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6] 柯云之一

百合浪子 收藏 6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夕阳”中,杨锐和柯云在这个豪华都市里闲逛着。自从走出饭店后,柯云如同变身一样,露出了小女孩一样的天真与活泼,对街市上各种好看的好玩的东西都产生了兴趣,时不时地拉着杨锐跟她一起钻进一个店铺,然后又奔向另一个。更多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小鸟一样,围着杨锐转来转去,让杨锐给她讲故事讲笑话,逗自己开心;而不管杨锐讲出一个多么无聊和老土的笑料,她都会咯咯地笑上半天。

女人善变,这是杨锐对此时柯云的唯一评价。认识不过一天,她却像个千面人一样,不停地变换自己的形象,让杨锐也搞不懂她到底是个什么性格。也许干过特工的人都是如此?

终于,杨锐实在受不了她这种“折腾”了,走到一个小型休闲花园时,他一屁股坐在一条长椅上说什么也不走了。

“起来啊!我还没逛够呢!”柯云抓着杨锐的手,半撒娇半恳求地摇着他的胳膊,那种感觉既像一个小妹妹在央求哥哥给自己买糖吃,又像是一个小女孩在向自己的男朋友耍小姐脾气。杨锐觉得后一个比喻实在不可取,还是第一个靠点谱。

“你怎么变得这么小孩子气啊?”杨锐坐着问。

“拜托,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么?”柯云停止了摇动,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杨锐。

“与昨天相比,至少我这么觉得。”

柯云松开了杨锐,与他并肩坐在长椅上。“那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难说,”杨锐看看柯云,后者也看着他,四目相对,杨锐感到那双大眼睛很漂亮,但却不敢过度的凝视——那里有种让他很不自在的眼神。于是他收回目光,“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对吗?这一天,你给我的感觉是有很多的性格表现,也许这跟你的职业有关。”

“说说看,我都有什么性格?”柯云似乎很感兴趣,一直盯着杨锐,就像刚才吃饭的时候一样,而这让杨锐觉得脸上有种微烫的感觉。

“昨天我们刚认识时,你给我的感觉是种深藏不露,有着那种高贵而超脱凡尘的味道。”杨锐又看了眼柯云,见她很认真地听便接着说:“然后老陈来了之后你又变得很大方,还略带点奔放,犹如一个交际花。”柯云微微地点了下头,杨锐的余光看到了。“今天早上你像个不谙世事的女学生,不拘小节地表露自己的个性;而饭吃一半之后,你又成了绝对的淑女,矜持而安静;现在,你却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小丫头,对什么都有一种浮于言表的兴趣和热情。你说,我怎么定位你的真实性格?”杨锐转过头,无奈地看了眼柯云。

“很精辟,也很详细,我真没选错。”柯云笑了。

“你没选错?我不明白。”杨锐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变化太快了,一会地功夫她又给自己换上了一副成熟面孔,跟刚才的孩子气判若两人。而她的那种语气像是在选择什么,这让杨锐很是莫名其妙。

柯云淡淡一笑,“其实,我也不过刚刚二十二岁,也就是个小女孩不是么?可我却习惯了在各种性格中变来变去。你说的没错,这是受我的职业影响……”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有点糊涂。”杨锐打断了柯云的话。

“没什么,我只是说一些想说却又没人可以倾诉的话,也许这种思维跳跃让你感到不适,但能让我说完么?哪怕你听不懂,也让说出来,我憋得难受。”柯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杨锐,面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杨锐觉得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忍心拒绝。

“好吧,你尽管说,我尽力去理解。”杨锐耸肩道。

“谢谢。你知道我们这些人被人叫作特工、间谍,可我清楚我们不过是些廉价的战争工具。战地搜集情报、暗杀,如果把那些受过长期专业训练的特工派去执行任务,他们会完成得比我们好,但对于每个国家来说,这种花销太高;而且越是高级的特工,知道的东西也就越多,一旦失手被俘,那损失的就绝不是培养他们的那些银子。所以各国包括联合国的官老爷们就想到了我们,一些有点特工天赋的特种新兵蛋子,说白了不过是些有点脸蛋,或有点身材,或会演戏的小屁孩,哪怕是一个在街上被警察逮到的蹩脚小毛贼都能被送到冷蛇里挂个上兵军衔,吃口皇粮。简单的军事训练之后,就把我们扔到敌后,让我们偷情报,杀人。知道么?一场战役下来,我们死得不比你们少,可谁又能记得住呢?你们可以在一次战斗之后对对花名册,少了谁就评为烈士;可我们的花名册呢?一个‘高度机密’就全盖掉了,没人能算得清会死多少人,反正廉价,死几个上面就给补几个,时间长了谁也记不得队里曾经有过谁,都只看到眼前的这些人。虽然我们当兵是为混口饭吃,但也有很多是因为对军人这个职业的喜好而加入的,可我们又算什么军人?以前不知道,可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突然被震撼了,你们冲锋陷阵,与那些杂种拼杀,这才是真正的军人,可我们……呵,还不如拎把枪杀几个杂种,死也死得痛快。”柯云几乎没有停顿地说完这些话,之后犹如解脱一般愣在那,轻声地深呼吸。

说实话,杨锐真的很难理解她说的东西,也许是自己并不了解柯云的那些经历和遭遇。不过他能感到,对方一定遭受过很多的磨难。他不由地同情起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离家万里,远离亲人的关怀,这都让她早早地具备了与之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想想这些,杨锐深深为她感到一种无奈。

“请我喝点东西好么?”柯云抬起头,露出天真的笑。

又变脸了,杨锐想。“当然,不过下次别老把自己变得那么快,我可没你那倒脸差的本事。”

柯云被逗乐了,银铃般的笑声中,她拉起杨锐便跑起来。“我知道有个不错的酒吧,就在那边一拐。”

“还喝啊?淑女可是不喝酒的。”杨锐打趣道。

“我喜欢!昨天那些日本鬼子一直偷瞄我,真恶心,没喝痛快,今天补上。”说完柯云甜甜一笑拽着他拐过一个路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