经完成了,王忠他们七人又一起为龙组的所有成员讲解了一下各自进入鹰队以来的一些典型实战过程。随后杜明又每个小队呆了几个小时,让他们把各自修炼过程中的疑问或想法提了出来,逐一进行了解答。等忙完这一切,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王忠把鹰队成员和杜明请到了一块,商量着是否给龙组的人放假几天时间让他们回去过春节。

“龙组的一千多人来基地封闭训练已经快半年时间了。虽然我们各自家族的家长当初表态说,既然把人交给了我们训练,他们的行止完全由我们决定。这些年轻人都是七大世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从小到大可从没离开过家族。现在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大家看看,是否需要给他们放假几天,让他们全回去团聚一下,春节过后再回来呢?”王忠看着大家问道。

“忠哥,今天才发觉你很善解人意,好有人情味哦。我赞同给他们放假几天回去过年。”丁松嘻笑着第一个表态道。

“嗯,我赞同。”刘志华接着道。

“赞同。”“赞同。”“赞同。”……众人纷纷支持王忠这一提议。

王忠点了点头,“嗯,大家都支持,那明天开始就给他们放假吧,让他们正月初八回基地。我没什么事情了,你们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

“忠哥,嘻嘻,是否也可以给我批几天假,让我也回去?”丁松嘻笑着问道。

不等王忠回答,刘志华就哈哈一笑接道:“松子,是不是上次你去洛阳回了一趟家,家里给你相亲了?快和兄弟们说说,你找的那妹子是什么样子的啊?”

“松子,快说,是不是长的貌美如花,有沉鱼落雁之容啊?”“对,对,松子,快说。”……除了王忠和杜明没闹外,其他几人全盯着丁松闹了起来。

“什么啊?我看你们几个是不是吃了杜明的灵丹,内力没增,反而全动了春心,开始想老婆了?嗯,有位医学专家说过,人和动物不一样不只集中在春天发情,你们这几个家伙肯定是发情了。”丁松反击着。

……

鹰队成员是没有春节放假这个概念的。自从鹰队正式成立这十五年来,每个节假日他们都没有假。越是重大节日,他们就越需要提高戒备。除了安排每三人一个班次进行值班外,其他不值班的人要想活动那也只能在天京市区内活动,这样能保证一有紧急情况能做到迅速反应。

今天是大年三十,杜明现在正为难着,不知道这大年除夕该怎样过。田静清早六点多就来了电话,说她爸爸妈妈全权委托她代表全家请杜明去她家吃年夜饭;而丁松刚才来了个电话,说晚上兄弟们和以往一样在一起过年,到时候1号也会和往年一样带着全家人过来的,让杜明别忘了年夜饭时间是晚上七点钟。去田静家过年吧,对相处半年多已把他们当成兄弟的鹰队众人心里过意不去;如果和鹰队的兄弟们一起过年吧,那就拂了田静的心意,对她父母亲也不好交代,因为田静已经和父母说了自己与杜明正式恋爱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杜明左思又想之下还是找不到两全齐美之策,不禁烦躁地站了起来。

“杜明,什么事如何是好啊?”王忠敲了敲开着的房门走了进来。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在想一件事情。”杜明神态不自然地答道。

看了一眼杜明慌乱躲闪的眼神,王忠知道他肯定遇到不好决断的事情了。工作上的事情?应该不会的,否则以杜明的性格不会避而不说的。私人感情的事情?嗯,这倒有可能。王忠想到这,笑了笑,“杜明,今天没什么事情,你也该去田静那里看看去哦。”

“哦,准备下午过去呢。”杜明随口答道,说完眼睛就扭向了窗外,好象在躲避着王忠探询的目光。

“嗯,看来不是和田静吵架的事情哦。那是怎么回事呢?”王忠摇了摇头,看着杜明皱眉思考着。“准备下午去田静家?今天是大年三十啊。下午去那里不是要到那里吃饭?”王忠恍然大悟,笑着问道:“杜明,我两打赌,你刚才思考的问题我肯定能猜到,信不信?”

杜明迅速扭过头来盯着王忠看了几秒钟,点了点头,知道凭王忠的精明和细心肯定是猜到了原因。

“田静肯定已经打电话给你让你到她家去吃年夜饭了,而丁松又通知了你,我们鹰队,还有1号全家都会在一起吃年夜饭的。于是你很为难,不知道晚上的年夜饭到底在哪儿吃是吗?”王忠笑着问道,见杜明点了点头,接着道:“呵呵,就我们兄弟感情来说当然希望你和我们在一起吃年夜饭。但是考虑到你和田静的关系,我觉得你还是去她家吃年夜饭吧。这几个月来你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辛苦受累了,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与田静在一起要多得多,所以过年这段时间你还是去她那里陪陪她。我们几个兄弟你都了解,虽然平时嘻嘻哈哈闹惯了,但对这事相信他们会理解的,不会以为你重色轻友哦。”

鹰队的小食堂说小也不小,有一百多平米的面积。食堂的北面是一个小舞台,用来节假日表演节目用的,而中间有三张大圆桌,每张都至少可以坐下十二人。而西南两边靠墙各摆了几十张沙发和一排柜子,柜子里有一些饮料和酒。今天食堂的门口已左右各挂了一个大红灯笼,食堂的小舞台也挂了六个小红灯笼,节日的气息显而易见。

自从鹰队成立那年起,王长亮每年除夕都带着全家来鹰队小食堂和大家一起吃年饭,虽然国安部其他部门对这个有些微词,但王长亮却不管,依然故我。有一次在国安部的元旦大会祝辞中,王长亮特意点了一下这事情。说鹰队成员从小就离家来到了国安部进行培训,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回家过春节过,而且平时执行的都是难度高危险系数大的任务,如果你们谁也是这样的那我每年就去你那过年。自从王长亮把这话说开了后,就再也没听到有人对此事说三道四了。大家都是明白人,细想一下鹰队也确实是国安部最辛苦的团队了。再说了,大年除夕只要不值班,那就是个人自由支配的时间,在哪过年与谁一起吃年夜饭是个人的自由,与别人没任何关系。而且从那以后,大年除夕凡是在国安部总部大楼值班的其他部门的人员,都让家里人不要再送年夜饭到门卫那里转过来了,而是提前几天和王忠他们联系,要求和他们一起过年(值班电话和手机暂时捆绑几小时)。这样一来,鹰队的过年就不是吃顿年夜饭那样简单了,而是增加了一项——在年夜饭吃过后再搞个小型的晚会。久而久之,这就成了国安部的一大传统项目。

晚上六点四十,国安部部长王长亮带着夫人刘敏和儿子王建来到了国安部鹰队小食堂。此时食堂里已经有了一些其他部门的人正在沙发上坐着聊天,见王长亮一家进来了纷纷上前打着招呼。

“1号,阿姨,小建,你们来了。快到边上歇息一会,菜马上就要弄好端上来了。”王忠本来和丁松他们几个人在小舞台上布置背景,见王长亮一家来了忙跑了过来招呼着。

“呵呵,不用管我们,你把其他人照管好就成了。今天过年,大家快乐些就成了。”王长亮笑道。

“那好,您自便吧,我去那边了哦。”王忠说着正准备过去,却听到电话响了起来。

“你好,杜明,我是王忠。是为了祝福我新年快乐吗?哈哈。”王忠还没笑完,就急急地问道:“什么?什么?你和田静一起到了国安部门口了?哦,哦,好的,我知道了,我立即和1号汇报一下。”王忠说完,转身对王长亮笑道:“杜明在田静家提前吃了一点饭就和田静一起过来了。现正在大门口等着,田静没有通行证,不能进来,这个需要你特批哦。”

“哦,看来杜明虽修炼道法二十多年但依然不改性情中人这一特质啊,也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个两全之法了,呵呵。田静的出身很干净,她的经历和为人我们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么。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警卫班吧,你去接一下他倆。”王长亮笑着给负责国安部大门守卫的警卫班挂了个电话。

原来杜明去了田静家后,把鹰队今晚举行聚餐的事情和田静说了一下。田静冰雪聪明的人哪有不明白杜明说这话的意思,于是和父母商量了一下,决定提前吃年夜饭。

杜明和田静跟在王忠后面走进小食堂时,众人已经在等着他们几人了。鹰队的几个人停王长亮说杜明和田静一起过来了,一个个心里对对杜明的性情不禁暗翘拇指。其他部门的十几个人只有情报资料二室的柳颜(见千里歼敌上)知道杜明的出身,其他的人见王忠竟然陪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和一个清秀漂亮的女孩走了进来不禁大感诧异,不知道这一男一女是何方神圣,不仅参加这个内部聚会而且还由鼎鼎大名的鹰队队长王忠亲自陪着。

王忠见其他部门不了解内情的人眼里全是诧异的目光,也不便介绍杜明二人的身份,只装着没看见一样把杜明和田静安排在了鹰队那一桌后就走上了小舞台。“部长和各位同事、朋友们,春节快乐!一年一度的除夕大餐又开始了,我代表鹰队全体成员给各位拜年了!今晚没别的要求,只希望大家吃好,喝好。现在我们请1号给我们讲话,大家欢迎!”

王长亮笑着走上了小舞台。“同志们,战友们,今天是除夕,我代表国安部向一年来辛苦工作的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向今天仍然值班的同志们道一声‘辛苦了’!向我们所有默默支持的家属们致以节日的问候!我们平时难得一聚,所以今天我希望大家能开心快乐。吃,大家吃饱了,别撑着;喝,喝够了,别罪着。谢谢大家!”

“哗!”大家被王长亮的最后一句话全给逗地开心大笑,拼命鼓掌。即使和王长亮关系最熟的鹰队成员也很少听到王长亮说出如此话来,更别说其他部门的人了,所以一个个地情绪顿时放松起来。

三桌中算鹰队的这一桌是最热闹的了。除了杜明和田静外,都是十几年来生死与共、知根知底的兄弟,平时除了执行任务外都嘻笑打闹惯了,今天这个除夕之夜哪有不尽情闹腾的。不过今晚的闹腾与往年比又多了一项,除了互相之间玩笑和斗酒外,那就是大伙全拿杜明开涮了。

“我说杜明,你今晚锋头最键哦。田静这么漂亮的女孩竟然和你一起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了。心情好,酒量才能发挥好。你的酒量我们上次在山上已经领教过了,现在是新规则,来,来,我喝一杯,你喝三杯,这不亏了你吧?”丁松嘻嘻笑着站了起来,也不等杜明答应与否一仰脖“咕咚”一声,酒就下肚了。

杜明看这架势知道今晚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好站起来微笑着连喝了三杯。

“松子说的有道理。杜明,原来我最佩服的是忠哥,现在却最佩服你了。”刘志华唌着脸站了起来,“我们这里的七个兄弟,一个也没谈过那什么什么。你下山才几个月,不仅武功高、道法高,而且连谈朋友的功夫也深不可测一不留神就有了女朋友了,我当然最佩服你了!”

“哈哈,是啊,是啊,我们现在最佩服的就是你了。”钱海平嚷道。

“快喝快喝,先自喝三杯,然后告诉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和田静认识的,怎么交往的。”

“那不叫交代,叫传授经验和技巧。杜明,我用词还是很准确的吧?先喝了三杯,再传授传授吧,不要有所保留哦。”

……

年夜饭在众人满脸欢容和微熏的状态下终于结束了。鹰队的人一个个喝得脸色通红,但却没有一个喝醉。杜明虽然喝得最多,但以他的酒量却根本不算什么,心里是异常的暖和。在异元空间里,修真界也是过春节的,只不过不象凡尘这样热闹。黄龙派每年的春节首先就是祭奠历代祖师,然后大家坐在一起吃一顿饭就了事了。今年的春节,杜明先是在田静家里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然后又在这里感受到了鹰队的友情,对从小修炼的他来说自然是一番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今晚的晚会,忠哥交给我主持。”丁松笑着走到了小舞台中央,“和往年一样,所有的节目都是即兴发挥的。主持人是今晚晚会的唯一指挥,谁被我点到名了就得上来演一个节目哦。当然,如果没被点到名而自愿表演节目,那就更好了,我给他最丰厚的奖励。”

“松子,不要把什么精神鼓励也当作奖励。奖励什么,先说出来。”台下有人起哄着。

“每人自愿上台表演,男士我会奖给他一包中华烟,女士么,我会奖励她九十九朵玫瑰。”说到这,丁松顿了顿接着道:“呵呵,这些东西全是我自己花钱的,为了免得我破产,我还是先点名吧,先把你们最擅长的节目给表演了再说。第一个节目,请我们的1号和夫人给大家表演一段传统戏剧节目‘夫妻双双把家还’,大家欢迎!”

王长亮今天不值班,所以他穿了一套长衫赶过来赴会。和夫人一起走到台上后,向大家拱了拱手,“恭敬不如从命,今晚松子是最高指挥,我们老夫老妻的只有献丑了。”右手向夫人一伸,“夫人,请!”

王长亮夫妇的戏剧确实唱的不赖,几乎可以达到专业水平了,估计他们老夫妻倆在家没事的时候肯定经常练习的,一唱完就博得了满堂喝彩。

“请1号再来一曲!”

“再来一曲,强烈要求再来一曲!”

台下的众人难得看到王长亮夫妇的表演,往日也大多是王长亮的儿子王键代表的,今日王长亮亲自出马,哪有不起哄的呢。

“老了老了,下次再吧。这一顿唱得我可嗓子冒烟了哦。”王长亮朝台下拱了拱手,走下台去。

“嗯,下面请我们的国安部一枝花柳眉小姐给大家唱一首歌!”丁松站在台上开始了第二次点名。

“我今天给大家唱一首《无边的思念》,献给所有战斗在岗位上的战友们!”柳眉大大方方地拿起话筒唱了起来,“如果说你是我的战友,其实更象我的亲人,今夜思念无边,让风带去我的问候……”

柳眉的歌唱完后,在场的人除了鹰队的兄弟全被丁松给逐一点名表演了一个节目。眼看着时间已快到凌晨零点了,丁松本是想让杜明和田静一起表演一个节目的。就在他站在台上眼睛向杜明身上扫来时,却被王忠用手挡住了杜明。看着王忠的手势,凭十几年共同战斗的默契他立即明白了王忠的意思。细想一下也对,杜明的身份目前还只在小范围内知道,如果因为今天的一个节目泄露出去那可不是小事情了。于是就改变了主意,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刚才一直在抗议我没有点鹰队人的名字。不是我偏心,而是因为这是一个压轴节目哦,哈哈。时间快到零点了,现在我宣布,鹰队成员全部过来,最后为大家献一曲《满江红》!”

站成一排的七个鹰队成员齐声吼了起来: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高亢激昂的一曲《满江红》使晚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此时远处已经传来了鞭炮和放烟花的响声,在场的众人全部站了起来跟着节奏唱和着。杜明虽然熟悉这首词,但却不会唱,于是拉着田静的手,也跟着节拍哼着,眼眶里和众人一样,已经莫名地潮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