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路仙途 重生在世 第二节:酒精参禅

vtbbs123 收藏 3 33
导读:酒路仙途 重生在世 第二节:酒精参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2/



这两个和尚,正是在这陕北高原的黄龙山的金刚寺出家为僧,老的是这金刚寺的主持。法号:海观 小和尚是他的徒孙。法号:寂元。而这金刚寺相传是佛教密宗门下“密迹金刚”(也是通常我们所说的:哼哈二将)修成正果正所。世代香火鼎盛。而金刚寺方丈普济和尚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相传已近修成正果,化成金身。近百年来已是不出寺门一步。

此次正是这普济和尚正在入定之时,猛然感觉一股灵气进入白水县之中。虽然世间修行者众多。可无非妖、道、佛、魔几气。可这股灵气无形无象。无法分辨。便遣那主持师弟前往查看。也就因此,主持海观和尚带回这酒旗星附身的婴儿。

海观和尚回到金刚寺迅速来到方丈院落中,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方丈师兄,海观回来了。只听得屋门吱一声,向两边打开。这海观保持着双手合十的样子进入了屋内。将前因后果讲述了给这位方丈师兄。

这普济听完以后,高呼佛号:罪孽呀罪孽!竟造下如此杀孽。幸得海观你救下此婴,积得无量功德。说罢抬手一招,婴儿慢慢的飘向普济手中。普济轻拂右手于婴儿同上,婴儿顿时不再哭闹。突然之间,普济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双止突睁,射出两道精光。叹道:奇哉,此因为虽骨骼平常,却有一丝元神化为其中。此气非正非邪。这是何故?若是此元神为夺此婴儿之体寄于其中,可这元神弱的也有点过分了。哪怕这一婴儿有一魂一魄也不可能实现若难不成这婴儿有先天聚灵之能?有此异能,看来这天修行之人又将不复平静了……(这普济却哪里知道这股元神正是赶在婴儿的三魂七魄被吓飞的情况下才占了这身体,唉这和尚今天也打了眼)

想至此,招来海观道:师弟,此婴儿天赋异禀,长大成人之后定是不可限量。若不是本僧即将西去,自会收这婴儿为徒。只可惜无此机缘。这就要拜托师弟你好加照料。

海观应道:謹尊师兄法旨。

但普济仍不放心的言道:此婴儿身内有先天聚灵之能,但体内灵气非正非邪,所以不能正式入我佛门,只好等他长大成人之后用我佛无上法力渡化方可正式入我寺门下。现贫僧给他起一起化外之名:以久字辈为先,又看他可有先天聚灵之能可称之为精。就给一个名字叫做:久精吧

海观应声道:海观替此小童谢过方丈!

世间万事,世界无常。酒旗星落世又被高僧起名“久精”可见与酒有缘……

此后十年中,久精一直同海观大师参禅修佛。在这十年里,方丈普济大师坐化。圆寂之时,金刚寺金光四射。梵音笼罩。真是一派法象万千。而久精看到此景,也不禁佩服起这普济和尚修为之高深。

十年来,久精的修行因为受到了海观大师的特别照顾。也越来显得与众不同。因为有着先天聚灵的功能使其对身边的一切都俞发的好奇,因为他感觉到了不顾任何事物好像都有生命一样。看过的经文又是能一字不差的背了下了。喜的这海观大师不由的暗暗称奇,要不是当年老方丈的吩咐,恐怕早就正式收了久精当了真正的和尚。也正因此,我们的久精现在还是一个俗家弟子却在七岁之时就开始修行无上佛法。

在佛门修行之中,所谓的修成正果也叫“修行果位”分别为

一、“须陀洹”,指通过理解体悟到四谛真理而断除三界的偏见所达到的最初修行果位。

二、斯陀含,指通过理解体悟到四谛真理而断除自己与生俱来的烦恼所达到的果位。

三、阿那含,指经修行而完全断除了俗界的惑见所达到的果位。

四、阿罗汉,指已进入灭度,不再生死轮回,达到了“无生”的境界。

每修一个境界又分前中后三期,难度与日俱增。而修到阿罗汉境界之时,就必须结因果三世。也就是前世、今世、未来。才能正式进入灭度,达到无生的境界。但自盘古开天地以来,也就为数不多的佛祖得此妙法。

而现在久精通过三年的苦修再上身体里的二十八星宿阵法的自动吸取灵气现在已经到了须陀洹境界的中期。此等进步让寺中众僧无不羡慕感叹。

现已十岁久精还像往常一样作完早课之后去和那些师兄师弟们去干一些杂活。并竟寺中的和尚也要食人间烟火,再加上一些居士们赠送的田产。这些和尚们自给自足也是逍遥。

时近中午,久精觉的腹中有些饥饿,便不由得想起因自己饭量颇大。师父怕自己吃不饱私下给他的那些饭食来。久精有时 一时吃不了那么许多,便将剩下的藏在了田边的一个树洞里。现下觉的饥了便自跑去准备取食。谁知刚到近前,便闻到一扑鼻的芳香,这香味似曾相识,但又感觉好是遥远。一时不明白。便扒开树洞一看,让自己大失所望原来放在里面的饭食早已经坏掉,正在伤心之余,久精忽然发现刚才的芳香竟是来自这些饭食中所流出的汁水。不由伸手沾了几滴,放入口中一尝。这下可好:这几滴汁水竟是香辣无比,回味悠长。好像是自己久别的朋友的一样。这让得久精不禁心花怒放,找了家什儿,就盛起了这些汁水。待得装完之后。久精一口饮下,还添了添嘴,可还没等久精回顾刚才的味道。猛然间觉的脑一昏,天地好像都打起转。可惜我们的久精因岁数尚小还不明白他刚才喝下的汁水正是土办法酿出的烈酒,要是寻常人喝了早就不醒人事。幸好酒精是修炼之人。才挺到现在。可是如今的久精一走三晃,可心中却是如明镜一样。隐隐的感觉到元神之中有一股气息与汁水的味道遥相呼应,不由得坐了下来引导着这股气息与味道相融合。

就在这融合的一刹那间,久精感觉到身上产生了一股新力量,而这力量让自己觉的好不熟悉。好不亲近。就在这时,神至气到,久精不自觉的双臂一挥,竟然手中竟然出现了一对双钩,这对双钩也同样着散发着那种酒香。久精大惊之下,不由得哈哈大笑……

可就当久精高兴的同时,远处的僧人们也慢慢注意到了不在现场干活的久精,远远的一看,这小子满脸通红,好像醉酒一样,双手也不知拿着个什么,太远也看不清楚……便大声喊道:久精,你干什么那?!又偷懒是不是!

久精正在高兴之时,猛听到师兄呼喊,大惊声色,不由暗道:坏了,这下回去要挨师付罚了。想到此,也顾不上手中的双钩不知为在自己一转念之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好清清神志,往回跑去,可谁曾料想刚一跑动,就觉得脑袋一晕脚下一晃就摔到在地上,不知人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久精耳轮中听到了师父对自己的呼唤:久精久精,快快醒来。久精只觉得脑上一阵疼痛。醒了过来,眼前模糊的看到了师父和师兄们关切的眼神……不由得轻声道:师父,我这是怎么了?

“哼,还好意思问怎么了?你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是喝醉了吗?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师父虽然话语严厉,但也掩盖不了关切的表情。

“喝酒?原来我喝的那是酒,可为什么喝这酒感觉好舒服呢?”久精仍然不明白的小声嘟囔着。

师父和师兄看着久精清醒过来,不由都放下心来。师父一挥手,示意其它人都离开久精的禅房,待师兄们离开后这四下便传开了久精好酒的确是个酒精的故事。

而这时的酒精也清醒了过来,一起身下床跪倒在地下:师父我错了,还请师父责罚。

“何来错之有,你本是俗家弟子,可不守此戒,到是我发觉你的功力好像又加深了一点,可喜可贺呀”

“师父,有一事还要请教师父,不知为何,徒儿此次喝了那酒,便觉浑身好像体力充足。体内法力也好像有了新的突破,现想请问师父这是何故?”当下,久精再不隐瞒,便将他心中的疑惑问了中来。

“有此等事?”海观大师不禁疑惑了起来,因为修行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此事,但出于对久精的爱护便言道:既然有帮助,那你可慢慢研习,但要记住。切不可舍本求末。走入邪路!另外十年一界的佛道两教传经大会,还有五年就要召开,届时我会带你前往开开眼界,今后的日子要记住刻苦修行呀!

“謹尊师命”久精听到不旦即然得了师父的允许更可以参加这高手如云的传经大会,自然开心。虽然听到道教这两个字心里不由产生了一种很特别的反感,但是在高兴之余也就没在意什么。从此开始,久精就开始了他酒路探索之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