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章 台湾(一)

lovedxy2003 收藏 11 14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章 台湾(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二十章 台湾(一)

南京,紫金山头陀峰雷达观测站。

观测站雷达监控室里两名值班的士兵中其中一位已经进入了梦乡,另一位正耷拉着脑袋和周公的召唤做斗争。他努力地抬起脑袋看一眼监控屏,随即又点了下去,打起了瞌睡。

忽然,警报器“吡吡”地叫了起来。打瞌睡的士兵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向监控屏望去。只见监控屏上面,白花花的一片。

“敌机?”

“敌你妈个头啊!”旁边那位被扰了好梦的军官一掌打在了士兵的脑袋上,如果不是参谋部下令观测站至少要一位少校以上的军官值班,他才不会在这个又黑又冷又孤独无聊郁闷的夜晚放着温暖的被窝不睡,跑到这里来值班了。

“可是,长官,你看!”士兵指了一下显示屏上从北方逼近的小白点。

少校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看了一下手表——是凌晨4点过15分。

“不会是共军的飞机吧?”士兵小声地说道。

“胡说,怎么可能是共军的飞机?我在航空队干了两年,怎么没听说过共军有飞机?”少校军官板起脸孔教训士兵,顺手又往他脑袋上扇去。手掌还没扇到,士兵就缩起了脖子,活像只乌龟。

看士兵的动作,就知道他这样被少校扇脑壳是家常便饭的事。

“你娘的!”少校军官见士兵这副模样,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顺便又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叫几个人出去瞧瞧,看看是不是线路或者雷达出了什么问题。”

“是,长官!”士兵摸着刚才被踹过的地方,心中骂起少校军官祖宗十八代。

“还不快去?”见士兵还在这里磨蹭,少校军官又作势扬起了手准备再“赏赐”他一巴掌。

士兵一溜烟跑出去了,监控室里只剩下了少校军官,他点了一只烟,将脚搭在士兵刚才坐的椅子上。虽然说雷达监控室明文规定禁烟,但他显然不属于被禁止的范围。

“你娘的,叫的真难听!”少校军官骂骂咧咧地将警报器的电源拔了,原本刺耳的“吡吡”声顿时就不见了,然而这是天空中传来了另外一种声音——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知道这是什么声音,这是数十架飞机一起才能发出来的“嗡嗡”声。少校军官急忙窜出监控室,跑到楼顶。

向上往去,只见皎洁的月光下面,黑压压的一片飞机正从头顶越过,向南京飞去。

少校军官呆呆地看着那群飞过紫金山的飞机在南京上空散了开了,开始俯冲,位于城南的飞机场接二连三地腾起巨大火球。

“敌袭,共军的飞机?”少校军官叨在嘴里的烟掉了下来,他赶紧跑回了值班室,按下了空袭警报的按钮。

“呜~!呜~!呜~!”南京城凄凌的空袭警报乡了起来,这座城市在时隔三年之后又再次遭到空袭。

蒋介石是在睡梦中被炸弹的爆炸声所惊醒的,他来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侍卫队长宓熙、侍从副官居亦侨就带着一批人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将他架上了汽车。两人一左一右地守护在蒋介石两边,一路向驻扎在钟山的中央卫戍师司令部开去。

城南飞机场正不间断地传来剧烈的爆炸声,空中传来飞机“嗡嗡”的声音,不下三十架之多。

“宓熙、亦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蒋介石问他的侍卫队长和侍从副官,这一切都和十二年前西安那场变故何其相似。难不成有人见党国在东北华北一败涂地,中原局势日益糜烂、即将步东北华北的后尘,为在共党中谋一席之地,在南京故计重施张杨二贼“兵谏”之举?

“大总统,有数十架身份数量不详的飞机对我南京机场进行轰炸。我们怕有人趁混乱对大总统您不利,现在正赶往中央卫戍师司令部。”

“身份不详,数量不明?娘西皮的,这戴笠干什么吃的?”蒋介石肺都气炸了,人家的飞机都飞到头顶来拉屎了,自己这边却连人家的身份都没有搞清楚。

“大总统,据卑职所观察,很有可能是GCD的飞机。”此时已经反应过来的南京守军开始用稀疏的防空炮火反击,由于GCD方面根本就没有“强大”的空军,所以南京城防空力量很薄弱。

“GCD,毛泽D那里来怎么多飞机?”

“很有可能是苏联支援的,尽管三年前中共和老毛子在哈尔滨打了一仗,双方产生隔阂。俗话说亲兄弟都还有闹翻的时候,可毕竟他们都是GCD,有着同样的思想,信仰的又是同一种理论,很可能又暗中勾结在一起。老毛子见中共在东北和华北侥幸取胜,于是就开始大肆支持中共,替他们培育飞行员、赠送他们飞机。”

“娘西皮的!”蒋介石恨恨地骂了一句。

到了钟山中央卫戍师司令部,早得到消息的中央卫戍师如临大敌,立刻下令在司令部方圆十公里全面戒严,闲杂人等一律不许靠近,靠近者格杀勿论!

紫金山区,钟山防空洞。

“校长,学生该死!”早从侍卫口中知晓蒋介石雷霆大发消息的戴笠“痛哭流涕”地站在蒋介石面前,“学生由于在情报上疏忽,事先没有得知共军会利用空军袭击我首都的消息,致使中共空军长驱直入京畿,让校长万均之躯受惊,学生惶恐之至!”

蒋介石心中虽然对戴笠足实恼怒不已,可是眼下也不是训斥他的时候。东北华北两场空前大败仗下来,党国损失精兵百五十万有余,优秀将领非死即降,八年抗战中锤炼出来的将领先后凋零。戴笠虽然越来越无能——在这三年和中共特科的交手中几乎无一不完败,但毕竟还算对自己衷心不二的人。

党国人才凋零,即使像戴笠这样无能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雨农,不要这样嘛!你刚才说中共空军,你们已经弄清楚袭击我们的是谁?”

“是的,校长!”说到这里,戴笠先前惶恐的神情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得意。蒋介石虽然心中异常的恼怒,可是又不好发出火来。“我们刚才打下了一架飞机,活捉了一名跳伞的飞行员,经过审问,得知他们是中共空三师。”

“中共空三师?娘西皮的,GCD什么时候有三个空军师了?”蒋介石脑袋发甍,GCD的空军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强大了?戴笠和陈果夫这两个匹夫,整天就只知道争权夺利、相互攻讦,一遇到事情就推诿扯皮,这么重大的情报怎么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探知?

看到蒋介石脸色悠变,戴笠看出了不对劲,赶紧安慰他道:“可能是苏联看到GCD现在占了上风,所以送了GCD几架飞机拉拢他们之间的关系罢了。校长不用担心,等天亮后召见苏联副使①,向他们提出抗议,要求他们不得向GCD出售武器;同时派宋部长(宋子文,外交副部长)向苏联交涉,要求苏联不要干涉中国内政。”

蒋介石头痛欲裂,垂首不语。

戴笠又说道:“GCD这次处心积虑的偷袭让我们损失了几架飞机,但我们可以很快就可以补充回来。夫人现在正在美国访问,以夫人的外交能力,一定可以圆满地完成此次外交任务,为党国赢得美援。只要美国政府答应援助,我们就可以利用贷款制止通货膨胀、利用军援恢复军力,到时候再和GCD一争高下!”

“恐怕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啊!”蒋介石站起来,摇头叹息道:“期望美国援助,说的简单啊!美国人还不趁机狮子大开口,那我蒋某人岂不成了袁世凯第二?”

“校长……”戴笠看着蒋介石的背影,想不到蒋某人还有不做袁世凯第二的觉悟。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

“雨农 ,你也不要再矗这里了,叫情报人员仔细地收集GCD空军的情况。还有,顺便统计一下这次GCD空军偷袭中的损失,然后向我报告!”

戴笠立刻奉命出去,蒋介石走出了防空洞。侍卫队长宓熙劝他多在防空洞里呆一会儿,但防空警报还没有解除,GCD还有几架飞机在南京上空盘旋。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那几架一直在南京上空盘旋的飞机才飞离,蒋介石一行人才得以出防空洞来。

此次空袭经历了半个多小时,那几架像是GCD侦察机的飞机又在南京上空盘旋半个小时才离开。等南京城空袭解除警报的时候,已经是23日凌晨5点半了。

东方的天空已经出现了鱼肚白,这是天亮前最黑暗的那一刻。蒋介石在一众侍卫和卫戍师军官的护卫下,一路向紫金山天文台走去。

站到紫金山天文台顶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整个南京城一览无余地映入眼帘,城南机场上空和城中还升腾起的烟柱正倾诉着两个小时前那惨烈的空袭。尽管在袭击之前人民空军刘司令就已经下令不要伤及无辜市民,有地下党的同志在机场附近做标志配合,但由于袭击是在夜间进行的,仍有不少炸弹落在了市区。

望着一夜之间满目疮痍的南京城,蒋介石不由得垂首长叹。

“总统在那里?总统,大总统!”空军司令,一级上将周至柔衣衫不整地夹着一个公文包飞快地跑上山来,连帽子都没戴。

“百福,何事如此惊慌?”

“报告……报告大总统,5大空军基地同时遭到GCD袭击,损失……损失惨重!”周至柔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蒋介石说道。

“什么,你说5大空军基地同时遭到GCD飞机的袭击?”蒋介石的的心中“咯噔”了一下,这周至柔是不是那根神经有问题,GCD有那么强大的空军吗?蒋介石狐疑地接过了周至柔递过来的电报,全是5大空军基地发过来基地遭袭击报告!

蒋介石眼前一黑,身体就往旁边倒去,吓的身边的侍卫们赶紧扶住他。

他强忍着问道:“还有什么坏消息没有?”

“这个,大总统……”

“说!”

“福州空军训练基地转移到台湾的飞机在台湾北面十海里处发现GCD舰队。”

“你说什么,在台湾北面发现GCD舰队?”蒋介石挣开侍卫的扶持跳了起来,台湾是他最后的希望,容不得半点闪失。

“是的,刚才陈诚已经发电报过来,说GCD飞机已经轰炸基隆和淡水,正在台北实施空降!”

“命令陈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GCD部队登陆;命令海军和空军部队,立刻集结向台湾进发,配合陈诚消灭GCD舰队。”蒋介石的头脑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想起海空军的现状,不由的长叹一声。

“是!”周至柔怕大总统过于伤感,敬礼之后立刻匆匆跑下山去了。

“三千里家国,五万里河山……哎!”蒋介石回望了一眼北方,转身向山下走去。

此时,东方,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

“……1948年6月23日这一天,中共空军几乎倾巢而出,甚至连教练机也投入了战斗,对国民党空军基地进行了猛烈袭击。从23日凌晨12点到晚上20时为止,中共空军对国民党空军基地进行了三波次袭击。第一波袭击了国民党衡阳、长沙、杭州、芷江和成都空军5大主要基地和首都南京,南京首都机场遭到严重破坏;第二波袭击了国民党其他中小型机场;第三波袭击继续对国民党机场进行破坏,追歼国民党军匆忙升空的战机。国民党空军除少数逃往海南、台湾外,空军主力已悉数覆灭。在中共飞机18个小时的袭击中,国民党军共损失飞机462架,占整个空军的90%,空中力量陷入瘫痪,而中共方面却仅仅损失飞机24架。

中共为实施此次战略袭击,可谓是煞费苦心,为此进行了长达两年时间的准备。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忍辱负重,以少量的飞机和国民党空军打游击,迷惑国民党防民使其误以为中共空军很弱小,乃至可以忽略不计。中共方面却处心积虑(原文如此),暗中积蓄力量,为袭击做准备和收集情报。中共通过其强大的特工系统,基本上摸清了国民党空军的状况,如空军基地的位置、停放飞机的数量以及机场的戒备状况等……

6月23日的袭击使中共方面彻底地掌握了制空权,至此中国局势终于不可收拾;同时空袭也是中国共武装力量采用未来战争样式的一个极好范例,中共用闪电战的方式达到了战略突然性,而且达成了战役和战术突然性,致使国共内战的形式急转直下,从而给他们解放台湾席卷全中国带来极大的好处。”——摘自美国国防部中国研究院《1950年中国军力评估报告》。

“1948年6月23日凌晨12点零五分,人民空军出动了几乎全部空军,对国民党一切机场进行了闪电式的袭击。到6月23日晚上8点为止,国民党空军共损失飞机四百余架,其中大部分在地面就被摧毁,少数匆忙起飞的飞机也被我军击落,只有极少数逃到台湾和海南。逃跑的飞机也在接下来几天的空战中被我人民空军消灭,至此,人民空军彻底地掌握了制空权!”——摘自《中国人民空军战史简编》。

注释:①苏联驻华大使馆虽然设在南京,但1948年5月中共中央迁入北平后,苏联大使即进驻北平,在南京只有一名副使留守。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